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雅小布丁

  青羽此人,洛清歌不只是有耳闻。曾经在系统的梦境里,青羽是和秦厌染拥有相同存在感的NPC。原本只是短短一面,洛清歌并没有放在心上。

  直到萧祁年即将被暗害中毒那日,洛清歌才在暗夜里不清楚地瞥见一眼那人的脸,顿时便发觉是自己掉以轻心了。

  一切都变得扑朔迷离起来,却又慢慢地串联到一起,渐渐显现出来大概的轮廓。洛清歌从那时候便知道,如果要见到青羽,甚至调查清楚这件事情的原貌,便必须要进入鬼界。

  如此,她才能更清楚事情的原貌,甚至打开系统自焚香谷时就给了她的那个,打不开的梦境。

  青羽生得一副俊秀的模样,甚至有些女孩儿像,秀气得很。他身为魅族的司音,尤其擅长奏乐以魅惑人的心智,极擅弹琴。说到弹琴,洛清歌心中一凛,生生打了个冷战。

  如今,青羽应当是鬼界的司音,当年的事情若是他一手策划的,那么如今楚莫辞一统鬼界成为鬼王,他一定是功不可没,位置也应当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

  不然,又如何能随意进出楚莫辞的别苑呢?

  洛清歌慢慢站起身来,行了个礼,温婉地笑,露出浅浅的梨涡:“您是?”

  她原本只见过青羽一面,若是此时露出一副了然的神情,难免引起青羽的忌惮,所以她还是决定装傻。

  “记性不好?难不成是从焚香谷摔下来,摔坏了脑子?”青羽笑得玩味,跨进屋来,撩起衣袍随意地坐在了一个绣凳上。

  紧接着……那个绣凳瞬间散架,七零八落,青羽一屁股坐到了地上,登时一脸的不可置信,惊得瞪大了眼睛。

  眼中却有着转瞬即逝的温柔和怀念,被洛清歌尽收眼底。

  洛清歌心中闪过一丝了然。

  原来梦境里,少年时的青芸,也曾这么戏弄过青羽。洛清歌在赌,赌青芸在青羽心中的分量。

  看来,她赌对了。

  青羽面色一窒,闪过一丝不快,“你,竟敢戏弄我。”

  “我怎敢戏弄您。我身在鬼界,如同砧板鱼肉,任人宰割,又何敢戏弄他人?”洛清歌笑得纯粹,不带一丝心机,眼睛宛如一汪泉水,清澈透亮。

  当年,青芸就常常这样笑。

  青羽不善的面色果然逝去,勉强笑了笑,“我是鬼界司音,青羽。”

  “见过司音。”洛清歌从善如流地又行了个礼。

  “你倒是有些伶俐,也难怪……”青羽打量人的目光如同针尖,刺得洛清歌浑身不舒服。

  “我这次来,就是想问问你,你究竟要做什么。我实在是琢磨不透你。”青羽啜了一口茶,“当然,你不说也无所谓,反正你身在鬼界,我有的是方法让你开口。”

  他的手轻轻敲击着桌面,却带着些狠劲。

  洛清歌敛起笑容,坐回位置,“我想做的,便是护楚莫辞周全。这一点,我们似乎达成了共识,毕竟,你也不希望他出现任何意外。”

  “难道,不是吗?”洛清歌忽然间又一笑,眉眼间都是小女孩的娇俏和灵动。

  青羽身躯轻轻一颤,却点了点头,“不错。”

  “剩下的嘛,”洛清歌把头发顺着手指绕了一圈又一圈,抬起头来,“我警觉,是因为我关心师父,那日便凑巧去看了看,谁知,就撞到了。”

  “至于做一个恶人,楚莫辞是否知道是我救的他,有那么重要吗?”

  “他知晓与否,你都要让他与仙门百家为敌,这就是你的计划,我说的,对吗?”

