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仟色党(1)
山隐有鹤2019-10-18 14:324,675

  灵大附中的行政楼坐落在学校东北角的钟楼旁边,所有老师在这里都有自己的办公点休息区,即使大部分老师因为任课的原因基本扎根在学校西南角的教学区办公室里,但灵大附中在自家校长的坚持下一直坚持着这一点,所以外校的人一边嘲讽吐槽余校长的财大气粗、铺张浪费,一边又暗自羡慕。也因此,这偌大的一幢楼在上课期间往往只有一些行政管理的老师和后勤人员,总是显得格外空旷。

  然而,一阵脚步声打破了整幢楼的安静,四个衣着整齐、表情严肃的男人跟在一个高挑女子身后,满脸尊敬。女人松柏绿的七公分高跟鞋踏出一声声有力的脆响,仿佛引导高潮的鼓点,让人不禁肃穆。她戴着GM家的墨镜遮住大半张脸,穿着黑色高腰阔腿裤,墨绿色的长袖绸质衬衫衬得她肤色更加白皙,一点也看不出她的真实年龄,气质出众,一身干练却材质精致的装束让她透露出成熟女人的妩媚,但高高扎起的马尾和细腻的皮肤却使她看起来仍可以称作是一个少女。

  一行人吸引了大厅里来往老师的目光,然而,女人仿佛行走于无人之境,依旧淡定的走进电梯,身后一名男子赶紧摁下了一个楼层按钮,她漠然的看着电梯门将所有或好奇、或探究的眼神隔绝在外。

  电梯门缓缓在顶楼打开,一行人刚走出电梯,就见藏袍少女候在一旁。女人摘掉墨镜,直视着少女周身略微耀眼的金光,点头示意。

  “路主任,余校长让我来接你,请你单独移步办公室。”腻绰拉荣今日头戴珊瑚色的尖顶小帽,上衣着贴身齐腰间的白色缎质小袖短衣,外穿黑红色相间的十字花纹单袖长裙。她取下帽子行了一个鞠躬礼,脱帽颔首,将帽子放在胸前,弯腰鞠躬。

  女人朝身后的四个人看了一眼,对腻绰拉荣点头。“好,我知道了,那就麻烦你了。王助,把东西给我吧。”

  被叫到的王助理提着一个黑色公文包,表情犹疑:“路主任,这不太合适吧,还是我和你一起过去吧,或者其他人和你一起过去。”

  “怎么,你觉得大白天的余校长会有什么阴谋?还是你觉得我自己上不了台面?行了,你们下楼等着吧。”女人直接拿过他手中的公文包,一直保持漠然的脸上突然勾起一边唇角,明明很痞气的表情由她做出来却不显得突兀奇怪,反而英气十足,格外帅气,径直跟着腻绰拉荣离开。

  在行政楼对角线另一头的教学区里最高的教学楼里,苍北轩此时溜达着从高三教师办公室小步跑回教室。

  环暮萧正回身趴在襄雨央珞的桌子上和骆漻聊天,襄雨央珞一大早到教室就跑去找楚墨宸,也不知道去干什么了。环暮萧看着苍北轩站在骆漻身后,一把勾住骆漻,也不再说什么,撇撇嘴兀自转过身去,不过他们的对话却听得清清楚楚。

  “班长?有事吗?”

  “没事没事,就是刚刚小顾让我通知你一声,一会儿下了课去一趟校长办公室,校长找你。”

  “校长找我?”

  “对啊,我也很奇怪啊,校长找你干嘛呢?慰问伤情?诶诶诶,不明白。”苍北轩皱眉一顿,旋即又松开眉头,一脸八卦。“骆漻,有什么八卦记得回来告诉我呀。”

  说罢,也不留骆漻说话的机会,喃喃自语地顾自跑开。骆漻将话硬生生咽回去,苦笑着摇摇头,站起身跨过座位,轻轻拍拍环暮萧。

  “环暮萧,你知道校长办公室在哪儿吗?刚刚我也没来得及问他。”

  “啊,校长办公室?你怎么要去那儿?”

  环暮萧装作一脸懵逼的样子,骆漻也没注意,和环暮萧重述一下刚刚苍北轩说的话。

  “是了,上次带新同学熟悉校园的时候你刚好住院。校长办公室在东北角的行政楼,离咱们这儿还挺远的。”环暮萧看着骆漻稍显苦恼的样子笑了笑,勾住骆漻的肩膀,大方的开口。

  “你住院这事儿和我也有关系,这样吧,哥们儿带你去。”

  ***

  腻绰拉荣带着女人进去的时候,余校长站在巨大的窗户面前,手中捧着一个制作精良的白色咖啡杯,有几缕热气袅袅。

  “余校长,真是好雅兴。不过用这咖啡杯喝茶,倒真是有趣。”女人将公文包放到桌面上,径直在桌前的转椅上坐下,舒展开一双修长的腿,双手自然交叠放在腿上。

  “我不过俗人一个,喝不惯咖啡,又懒得泡茶,附庸风雅罢了。”余校长转过身来,将杯子放到桌上,朝腻绰拉荣挥手示意了一下,“不知路主任是喝点儿什么?”

