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是真是假
阿雅小布丁2019-12-03 00:003,266

  洛清歌并未像从前的那样立刻醒来,而是又回到了系统的那一片混沌的雾蒙蒙当中。她睁开眼睛,却维持着醒来的姿势,眼神空洞地看着眼前的一片无穷无尽的深邃。

  楚炼、青芸、青羽、秦厌染、少时的楚莫辞……这些人一个一个地闪现在她的眼前,不稍片刻,她的眼眶就已经湿润。

  情深不寿,这世间的缘,又饶过了谁。向来缘浅,奈何情深。就算义无反顾地踏进深渊,到头来,不过世事一场空,徒留一声叹息。

  楚炼生前最后的一席话,仍然萦绕在她耳边。

  “若要为人,便不能抛弃妻儿,此绝非大丈夫所为。”

  “你们终于叫我看清了,我一生追随奉为圭臬的所谓仙门,究竟是何面目。”

  “芸儿,说好要陪你游遍天下名川大山的,你怎么就先食言了呢?”

  “你从前最怕闷,我陪着你,过奈何桥的时候我还能陪你说说话,不然你黄泉路上,这样,你是不是就不会害怕了。”

  说罢,楚炼拔剑自刎。

  秦厌染撕心裂肺地一声哭喊,也湮没在了早已染成血色的天地之中。

  她说:“师兄,就算是死,你都不愿意跟我回去吗?”

  “很好,你们是不是还忘了楚莫辞,你以为你们一死了之,我就会放过他吗?”

  青羽将青芸带回了鬼界,秦厌染走上前去,揽过楚炼,绽出来一个少女温柔而娇俏的笑容。

  “师兄,阿染带你回家了。”

  ……

  这世间哪有什么黑白分明,是非善恶,这其中说不清道不明的因果,连当局者都未必说得清,后人又怎会知晓其中故事,不过是以讹传讹的戏说罢了。

  洛清歌擦了擦眼泪,她现在很想见到楚莫辞。

  立刻,马上。

  想将他拥进怀里,告诉他,这世上有个人也这样爱着他,从前的事早已过去了,以后,会越来越好的。

  她挣开眼睛的时候,楚莫辞正目不转睛地看着她。她躺在楚莫辞的卧房里,而楚莫辞则坐在床边,用手托着腮,只轻轻一笑,便绝色倾城。

  “醒了?”

  “你终于舍得醒了,昨夜的你可真是太闹腾了。以后不在我身边,你可千万不能喝酒。”

  洛清歌微微张嘴,“……阿辞。”

  “我在。”楚莫辞笑得温润,眉宇间却能瞧得见疲惫之色。

  “你都看见了?”洛清歌试探着用指间抚了抚他的眉心。

  “嗯。”楚莫辞点点头,神色却没有丝毫的难过和悲伤,倒是比她这个局外人更加平静。

  “可……”

  楚莫辞刮了刮她的鼻梁,宠溺一笑,“傻瓜,你在担心我吗?我没事的。”

  “能看见那些曾经的事,对我来说,已经是上天的恩赐了。斯人已逝,能再见见他们,我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楚莫辞虽然笑着,神色却越来越冰冷,让洛清歌的心揪得疼了一下。

  良久,楚莫辞才一字一顿地说,“清歌,虽说这事已经过去了太久,但父母之仇,是不是不得不报?”

  他挑了挑眉,眼上便蒙上了一层霜,脸上的悲悯之色愈显愈甚。

  洛清歌从未见他这样的神色。她不由地抓着楚莫辞的手,心慌地盯着他的眼睛。

  “我鬼界与仙门百家必有一战,我定要跟他们算个你死我活,这件事,你就不要劝我了,没用的。”

  洛清歌的手渐渐收紧,她咬了咬嘴唇,终究还是轻轻一笑,拂去了楚莫辞额间碎发,“我什么都不说,我只是想看看你。”

  “我想说的是,这一切都过去了。如果你心中有什么过不去的坎,让我陪着你一起,”洛清歌看着他湿漉漉的眼瞳,忽然玩心四起,用手揉了揉楚莫辞的头发,像是在揉一只小兽。

  “哈哈哈,你这个样子真的好乖,很像小时候的你。”

  “我想把你所有时候的样子,都刻在脑海里。那时候的你,我真的很心疼。如果可以……”

  “没有什么如果,”楚莫辞将她的手回握在手心,将脸凑近了,甚至连脸上那些细小的绒毛都能看得到,“你不需要记得那时候的我,你只需要记得现在我的,我们以后会有许多年……直到白发迟暮,我们有许多时间,让你记得我所有的样子。”

  他的手抚上洛清歌的脸颊,指腹擦过的瞬间竟然显得格外温柔,宛如淌过溪涧的流水,溅出的水花轻轻低落在青苔之上。

  洛清歌下意识地低下了头,不敢直视着他的眼睛。

  “我也会经历你所有的年岁。”

