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有客自北洛阳行
爱较真2019-10-28 16:063,153

  大唐咸亨元年三月十七上午辰时三刻时分。

  坐落于大唐东都洛阳城郭城洛水之南正门定鼎门以西,距那定鼎门大约有十数里之遥一个唤做兴丰的葱茏山岗。

  此时正值阳春三月花絮曼舞的时节,兴丰山岗之上是春花绚烂林木苍翠碧草成茵,山岗之下则是农田桑植阡陌纵横小桥溪流人家,其间偶有那孩童玩耍打闹的嬉戏哭闹声、农夫农妇的笑骂哄逗呵斥声,间杂着家畜与鸡犬鸭鹅的嘶鸣吠叫声,展现在眼前的历历幕幕俱是一派透露着勃勃生机的田园农家场景。

  山岗北侧一箭之地的缓坡之下,正有一汪碧蓝的春水蜿蜒旖旎,柔顺娴静的流水就像那一抹晶莹透亮的琉璃点缀于山川田园之间。

  水中透着远古幽暗绿意的水草,岸边那犹如锋矢箭簇般茂密的芦苇,堤岸上团团簇簇的粉面桃花之间,井然垂落着无数枝柔嫩如丝碧绿盎然的细柳枝条,与那暮春三月的艳阳、和风、碧空、白云交相辉映,一汪幽幽的春水越发显得更是碧蓝幽邃灵韵动人。

  偶尔有春日里和煦的微风如同顽皮的孩童一般轻轻拂过碧玉般的水面,微波荡漾之处泛起层层的涟漪,随风摇曳的绿草、簇簇而动的暖春芦苇、瑟瑟飘落的瓣瓣桃花、清舞曼妙的柔丝柳枝……

  如此美景真真乃是一幅绝妙的暮春三月田园山水风光巨作。

  这一汪幽碧的春水正是神龟献洛书、伏羲氏作八卦、文王、周公作《周易》,继而孕育、发展、繁荣、传承了河洛文化与华夏文明的神奇洛水。

  在一片苍松翠柏葱茏环抱的两处山包之间,有一条沿着山岗走势蜿蜒起伏的官道,便是交通纵横东都洛阳与洛州以西所辖永宁、新安、福昌、寿安诸县之间的冲要所在。

  足可容下六辆舆车并行的官道皆是用三合土混合了胶泥夯筑而成,更是天下一等的宽阔一等的质地坚硬。

  马蹄哒哒车轮吱吱声中,起伏于山岗之上的官道尽头自西而东隐隐出现了一队车马行路之人。

  居于车队之前大约十数步缓缓策马而行的是十几骑跨着高头骏马的汉子。

  这些年龄迥异肤色黝黑体格雄壮的汉子,一眼便能看出正是久居军伍之中勇武彪悍的北地军士,胯下所乘的骏马也俱是来自单于大都护府的北域草原骏马,雄健高大的身躯、长长挺拔的脖颈、柔滑飞扬的马鬃与那飘逸舞动的马尾,无一不在展示着草原骏马的勃勃雄姿。

  这些高头骏马位于马股的位置,皆有单于大都护府威名赫赫朔方边军所特有的标记烙印,马身之上一应的鞍鞯、马具也均是来自于塞外苦寒北地所特有的上好牛皮制品。

  马背上所乘勇武彪悍的军士们并没有披挂着军伍之中惯用的制式护身皮甲。

  他们头戴着青黑色的纱罗幞头软巾,腰间扎着上好品质的牛革板带,板带左侧的腰胯处一水悬挂着乌黑皮鞘的制式横刀,脚蹬白底皂面的六合皮靴,只在身上的服饰颜色略略有些差别,骑行于居中位置看似头领模样的两位军汉身着深青色窄紧直袖圆领襕袍常服,其余诸位皆是一身天青色的窄紧直袖圆领襕袍。

  此等军士相互之间并没无任何的呼喝啸声,甚或没有言语肢体神情上的沟通交流,他们颇为随意地用四肢与身体操控着胯下骏马的纵横跳跃,所有的军士随着整个马队的一纵一驰怡然自得的律动着,每个人似乎都与那骏马行列队伍浑然天成融为了一体。

  依照军伍中的规制置于骏马鞍桥右侧的牛皮弩袋之中,赫然便是大唐永徽疏律中明令禁止任何人等私自携带装备的军伍制式擘张弩,牛皮弩袋的另一侧,则是满装着五十支制作精良威力强劲雕翎弩箭的硬皮箭筒。

  此时此刻若是有人胆敢想要对缓缓行路的车马队有任何不轨的举动,这十几张威力巨大几欲能够洞穿一切甲具的擘张弩,绝对会让以车马为原点方圆一百五十步(二百四十米)之内的所有生物,片刻之间彻底回到十八年之后重新等待投胎做人的起始状态。

  在这十几骑壮硕彪悍马术高超的军士身后不远处,居于整个车马队中心的区域位置,两位身份地位更为显赫的官宦士人正策马徐徐并辔前行。

  两位官宦士人胯下所乘的坐骑乃是来自于安西都护府回纥地域的乌孙骏马,相较之下这两匹乌孙宝马看上去更显得是体格雄健神态灵骏,马背之上那银黑相间的鞍鞯之上错落有致点缀着青金绿松之类的宝石,在清晨缕缕晨光的照耀下散射着点点夺目的光芒。