  洛清歌目光如炬,眼中盈盈有泪。青羽在她清澈的瞳仁里,看到了自己的倒影。又似乎透过她的那双眼睛,看到了另一个人。

  “你觉得死的人还不够多吗?”洛清歌嘴角凉薄一笑,嘲讽而冷漠。

  好像是很多年前,也曾有一个人跟他说了这么一句话,然后,那人便永远消失在了自己的世界里。那个笑容,他记了一辈子。

  洛清歌并不知道这句话触到了青羽的什么逆鳞,青羽的目光竟然一瞬间变得阴翳。下一瞬,她感到喉咙一紧,能够进入到肺腑的呼吸瞬间变得稀薄起来。

  青羽的手青筋暴起,眼球充血,他掐着洛清歌的喉咙,低声吼道:“你知道什么?那些人——”

  青羽空出来的那只手指向身后,“他们,都该死!”

  “我也该死?”凌厉的声音自他身后响起,楚莫辞出手极快,一掌劈向青羽掐着她的那只手臂,然后行云流水地转身,将洛清歌搂在了臂弯里。

  洛清歌惊魂未定,重重的喘了一口气,脸色白如宣纸。

  楚莫辞看洛清歌在他怀中轻轻颤抖,面色暗如黑夜,一字一顿地问道:“谁让你进来的?又是谁给你的胆子敢对她动手?”

  就算他心里怨着洛清歌,但是除了他自己,这世间还有谁胆敢动她一根头发,楚莫辞都会想将那人碎尸万段。

  就算那人,是一手将他扶上鬼王之位的青羽。

  青羽捂着受伤的手臂,冷哼一声,“怎么,你为了她,要跟我翻脸?”

  楚莫辞丝毫不退让,“现在倒还犯不上翻脸,但你若是敢再做出什么……我绝不姑息。”

  青羽的目光变得狠厉,却又笑了,“呵,你敢如何?也罢,楚莫辞,你可能是……忘了什么,要不要我提醒一下你。”

  不知为何,他明明要威胁楚莫辞,却一直在看向洛清歌,看得她心口一紧。

  楚莫辞顿时一振,“你——”

  “罢了。”青羽拍了拍衣服上并不存在的灰尘,一声冷笑,“不急,来日,方长。”

  说完,他转身出了屋门。

  洛清歌的心,却久久不能平静。

  她直觉到,楚莫辞一定有什么把柄在青羽手中,或是楚莫辞……有些事需要瞒住自己。

  但是,她偏偏又不能问。

  也是,她瞒了楚莫辞那么多事,活该楚莫辞也有事瞒着她。

  她笑着推开楚莫辞,“我无事了。你今日回来的很早,我这就去准备饭。”

  说罢,她挣开楚莫辞的怀抱,起身便要出门。

  楚莫辞却一把拉回了她,“你们刚才,怎么了?”

  “你知道他是谁吗?你知不知道你刚才有多危险!你们刚刚究竟说了什么!”

  “也没什么,”洛清歌如释重负的一笑,“我说我厌恶他,也厌恶这里。你们鬼界沾染了太多的鲜血,杀了太多的人,你们早就十恶不赦!”

  楚莫辞的手忽然失力了一般松开,他料到了洛清歌会说出类似的话,却还是感到一阵钝痛,好像是窒息一般的难过。

  洛清歌了然一笑,“你若是真的好心,就把我送回去。你这般假惺惺的,便没必要了,我看得倦了。”

  “至于他是谁,他告诉我了,身在鬼界,也确实是我失言。”

  好像是故意为了激怒楚莫辞一般,洛清歌谦卑一笑,行了个赔罪礼,“清歌,知错了。”

  说罢,洛清歌转身出了房门。

  等到做好了饭端回来,却再也没见到楚莫辞的身影。

  也是,任谁好心救了别人,却被冷言冷语刺激一番,还能心情气和地坐下来吃饭?