  “不用那么麻烦,我今天不是来和你谈天叙旧的,余校长应该也知道的吧。”

  余晏泽也不坚持,又招招手示意腻绰拉荣离开,当办公室里只剩下两个人以后,他从抽屉里取出一个干净的纸杯,又从水壶里倒出一杯热水递到女人的面前。做完倒水的动作,余晏泽在转椅旁站定,依靠着办公桌,看着转椅上的人。

  “维叶,到底是什么风把你这尊大佛吹到我这小庙里来了?你们灵务安全情报部不是一向很忙的嘛,有事儿让你的什么王特助、什么赵秘书来就行了嘛。”

  路维叶看着中年男人脸上一贯的雅痞笑容,弯腰拿起纸杯将热气吹散,取下墨镜的明眸在雾气中显得格外深邃,轻抿了一口热水,抬头看向余晏泽。

  “得,你也别跟我绕圈子了,关于圆明园灵力波动的事儿我也不用和你多说了。毕竟余校长已经亲身去查验过了不是吗?我亲自来是希望听到你就这件事最直接的报告。”她将拿在手中的杯子放回桌面,提过公文包,抽出一个密封完好的文件袋,直接撕开文件袋封口,拿出几张照片。

  照片上有四个人,两个人露出正脸,另外两个人只有模糊不清的背影。而露出正脸的两个人虽然模糊但也能依稀判断出正是余晏泽和腻绰拉荣,而余晏泽手里还拿着一本笔记本。两个背影只能看出其中一个是长发飘飘,另一个好像带着帽子,其他的却不能再看出什么了。

  “这张照片是我们情报人员上周晚上去圆明园调查灵力波动异常的时候拍的,没想到还真的发现了异常。余校长,据我们分析人员判断,你遇到的是仟色党的人吧。”路维叶手指有节奏的在照片上轻轻敲击,刚刚还舒展的双腿此时上下交叠,另一只胳膊支于跷在上的左腿上。“可是,这都几天过去了,既然余校长不来灵务局,那只有我来找你了。”

  雅痞大叔笑了几声,把衣袖卷到手肘处,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一包烟,递到路维叶面前,又从桌面上摸出一盒火柴,见路维叶拒绝,道:“戒了?我这个老烟枪,是戒不掉咯。”一边还叹了两声气。

  “这件事之所以是私下进行的,起先我只是好奇到底是什么能让灵力波动如此异常,调查了几次确实收集到一些东西,但是这些东西都很零碎,以你们的能力,你们根本不需要我收集到的这些东西。”划燃火柴,余晏泽动作自然的把烟点着,虽然已然中年,但却有一种说不清的风流。

  “怎么用起火柴了?直接用灵力不是更方便。”

  “用灵力方便是方便了,可惜总是差点味道,还是传统的火柴好用啊,我只用这个,没有火柴的好火,不如不抽。”余晏泽一顿,先满足了路维叶的好奇,又把玩着火柴盒继续方才的报告。

  “至于照片,那是我最后一次去圆明园查看,没想到刚到那儿就有人候着了。你们的人肯定去晚了没拍到我和他们酣战的场面,这照片拍的,啧啧,像黑市交易似的,你知道的,我们搞文化教育的都斯文,几乎不沾仟色党的事。可是既然我遇上了也不好把场面搞得太大,只能把我收集到的那些零碎交给他们了。”余晏泽深吸了一口烟,吐出一圈烟雾,又被他自己吹散。

  “以仟色党的能力,我的那些资料根本成为不了你们任何一方在这一事件上的有用筹码,不过是面子上的交易罢了。事情就是这样,路主任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路维叶透过吹散的烟雾直视余晏泽,眼神认真,本就眸色深邃此刻更是如同漩涡一般没有却能将人吸进深渊。

  “你们之间交过手了?布下结界的人功力很深,用特别研制出来滤结界最好的灵视机也拍不清他们的背影。那你肯定知道是仟色党哪两个角色?”路维叶直起身来收回桌面上的手,正色道。

  “翡翠和银白。运气好吧?这么久没出面的仟色党,让我一遇就是通缉榜上头两名。不过,你们怎么就凭两个模糊的背影确定他们身份的?”余晏泽拿起一张照片凑近仔细看了看,又摇摇头把照片放下。

  “翡翠、银白,什么样的任务需要他们俩一起出手?这里面肯定有什么文章。虽然不知道具体是谁,不过仟色党的身份嘛,你能认出来,我们就认不出来了?”

