第一节:磐石桓表
宫大夫2019-10-07 10:091,082

  道不尽,是乱世出枭雄,还是枭雄造就了乱世。

  东海之滨,有这么一座古城,名曰兰城。

  人多了,就有了城,城久了就变成了地图上的一个点,点大的惦记着点小的,点多的惦记点少的。

  兰城的城主是兰王于丕书,自兰国建国以来这座小国都城已历经风雨二百多年,但这个秋天,它却再也没能撑下去。

  西边的青国日益强盛,一直对周边国家虎视眈眈,终于还是于霜降的前一天举兵进犯兰城。

  青国左军大元帅红翦亲率两千精军兵临兰城城下,兰城大将军郭进奋力抵抗,军民上下齐心,硬是让国小力微的兰城挺了半月而不破。

  双方对峙,看似势均力敌,实际上双方都没有自信赢得对方。

  兰城这边虽然城池并没有完全被围,但几条交通要道都被切断,实际上根本与外界没有交流。眼看粮食即将吃完,过冬的柴、煤又没有置办齐,每个人都处在奔溃的边缘。

  每日清晨于丕书站在城门上,透过薄雾瞭望西边的敌军,回想之前与青国的种种协定,回想兰国之前的安逸和平,心中满是恨,满是悔,也满是幻想。

  而红大元帅这边看上去背靠祖国,衣食无忧,而实际上也并不好过。

  所有的兰国人都知道是红翦带兵过来占领他们的家园,却没有兰国人知道这位青国左军统领其实是青国党争中的一枚弃子。

  青国老国王叫化改田,年事已高且久病不愈,底下儿子中成年的有三人,分别叫化亲文、化亲天和化亲孝。公子亲文原本得势,眼看有望继承王位,红翦在内的一派文武大臣都站在他的阵营中。而亲天和亲孝除了各自的家臣外,国内基本没有重臣依附。

  红翦是一介武夫出身,只因能征善战才一步步坐上左军统领的位置,世家大族中没有任何人脉。自从公子开始处理政务,红翦就跟着公子,关系甚好,看着公子势力日益强大,庆幸自己站对了队伍。但也知道自己很多事情上比不过那些文人,其他人讨好公子而使自己被挤到一边,于是“捷足先登”,在老国王病重的时候设宴、献礼,最终竟劝说公子与自己结拜。一时羡煞旁人。

  可事情就是这么巧,化改田卧床数月但不见病情加重,而只等着继位的化亲文却因误服丹药而暴毙身亡。

  树倒猢狲散,朝中大臣分别投靠亲天和亲孝两位王子了,独留下红翦这“前公子的干弟弟”无处投奔。招牌都打出去了,再认个大哥?不好使了,没让你同年同月同日死就不错了。

  兰城,美其名曰是个都城,但实际上只是个有高城墙的村落罢了。易守难攻,且没有油水,但若让它矗在那里,恰似一颗钉子扎在脚边,始终是个顾虑。没有哪个将军愿意把手下的血泼在这里。经过青国一致协商,自然这个任务就落在了红大元帅的身上,让他一报爱国之心。

  清晨,红翦又何尝扶着长刀,叹着白雾,眺望兰城呢?

继续阅读:第二节:神兵天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金凤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