  洛清歌自嘲地摇了摇头,吃了口菜,却尝不出来任何的味道。

  她将碗向前一推,一只手托着腮,愣愣地发着呆。

  刚才,就算是青羽刚才并未发难于她,她也会想方设法激怒青羽。因为,她算准了楚莫辞要来的时间,她要青羽在楚莫辞面前伤害她。

  然后看楚莫辞对这件事和对青羽的反应。

  只有这样,她才能对楚莫辞和青羽的关系程度,有所了解。若是楚莫辞并不关心,那便会影响她日后行事。

  现在看来,她的担心或许是多余的。

  而且,她好像又再一次伤害了楚莫辞。

  痛苦地闭上眼睛,楚莫辞煞白而无助的神色,不断地浮现在她的眼前。她猛地挣开双眼,拿起披风,出了屋门。

  浑浑噩噩不知道走了多久,她才发现,楚莫辞的别苑大得很。偏偏她今夜出门并未认路,如今却找不到了回房的路。

  夜晚的月亮格外的圆,她索性站在原地,抬头看起了月亮。

  月下,忽然跌跌撞撞摔下来一个人影,玄色的衣袍。

  洛清歌目光一动,连忙向那处飞去。距离越来越近,她看清了落在地上的人影。

  楚莫辞玄色的衣袍看不出来任何的血迹,人却是虚弱至极,嘴角还残留着不断溢出来血沫。

  洛清歌赶紧上前去扶住他,再抬手,已是满手的鲜血。

  楚莫辞受了很重的伤,甚至是流了很多的血,只是没有显现出来罢了。

  洛清歌心中绞痛,什么人,能将他伤得这么重。

  这几年来,他惹了多少仇家,又曾经多少次被伤得这么重过?

  洛清歌连忙扶起他,捻了个法术,向主屋飞过去。虽然她不认得回屋的路,但靠着法术还勉强能飞的回去。

  进了屋里,楚莫辞的脸在暖暖的烛光下愈发显得苍白,嘴唇紧紧地抿在一起。洛清歌找了一把剪刀,剪开了楚莫辞繁复的衣袍。一道触目惊心的伤口现在楚莫辞的肩头,还在汨汨地流着血,万幸血液是鲜红色的,他并未中毒。

  从前为楚莫辞包扎过,洛清歌还算熟悉。她打来一盆清水,将伤口清洗干净,然后撒上了她随身携带的伤药,再剪了一块干净的白布,将伤口包扎严实。

  处理完这些,洛清歌有些累,微微松了口气,她拭了拭头上的薄汗,在床沿坐下,打量着楚莫辞的脸庞。

  楚莫辞瘦了很多,眉眼锋利,皮肤不再像曾经那样白嫩得像个女孩子,反而晒得很匀称,整个人都变得成熟了许多。

  但他,还是她最喜欢的阿辞啊。

  从未变过。

  楚莫辞虽然昏迷了过去,但睡得并不安稳,眉头紧皱。洛清歌用指间慢慢抚平他的眉心,然后颤抖地低下头,宛如蜻蜓点水一般,在他的脸颊,留下一个轻盈的吻。

  仿佛是触电了一般,在触碰到他皮肤的那一刻,洛清歌瞬间弹开,眼神也渐渐清明。

  刚才,她……在做什么啊。

  她怎么能……洛清歌脸颊发烫,连忙起身走到楚莫辞屋里的桌子旁,趴下沉沉地睡了过去。

  一夜无梦。

  她醒来的时候,楚莫辞依旧睡着,脸色却好了许多,微微透着些红润。她如释重负地笑了笑,出门煮了壶粥。

  楚莫辞如今这样,只能吃些清淡的东西。

  她煮好了粥,端着进了屋,楚莫辞这时已经醒了过来,却只是静静地瞪着眼睛,看着她。

  她将粥放在桌子上,摸了摸脸,问道,“怎么,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没有,我只是,不敢相信。”楚莫辞依旧看着她,目不转睛,“清歌,真的是你。”

  洛清歌舀了一碗粥,走到床边,正要吹凉喂他吃一口,门口忽然闯进来一个人。

  那个女孩穿着桃粉色的衣裙,面容也是娇滴滴的,却哭得梨花带雨,“辞哥哥,你怎么样。”

  那女孩跑的急,直接撞开了洛清歌,那碗刚出锅还冒着热气的粥,便尽数洒在了洛清歌的手上。

  女孩见到她,目光顿时变得凶狠,趴在楚莫辞的腿上,转过头来,“凶手,若不是你,辞哥哥怎会变成这样!”

  “都怪你!”

  洛清歌一时间忘记了手上的疼痛,堪堪愣在了原地。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师姐很自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