  稍稍错前半个马身纵马而行的是一位面容端庄神情熠熠长须飘逸四十余岁年龄的中年文士。

  这位中年文士的头上戴着一副青黑色的纱罗幞头软巾,脚上一双白底皂面的六合软靴,身上穿着一件深绯色小团花窄紧直袖的圆领襕袍,腰间则是一条质地精美工法精湛双带扣勾连而成十一銙金带。

  深绯色小团花的常服服饰,精美绝伦的十一銙金质腰带,配于金带之上的银色鱼符袋,俨然已经表明此位长须飘逸面容端正的中年文士,其显赫的身份正是大唐帝国官居四品的朝堂干臣。

  稍稍落后于中年文士半个马身的纯白色乌孙宝马之上,则端坐着一位面容俊朗仪态洒脱体态雄健的青年男子。

  这位潇洒俊逸的青年男子其衣着装束却是有异于他人,他没有佩戴惯常所见的纱罗幞头软巾,衣着也非是那窄紧直袖的圆领常服,随心簪扎飒飒飞扬的发髻、一袭如阳春白雪般雅致的白色宽袖圆领襕袍,随意扎束的纯白丝质腰带间,悬着一柄长约两尺两寸两分的三耳云头绯鞘宝剑,儒雅之中透着不羁与常人的勇武洒脱俊秀灵逸。

  白衣俊秀风流雅士身后大约三步之外有三辆驾乘着骈马的舆车,头一辆舆车车厢之上所用深绯色的厢布,再次佐证了车马主人尊荣高贵的地位与身份。

  当一行车马人众刚刚越过兴丰山岗之时,那幅清幽绝美的春日田园山水风光扑面而来刹那间便映入了人们的眼帘,有那么一刻所有人等的呼吸似乎都有了片刻的停滞。

  世人常常提及美景如画自会有那身临其境的奇妙之感,然却是不知身临其境于画中的每一个人物,恰恰正是为这幅巨美画作泼墨作画挥毫行文的主人。

  面容端庄神情熠熠长须飘逸的中年文士,那双颇为深邃的眼神霎时间便亮了。

  勇武洒脱俊秀灵逸的青年男子那神采飞扬的眼眸之中也射出了熠熠的精光。

  就连骑行于他们身前那十几个勇武彪悍的军士,此时此刻也是不约而同地回头看向了白衣飘飘俊秀洒脱的青年男子……

  只是他等那满满透着贪婪渴望的眼神,一刻也没有在帅得有些过于嚣张的青年男子之脸上、身上与毛发之间做过任何的停留,而是齐刷刷地落在挂于纯白色乌孙宝马鞍桥右侧,一只体态硕大古拙质朴的紫色巨型葫芦之上。

  这只体态硕大古拙质朴的紫色巨型葫芦,除了体态硕大形状古拙之外本无其他特别之处,只是葫芦里面盛放的却是那甘美绝伦入口绵长的金黄色桂花美酒,初次入口时其欲飘欲仙欲仙欲醉的个中滋味真真是令人思之便自觉口舌生津。

  不过自河东道太原府启程前往东都洛阳城的前一日晚间,那可恶至极的白衣秦三郎宴请某等之时,却只是给了那么浅浅的两三盏,待把众位兄弟一脑一身一肚皮的酒虫全然俱给唤醒了之后……

  这个无良可恨的秦家三郎,自以为非常帅气的哈哈一笑自此便收起了紫皮葫芦,而后嘿嘿阴笑着告诉某等这些憨直的厮杀汉,若是还想要再吃到这甘美绝伦的金黄色桂花美酒,就只能等见到东都洛阳城那巍峨雄壮的城墙了。

  老天爷爷的!三口两口便吃完了浅浅两三盏的金黄色桂花美酒,之后整整的一个晚间吃的俱是那晋阳县自产的贼厮鸟腌臜黍酒!

  可恶可恨的白衣秦三郎!

  这一路数千里的行程下来,秦家大郎与大娘子虽说从来不曾亏待了某等这些厮杀汉,每每在驿站歇息住宿用饭之时,均有足量的上好米酒供兄弟们佐餐解乏,醇香甘美的米酒味道也远远要比晋阳县那腌臜浑浊的黍酒要香甜美味得紧,只是经了那晚初次品尝过的黄桂春酒之后,其它再好的美酒皆已唤醒不了某等弟兄们肚子里的酒虫,这二十余日优哉游哉行路的辰光,真真是让某等这些憨厚鲁直的军士那嘴巴里已全然都淡出了鸟来!

  一路之上也不乏有那自以为心思灵动、身手矫健的兄弟,想要趁着那无良可恶的秦三郎困觉休憩放松懈怠之时,自他那只紫色的巨型酒葫芦里匀出些黄桂春酒来解解酒馋,却不曾想……

继续阅读:第二章、悍勇只识黄桂春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唐风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