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循环(3)
山隐有鹤2019-11-14 17:003,525

  “今天真的谢过环郎君和楚娘子了,不能好好招待二位,实在是抱歉。”布庄门口,柳小娘子对着环暮萧和楚墨宸说道。

  “举手之劳而已。”

  “你看你,脸都吓白了,不用送我们了,好好进去歇着吧。”环暮萧装模作样地跟着补充。

  那姑娘点了点头,向着两人旁边的少年也行了个礼,作别了三人。

  此时环暮萧二人又和夏景澜走在了一起。

  晌午二人吃完面之后,估摸着时间差不多到了,便向着成衣店的方向去了。果不其然,成衣店里传出来了吵闹声和砸东西的声音,门口已经围了一些人了。

  他们到的时候比前天早一些,门口没有围这么多人,而等夏景澜从成衣店里飞出来的时候,环暮萧刚刚好接住了他。

  之后就和前天一样,那些个被请来的打手全都被打得落花流水,全部四散而逃了。

  不同的是,今天的环暮萧和楚墨宸就体面得多,身上没有穿着奇奇怪怪的衣服,更没有泥土的痕迹,甚至还填饱了肚子。柳姑娘认出了二人穿的衣服是自家店里的款式,加上二人又出手相救,还是请二人进店喝了杯茶。

  “哎,夏小郎君,你们夏府缺不缺什么家丁杂役丫鬟之类的?”环暮萧一边走,一边搭上了夏景澜的肩膀。

  “呃……二位这是……?”

  “不瞒你说,我和我这位表姐此次来长安,是想先在这里讨个活儿干,顺便看看能不能到灵塾里去念书的。可如今盘缠快要用光了,今日在城里转了转,却没找到什么满意的事做,去人家的店里当个小伙计吧,我们又嫌用不上自己的灵力,锻炼不了自己。早就听闻夏侍郎的名号,今日又遇到了夏小郎君,如此缘分,所以想随口问问。”

  “这……”夏景澜有些为难。二人于自己有救命的恩情,可这府中的事情,实际上并不是自己能定夺的。

  突然他像看见了什么一样,冲着前面喊了一声:“苏郎君!”

  那个被他喊作苏郎君的人也瞧见了他,快步向着这边走来了。

  环暮萧细细一看,不得不说,这人的五官真的生得十分俊俏,尤其是眼睛。眼窝有些深邃,双眼皮并不算很宽,有一丝丝桃花眼的意味,眼眸又给人一种明亮的感觉。穿着一身的白色,手里握了把扇子,说不出的儒雅。他微微笑着,环暮萧觉得自己要是个女的说不定就一见钟情了。

  “藕荷看你去取衣服太久没有回来,我正好去夏府送了些东西,她叫我过来看看。这两位是……?”

  “啊,苏郎君,这位是环暮萧环郎君,他身边的是他的表姐楚墨宸小娘子。今天在柳氏的成衣店,方家的郎君又去找了柳叶儿小娘子的麻烦,我……我和他们打起来了,是这二位救了我们。”说着,又转向了环暮萧,“环郎君,楚娘子,这位是我家小娘子的表兄,苏青泽苏郎君。”

  三个人互相问了好,算是打过了招呼。而夏景澜凑在这个苏青泽的耳边耳语了几句。环暮萧估摸着是在说去夏府讨差事的事,心里有些不舒服——这个苏青泽看起来可就不是那么好忽悠了。

  哪料那苏青泽听完只是笑着道:“听说二位都是善用灵力之人,今日景澜承蒙两位的关照,夏府的差事我苏青泽算是外人并不能决定,景澜也不是家中做决策之人,还得和舅母舅父以及妹妹再行商议。二位千里迢迢来到长安,如今可是没有去处?”

  “对对对,呃,身上盘缠快用光了,客栈也住不起了。”

  “我正好要到夏府去,不如两位就同我一同前去吧?我想至少也能招待招待二位。不光差事的事,关于灵塾夏侍郎也可以给二位些提点。”

  “那再好不过了,多谢苏郎君了!”嘿,得来全不费功夫啊!正中了环暮萧下怀,自然是毫不推辞,直接应了下来。

  楚墨宸这时也不得不佩服环暮萧人不要脸天下无敌,在成衣店的时候环暮萧就对着夏景澜问东问西,直接缠上了人家。哪想到这法子还挺有用,换作是她,肯定做不到这样。

  ***

  灯火通宵达旦地照着夏家的宅邸。丫鬟们都形色匆匆,手里皆是端着些精巧的盒子,雕着各式各样的纹路,大多以荷花点缀莲叶为主,也有些刻着梅兰竹菊,都十分雅致。丫鬟们一个个都往着同一个地方赶去——那是明日夏家小娘子行笄礼的地方。忙忙碌碌布置了几天,到如今还剩着些收尾的工作。这夏侍郎为了自家千金的笄礼,也可谓是大费周章。

  千里迢迢受邀而来观礼的人都被安排在了东边的厢房里,而这些宾客里,就包含了余晏泽。

  余晏泽深夜从这东边的客房里出来,大摇大摆往西边就去了。路上碰到过几个丫鬟,看他面熟,知道是宾客,也不敢多问,任他就这么走到了那花园的门口。

  整个夏府,这里的灵力是最强的。这太反常了。上一次来他就发现了这一点,他也肯定出去的法子就在这个花园里。奈何上次刚进去没多久,就被襄雨央珞和骆漻打断了,匆忙赶去给他俩解围。这次虽然不能保证两个拖油瓶能真的听他的话不溜出来,但至少应该不会那么冒失了。

