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旧梦(3)
山隐有鹤2019-12-03 19:433,283

  随后的宾客纷纷入院行礼就位,环暮萧都无暇顾及了,他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北侧主座的两位男子身上,特别是当中更年轻的那一位。

  “黑白云清砚?和苏青泽?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他俩又怎么会认识的。”环暮萧不可置信地喃喃出口,带着疑惑向两人的方向走过去。

  此刻环暮萧万分庆幸余晏泽没有跟着同来,以这个怪大叔的狡猾程度,自己的这点异常必然会引起他的怀疑和思考,到时候可就没那么容易瞒天过海、蒙混过关了。

  宾客诸多,就位花费了不少时间,两位男青年不再正襟直立,动作软化随和起来,小声进行互动。年长些的苏青泽一边笑着说话,一边用收好的折扇轻敲云清砚的肩膀,环暮萧看见云清砚虽然一脸嫌弃但却没有任何抗拒的举动,十分自然,同时语气中透露出亲近和尊崇,这是环暮萧从来所不知道的云清砚的一面。

  随着这样的互动,环暮萧更加惊讶了,他仗着自己不会被看到,径直将脸凑到云清砚跟前仔细观察。除了整体颜色和飘逸的长发,环暮萧完全可以断定此人就是云清砚,只是没想到冷傲boss竟然有这么亲近的朋友,还是之前认识的苏青泽。

  “云清砚这个孤寡老怪物也有这样的朋友,我怎么在仟色党里从来没听说过苏青泽这个名字,不知道翡翠姐知不知道这件事儿。”

  环暮萧将注意力全部转移到苏青泽身上,之前虽然见过也交谈过,却没怎么上心,只知道是那位夏小郎君的兄长,没想到与云清砚也有这样的渊源。这次,环暮萧对着他仔仔细细地上下打量,仿佛是要将其样貌完全刻入脑海当中。

  其人浓眉大眼,鼻梁高挺,嘴角自然上扬,呈笑颜讨喜,笑起来还有两边梨涡,看起来潇洒而平易近人。束着和云清砚同款式的长发发髻,眼神坚毅,看上去气质更沉稳更成熟,加上环暮萧听到云清砚唤他作“兄长”,应是年长些。

  宾客就位即将完成,环暮萧听着两人的交谈,实在是情难自禁,伸手想要去触碰一下云清砚,来确定他不同寻常的一面存在的真实性。环暮萧的右手慢慢伸到黑白云清砚的肩膀处,看准一捏,却没想到捏了个空,直接穿透了云清砚黑白的身体。

  环暮萧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己扑空下落的手,无法相信自己的手传递的如同抓影子一般的落空感,更重要的是,不单单是落空感,环暮萧清楚地感受到手抓空时穿过水流的感觉。抬起右手,整只手都带着水珠,湿漉漉的,就像是刚刚去冲洗了片刻。

  为了能印证自己大胆的想法,环暮萧尝试着触碰了其他的黑白宾客,还触碰了周围有色彩的摆设布置。这些看上去实实在在的黑白人群都不是真正的实体,环暮萧可以穿透每一位宾客的身体,却不是穿透幻影,而是如捞水中月,触碰的是水中的倒影。然而,那些彩色的物品却是能被真实感知的,它们就像是水中的石子、海草等等真实的存在,触摸不到水中的倒影,却能触摸到它们。

  突然,音乐声止,环暮萧飘散的思绪被拉回了现实。夏侍郎已经致辞完毕,落座北侧。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东厢房,环暮萧跟随众人望过去。

  门“吱”的一声打开了,年轻的赞者满脸笑容率先走出来,在玉盆前以盥洗手,与西侧有司站到了一起。随后,一位披散着长发的少女缓缓走出,环暮萧皱起了眉头,这场宴席的主角——夏家大小姐竟是全场唯一有色彩的人。

  发尾垂至脚踝,发顶用青色绸带简单束拢,防止头发随风乱舞。长裙恰好能盖住脚面,整体素白,只有裙摆处用叶青色丝线绣出了深浅渐变的暗纹,随着少女的前进走动,暗纹就像河边莲叶随风轻摇,不浮夸却夺目。

  在一片黑白人群中,她是唯一的色彩,即使没有妆容加以修饰,但她缓步走在大红色的绸毯之上,素白叶青和红底绣金相衬相托,相得益彰之下让斑斓喜庆的环境装饰都失了本有的光彩,只有她,才是唯一的焦点,无关乎她清丽的外貌。

  走到软垫旁,少女向南测的宾客一揖行正礼,随后面朝西跪坐在软垫上,年轻的赞者上前用木梳轻梳她的长发,将梳子放于席子南侧。与此同时,坐于正中的那位老妇人在夏侍郎和夏夫人的陪伴下于东侧玉盆以盥洗手,归位就坐。

