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这次,不要再弄丢了
阿雅小布丁2019-11-19 07:004,557

  “你来了?”洛清歌倒是没有很惊讶,似乎像是料到了他要出现一般。

  “嗬。”楚莫辞轻笑一声,自林子后边走出来,依旧是玄色的衣衫,半面银色的面具遮住了他好看得过头的容貌。那双狭长的眼睛此时弯弯的,眼睫掀起来,笑着打量着她。

  “你今日倒有些反常,怎么不避着我了?”

  “我缘何要躲你?”洛清歌装作漫不经心地回了一句,指甲却早已深深地掐进了手心里。

  “这些冠冕堂皇的话,你如今倒是信手拈来。”楚莫辞掀起衣袍坐在她身边,自己给自己斟了一杯茶,“你该怎么谢我?”

  “要感谢,还轮不到我,你该去找庆阳长公主。”洛清歌撇过脸不看他,“你若是口渴了,想来喝杯茶水的话,喝完了,就赶紧离开吧。”

  洛清歌站起身来向屋里走去,雪白的裙摆扫过地面,拂起来几瓣枯花败叶。她走得很急,几乎快要小跑。

  “洛清歌,你还说你没有躲着我。”楚莫辞放下茶杯,声音已经变得凛冽。

  “你跟我回鬼界如何?”

  这句话没头没尾,两人都堪堪愣住了。

  回鬼界?到了鬼界,他该如何折磨自己?洛清歌失笑,这条自己选的路,终究还是要自己走下去。

  楚莫辞的声音不辨悲喜:“如果你还有心,就该去陪陪我。毕竟那里又黑又暗,我都已经,许久没见过这么耀眼的阳光了。”

  “我如今这样,全都是拜你所赐。”

  “那又怎样?”洛清歌慢慢转过身来,“与我无关。”

  回鬼界,可以。但现在,还不是时候。

  “你本就是鬼魅,我从没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洛清歌的声音满是坚定,但只有她自己知道,她身侧的手已经在颤抖,“我自觉问心无愧,倒是你,三年了,还是没有长进。人鬼殊途,你还是快些离开吧。”

  “好一个问心无愧,好一个人鬼殊途”楚莫辞向她走过来,每走一步,洛清歌都感觉呼吸一窒。

  “那今日,我便让你看看,我究竟有没有长进。”楚莫辞话音刚落,便抬起来右手。

  Woccc,一言不合就动手,不用说三年后楚莫辞已经走上了开挂之路,就说三年前,她大概也不是楚莫辞的对手啊。

  这个妖孽还是这么喜怒无常,不管怎么说,保命要紧。

  洛清歌赶紧反手一掌,楚莫辞便稳稳地抵挡一下,却并不使力,而是虚晃一下。待洛清歌再打出一掌,楚莫辞便如法炮制,接着刚刚好错开,让她仿佛打在了棉花上一样。

  这样几个来回之后,洛清歌的脸黑透了。这不是打架,这分明是调戏好吗?

  你在逗我吗?

  洛清歌一个走神,楚莫辞一掌打在她的手腕上,再反手一别,待她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已经被楚莫辞钳制在了怀里。

  时光重叠,她仿佛看到了当初在知弦峰上的秋日,也曾有一个人这样,笑着问她,师姐,打够了吗?

  几乎是一瞬间,洛清歌便从回忆里醒过来:如今的楚莫辞,可不是原本那只小绵羊!

  楚莫辞笑得嘲讽:“洛清歌,你这算投怀送抱吗?你刚才那样只是嘴硬吗?我怎么觉得你迫不及待地想跟我回鬼界。”

  “滚。”洛清歌一掌打在楚莫辞的胸口,从他的怀里挣出来,转身拉开了三丈远的距离。

  再看楚莫辞时,他却一手按住胸口,一手扶着额头,似乎是在竭力忍耐着什么。他痛苦的神色,倒不像是装出来的。

  难道是他人族的血液跟鬼魅之血发生了冲突?

  洛清歌连忙打开了院子里的一个小门,做了个“您请”的手势。

  “那个,我看你如今这样,也没办法翻墙了,走这里快一些。”洛清歌赔笑着,“你快些走吧,你现在这样,还真打不过我。”

  楚莫辞:“……”

  “我不走,你待如何?”楚莫辞紧抿嘴唇,声音里带着抑制。

  “你不走也行,我走。”洛清歌又笑了笑,“屋里有床铺,你休息好了就自己走吧,恕我不奉陪了。”

  此时不走,更待何时!洛清歌说走就走,一连走出去十多步。

  楚莫辞按着胸口,眉梢落下一滴汗珠,喝道:“你敢走试试!”

