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守城遭怀疑
一叶飘零2019-10-11 13:531,894

  90年代初期,广州市翠湖区一个正在施工的工地上,工人们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回到了自己住宿的地方。

  “守城,守城,在家吗?赶紧的,工头找咱俩,咱咱俩过去看看咋回事儿”刚刚回到自己租住的地方,正准备洗涑一下和媳妇儿出去吃饭的张守城,便听见同乡的孙大海在外面扯个破锣嗓子喊他,说话间,这个孙大海便推门进到屋里来。

  “哎呦,孙哥来了,正好你弟妹刚把饭做好,咱哥俩先吃口饭再过去,要不一会儿菜都凉了”张守城说着便招呼这个孙大海坐下,回身就要去里屋拿酒。“哎呀,守城,咱先过去看看咋回事儿”孙大海一看,便拽着张守城往工地走去。

  “哎呀,孙哥,你说咱吃了饭再去不行,有啥事儿这么着急呀!”“我也不知道到底是啥事儿,这不是周扒皮(这个工地的工人私下里给工头周天福起的外号)让二狗子喊咱俩赶紧过去,他没看见你,便让我过来叫你。”“不过,我可听小道消息说咱工地上最近丢了一些下脚料,我觉得周扒皮是不是要查这个呀?”孙大海一边走一边和张守城说到。孙大海一说这话,张守城在后面,这个心里面就不由得咯噔一下子。

  咋回事儿呢,这要倒回几天前,这一天呢,这个张守城有一天下班有点儿晚,往家走的时候,有点儿尿急,便到路边的东青边上撒尿,要说这个地方呢,距离那个工地也不远,就是个几百米的距离。这个张守城撒完尿,系上裤子抬脚刚要走,就瞅见这个东青里面好像有啥东西,由于好奇,张守城二话没说便伸手在那个东青里面摸了摸,这一摸,还真就摸出些东西来,倒不是啥值钱的东西,就是工地上施工以后,剩下的一些边角料,有铜的,有铁的……,张守城一看这些东西在这里,当时不知道咋回事儿,他就没敢动,不过呢,他也没走,就到不远处一个马路边上的长条椅子上,卷上两袋旱烟,在那里抽着烟等在那里……

  再说张守城的媳妇儿玉珠,下班回到家把饭做好以后,在家里左等张守城不回来,右等张守城也不回来,这个玉珠的心里面就不免有些担心起来,那个年代,手机还没有流行起来,玉珠便到房东家里,借房东的电话往工地上打了个电话,正好有人值班,接通了一问,说是工人们早就下班了,这个玉珠一听,心里就更是七上八下的,放下电话,玉珠便骑车朝这工地这边找了过来,这个工地离张守城和玉珠租住的地方也不远,也就是个三四里路,骑自行车也就是个10分,20分钟就到到地方。玉珠边走边打听,不一会儿也来到工地附近。

  眼看着工地上,大门禁闭,玉珠更是像丢了魂一样,便在路边蹲着哭了起来。再说,张守城正在路边坐着抽烟呢,听见不远处女人的哭泣声,张守城出于好心,便想过去看看到底是咋回事,结果走过去一看,原来是他媳妇儿玉珠,于是便喊了一嗓子“玉珠,大晚上的你不在家呆着,跑这里哭啥??”

  玉珠因为找不到张守城,心里正难过呢,忽然听见好像是张守城在喊他,于是擦干眼泪,一抬头一看,还真是张守城,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三步并做两步,走过去,伸手拧着张守城的耳朵说“张守城,你下了班不回家,在这里呆着干啥,你知道我在家里多担心你嘛。”张守城一听,赶紧解析“媳妇儿,你听我说,我这不今天下班往家走,在这片东青跟前儿撒了泡尿,就看见这个东青里面,不知道是谁丢了一些下脚料,我心思看看有没有人来拿,要是没有人要,我就捡回家去,这些东西,卖废品,也能卖点儿钱。”说着,便拉着玉珠的手,往那片东青跟前走去。

  玉珠一看说“扔在这里面没人找,估计是不要了吧,不行咱就拿回家去先放起来,看看有没有人找,要是有人找的话,咱就还给人家,要是没人找的话,咱在把这些给卖掉。”张守城一听,觉得也是个办法,于是,夫妻俩便把这些下脚料划拉到一块儿,找东西装起来,便把这些下脚料带回家去。

  眨眼间,一个多星期就过去了,今天早上张守城像往常一样,吃过早饭,骑车正准备去工地上班,就听见门口有人喊收废品的,张守城一看家里的这些下脚料,这么多天,也没有人打听,于是,便做主把这些下脚料卖给了这个收废品,买了30多块钱,心里还挺高兴,买完了废品,把钱给了玉珠,便骑着他那一辆二八自行车,哼着小曲儿往工地上走去……

  一日无话,到了晚上刚刚下班回家,孙大海便来他家找他,又跟他说工地上丢东西的事儿,这个张守城一听,便在心里隐隐有些担心起来。

  其实在那个年代,由于监控设施不完善,许多工人都会在工地上,偷着倒腾一些下脚料,出来换个下酒钱儿,好解解馋,张守城这个事儿,要是放在别人身上,那根本就不叫个事儿,可是这个张守城,由于常年呆在穷山沟里,这个山里人本性纯朴,憨厚,心里也没有些个花花肠子,所以,他听孙大海这么一说,心里还真不免有些害怕起来。

  一路无话,眨眼间,俩人便来到了工头的办公室门口……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那片山,那片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