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入帝都(一)
落叶飘雪2021-04-03 17:012,522

  这就是帝都吗?

  刚到帝都的宁朗三人都满是感慨!

  为什么是三个人呢?

  丁大叔和宁朗遇见华安四杰后就分开了,但是丁大叔觉得村里唯一前途的两个孩子不能因为全村人的负担而耽误了孩子的前途,于是丁大叔就拜托了宁朗带上丁悦和丁秋兄妹二人。

  问什么宁朗要来帝都呢?

  宁朗觉得所有的一切来源,战乱,贫穷都是帝都的统治者所造成的。当初跟着老头学艺的时候在山里,老头告诉自己我们所生活的国家是一个繁华,人民幸福的国家。自从老头离开了,自己出来这么久所见的是什么?

  当兵的大街上强抢民女,富人随意践踏平民的生命和尊严,人如同奴隶般没有自由和人性,到处都是流离失所的败兴和兴风作浪,强取豪夺的地主,这就是我所在的国家吗?

  这一切的一切颠覆了宁朗所认识的世界,当初满怀希望自己有一天能干出一番作为,而今却只剩满腔愤怒和悲怆。

  面前这座高楼林立,玉街铺陈,车水马龙,锦旗招展,人来人往的城市真的和我一路上所见到的景象是一个国家吗?

  但是丁悦和丁秋两个十二三岁的孩子显然不这么认为,他们欢呼雀跃于眼前的繁华景象,留恋忘返于街道两旁琳琅满目的商品。

  特别是丁悦看见好看的饰品露出的爱慕的眼神,灼热的宁朗都有些无可奈何。

  哥哥你带钱了吗?

  你喜欢哪个?

  丁悦在摊子前看了半天,选中了一个。

  这个,指了指。

  老板这个多少钱。

  老板抬了眼看了他们三一眼,

  一两银子。

  这么贵!宁朗感叹道,一两,快够自己这伙人十天的生活费了,老头留给自己的盘缠不是很多,够自己用一段时间的,但是现在三个人得更加节省才行。

  老板丢来一个蔑视的眼神。

  在看看丁悦捏着手里的饰品爱不释手的把玩着,宁朗都怀里掏出银子,递给老板。

  拿到心仪东西的丁悦很是开心,宁朗书卷气的笑了笑。

  刚走两部就听到不远处一个粗犷的汉子坐在自己摊前惋惜的叹:哎,又有人上当了,今天已经是第五十八个了。

  可惜宁朗走远了,没看见老汉摇了摇头。

  丁秋看了看妹妹手里拿着的东西,头东张希望的,转了半天宁朗问丁秋有没有什么要买的。丁秋却回答道没有,宁朗问你不是喜欢那把剑吗?

  怎么忽然不想要了呢?

  哥哥,我们现在实际上没多少钱对吧!

  那把剑很贵,我可是很懂事的,以后我赚到了钱自己来买,哪里会像小悦,像个小孩子似的。丁秋对着丁悦翻了白眼。实际上宁朗也不比这两人大几岁,算是他们的头吧!但听到丁秋如此与年龄不符的话,有些心疼。

  丁悦一听不乐意了,你说谁是小孩子。

  你啊!还有谁。

  你才是小孩子呢?小孩子,小孩子!丁悦有些不服气。

  于是丁秋和丁悦在大街上围着宁朗追逐打闹了起来。

  宁朗跟着丁悦和丁秋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宁朗嘴角扬起了一抹微笑,这一刻感觉世界有了些许温度。

  忽然前方传来一阵嘈杂,宁朗猛然回头才发现,小悦不知何时,不见了踪迹,正着急见,听到人堆里传来小悦的声音,我没偷你东西,小秋在一旁被一个大汉驾住了,宁朗推开人群,实际上也没几个人,大家一看那群大汉一身的青衣都离得远远的,哪敢往前呐!