  “试试就试试。”洛清歌目不斜视,继续向前走。

  楚莫辞看上去气得快吐血了:“你……给我等着。”

  “告辞!”

  你让我等我就等,笑话。洛清歌飞身一跃,直接出了自己的院子。

  ……

  出了院子,洛清歌却一直高兴不起来,闷闷不乐地低头踢着路旁的石子。

  不知道楚莫辞自己,能不能应付得来……他那样,大概会很难受吧。

  不行,她不能关心,不能示好,还要让他,坚定地恨着自己。

  这样想着,她无奈地笑了笑,抬起头,才发觉自己不知不觉间,就走到了东厢。

  顾忘言刚巧在院里散步,看见她来了,颇有些意外:“怎么,这么快就要带我去逛花楼了?”

  顾忘言这句话本是调笑,洛清歌却一本正经地抬起头,说:“也好。”

  顾忘言:“……”

  今天的洛清歌很是反常。总之,绝对不正常。

  她先是找了一件男子的外衫换上,然后在顾忘言的行李里拿出来一包银子,豪迈地挥了挥手:“走了。”

  “欸,怎么用我的钱,不应该你请我吗?”顾忘言上前拉住她。

  没钱的洛清歌明显有些气短,但她出房门实在有些仓促,钱都在房里,连身上的衣服都是抢的顾忘言的,还折了折过长的袖子和下摆。但她又怕折回房里,楚莫辞没有离开,只能直起腰来,理直气壮地说:“你住在尚书府里几天了?”

  “按照京城的房价,尚书府的东厢也算得上上等客房,这个地角的客栈……”

  “罢了罢了,”顾忘言连忙捂住她的嘴,跟女人算账太过艰难:“我请,不只今天,这几日出门全都我掏钱。”

  “这就对了。”洛清歌心满意足地点了点头,拿着钱袋一蹦一跳地出了府。

  ……

  从来没逛过花楼的洛清歌,站在灯红酒绿的翠微楼前,显而易见的局促和紧张。门口穿着奔放的姑娘,还在频频向她暗送秋波。

  洛清歌抬起头来,看了一眼顾忘言,才发现人家姑娘根本不是在看自己,而是在看顾忘言。

  顾忘言看见她傻愣住的模样,问道:“你等什么呢,等着上菜啊。”

  “那,我该做什么?”洛清歌咽了口口水,问道。

  “哈哈哈,”顾忘言笑出了声:“你不会是没来过吧,还说什么带我过来。”

  “那你到底进不进去?”洛清歌的脸已经快要挂不住了。

  “走,小爷带你。”顾忘言一把揽过洛清歌的肩头,就钳着她往里走。

  他们俩衣着华贵,里面的老鸨连忙迎出来,却是问的顾忘言:“哎呦这位客官,想要什么类型的呢?”

  洛清歌不服,连忙问:“你怎么不问我?”

  “哎呦我说这位姑娘,”老鸨笑道,“你这衣服大得都快成戏服了,我还能认不出来吗?我问你做什么?”

  她女扮男装的……有这么明显吗?!

  顾忘言忍住笑,轻咳一声:“咳,她穿我的衣服,确实不太合身。”

  此话一出,四下一俱倒吸一口冷气的声音。要说女子穿男子的衣服,关系必定十分亲密,难道这两位是……

  老鸨的笑一时间有些僵硬:“您两位莫不是……夫妻?”

  “不不不。”洛清歌连忙否认,老鸨却一脸了然地看着她。

  这大概是她不懂的夫妻间的情趣,她便也不多问,只挥了挥手:“姑娘们,过来。”

  洛清歌一时间眼花缭乱,眼前环肥燕瘦,各色应有尽有。

  顾忘言故意将脑袋靠在她的颈窝,低声问:“你喜欢哪个?”

  四下又是一片倒吸冷气的声音。

  洛清歌:“……”

  ……

  最后,她闭着眼睛选了三个女子,便转身进了一个还算华贵的包间里。

  花楼这地方,着实不太适合她。

  那三个女子却簇拥着顾忘言离开了,不知去了什么地方,留她一个人在房间里傻愣着发呆。

  忽然,晚风吹开了窗的一角。洛清歌觉得有些冷,便站起来要去关窗。

  刚走到床前,她便跟一个人打了个照面。楚莫辞脚踩床沿,笑道:“好久不见啊。”

  错觉,一定是错觉!洛清歌反手关上了窗户,再上了栓。

  还站在窗沿上的楚莫辞差点从楼上摔下去,还被窗户拍在脸上……实在是太丢人了啊!

