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幕:波云诡谲(7)
君子君临2020-03-01 22:343,832

  看着不断蔓延的大火,亦与说:“我为你们开路。”说着一道冰路铺开,寒气逼人,中和了冰路所过之处的高温。亦与又将冰路多处铺开,让剩下的以阁战士搜寻火云和玖方寻的踪迹。

  火云两处负伤后又被发现,虽然有惊无险地摆脱了以阁战士的追踪,也新添了不少伤痕还不巧地遇上了幸存下来趁乱逃出总统套房的轻致萱。轻致萱一遇到火云犹如见到杀父仇人般不顾一切抽出心口的短匕对火云凶狠地刺去,火云被刺中右侧肋部,两人立刻靠着木箱倒在地上。两个人都脱力了,轻致萱却一定要杀死火云,拔出刀再刺火云,火云一把扭住其手腕将刀扭落。刀离手,轻致萱用起了嘴和指甲,一口用力咬住火云的右手,左手深深扣进火云的左臂靠肩后侧部位。火云疼的要命,手脚并用又是推又是踹地把轻致萱踹开,其代价是右手上多了一个口状的伤口,右侧后肩到下腰部有三四条触目的指爪留下的抠痕。火云终于摆脱轻致萱的魔爪踉踉跄跄地跑去出口,而在这途中别在腰间的磁盘被轻致萱脱离的左手顺带扯下,轻致萱握着手中的磁盘痛恨地望着火云逃离。

  轻致萱看着手中这个不起眼的磁盘,心里好悔恨,为什么没有杀死火云。把磁盘丢在一边,而后又捡起来,心里企望着这个磁盘能对复仇之路有作用,只要能复仇,她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由于拔出了心口的刀,血液不住往外喷流,而那一股神秘的力量则变得更加活跃,不一会儿血流停住,伤口居然在慢慢地结痂,她看不到却能深切地感受到。轻致萱握着小磁盘,一路跌跌撞撞地走出午兴娱乐所。

  亦与一干人找遍地下第三层也没找到轻致萱,当他们进入房间后,发现房间的异常以及那条醒目的血迹,宁心第一想到轻致萱可能遭遇不测不禁悲伤不已,威临摸摸鼻子抽了抽气,眼睛是不敢看那条血迹的。可是他们没有找到人,除了一名以阁战士的死尸。

  宁心在房间里到处翻找,焦急不已说:“致萱姐呢?她在哪儿?”

  亦与安慰宁心说:“别担心,一定能找到轻致萱的,这里没找到她说明她已经离开了这里藏了起来,暂时是没有危险的。”

  威临说:“心儿,亦与说得没错,找不到说明致萱已经脱险了。”

  雨潇也说:“对,轻致萱可能在我们和那两个人打斗的时候趁乱离开了这里,我们出去看看。”

  一路找来浪费了不少时间,此时地下室第三层大部分地区都被大火吞没,雨潇说:“我们快离开这里,不然等大火烧到出口就再也出不去了。”

  经三轮安慰,宁心算是平复了些悲伤的心情,找不到至少还有一层希望,至少可以认为轻致萱还活着得以期待。于是在亦与冰路的护持下,一行人很快到了出口,撤回到地下第二层,恰是此时,地下第三层全被火海吞没,彻底沦为火的地狱。

  地上,梦使从第一层开始对娱乐所中的人进行盘查,所有盘查过后无嫌疑的人均抱着头疏散至外面,而有嫌疑之人都被扣留。梦使这样一层一层排查,查到第三层好巧不巧地查到了君子玉。

  梦使惊呼:“是你!”

  “我们又见面了。”

  “这次,你又有什么目的?”

  “无可奉告。”

  “你是六王的人?”

  “一个人还是不要知道的太多。”

  亦与向梦使传来消息:“梦,地下第三层我们去过了,没有找到轻致萱,但是他们逃了,你千万要堵住各个出口。”

  梦使回应亦与:“我知道了,我这里遇到了一点小麻烦,我马上通知时忆。”

  “我们是老对手了,这次你跑不了。”

  “是吗?”君子玉冷声反问。

  “你可以试试看。”

  君子玉手中慢慢出现一把细长的剑,剑身是黑色的,又似乎是透明的。剑身之上流落的线条宛若水中流墨,一柄剑看上去像是活的,那些栩栩如生的线条竟像波浪般流动。剑刃一边溢出一丝丝轻飘飘的黑色游丝,另一边则溢出一丝丝无色的线条。黑色和无色游丝相互纠缠,围绕剑身旋动。

  梦使是领教过君子玉的厉害的,基地中那一瞬间生死交际的感觉还历在心目,不敢有丝毫大意。手中出现了他的那把大剑,大剑之上正气缠绕,似有沉沉龙音。

  君子玉腾起身灵巧的剑一挥顺势几个战士就倒了下去,其伤口之中竟然有丝丝黑色和无色游丝飘荡。梦使惊讶不已,能把能量运用到如此地步,可见君子玉的厉害,至少在能量级上定是高自己一筹。不过,梦使还是紧握大剑冲上去和君子玉对战。

  两剑相交,梦使越打越心惊,总感觉君子玉挥剑无力,整个人都软绵绵的样子,但其实君子玉不但挥剑轻松,还很利索、凌厉。而且其每一剑都有极强的攻击性,细剑之中流溢出来的清黑游丝会在战斗过程中侵入对手身体,这些游丝积攒到一定量后量变引起质变,会残侵对手身体,令其能量的流通出现变故。

  几分钟过去,以阁战士倒下了三十多个,梦使也打得汗如雨下,喘气如牛,君子玉太强了,强的超乎理解。

  玖方寻到地上第一层发现人员已被清空,还有少数几个以阁战士守着,暗叫不好。而地下第三层的大火冲破到地下第二层的大门,大火冲到第二层,无数豪车豪机立刻被火点燃轰轰轰接连爆炸。

