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调查(1)
山隐有鹤2019-10-28 10:463,741

  环暮萧第十二次抬起眼睛,把注意力从手机上移走,扫了扫他现在身处的这间屋子,白色的墙壁,几个一人宽的沙发,一台小饮水机和一个矮茶几是房里的全部东西。

  这里是灵务总局某办公楼里一间普通的会客室。前一天晚上环暮萧刚回到家便收到了信息,称灵务局要求余晏泽带着当晚去过圆明园地下的四个学生第二天一早到总局接受调查并签署保密协议。听到这个消息之后环暮萧可谓是十分兴奋,当即思索了很多会被问到什么,甚至还思考了一下要不要搞点小动作,而这兴奋里还带着一丝丝的紧张。然而直到他进了这个房间,呆了快一个小时,这些想法全都烟消云散了,此时此刻他只觉得困倦而无聊,想要在这个大好的周末回床上睡个懒觉。

  房间里只有两个人,襄雨央珞和环暮萧。余晏泽本和他们一道来的,可进了灵务局大门便向着别处去了,楚墨宸是第一个被带走接受调查的人,她并没有回到这个房间,第二个接受调查的骆漻也已经被带走了。现在房间里十分安静,襄雨央珞反常地把整个人都缩在沙发一动不动,事实上她从昨晚开始就没怎么说过话,环暮萧考虑过要不要试图和她搭话,然而想想还是放弃了。

  房间门吱呀一声被打开的时候,环暮萧觉得仿佛得到了救赎。

  “下一个,环暮萧。”打开门的是灵务局的一个工作人员,他探了个头进来,冲着房间里喊到。

  环暮萧立刻站了起来。他脸上带着几丝不同寻常的雀跃,也没管那工作人员望向自己的奇怪眼神,拉了拉自己的衣摆,向着门口走了过去。

  环暮萧所在的地方是灵务总局灵政部的办公区域。他们所待的会客室和调查室隔了两个楼层和大量的办公室。环暮萧一边跟着工作人员走,一边用余光瞟着办公室的门牌。一路下来能引起环暮萧好奇的房间没见着,倒是遇到了一个熟人:余晏泽。

  余晏泽就算来灵务局也依旧穿着他的黑风衣,此刻他背对着环暮萧,正和另一个男人交谈。那男人西装革履,身型挺拔,能看出来已步入中年,可气场十足,一眼望上去大概要觉得他是这里的某个领导,但他整个人的气质似乎又和这里的气氛不太相融。更重要的是,环暮萧觉得他有一丝面熟。

  路过二人的时候环暮萧试图回头和余晏泽进行一下眼神交流,可余晏泽却并没有看向环暮萧,似乎在专心和男人谈话。环暮萧只听到余晏泽一句“今天能见到您,真是十分荣幸。还真是不好意思……”而后眼前的电梯门便在他眼前关上了。

  能让余晏泽那么认真的人,一定不是什么小人物,可自己实在不记得灵务局的高层里有这号人,那么那一丝面熟是哪里来的呢?环暮萧一路思索,甚至都忘记了用余光去瞟每个办公室的门牌,跟着工作人员走着走着,直接到了调查室的门口。

  灵务局办事严谨效率极高众人皆知,环暮萧到达的时候,骆漻刚从里面出来,轻轻关上了门。抬头和骆漻打了个照面,还没来得及说上一句话,工作人员已经示意他进去了。手搭上门把的一瞬间,环暮萧突然恍然大悟:这面熟感,竟然是这么来的?

  ***

  所谓的调查室是个有些大的屋子,里面很空,除了一张长桌和四把椅子以外别无他物。踏进屋子的一瞬间,环暮萧就感受到了强而有力的结界。

  长桌上整整齐齐码着A4大小的文件,桌后坐了两男一女,三个人抬头望见环暮萧,眼神示意他在桌前空着的椅子上坐下。

  环暮萧微微打量了一下这三个人:三个人都穿着正式,精神面貌极佳,完全就是优秀公务员的模样。正中央的男人应该已经步入中年,微微有些发福,还有些谢顶;另外两个稍微年轻一些,女人带着一副眼镜,耳环项链和戒指一样不落,从戒指的位置能看出来也是已婚人士了;另一个男人则更年轻一些,鼻梁之上也是厚厚的镜片。更重要的是,三个人看起来无论灵力还是资历都不算低。

  还没等环暮萧在心里吐槽两句灵务局的兴师动众,谢顶男人便冲着环暮萧用十分机械的声音介绍自己道:

  “我是王敬轩,灵政处信息中心主任,是本次调查的主要负责人。”

  “汤瑛。”这是已婚女人。

  “吴学钦。”这是年轻男人。

  “这里有三份文件。”王主任一边说着一边示意环暮萧桌前,“分别是知情同意书、保密协议书和承诺书。本次调查将会录音录像,调查只是确认你本人的户口登记资料是否属实,并对圆明园一事做出提问。影像资料不会外流,只用作灵务局备案,所以你不需要担心自己的隐私受到侵犯。同时你需要保证所有有关昨晚圆明园灵力空间一事你将进行保密,并承诺自己在调查时所说全部属实。”

  环暮萧听得有些懵,只连连点头。

  “你可以看一下桌上的文件,上面写了具体条款和细则。明白之后请用桌上的笔进行签字。签字笔做过灵力处理,将标记你的灵力和字迹。签字并非强制性的,你有权利拒绝接受调查、保密和承诺。当然,也有另一个选择。”

  这么人性化?昨天那样可看不出来非强制的样子啊,还带拒绝保密的?环暮萧不由得好奇,问道:“什么选择?”