  黑色的灵力围绕在余晏泽的周身,和上次一样,门口的花在有异动的一瞬间被他的灵力压制了回去。他安然无恙地进了门。

  随着清风徐徐而来的花香让余晏泽有些放松。这园子当真设计得奇怪,先有牡丹满目,艳红之中又点缀着许许白色,走过这红白相间的花墙,映入眼帘的又有高大的松柏,夹杂着奇石山茶,小路在这松柏间蜿蜒曲折,倒不像是个大户人家的庭院,更像是曲径通幽的僻静之所,仿佛走着走着,就要通往某个隐士的家中去了。走出了这松柏奇石和灌木组成的小林子,终于得见一潭清水,莲叶片片,拥着那九曲回廊。

  余晏泽走在那回廊上,左看右看,还真像个来旅游的。到底是个园子,这清池虽然不小,沿着这回廊走到中心的小楼下面,也不用多久。

  尽头有一个长椅,上面留着一件绸衣和一个精巧的盒子。盒子上雕琢着的也是一片荷花,有的含苞待放,有的已然绽开,花茎连着片片的荷叶,叶上的每一处纹路都被细细刻画了出来,花间甚至还有一只蜻蜓,立在花苞的尖尖角上,栩栩如生。余晏泽俯下身去想拿起来瞧瞧,身后却响起了一个声音。

  “您就是今日的贵客余郎君吧。”

  是个年轻姑娘的嗓音,声音清脆,却又并不会给人尖锐之感,带着一丝柔和细腻。

  是个厉害的姑娘。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发现的余晏泽,虽然是人家的主场,可居然能悄无声息地就出现在了他背后。仿佛是把自己的气息完全隐匿起来,混在交杂的松柏之气和花香里。

  他转过身去,看清了女孩的面容。肌肤白皙,双颊上又透着红润之色,五官和脸庞都小巧可爱,又有一双明亮的眼眸点缀,眸底清澈得如同这潭水一般,一看便知年纪不大,未脱稚嫩之气,灵动至极。

  “正是。”余晏泽点了点头,“看来这位便是夏侍郎的千金藕荷小娘子了。今日还要多谢夏侍郎和小娘子收留款待了。”

  “谢倒是不必。”夏藕荷笑了,眼尾微微翘着,“我今日从家父那里听说了,您灵力深厚,就算在灵务省里也是极少见的人才,甚至还要高于我父亲之上。父亲的贵客,哪能招待不周呢。只不过……您到我这清晏居来……?”

  “我夜里睡不着,出来走走,看这园子别致,好奇为何周遭的牡丹和松柏都有极强的灵力,于是就走了进来,园子建得太过别致,又被这景色吸引了目光,便逛了起来,失礼失礼。”

  “家父爱花,这园子也是家父的手笔。丫鬟和家丁们也都是善用灵力之人,大概是常年被灵力浸透,耳濡目染一般地带上了些灵力吧。不过应该没什么攻击性才是。”

  “是没什么攻击性……”就是会吃小孩。余晏泽在心里吐槽,话到了嘴边,终究是把后一半吞了回去。“说起来,这清晏居难道是小娘子的居所?”

  “不是的,闺房自在别处。只是这里景色好看,喜欢在这里休憩,楼里摆了些纸墨笔砚,偶尔也和姐妹兄长在这里吟诗作画……”

  远处突然传来一阵细小的声响,虽然不大,但在这宁静的夜里却生生打断了夏藕荷的话。二人齐齐望过去,应该是从院子的墙外传来的。

  这俩糟心孩子。余晏泽有些无奈。

  “是您的一双儿女吧?”夏藕荷似乎看出了余晏泽的想法。

  “实在失礼,我家这俩随我,也是冒冒失失的。今夜扰了小娘子赏景,实在失礼。如今这俩孩子也不知道会不会闹出什么麻烦来,我先去找他们,失陪了。”

  “哪里哪里,兴许是找不到您,着急了出来寻呢。”夏藕荷摇了摇头,依旧笑着说,“您快去看看吧。”

  余晏泽冲着夏藕荷点了点头,转身便踏向了九曲回廊。脚下聚了些灵力,比来时要快了很多。

  “对了……”夏藕荷喃喃着开了口,可声音很轻,轻柔到更像是在自言自语,而不是说给余晏泽听的,“您的眼眸很深邃,非常好看。”

  余晏泽的背影停顿了一下。饶是声音再轻,也架不住余晏泽灵力加持下的耳朵。他站定转了个身,夏藕荷的身影已经变得挺小了,但余晏泽看得一清二楚,她微微笑着。于是他也挤了个微笑出来:“谢谢。小娘子你的眼睛也非常好看。”

  夏藕荷张嘴,似乎又说了句什么,比之前的还要轻还要柔。一阵夹杂着花香的风吹过,终究是把那句话搅得粉碎,散在了风里。

  余晏泽没有纠结这些,向着花园的门直直去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灵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灵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