  路维叶看着余晏泽又摸出一支烟,微微摇头,将桌面上的照片收好。“你个老烟枪,后天交给我一份关于那天的详细报告,尤其是关于仟色党通缉犯的部分,还有你收集到的信息,也尽量写全。还有,这件事之后可能还要麻烦余校长再次出手了。”路维叶停顿了一下,仿佛想到什么,又一字一顿,慢条斯理地补充道:“报告,麻烦余校长自己动笔,知道你手底下文化人多,不过,我会详读的。”

  看到余晏泽一贯的微笑有那么几秒的停滞,路维叶甚是满意,分不出年龄的脸上扬起迷人豪爽的笑容。

  然而,腻绰拉荣此时却突然出现在房间里,两人都停下手中动作,路维叶收敛了一点笑容。余晏泽点点头,腻绰拉荣微微俯身,再次消失的无影无踪。

  “有事?那我先走了。”见状,路维叶优雅地起身,提起公文包,扬了扬手中的墨镜向正在放袖子的中年大叔示意。

  “没什么事,不过就是有两个学生来找我,腻绰来提醒一下我们。”余晏泽一边放下袖子,一边点头示意。“腻绰,你送一下路主任。”

  腻绰拉荣静静在门口出现,等着路维叶往外走。环暮萧陪骆漻站在门外,路维叶一出来他就认出其最出名的身份——灵务局目前最年轻的主要部门主任、灵务安全情报部唯一破格录取的低灵力者,更关键的是路维叶尽管灵力值偏低但她参加了所有有关仟色党的任务。之前因为仟色党成员“强占”通缉令,灵务局内部笑称“颜色录”。后来,仟色党内部也搞出一个类似的榜单来记录灵务局里组织重视的人物,环暮萧拜这份名单和极强的记忆力所赐,牢牢记住了这个灵力值低得在他看来根本不值一提但稳居榜单第三的女人。

  腻绰拉荣跟在稍落后的位置,路维叶在前目不斜视地离开,即使是在腻绰拉荣浅金色光芒和藏族女神气度的映衬下也不嫌逊色。环暮萧眯起眼睛,借着左顾右盼的动作仔细打量着路维叶,虽然记得她但或多或少觉得一个低灵力者可能被有水分的高估了,不过如今看来,这样的气质,这样的气场,以及刚刚听到的些许言谈,看来这个路主任确实深藏不露。

  “骆漻,环暮萧,你们进来吧。”环暮萧思量间,余校长带着磁性的中年男声从办公室里传出。骆漻拍拍环暮萧的肩膀,将恢复一脸贱相的环暮萧带进房间。

  “骆漻,你是还带了个保镖?怕我一个老年人卖了你不成?”放下袖子的余校长带上一副半包边的金丝边眼镜,看起来也可谓风流倜傥,虽至中年却有着不同于年轻人的厚重味道。然而,一开口,雅痞大叔虽看着雅到底本质不过痞字罢了。

  环暮萧暗自腹诽,“呸,这死老头儿,跟这儿卖什么萌。上周把我整得这么惨,你就装吧。”看见身边的骆漻面上一怔,还浮现了愧疚之色,不免暗叹骆漻真是单纯。

  “余校长,您误会了,环暮萧是出于帮我的意思才给我带路的,我没别的意思。”骆漻连忙解释,把校长给逗乐了。

  “哈哈哈哈,我就是随便说说,别紧张。”

  待骆漻问及因何事找他的时候,环暮萧看到校长大叔笑眯眯的看着自己开口:“麻烦环暮萧同学帮我扔一下垃圾,顺便找一下腻绰拉荣让她帮我们上点儿茶水点心。”

  环暮萧撇撇嘴,心说这撵人走的理由找的真不高明,不过面上仍带着有些懒洋洋的笑容点头拿过桌面上路维叶遗留下的纸杯,慢慢往外走,趁着关门前他看见余晏泽已经含着一根烟坐下,从抽屉里拿出几页纸递给骆漻。

  环暮萧觉得余晏泽既然找借口让自己出来,那估计根本不会让自己找得到腻绰拉荣的影子,更何况自己并不是很想和上周才打过自己的人碰面,也就端着废纸杯踱到这一层的等候休息区,坐到角落里。环暮萧懒洋洋地看着那个杯子,而杯子在他手中一片象牙白的微光中慢慢消失,只有微小的如尘埃一般的细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灵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灵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