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腻绰拉荣(3)
山隐有鹤2019-10-17 11:173,394

  精神幻境被撕裂,一切又恢复了原状。漆黑的景区里,一身黑衣,戴着兜帽和黑色口罩的环暮萧就站在腻绰拉荣的面前。他手里的长剑和腻绰拉荣成为了黑暗里仅有的发光体。

  环暮萧大口喘着气,汗液流过他的眼睛,流到口罩里。已经转凉的秋天里,他竟然被搞得一身狼狈,后背全都湿了。而腻绰拉荣也并不轻松,精神幻境的构建便已经是不小的消耗,她还创造出了十三个与自己一般强大的分身,这一番苦战下来,她也明显已经疲惫,呼吸都重了许多,胸部明显地起伏着。

  环暮萧很强,这是她未曾料到的。这个年龄里能和她打成这样的人,一只手都数的过来。她甚至想开口问他究竟是谁,然而这并不在她的职责范围内。

  脖子上架着的剑充斥着灵力,腻绰拉荣感觉到这灵力变得越发强大,带着比之前更浓的侵略气息。他要下杀手了!腻绰拉荣看向环暮萧的眼睛,纵然极力掩饰,可他眼底的杀气实在太明显,明显得都快要溢出来了——他要迅速解决,以绝后患,又或者,是要应付下一个敌人。

  “如果我是你,我就不会这么拼命,至少得注意注意身后。”一个有些沧桑的男声在环暮萧背后响起,就像贴着他的耳朵在说一般。

  环暮萧一惊,几乎是一瞬间,他将剑一收,脚下发力,身子一跃跃离了刚才的位置。这样似乎都不够,他再次发力,跃到了之前长椅附近罢工的一个路灯上。

  那声音响起的一瞬,环暮萧心里就只剩下一个念头了:逃。

  那是他再熟悉不过的声音——灵大附中的校长、腻绰拉荣的契约主,余晏泽。

  不像在学校里那样收敛自己的气息,出现在他身后的校长,让人感到无尽的压迫和可怖。在此之前只有一个人给过他这样的感觉。环暮萧一身冷汗,他清楚,他的胜率是0。

  环暮萧发动灵力,白色的流光顺着他之前布下的结界网向远方延伸。他本来不打算打扰翡翠的调查任务,但是现在,他必须通知她,只有她来,他们才可能活着离开。

  “太不听话了啊,怎么还通风报信呢。”余晏泽的声音又出现在了他的背后。

  他什么时候到身后来的?环暮萧无暇细想这些,输送信息的灵力被打断,他只下意识想巩固自己周身的防御,然而灵力还没有发动,防御就被打破了。疼痛从他的背部传来,他感到温热的液体从自己身子里涌出。

  环暮萧一个转身,发动灵力一跃跃下了路灯,硬生生脱离了余晏泽周身。那男人手里散发着黑色,估计那便是他灵力的颜色。他手上似乎有什么,却因为黑色缭绕让人看不清楚。这个男人居然只用了一只手和一把武器,就将自己伤成这样?

  背部狠狠砸在地上,大量血液从口里喷出,喷在口罩上,难受得让人窒息。他也不敢细细体会这疼痛,立刻就想从地上弹起。还未站稳,一道金光便冲他而来。他慌忙一躲,又扯得伤口生疼。

  不厚道啊,一打一我都赢不了好么你们居然二打一?

  也管不了那么多了,环暮萧开始疯狂地向着结界中心逃跑,一边用灵力覆在伤口周围试图止血,一边再次试着向翡翠传递信息。

  还没跑出50米,环暮萧就意识到了,没有用的:余晏泽又站在了自己面前。太近了,环暮萧还未来得及停下,就看着校长抬起了手。

  又要用那种最简单的攻击吗?这次是哪?直接爆头?

  完全无计可施的环暮萧这次似乎是认命了,没想到自己的生命居然要终结在这里,太遗憾了。脑子里疯狂过着这些吐槽,一边闭上了眼。

  ***

  想象中的攻击与疼痛并没有到来,反倒是觉得天旋地转。睁眼的时候,自己在一个女人身边,离校长有了一段距离。女人周身被翠绿的光芒围绕着,那是她的灵力的颜色。她的发丝飞舞在风中,尾端也散着绿光。是翡翠。

  环暮萧低头,散发着绿色光芒的绿色细线仿佛组成了一匹绸缎,温柔地在自己的腹部绕了一圈,自己应该是被翡翠用这个拉到身边的。

  “哟,姐姐我来救你了。”翡翠见他搞清楚了状况,开口道。而腹部那些细而温柔的细线也放开了他,化作了很多绿色的光粒子,最后消失在了空气里。

  环暮萧想开口,可有血液卡在喉咙里,只能咳嗽了两声,又引得伤口一阵剧痛。

  “行了行了不用感谢我了,你就好好休息吧,我去会会他。”

