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地下(1)
山隐有鹤2019-10-26 14:474,533

  “来个人说说,你们几个怎么回事。”四个成年人中明显最位高权重的相许贤发了话。

  环暮萧用余光看了看自己周围的几个同伴——几个人头都低得厉害:骆漻俨然就是个犯了错的孩子,额头上甚至渗出了一些汗珠;楚墨宸表面上看倒是镇定些,但手紧紧攥成拳头,还有些发抖;襄雨央珞咬着嘴唇,比起害怕,脸上更多的似乎是觉得难堪,让人觉得她是因为跟踪偷窥被发现感到不好意思。环暮萧转了转眼珠子,觉得自己要是不说点什么,楚会长和襄小实习生估计就要站出来了,于是他抬起了头,望着相许贤。

  “那个,实在对不起,相部长,我们不是故意听你们说话的……”语气里还有些发抖。

  相许贤轻笑了一声,说道:“我没怪你们,不过是想知道你们怎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不用那么害怕,实话实说就行。”

  “巧合,都是巧合。”环暮萧笑了笑,挠了挠脑袋,做了个深呼吸,似乎是要努力让声音抖得不那么厉害,“今天周五,下午上灵力基础防御课,考了个试,我们几个考得早,还拿了个满分,老师就提前给我们放了学。其实本来只是想庆祝下找个地方吃个饭,但时间比较早,就到这来了。”

  “为了庆祝考试满分和提前放学去吃饭,最后跑这来逛景点?”相许贤挑了挑眉,脸上的表情到依旧温和,“来,你接着说。”

  “不不不。是因为我当时顺口一提,长这么大还没来过这,他们就一时兴起和我来转转,哪知道这里那么大,逛到天黑还迷了路。后来走着走着看到了余校长,离得太远也不确定是不是,就跟上了,也没想到会碰上这么重要的人。不过我们什么都没听见,刚到这就被您给……”环暮萧说到这就停了下来,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望着相许贤,眼神里还带着几丝抱歉。

  “哦?那还真是巧啊。”光线太过昏暗,环暮萧也看不清相许贤的表情,只看他转向了余校长,“老余啊,你是不是偶尔得组织学生来个秋游,这么有名的景点,不让小孩们参观参观怎么行。”

  听到这话,余校长倒是笑了起来:“这主意不错啊相部长。不过秋天嘛还是得看叶子,圆明园的银杏大道可是很有名的,等过上一个月银杏叶黄了可以考虑考虑。怎么样相部长,你们打不打算给点补贴让学生们开拓下视野?”

  “这你得问教育部那帮老头子,敲竹杠你可敲不到我身上。”

  “哟,瞧你小气的。听你说这里有什么奇奇怪怪的空间,我学生群体又比较特殊,到时候要是真来这秋游,出了什么意外你还得找我麻烦!”

  环暮萧看着这两个老大不小的人在这斗嘴,心里觉得好笑,眼睛还往一旁的路维叶和林文禾身上瞟,路主任微微笑着,脸上还带着些无奈,林主任倒是十分严肃,嘴角都没动一下。

  “呵,我不跟你扯这些有的没的,你先来说说你这几个学生怎么处理。”不知是不是注意到了环暮萧的小动作,相许贤把话题又转回了环暮萧几人身上。

  “今天既然他们牵扯进了事关灵务局安全部的事务,那怎么处理自然都听相部长你的。”余晏泽语气里带着几分理所当然,却十分严肃“不过我有一点要求,必须保证他们的人身安全。”

  路维叶听到这里忍不住插话进来:“这你不用担心,好歹也是政府组织,我们自然不会做危害到他们安全的事情。”

  “我不是不信任你们的意思。”余晏泽摇了摇头,从兜里摸出了一盒烟和火柴,“我就是强调下,毕竟是搞教育的,职业病职业病,别往心里去。”

  “景区禁烟,余校。”路维叶叹了口气,也收起了之前些许不悦的语气,轻声提醒道。

  “哎你看我这记性,抱歉抱歉,习惯了。”把烟和火柴又放回了兜里,余晏泽继续对着相许贤说道:“所以相部长是打算怎么处理我这几个学生。”

  相许贤并没有回话,显然是在思考。而余晏泽倒是接着说了起来:“不如我先把他们送回家,带回学校或者你们灵务局也成,之后怎么处理再按你们的规定来。”

