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耳垂红痣
烈火烹油2019-11-08 20:003,589

  几天后,乡试会场外。

  人潮拥挤。

  安栩栩看见沈凌从号舍里面出来,连忙带着广安迎接了上去。沈凌的状态还好,脸色虽然难看,并没有倒下去。

  有很多考生从里面出来直接就倒下了,还有人不停地在路边吐。

  她扶着沈凌的胳膊,“你怎么样?”

  秋橘递上了水,沈凌簌了口,清爽了点,才回到马车上。

  一回沈府就开始开始倒头睡觉。

  安栩栩让秋橘打来了热水,用毛巾给他擦洗着。感叹许多,这人还真是生得一副好皮囊,就算这么多天没梳洗,脸上还是那么白净无暇。

  沈凌只是简单的眯了一会儿,安栩栩给他擦洗的时候,他就醒了。

  看着他微长的睫毛煽动了几下,安栩栩就知道他醒了。“醒了就吃点东西吧。”

  起身穿衣,吃饭。

  见他状态不错,安栩栩小声问道:“你感觉考的怎么样?”

  “还不错。”

  “这么自信啊?看来沈大少爷对自己的很满意啊,必定榜上有名啰。”

  “那是自然。”

  她没见过这么傲娇又自负的他。真是有意思。

  安栩栩替他都安排好了,沈凌去浴室洗澡,她有点不放心,拿着衣服,跟在后面。

  沈凌脱了衣服,准备下水,他看向安栩栩:“夫人可要一起洗?”

  安栩栩站在旁边,看着沈凌毫不避讳地当着他的面脱衣服,身材还挺不错的嘛。双腿修长,臀部微翘,身板结实有力。不同于普通的读书人,手无缚鸡之力,每天早晨打拳看来还是有帮助的。

  她越看越脸红,想入非非。沈凌说什么她完全没有听见。

  沈凌看着小娇妻低着头,红着脸,就知道她是害羞了。“夫人想要鸳鸯浴,别那么害羞,你过来还是为夫过去?”

  “谁要和你鸳鸯浴呀?”安栩栩把受伤的衣服往他头上一扔,转身便出去了。

  秋橘见自家姑娘有些气急,上前问道:“姑娘这是怎么了?”

  “晚上把沈凌的被子抱到书房去,让他以后在书房睡觉吧!”自从上次月夜两人长诉衷肠之后,沈凌就回到了房间和安栩栩同床睡觉。

  这时那个瘦小的黑丫头跑过来,一脸兴奋:“少夫人,少夫人,你看,这只蝴蝶风筝好不好看?”

  安栩栩看着她手上的风筝,实在是有些惨不忍睹。红的绿的一大片,形状也是千奇百怪,哪里看得出来是蝴蝶?

  “好看,真好看。”

  “少夫人可要一起放风筝?”黑丫头热情地邀请,安栩栩拒绝了。

  她还有事情干呢,陪嫁过来的几个庄子铺子只是当初清点了一下,没有亲自前去查看。在眼皮子低下都有老鼠偷油,更何况是在外边的呢?

  等沈凌洗漱完毕,就又躺在床上睡觉了,她估计这次沈凌不睡一两天肯定是醒不过来的。

  晚间,坐在桌上看着各处送过来的账册,表面上没有任何问题,但实际怎么样,谁又清楚呢?

  她的外租家是有名的富商,父亲又是朝廷四品大员,出生于伯爵府,钱财之类的当然很多。

  光是她陪嫁的铺子,在上京城内的就有十好几个。虽说不是什么大的,但是每年盈利都还不错。

  其中,一家酒楼和一家首饰铺子,一家布料店,盈利最高,也是最大的。其他的一些,都有些小。

  还有一些大的在外地,当时母亲给她讲,沈凌以后肯定是要入仕的,可是到哪里做官就不一定了,在外地有铺子,到时候也会方便很多。

  安栩栩决定第二天就去那三家店看看 。

  第二天一早,安栩栩收拾完毕,准备出门。

  恰巧又碰到了黑丫头,黑丫头虽然长得黑,倒是人很机灵,办事也牢靠。

  安栩栩对她招了招手,“丫头,你叫什么名字啊?”

  “回少夫人,奴婢名叫若闻。”黑丫头活泼伶俐,声音清脆。

  “嗯,很好听的一个名字。你平时都感谢什么呢?”安栩栩对蘅芜苑中的一花一草都很了解,更何况人呢。

  黑丫头回答的爽快:“奴婢是厨房烧火的丫头。”

  她这话一出,引来周围很多人的低笑:一个烧火丫头,瞎得意什么呢!

  “嗯。”安栩栩接着出门,点了点头就走了。

  她走后,若闻看着她的背影,良久才回过神来。

  这就是她要找的人,对吗?当真是风华绝代,气度不凡。

  周围有小丫鬟过来打趣:“还看什么呢?以为和少夫人说了两句话,自己就飞上枝头变凤凰啦?少夫人才不会看上你这样的人呢,还不快去劈柴!”

  厨房的嬷嬷也很气恼:“不自觉的东西,跑到这里来做什么,也不看看你的身份。”

  若闻当初是沈大老爷带回来的,说的是从外面捡到的一个孤女,看她无依无靠,就安排她在沈家后宅做些简单的活。

  当时大家都猜测,可莫不是老爷的私生女?谁敢让她做事呀!每天这也不让她做,那也不敢让她做,拼命对她好。

  弱问十个狡猾的丫头,有人愿意伺候自己,谁还想要拒绝呢?