  朗哥哥,小悦看见宁朗,一脸委屈,朗哥哥,我没偷他东西。

  小丫头片子不偷你身上的玉哪来的。说着还把玉掂在手里把玩了下

  宁朗一看这些人就不是善茬,分明是想明抢,也怪自己事先没有做好把值钱的物件收好,自己如何和不是这群贼子的对手,再看周围,大家都对这现象讳莫如深的,分明是这伙人经常为非作歹,在带上两个孩子,更是凶险万分。

  当下抱拳到各位英雄,小弟出来炸到,难免不是规矩,诺,这些就当孝敬您的,大人您就高台贵手,为首的黑衣壮汉,颠了颠手里的袋子,小子看你看算识相,这次就放过你,

  一招手其他人放开了 小秋,小秋一脸愤恨,朗哥哥,那是我们全部的盘缠了,如今可怎么办呢。

  没事,疼不疼,宁朗摸着小秋的脸,一只手搂着小悦,明天我就去军队看看,有什么门路可以挣点盘缠。

  今晚我们就在街头将就一下了,宁朗在角落里找了个背风的地方,然后铺了行礼,让弟弟妹妹靠着,自己在合了衣,盯着周围,半夜一根棍子落在自己身上,猛然醒来,一群黑压压的人群围了过来,来势汹汹,小子,这是谁的地盘知道吗?

  一群穿着破烂的人,手里拿着破碗,我们丐帮也有我们自己的规矩,新来的,交钱就行。

  小秋和小悦相互依偎着,看着这群人,眼里很害怕。

  诸位大哥,我们兄妹三人刚到这不久,就被歹人打劫而光了。是在逼不得已在借住贵宝地的,坏了你们的规矩是在抱歉。

  宁朗不得不低声下气的道

  领头的叫花子看了面前这少年,在看看在角落里的孩子,皱了下眉头。

  一个跟班忽然对头耳语了几句,忽然了领头的语气变了,小子,你是在唬我呢,今天我的人可是看见,你给黑衣卫交贡了。

  一时宁朗有些气愤,素问丐帮有大义之称,如今看来也是一群为非作歹之徒。

  虽说丐帮有大义,但是在这为匪祸的年头,形式比人强,丐帮早已分崩离析,各自为阵,不似匪祸却胜过匪祸。

  兄弟们,让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知道什么叫做丐帮的大义,一群人围过来就是一阵打砸,小秋和小悦更是满身伤痕,宁朗宁朗紧紧的抱着手里的剑,身上被踢了好几下,直到有人来抢手里的剑,紧咬的牙齿满眼愤恨,小秋和小悦满身伤痕不断刺激着宁朗,丁大叔死前的叮嘱不断在脑海里回响。

  这群人看着这少年满眼的倔强,平日里丐帮总是被欺负的对象,如今有了可以发泄的对象,人性的疯狂就在长期压抑中展现的淋漓尽致。

  小秋和小悦绝望无助的双眼,朗哥哥,朗哥哥,微弱又坚强的声音不断传入宁朗的脑海,唤醒了宁朗疯狂的绝望,丐帮中人绝对不会想到下一秒即将断气的少年会成为自己这群人生命的终结者,一瞬间白光闪过,好似清风,在众人间旋转,一脚,一刀,一阵鲜血在人群里跳跃,不多时,寒风中只剩小秋和小悦在黑暗中,小秋闭着眼睛,双手捂着小悦的眼睛,直到听到刀与地面的撞击声在短暂的安静后炸响开来。

  小秋和小悦睁开眼,宁朗拖着疲惫的身体走了过来,还能站起来吗?

  小秋倔强的点了点头,行李已经不能要了, 收拾了下,三人相互搀扶着,宁朗在山脚找到了个破庙,此时丑时已过,天空一片漆黑,黑暗掩盖在茫茫的夜色中,遮掩这世间的一切丑恶。

  庙很小,进入里面,一股子嘈杂的味道迎面而来,驱散了些寒意。角落里隐隐有些人躺着,呼吸声此起彼伏。

  三人轻手轻脚的找了个位置,小秋和小悦到底是个孩子,今日一连串的变故,此时,刚着地就合了眼睡着了,宁朗自己也是满身疲惫,坐在两人身前打坐。

  天刚亮,庙里有了响动,一群满身褴褛的人看着多出来的新同伴,默不作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杀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杀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