  “不行。”相许贤几乎是立刻否定了这个提议,“我们来的人本来就少,下面有什么都还不知道,若是少了你和腻绰这两个战力,今天就算是白来了。”

  “别那么严肃嘛老狐狸,咱还可以再约个时间。或者你们下次换个人来啊。”

  “你说的到是轻巧,把你请来一次可不容易,哪能让你白白来一趟呢。”

  “那不如我把他们送回局里。”林文禾出了声。

  “不行。”相许贤和余晏泽异口同声。

  “在我们几个中你的结界是最强的,你和余校一起布下的结界是任务进行的保证。”相许贤十分严肃。

  “啊,我只是觉得不够放心而已。”

  听到余晏泽这话,林文禾皱了皱眉,脸上十分不悦,没有继续说话。

  “不如……先把他们留在上面。”路维叶说出了她的想法。

  “不行。”相许贤和余晏泽依旧是异口同声。

  “有文禾和余校布下的结界,我没觉得有什么不妥。”路维叶补充道。

  “把四个孩子留着,不够安全。”相许贤一边摇头一边说。

  “我还是不放心。”余晏泽说。

  这一次皱眉头的变成了路维叶。

  “瞧瞧我们,把一个大美人搞得眉头紧皱,不应该啊不应该。”余晏泽见状,嘴里的话又不着调了起来。

  “不能送他们走,又不能把他们留在上面,这样不就只有一个办法了?”路维叶没有搭理余晏泽,对着相许贤说道。

  “也许可行。维叶你身手也不差,这里都是安全部的高层,加上还有余校,凭我们的实力绝对能保护得了这四个小孩。只要他们不脱离咱们的可控范围,就算有意外也能应付得过来。”

  “我觉得你还是得再考虑考虑。”余晏泽一边摇头一边道,“我的学生跟这件事无关不是么,知道的还是越少越好吧。”

  “都这样了,老余你还觉得他们和这件事无关?无论今天怎么处理他们,回去可都是得签保密协议的。”

  “唉,你若是觉得这么着可行,那这么办我也没意见,毕竟对我而言只要他们是安全的就行。”余晏泽一边说着,一边用余光看了看环暮萧。环暮萧似乎是想要避免和他对视,眼神稍有交汇便移开了,但余晏泽能看出来他面上明显带着几丝喜悦,似乎很满意这个讨论结果。余晏泽轻轻地摇了摇头,又冲着相许贤开了口:“所以那个通道的入口在哪,决定了咱们就走吧,免得夜长梦多,快些结束了我好出去抽烟啊!”

  话音刚落,只听见一阵响声。原来是林文禾发动了灵力,离几人几米开外的几块地砖开始松动,被林文禾靠着灵力移了出来,在地上形成了一个方形的洞口。

  “嚯。”余晏泽走到洞边,向下望去,发出了一声惊叹。

  只见一条向下的石阶展现在了余晏泽面前。

  “这个翡翠还真有闲工夫啊,挖个地道还修这么精致。怎么,相部长,你们早早发现了通道,难道没下去过?”

  相许贤摇了摇头,道:“能检测出这通道只有一半靠的都是地面的检测仪器,没人敢冒然下去,毕竟……”

  说着,一边捡起了脚边的一颗小石头,扔了下去。只见洞口微弱的有微弱的绿光发出,转瞬即逝,那石子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个结界设得还真妙!虽然没有完全完成,但应该也很难突破吧?”余晏泽一面露出惊讶的神色,一边也没有吝惜自己的夸奖,“仟色党老大设下的结界,要打破它谈何容易。怪不得你不肯放我走啊相部长。”

  “你明白就好。我说过,知道这事的人少之又少。如你所说,这结界并没有完全完成,需要的人倒也不算太多,本来我想从别的地方调人,刚好你在调查,请你过来比申请人员调动要方便多了。”相许贤笑了笑,语气却不减严肃,“破不了结界,但研究总还是做了的,来,文禾,给余校说说你之前推断出来的打破结界的方法。”

  ***

  环暮萧一行人此刻刚走下方才余晏泽口中精致的石阶,眼前是正一条平坦宽阔却望不到尽头的隧道。前面几米是灵务局安全部部长相许贤和余晏泽,以及监察处主任林文禾;后面几米则有路维叶和余晏泽的契约灵体腻绰拉荣。几个学生都不敢说话,甚至不敢有眼神交流,都低着头好好走路。