  面色不善的楚莫辞不费吹灰之力地掀开窗户,再进屋时,便看见洛清歌将自己用棉被捂成一团,蜷缩在床的一角。

  她……当真这么厌恶自己?楚莫辞感觉自己的心没来由的揪了一下,一阵钝痛。

  但他还是戏谑地笑道:“你这是在,自荐枕席?”

  “离我远点!”洛清歌反手丢过来一个枕头。

  楚莫辞说:“你何必如此警惕,我要是想对你做些什么,你现在远不会毫发无损地坐在这里。”

  洛清歌忽然喊道:“顾忘言!你丫的在哪?”

  “哟,你这么急着搬救兵?”楚莫辞一阵冷笑:“他现在啊,估计没空管你。”

  “他怎么了?”洛清歌警觉地问。

  “你在我面前,这么关心别的男人,我会伤心的。”

  “楚莫辞,你不要装模作样了,你要报仇的话,用不着这么多铺垫。”;洛清歌一副英勇就义的模样,“你要如何?”

  “你这样,我真的很没有成就感。”楚莫辞摇了摇头,目光却忽然落在她身上宽松的衣袍上。

  这衣服极为不合身,但更重要的是,它有一点眼熟。

  思虑片刻,楚莫辞的脸瞬间黑了:这特么是顾忘言的衣服。

  三年不见,他们两个人的关系已经这么亲密了吗?她究竟有多么急不可耐,他才刚刚离开了三年啊。

  看来,不能再放纵她了。

  楚莫辞走上前来,洛清歌撇过脸去,脸色煞白,闭口不言。

  楚莫辞的眼瞳深邃而黯淡:“你从前对谁都是一张笑脸,如今却连话都不屑于跟我讲了吗?”

  洛清歌还是不说话,这时,系统的声音忽然传来——

  【滴滴滴,监测到楚莫辞安全感减10。安全感低于60将发生流血事件。】

  What?这个系统什么时候连上的?

  洛清歌:“……”

  洛清歌还不知道要开口说什么,楚莫辞忽然上一大步,冷笑道:“你既然不愿意同我说话,我便偏不如你的意。”

  话音一落,他伸手抓上了洛清歌的肩膀。洛清歌连忙侧身躲过去,谁料顾忘言这件衣服着实不太给力,宽松的过了头。楚莫辞这一拽……

  洛清歌的衣服直接被拽下来一大半,露出了雪白的颈子和肩膀……还有红色的肚兜……

  两人瞬间石化在原地……再加上这青楼的房间里,处处飘散着旖旎而甜腻的香气,场面一度十分混乱。

  忽然,楚莫辞面色涨红地脱下来玄色的外袍,向洛清歌抛过去。一时间,沾满艾草清香的衣袍糊了洛清歌一脸。

  让人熟悉而依恋的气味,但是洛清歌却不敢过多的留恋。她将衣服收拾妥当,用棉被把自己团成了一个粽子,再将楚莫辞的外袍叠整齐,再向外推了推。

  楚莫辞回过头来,只看到她好似非常嫌弃地推着自己的衣服,一时间无名之火涌上心头:“你当真这么厌恶我?”

  洛清歌看见他这样的神色,思绪总是和三年前重合在一起,便下意识地想要哄哄他。

  但是,她不能。

  再等等。还要等多久?

  她也不晓得。

  楚莫辞见她半晌没有说话,自嘲地笑了笑:“我碰过的东西,你定是不喜欢的。”

  “洛清歌,我想问你一句。那些年知弦峰上,你对我,到底有几分真心?”

  “竟骗我至此。”

  “也罢,我总有办法,你瞧好了。”

  楚莫辞拿过衣服,反手披上,刚要翻窗出去,却又折回身来。

  洛清歌警惕地捂住小被子:“你又要做什么?”

  “你不要这么怕我。”楚莫辞苦笑一声,“这次,不要再弄丢了。”

  楚莫辞一抬手,洛清歌便觉得头上多了什么沉甸甸的东西,还没来得及问,楚莫辞便已经翻身从窗口走了。

  洛清歌从榻上下来,走到镜子前面,只看了一眼,便愣住了——

  通体雪白的玉簪,尾部坠着一个栩栩如生的小兔子,流光溢彩。

  她看着镜子,笑了起来,笑着笑着,却不知怎么的,就笑出来满脸的泪水。

继续阅读:第三十七章 很好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师姐很自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