  “允许我们用特殊方法抹掉你昨晚到今天的记忆。”

  靠,所以这和强制性签字有什么区别?抹掉记忆这种非人道行为难道还会有人选?环暮萧在心里翻了翻白眼,拿起了桌上的笔和文件,甚至都没有细看,直接翻到了最后,准备签上自己的大名。

  三个调查人员挑了挑眉,互相看了看,前两个学生好歹都认认真真通读了一遍,女学生甚至还对某些地方提出了疑问。而就在他们对环暮萧略略不屑的时候,谁也没有注意到那支签字笔上有及其细微白光闪过,只一瞬,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签好了。”环暮萧放下笔,冲着他们道。

  王主任点了点头,开始了他的调查。

  “首先是个人信息确认。环暮萧,男,汉族,17周岁,11月17日生,未婚。以上信息是否属实?”

  “属实。”

  “现就读于灵域大学附属中学高中部三年级文科一班。以上信息是否属实?”

  “属实。”

  “父亲环庭烨,于10年前因心肌梗塞抢救无效病故,母亲秋迟迟,自由职业者。祖父母及外祖父母均已故,无其他亲戚,现与母亲两人居住。以上信息是否属实?”

  靠,你们把各种记录都查了个遍,这个调查的意义究竟在哪?

  “属实。”

  “根据登记,你的父亲和母亲都曾属于中高灵力者,灵力等级为庚寅级,是否属实?”

  “呃……”

  “请正面回答问题。”王主任依旧保持着机械的声音。

  “我不知道。那个时候年纪比较小……而且灵力等级这个,太复杂了,我能勉勉强强记住自己的就不错了……”

  王主任皱了皱眉,低头刷刷地在纸上写了点什么,而后继续道:

  “根据记录,你的母亲在父亲病故后,灵力等级迅速下降,至登记线即癸亥级以下。同时身体状况不佳,至今卧病在床,你是否能对此进行一定的详细说明。”

  “灵力等级具体下降了多少我不清楚,但身体状况不佳情况属实。当时父母十分恩爱,父亲的病亡对母亲的身心都产生了极大的打击。父亲的后事还未料理完毕母亲的身体状况就很不好了,她硬撑着处理完相关事宜之后就卧床不起,去一些小诊所看过也说是心理原因导致,需要好好疗养,直到今天。”

  “根据记录,你们只在环先生病故后的两年里申请过低保和补助?”

  “是的,母亲身体最不好的时候就是在头两年,后来有所好转,现在母亲偶尔做一些手工制品,我也给人打工干活,生活下去不算难事。”

  “接下来是关于圆明园灵力空间一事。”旁边安全部的女人接过了话。“你是否能再次陈述一下昨天到达圆明园内封锁范围的过程。”

  问这个问题对于环暮萧来说倒是不要紧,也在他的意料之内,但他心里还是不免一怵:也不知道楚墨宸和骆漻怎么回答的。

  “昨天我和楚墨宸、骆漻以及襄雨央珞三位同学由于提前放学,就去了圆明园,结果在园里迷了路。在园里看到了校长,但又不太确定,我们就按着校长前进的方向走,结果就到了封锁范围内,遇到了相部长、路主任和林主任。”

  “也就是说,你确定你们的出现余晏泽校长并不知情?”

  “他知不知情我就不知道了……这你得问他啊……”环暮萧一边说着一边看向女人,女人微微蹙了蹙眉,但很快又恢复了面无表情的样子。

  “那你是否可以确定,并非余校长将你们携带至圆明园以及其内的封锁范围?”

  “确定,圆明园以及其内的封锁范围都是我们自己去的,和校长无关。”

  “根据现场的监控资料,你们在看到相许贤部长、路维叶主任和林文禾主任后,企图于封锁区域藏匿,有进行偷听的嫌疑。在被发现之后也进行了反抗,以上是否属实?”

  “冤枉啊!”环暮萧提高了音量。

  “请正面回答问题。”女人声音显得清冷,而环暮萧则挠了挠头,同样的话似乎刚才听过一遍。而后他清了清嗓子,道:“咳,我们毕竟头一次见到这么厉害的人物,害怕上前去显得唐突,一时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就……但我们确实没有偷听,那个距离太远,我们也什么都听不到啊。何况我们当时确实不知道那里是什么,更不知道那里会有机密,毫无偷听的动机嘛。”

  “你现在对于圆明园灵力空间了解多少?”

  “呃……说实话,还是一头雾水。昨天听几位领导说了很多,但啥也没听懂,就光知道下面有个空间,有些奇怪的怪物?”环暮萧带了几丝询问的语气看向女人,然而女人面无表情,听完他的回答后只低下头看着自己手中的文件,写了两笔,而后翻了一页。

  “最后一个问题。如果之后关于此事有其他方向的进展和开发试验,你是否愿意进行协助?这是非强制性的。”

  环暮萧眨了眨眼睛,这是个什么操作?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灵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灵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