  就在几分钟前,几个人还老老实实站在离洞口几米的地方,一步都不敢移动,偶尔抬眼看看旁边闭目养神不搭理他们的路维叶。别人或许听不见相部长和余晏泽的对话,但环暮萧却可以——听到要打破翡翠的结界,环暮萧更是竖起了耳朵。要知道仟色党驻地外的结界便是翡翠设下的,每日也都由翡翠亲自加固。几年前他也曾研究过怎么破除,却没能成功,他本想细细听听灵务局的高人有什么高明的方法,哪知道林文禾根本没有细细阐明,直接指挥着洞口的几个人动了起来。几个人发动灵力的时间不过一瞬,突破结界似乎是一气呵成。而后林文禾在附近迅速设置了强力的结界,便带着所有人直直下来了。

  环暮萧在心里轻轻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把这事从脑子里赶走,打量起了这条隧道。不得不说,的确很精致,很符合翡翠的作风:四面都是完美贴合的石砖,石砖表面也光滑细腻,每隔一段距离墙上都有火把,当林文禾和余晏泽走近,便会自动亮起。唯一美中不足的大概是火把的颜色是幽幽的绿色,这让整条精致的隧道变得十分渗人。环暮萧原本还期待着余校长能对这绿光发表些感想,可他却破天荒地什么也没说,几个人全程静默着,只剩下脚步声回荡在幽长的隧道里。

  也不知走了多久,余晏泽终于说出了进来后的第一句话:“哟,到头了。”

  环暮萧探头看去,果真是到头了。那边已经没有隧道了,一道结界挡住了去路。

  “看样子这翡翠做事也不是十全十美啊?这结界比起之前的可完全是不能看了。”余晏泽一边说着,一边抬手发动了灵力。黑色的灵力聚集在掌心,不过两秒,那单薄的结界便直接告破了。

  “在这里设个结界是要做什么?难不成你还能从地下入侵她的隧道不成?”相许贤觉得有些好笑,调侃起了余晏泽,“说不准人家只是为了泥土不掉落在她精致的工程上,顺手设了个结界。你倒好,破了个装饰用的结界还沾沾自喜起来了?”

  余晏泽倒也不恼,笑嘻嘻地说道:“甭管是干什么用的,这可都是仟色党头头设下的结界,破上一个都能吹半年呢。”

  环暮萧听着他们你一言我一语,在心里翻了个白眼。估摸着翡翠上次就是将这工程建到这里的时候发现了环暮萧那边的异状,之后便立刻赶了过去,设下的两处结界也都没能全部完成。心里刚想自嘲两句自己的没用,余晏泽的说话声便又响了起来。

  “结界破了,路也到头了,看来接下来咱是得自己开路了吧。”余晏泽这次看看自己身前的泥墙,又看看身边的两个人说道,“还是我来?”

  林文禾面上没有太多表情,道:“我随意。”

  “那就我来吧。”余晏泽笑了笑,“林主任又搞研究又布结界,相部长你又特意把我找来,我不干点正经活儿都不好意思了。不过我这人比较糙,图个快,估计开出来的路就没有仟色党老板娘那么细致了,你们多担待担待。”一边说着,一边冲着那泥墙举起了右手。只一瞬,余晏泽发动了灵力。一股巨大的黑色从他的掌心而出,向着前方直直而去。

  速度很快。环暮萧站在余晏泽身后三四米的地方,能感受到自己周身有风,吹动了自己的头发。若是被那股黑色的灵力击中,无疑会死得很难看。

  余晏泽的灵力停下已经是数秒之后的事情了,前方出现了一个巨型圆洞,沿着翡翠所建的走廊又一直延伸了下去。环暮萧估摸着余晏泽用的方法,不单单是冲击出一条路那么简单,那些消失的土石很可能就像当时翡翠的断发一般,不知道去了何处。

  “不愧是老余,开个路这么快?感受到灵力空间了么?”相许贤发出几句赞许。

  “感受到了。我开的这路尽头能感觉到极强的灵力,应该就是你所说的那异常的空间。走吧,相部长。”余晏泽一边说着一边转身冲着相许贤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灵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灵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