  亦与在地上第一层入口处和玖方寻相遇,于是乎玖方寻和亦与一干人又打了起来。玖方寻无奈之下退到第一层大厅。大厅地势开阔,很有利于围攻,玖方寻自知这一点,一退到第一层便往出口靠。

  大火完全吞没地下第二层,以不可阻挡之势燃到地下第一层,很快地下第一层也被大火吞没,火烧到了地上第一层入口,入口的豪华地毯立刻就燃烧起来,四壁的干木也成为大火蔓延的上佳媒介。

  大火烧来,亦与说:“各单位注意,午兴娱乐所地下第三层失火,现已烧至地上第一层。”

  梦使一听心说要尽快结束战斗了,他竖剑眉心,明轮驾于剑上,弯月和明日隐隐显于剑身。梦使大喊一声,大剑对着君子玉一记竖劈,日月虚影猛然光华灿灿,变得凝实无比飞向君子玉。

  君子玉指剑明轮,明轮光华黯淡,消失于无形。强强能量两相碰撞形成风压压碎第三层的玻璃,惹得还未撤出午兴娱乐所的民众纷纷尖叫,全部毫无章法地跑出午兴娱乐所,一时间混乱无比。

  君子玉也趁机跳出窗外,消失在梦使视野。

  见此梦使下令:“所有人赶紧疏散民众,控制火势。”

  大火一烧到第一层便像是倒了汽油,烧得更加旺盛。亦与也深知不能再让大火烧下去了,于是指挥以阁战士开始扑火,放弃了对玖方寻的追击。由于救火及时,火势在一定程度上得以控制,给疏散民众争取了宝贵的时间。

  君子玉从三楼跳落,玖方寻在一楼大门现身,两人几乎同时出现在时忆的视野,也都不约而同看向对方。君子玉要逃离,也顾不得玖方寻的注目了,直接驾驶战机逃走。玖方寻也要尽快消失在现场,一眼之后也掉头跑开。时忆没想到玖方寻也在午兴娱乐所,不过他对君子玉更来兴趣。

  有规律撤出午兴娱乐所的民众因梦使、君子玉的对决和楼层失火而变得混乱,一大波人群从午兴娱乐所中蜂涌而来,连在外警戒的以阁战士都无法招架。亦与最终没能控制住火势,好在在此之前所有民众都安全撤离出来。侥幸逃过一劫的火云和轻致萱也先后由地下第一层的安全出口从午兴娱乐所后门逃出生天。

  时忆很快追上了君子玉,战机绕一个弯掉头顶在君子玉的战机前。两人对视一眼,心里都掀起了惊涛骇浪。

  见时忆身后没有援兵,君子玉停在高楼天台之上,时忆如是。两人相互凝视,却迟迟不动。

  许久,还是时忆先说话:“没想到冥王也参与进来了?”

  “彼此彼此。”

  “我不问你来是干什么,你也别问我来是干什么,用实力说话如何?”

  君子玉淡淡说:“好。”细剑显于手心,清黑游丝如弦劲律般震动,似伏敌欲出的细蛇。

  时忆亮出自己的武器,一柄打造精良的铁折扇,折扇之上画着一头凶兽,煞气、杀气逼人。与同一级别的人对决,须得全力以赴,而君子玉就是这样一个对手。

  高楼之上,苍穹之下,时忆和君子玉闻风而动。下一瞬间,两人均消失在原地,留给空气铿的一声。扇面和剑刃上时时击出火花。

  君子玉一剑透过折扇空隙刺向时忆,时忆放掉折扇,迅速转腕拍在扇大骨之上合扇。扇子一合,君子玉的细剑被夹持住,即抽不出,也刺不进,没想到时忆的折扇钳制力如此之强,她的剑素来有流动之名竟也难寸动分毫。

  时忆紧捏扇柄逼近君子玉,和细剑相接触的扇小骨中嚓嚓嚓不断擦出火花。逼近君子玉之后时忆转动折扇,细剑被扭转带动君子玉手腕一同翻转,君子玉想要回转手腕却惨遭失败。转了两圈,君子玉的剑离手,在时忆的折扇之中如弹簧般弹动,发出嘡的一声。剑离手也就意味着失败,时忆转身一脚正中君子玉下怀并将其踢飞,折扇打开于空中掠过一道优美的圆弧陈至胸前。在这个过程中,君子玉的细剑退出折扇小骨隙,待只有最后一点剑刃时细剑调了方向笔直地插在君子身旁。

  时忆收起折扇说:“我不知道你们的目的,也不管你们有什么目的,但是同为王的势力从来都水火不容,在这个病态宇宙里,你好自为之。”

  “时忆,你不要太嚣张了,敢来插手以族的事,你不会有好下场。”

  时忆眼色一冷,“好下场?你还是先管着你自己吧,你,还不配让我没有好下场。”

  时忆动了杀心却不敢动君子玉,君子玉在冥族地位特殊,任何人都很忌惮君殁,眼下局势不明还是安分点的好。

  君子玉从小养尊处优还从未有人对她说出这种话,连索修对她也从来都是恭恭敬敬的,何时受过这等气。她拔剑欲攻,不料时忆取出折扇一扫,能量磅礴而发一道弧刃击出。君子玉立剑而挡,最后还是受伤,能量弧刃割破了她的右肩。

  “不要激怒我,我虽然忌惮你背后的势力,但我不怕杀了你。”

  和时忆多次接触,君子玉明了时忆不是善类,没有再次尝试偷袭时忆,而是愤恨不满地目睹时忆离开。星界有了时忆,处处受其挟制,看来有必要向君殁请一请援兵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但为心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但为心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