  “初加——”赞者宣布笄礼正式开始。

  夏家小姐转向东侧跪坐,老妇人作为正宾走到她的面前,一脸慈爱欣慰地抚摸她的额头,接过罗帕和木制发笄,跪坐到紫红色软垫上为她梳头加笄,同时高声吟诵祝词:“令月吉日,夏家有女,始加元服。弃尔幼志,顺尔成德。寿考惟祺,介尔景福。”

  赞者上前正笄,从有司手中取过衣物并带着夏家小姐回到东厢房。不过一会儿,少女便换了一身浅粉色的素衣襦裙,没有其他的花纹,只有襦裙前襟绣了一朵小巧的白荷和一尾赤色小鱼,简单大方。

  “一拜——”

  少女面向阿爷娘亲跪拜行礼,感念生养之恩。

  “二加——”

  少女面东正坐,等待正宾洗手加簪。有司奉上发簪,老妇人走到少女面前举起发簪,高声吟颂:“吉月令辰,乃申尔服。敬尔威仪,淑慎尔德。眉寿万年,永受胡福。”苍老的声音稳重踏实,充满慈爱,令人心安。

  环暮萧对着高举的发簪定睛一看,发现那就是他们之前找到的那只白玉簪子,通体莹白,顶端雕琢成盛开的荷花,花瓣一抹檀色,恰在瓣顶,正是玉颜芙蓉色。

  “不对,如果玉簪在夏家小姐头上,那迷楼里的是什么?难道是一模一样的一对?看来得发信号了。”

  环暮萧毫无顾忌,不再关注笄礼的后续发展,直接站在院中,向空中释放灵力,灵力在空中炸出一道银白色的亮光,银白亮光覆盖了整座城。信号发出去不过几秒,环暮萧就听到身穿来余晏泽的声音。

  “哟,年轻人,咱们很有默契嘛,我正好来找你。你这儿什么情况?这些人?”

  “余校长,你看到的黑白人不是真人,我觉得他们更像水里的倒影,而且他们感知不到我们的存在。这里应该是夏府小姐的笄礼,你看她现在戴的玉簪,和我们在迷楼发现的一模一样,我觉得不太对。”

  “难怪,我在清砚居迷楼里根本没有发现封印阵法,原来阵眼都跑到这儿来了。”

  “没有封印?那我们怎么破这个结界出去啊?”

  “看来我们没有在结界当中,说不定真被你说中了,我们入梦了。至于具体是不是这么一回事儿,看来只有事后再去好好问问这根玉簪了。”

  “玉簪?”

  余晏泽掏出白玉簪子,整个簪身以极快的频率剧烈颤动,同时发出强于之前几百倍的光芒,整个院子瞬间被金粉色的光芒所笼罩,黑白的人群在光芒下都覆上了不同的色彩。

  与此同时,簪子开始发烫,本来冰凉的玉身急速升温,刺得余晏泽剧痛,根本无法握住它,失手放开。不过簪子没有正常落地,而是违背科学地上浮到空中,飞到了院子正中央上空,正对着三加中的夏家小姐停滞了片刻。

  “环暮萧,我们必须要把簪子拿回来,这是我们这次出去的希望。”

  余晏泽和环暮萧同时运行灵力,试图重新拿回失控的玉簪,却没想到,一直观礼不受打扰的宾客们像突然苏醒一样,一下子意识到有外来人的存在,密密麻麻的黑白人群涌向两人,却让开正中央的行礼区域。

  这些宾客们没有什么攻击性,但同样的,两人的灵力攻击也会穿透宾客们的身体,像利器划过水帘,无法造成任何威胁。而人数众多的宾客们就像移动水库一样拖住了两人的行动。

  玉簪开始迅速下坠,不过几秒就要落到夏家小姐的头上,余晏泽见状,粗暴地输出灵力强行劈开这些人形水帘,供环暮萧极限穿越。

  “快过去!拿玉簪!”

  环暮萧迅速催发灵力,全部集中于脚上,在这条简单粗暴的水路上飞奔过去。

  越来越多的黑白人形“移动水库”彻底变成汹涌的水流汇集过来,水路迅速消失,环暮萧感受到四周奔腾而来的潮水,再回头已经看不到灵劈水路的余晏泽,只有追在身后马上要淹没自己的巨浪。

  环暮萧顾不得多想,拼尽全力伸手抓住了已经触到头顶的玉簪,而夏家小姐突然扭头看向了他,却在同时被四周的洪水吞没,周围什么都消失了,只有环暮萧一个人紧紧握着不再发亮的簪子在幽深的水中挣扎。他想用灵力设一个结界保护自己,却发现在这水中无法发动灵力,胸腔中的空气越来越少,环暮萧第一次体验到了窒息的感觉。

  他挣扎着像上方游去,意识却越来越模糊,身体不听使唤地向水深处下坠,千钧一发之际,一只手从下方托住了环暮萧,环暮萧迷迷糊糊间看到黑色的灵力环绕住自己,呼吸重新顺畅起来,安心地放松下来。

  “余校长,有时候还挺靠谱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灵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灵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