  还未等环暮萧提醒她那个男人很强,她便向着余晏泽的方向去了。

  奔跑的同时,翡翠的头发开始以极快的速度变长,浮在空中,无数的发丝被注入了灵力,发尾变得坚硬,如同刚针一般,向着余校长齐齐刺去。

  余晏泽也不躲,在那发丝快要攻到面门之时发动了灵力,面前便出现了一片巨大的黑色。那黑色并不似环暮萧周身银白色的防御。环暮萧的防御,可以说是结界,也可以说是铠甲,甚至可以说是盾牌,存在的意义是挡掉攻击。而余晏泽的却并不是。发丝齐齐刺入了那团黑色,没有从另一端穿出来,就好像刺进了一个黑洞。翡翠想要收回,一发力,却发现竟然无能为力。没有任何犹豫地,她切断了自己的发丝。黑洞仿佛有所不满一般,像是伸出了无数黑色的手臂,向着发尾而来。翡翠也不着急,长长的头发一收,又回到了及膝的长度,而面对直冲她而来的黑色手臂,她只在空中划了一圈,便形成了一个绿色的屏障,挡住了所有黑气。绿色的光芒与乌黑碰撞,纠缠片刻之后,那些黑气缭绕的手终究是缩了回去,黑洞也被余晏泽一收,消失在了空气里。

  翡翠刚想继续发动下一波攻击,一道金光射来,她轻轻一跳,那光打在脚边。是腻绰拉荣。

  搞什么,你这神女居然是专注偷袭的吗?环暮萧远远看着,一边试图自己处理伤口,一边吐槽。

  还未等他心底的话音落下,翡翠便从最初的地方消失了,下一秒,她竟已掐住了腻绰拉荣的脖子,发动灵力,硬生生将她从地上提了起来。

  “我和你的主人打架,你凑什么热闹?”

  太快了!太猛了!果然是翡翠姐!环暮萧此刻就像是个看戏的观众,已经不由自主地为翡翠叫起了好。

  他说的也没有错,很明显腻绰拉荣也没明白翡翠是怎么到自己身侧的,她和翡翠的实力根本不在一个等级。唯一能看明白的,也许只剩下自己的契约主余晏泽了。

  “哎呀这位小姐,你不要这么生气啊。不如我们停手好好谈谈怎么样。”余晏泽似乎也对翡翠有些忌惮,腻绰拉荣的命又在翡翠手上,便只好贱兮兮地开了口。

  “谈谈?你把我的人打成那样,你居然说想和我谈谈?”翡翠微微眯了眯眼,手上却更加用力了。腻绰拉荣那瓷娃娃一般的脸上已经泛起了红色,她被勒得喘不过气,法杖竟然掉了下来。

  “我认输,你们想要什么。”余晏泽见状,倒是干脆。

  “余校长倒是明白人,您来这应该不是散步吧,把你调查到的情报给我怎么样?”

  话音刚落,余晏泽便扔了一个东西过去,像是一本笔记。

  “这么干脆?想不到余校长为了红颜到是挺大方啊。”翡翠像是有些惊讶,可脸上却收不住笑意,她手上一松,腻绰拉荣便跌了下来,拾起了杖子,带着敌意地盯着她。

  “腻绰,退下吧。”余晏泽冲着腻绰拉荣挥了挥手,“竟然有这番实力,仟色党的老板娘果然名不虚传,期待下次会面,翡翠小姐,以及,银白小朋友。”说着,还看了看远处的环暮萧,语气里带着几丝笑,让环暮萧一阵恶寒,觉得他可能已经认出了自己。

  “会面就不必了,谢谢你的情报啊。”对于被识破身份,翡翠似乎也不惊讶,挥了挥手中的笔记本,调侃了几句,脚下发力,极快地跃回了环的身边。

  “他怎么这么干脆?”看着离开的校长和腻绰拉荣,环暮萧问。

  “我来救你之前通知了赤金和绯红,估计过几分钟就会到了。咱们先不走,绯红来了能先替你处理下伤口。”

  “我靠!”环暮萧惊呼,却因为用力过猛扯到了伤口,又是一副痛苦的模样“那你怎么放他们走!他都认出咱们来了!”

  “他们来我也不能保证百分之百能赢,那男人太强了。”翡翠叹了口气道,“这片区域的灵力波动越来越频繁,我都来了三次了,灵务局那边不可能察觉不到。我猜调查申请应该有很多人提出,但是一直被灵务局压了下来,我估摸着你们校长也是只带了契约灵偷偷来查的,他能那么干脆地把他调查出来的东西给我,明显那笔记不需要交公。他要是把我的事上报上去,且不说会不会有人信,自己违规调查还损失了情报,肯定要吃处分的。这次真是辛苦你了,有了这情报估计能省了我不少力气。”说罢翡翠还摸了摸环暮萧的头,告诉他不用担心。

  “我觉得你应该通知云清砚来,”环暮萧撇了撇嘴,“以绝后患嘛!他的口头禅。”

  “那我看你就不用活命了。”翡翠白了他一眼,而后便查看起了他的伤口。

  景区里依旧是一片黑暗,只偶尔有风吹过树叶的声响,然而环暮萧知道,这平静之下,似乎有什么暗流涌动,也许将掀起一次狂潮。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灵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灵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