  楚莫辞的眼中似乎有星河流转,洛清歌偷偷抬起眼角,好似能透过那片深邃,看见所有的过往和泛着光的未知岁月,翻涌而来。

  那一瞬间,她忽然很庆幸,能在这个世界,有幸遇见他。

  ……

  “你在这里做什么?”楚莫辞推开小厨房的门,糖醋里脊的香味立刻扑面而来。

  “饿了吧,”洛清歌头也不回地问道,手却忙不迭地摆弄着锅铲,锅中冒着热烟热气,她周身都现在迷蒙的雾中一般。

  楚莫辞看了半晌,才轻声说,“……是时候给厨房加个小火炉了,外面这么冷,难怪里面这么多气……”

  油声滋滋啦啦,将他的声音盖了过去。洛清歌笑着回头,问道,“你说什么?”

  “无事,就是想你了。”

  楚莫辞走上前来,两手揽住她的腰。洛清歌推了他一下,笑道,“别添乱,最后一道菜。”

  楚莫辞乖乖地把手放开,听话地等在一旁。

  楚莫辞不说自己每天都去做了什么,洛清歌便也不问。但其实,他们都心知肚明。人界鬼界之间的大战,一触即发。

  楚莫辞每天都忙到很晚,有时甚至来不及洗去身上的血腥味。好在,今日他身上是熟悉的艾草香,神色也不似从前那般疲惫。

  洛清歌擦了擦头上的汗水,虽说是冬日,但一直守在灶台前,她倒是真的没感觉到冷,只是空气中的雾气颇为浓烈。

  “来尝尝,味道变没变,”洛清歌将菜放在桌子上,“我也是许久未做,毕竟,我再也没遇着想你这么爱吃糖醋里脊的人。”

  “待我端回屋里,这里冷,你不要着凉。”楚莫辞眼中笑意甚浓,嘴角笑出来一个好看的弧度。

  洛清歌点了点头,待他转过身,才慢慢将袖口中的药包拿出来,放进了灶台下的焰火中烧了个干净,转过身来时,指节已经用力地泛着白色。

  回到屋里,楚莫辞用筷子夹了一块糖醋里脊,却是放到了洛清歌的嘴边,笑道,“你先吃。”

  洛清歌微微一怔,随即笑道,“我不饿,你快吃吧。”

  楚莫辞的筷子不动,她便再三强调道自己真的不饿,又将筷子推了回去。

  楚莫辞咬了一口,点了点头,“好吃。”

  “以后,你可要天天做给我吃。”他抬头看她,眼中星芒绽开,温柔的不成样子。

  洛清歌心中一酸,却还是点了点头,“好。”

  楚莫辞心情还算不错,将每一个菜都吃了几口,又拉着她的手说了些从前的旧事。

  洛清歌那日极为有耐心的样子,笑着听他叽叽喳喳地说了许多琐事,却一直静静地坐在那里,只是看着他。

  良久,她推了推闭上眼睛的楚莫辞,见楚莫辞没有任何的反应,便站了起来。

  楚莫辞忽然睁开眼睛,却显得毫无力气。他轻声问道,“你要去哪?”

  “我哪也不去。”洛清歌不敢回头看他。

  “你给我下了迷药,今日这桌上所有的菜,你根本一口未动。”

  楚莫辞何等玲珑通透的心,怎么会看不透。

  “那你……为何还要吃?”洛清歌慢慢转过身来,眼中盈盈有泪。

  “我在赌,赌你不舍得我。”楚莫辞笑得无力,那迷药是颜凝夕偷偷给她的,倘若在万不得已的时候,只需一点便可以将来人迷晕。

  那迷药,洛清歌放了不少,但楚莫辞还未完全昏迷。想来他修为甚高,此时也不过是强撑着了。

  “但我还是输了,”楚莫辞的目光已经涣散,“清歌,为什么,你总是能让我输得一败涂地。”

  “人鬼殊途,在梦里,你不是也见到了吗?”洛清歌攥紧拳头,“我们不要重蹈覆辙了,你放过我,我也放过你,这样不好吗?”

  “大战迫在眉睫,我也该回去了,毕竟,我终究是仙泽山派的人啊。”洛清歌想了想,又折回身去,解下了楚莫辞腰间的私牌。

  “用这个,我应当能出的去吧,”洛清歌自言自语道,“只是,我没办法还给你了,只能等大战那日,你来找我取吧。”

  “大战之前,别来找我,不要逼我。”洛清歌走得决绝,神色凛然,似乎毫不犹豫。

  “清歌,”楚莫辞气若游丝的声音轻轻响起,“我只问你一句话。”

  “你对我说过的那些话,哪些是真,哪些是假。”

  “你究竟对我,有没有过一丝的真心?”

  洛清歌并未停下来,她的话便也跟着风散成了无数的杂点。

  “你心中,不是已经有答案了吗?”

继续阅读:第五十一章 归山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师姐很自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