  后来见老爷夫人渐渐不管若闻了,才知道,这可能真的是一个孤女。

  大家想到自己当茶送水,伺候了一个比他们还低贱的烧火丫头,顿时气就不打一处来,“还真以为自己是个千金小姐的命呢!”“去去去,把这个做完。”“快去把衣服洗干净。”

  面对众人的反差,她早就猜到了“我早就说了,我真的不是什么千金大小姐。是你们自己非要那吃的给我,还不让我干活。”

  众人一口老血堵在喉咙,都能噎死自己了。

  无视众人的冷嘲热讽,她兀自背着背篓,跑到了后门口,熟练地跟守门人说自己出去买鱼,大少爷喜欢吃新鲜的鱼。

  守门人没多想就放行了。大少爷正参加完科举回来,正是需要补脑子的时候。

  若闻反应很快,在大街小巷上穿梭着,更像是在玩捉迷藏的游戏一般,七拐八拐,拐进了一家毫不起眼的小店。

  这里是城西,一处卖南疆精巧小玩意儿的地方。

  若闻一脸兴奋,在小店里大呼大叫:“梦长老,我看见了!我看见了!”

  里间走出一位白发老者,佝偻着走到若闻身前,两只双眼,炯炯有神:“都说了,以后叫我梦婆,在这里不准叫我长老。”

  “是是是,”若闻点着头,上前挽着梦婆的胳膊,扶她坐在椅子上,“我真的见到圣女了。”

  “沈家的大少夫人左耳垂后面真的有一颗红痣。”

  梦婆大惊,眼神庄重,“可有仔细瞧过?”

  “放心吧,肯定没错。我进入沈家也有大半年了,之前悄悄的见过,隐隐约约仿佛有,但是不确定,今早上,圣女没戴耳饰,一眼就看清楚了。”

  老人起身,“那我得写信告诉族里的其他几位长老。”

  --

  神武大道上,人来人往,好不热闹。

  一位身穿橘色的少年,额间戴着同样鲜艳的抹额,他轻摇纸扇,风度翩翩,引起了周围无数小娘子的注意。

  他的身后,跟着两位俏丽的婢女,好一个风流浪荡公子哥。

  这位公子长得一副好相貌,却进了一间首饰铺子,众人哀叹,多怕是名草有主了。

  伙计见进来的是一位相貌姣好的公子,心里想:店里好像没有男子的饰品吧?

  脸上却是笑盈盈地走过去:“不知这位小公子是想要买些什么?小店的东西全都是货真价实的,童叟无欺。”

  安栩栩摇着扇子,一脸泰然:“把你们店里最好的东西拿出来看看。”

  伙计看了看这位小公子,衣服料子一般,与身后两位奴婢的衣服相差无几,这最好的几千两呢?到底是拿还是不拿?

  安栩栩则是坐到了一旁的椅子上,悠闲散漫。

  小伙计跑着去找掌柜的,掌柜的眼尖,一眼就看出眼前这个人气质不凡,必定出身富贵。

  “这位公子,不知道你想要看些什么呢?”

  安栩栩倒是一副悠闲,靠在椅子上,喝着店里提供的茶,“我公子刚刚不是说了嘛,把你们店里最好的东西拿出来!我们看都还没看呢,怎么知道我们想要些什么?”

  掌柜的倒是不生气:“是这样的,我们店里确实有一些好东西,但是拿来拿去,未免磕着碰着了,那到时候我也赔不起呀。”

  安栩栩心下慢慢记住了。这是个问题,应该解决。

  “要不您随我到前面看看,没准有喜欢的?”

  “好。”安栩栩把扇子一收,往柜台方前去。

  秋橘询问着:“掌柜的,我怎么觉得你们店里快不行了呀,你看,我们进来这么久,也没有其它的顾客前来。”

  掌柜的一声长叹:唉。“其实,我们店里以前生意还是挺好的,但是自从对面开了一家如意坊之后,生意就不如以往了。现在能够来的一些,几乎都是老主顾。”

  “对面什么时候开的?”

  伙计有些生气,“就在上个月,他们准是过来和我们抢生意的。”

  主仆三人具是一惊。

  “哦?此话怎讲?据我所知,上京城内的首饰铺子很多呀。”

  “他们店里,模仿我们的款式,还以次充好,弄得很多人都以为是我们的问题,偏偏他们价格低,就是有人去买。”

  安栩栩飞快地思量着,别人模仿自己的款式,这个问题怕是不好解决,但是怎样明显地和别人区分出来,还是很容易的。

  掌柜的亮出了一套红宝石头面,一整套,石榴红,璀璨夺目。

  纵使见过了很多好东西的安栩栩也不由地惊讶,她的铺子里,什么时候有这些好东西了?

  掌柜见几人态度真诚,解释道:“这是上个月刚刚从番邦进的一套头面,但是这个价格过于高,所以一直没有卖出去。”

  平心而论,真的很不错。

  “什么压箱底的宝贝啊,一个月都没有卖出去。”一道响亮的声音在外面响起。

继续阅读:第二十六章:美人相聚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瑞脑消金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