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晴空霹雳轰隆至
爱较真2019-10-28 16:123,324

  “祖父原以为这会是一幕相亲相喜其乐融融的欢乐场景,却不曾想往日里一贯寡言温顺的秦光此时竟会是如此激烈冲动的反应。”

  “老人家虽有心拿出秦光一家的奴籍文书当场焚毁就此了事,却因此事涉及秦光祖父先人当年的誓约誓言,且秦光又是一副倔强坚持的模样,若是贸然行事恐将真有那等不忍言之事发生,左右为难无可奈何之下只得就此作罢,但想过些时日待秦光想明了此中利害再行区处。”

  “三郎,听完这些想来你已然明白大兄讲的乃是何许人了吧!”

  “秦亮,你始终默不作声,呵呵,但你却是此间最清楚此事的知情人。”

  “列位!想来你等之中已是有人猜中了几分,这位与秦家一门老幼有救命大恩的秦光老人正是秦亮的祖父!”

  “哦!秦光老人果然是管家秦亮的至亲……”

  “老人家真真是忠孝仁义信守诺言的……”

  “人真不可凭其出身地位来论忠义仁孝……啧啧……”

  原本静寂一堂的厅堂之中蓦然响起了一片低沉的私语之声。

  此等北地边塞朔方军伍的一众虎贲悍勇,贯是重信守义一诺千金却于生死性命一事看得很淡很轻,今日自秦公口中得知秦光老人之高义之举,油然心生敬服之情口中不禁啧啧连声。

  说到这里一脸苦笑无奈之意的秦肃看着依然沉默不语的秦亮。

  “秦亮!这原本是件非常简单的脱籍事情,却因你家祖父秦光老人的倔强坚持自此一拖再拖,一直拖到大唐帝国覆灭前朝夺了天下一统江山。”

  “我朝高祖武德九年秦家便着手恢复祖宗姓氏,为所有族人重新办理了一应户籍文书,秉承祖父意志的阿爷便想趁此时机将你家脱籍之事一并办理,然秦光老人明知自己病入膏肓时日无多,还专程将阿爷请到他的榻前当着老人的面,命你家阿爷再次做出世为秦家奴仆永不违背盟约誓言的承诺。”

  “事出突然令人猝不及防且身染沉疴的秦光老人其意决绝,当着老人家的面阿爷自也无法多说什么,秦光老人亡逝之后待一切后事操持停当,阿爷旧事重提要将你家老小除去奴籍还一个良善自由之身,然你家阿爷始终坚持盟约誓言誓死不肯应允此事,说到动情之处,你家阿爷竟然不惜以一死来表明志向。”

  “事已至此阿爷见几成难解之局便不再轻言此事,本想在合适之时悄悄为你操持办理了脱籍事宜,却不成想就在你随我赴京参加制科考试的前一日,你家阿爷又命你当着秦家阖家老幼的面,再次立下了永为秦家奴仆不得违背盟约誓言的承诺。”

  “秦亮,你随我多年一直替我操持着秦府里外上下一应事务,可谓是勤勤恳恳任劳任怨,所有一切我全然是看在眼里记在心上,二十年来我也曾多次试图说服你为你一家老小脱去奴籍恢复良民之身,却因你性格禀赋如同你家父祖那般执拗倔强,万事皆可应允唯有除籍一项却是无论如何都是行不得的!”

  “秦亮!依照世俗礼法宗族规矩,我与你乃是一主一仆上下尊卑的关系;依照你我两家祖父先辈的恩情大义,可谓是互为救命大恩的百年世代情义;依照你我两人的辈分年纪,我与你本就是同辈之人年纪相仿;若论亲疏远近你我情谊,幼年时期的伙伴数十年的交情我与你本就应该是亲如兄弟。”

  “想我秦肃多年以来一直历练于官场之中,一路升迁直至如今的官位品级,秦某人也自认为算是那既有机智谋略又有心计手段的治世能人,只是许多时候我秉烛静思夜不能寐,想破了天去却总也是想不明白,何故如此一件简简单单的除籍之事,啧……啧,你家祖父子三代忠孝仁义之人,却令秦某人一家祖父子三代良善之人是如此这般的头疼难耐?!”

  “……呵呵……嘿嘿……嘿嘿……呵呵……”

  秦肃皱着眉头咂着嘴巴苦着脸如此一番暗含调侃意味的话语,尤其是最后那句像是自嘲又像是似问似答的言辞,引得陆五、陈奇、胡杰等一众军头是捧腹不已。

  秦肃似笑非笑地看着一脸诚惶诚恐有些手足无措的秦亮,待那一众军汉笑过了之后,方才捋着胡须继续说道:“这一路行来我一直在暗暗思索着这个令我百思不得其解简单却也艰难的困局,然始终未得其解也!呵呵,却未曾料想就在今日,准确说来就是在那兴丰山岗之上,我与你家大儿秦东的一番对答,终于令秦某人想到了破此难局的万全之策!”

  “秦亮,你想听听秦某人自有了何等万全之策么?哈哈哈!那我就明明白白地告诉于你,就是以你家父祖素来惯用的方式,于大庭广众众目睽睽之下,大声表明我的心意决断……”

  “秦肃,字怀远,大唐河东道并州清源县湖里村人士,生于大唐高祖皇帝武德八年九月初五,原河东道太原府从四品下少尹,现赴任尚书省正四品下尚书右丞。”

  “今日在此秦肃上禀浩浩苍天中告秦家所有人等下告朔方诸君,秦肃家生子一名名曰秦亮,北齐后主安皇帝年间其先祖秦望因天灾人祸逃荒至陕县南头庄,无以为计为求全家活命无奈之下只得卖身于秦家,至今已历五世之久几近百年光阴。”

  “其先祖秦望、曾祖秦林、祖父秦光、父亲秦松及至秦亮本人,皆是忠义诚孝之人,操劳秦家家事无不兢兢业业勤勤恳恳,深得秦家阖族族人众口好评,其祖父秦光更是于前隋大业九年,与秦家有拯救全族上下数十口人丁于生死危亡之大恩,为报答其恩义之情秦肃祖父愿为其全家脱去奴籍并以众多田土财帛相赠,却遭秦亮慨然以死相拒,令秦肃祖父徒呼荷荷深以为生平之憾事!”

  “亮其祖、其父虽世代忠义诚孝,然皆是那性格执拗之人,亮其人之执拗禀性冥顽不灵更甚于其父祖,因区区琐碎之事其祖、父及至亮本人违逆家主本意已达数十年之久,且每每竟以必死之心相要挟,此情此景令秦家家主思之便觉头疼不已,此心此行是可忍孰不可忍!”

  “因其种种违逆怪谬行径故而秦肃于此郑重声明:自即刻起便将那令人恼怒的家生子秦亮及其一家老小除去秦家的奴籍身份,且革除秦亮管家及其妻齐氏内院管事的职分,命其带上一应的户籍文书与除籍凭证强行驱逐出府,若敢有半分迁延违逆之举立时便将其全家拿获并送交官府依律处分!”

  此言一出厅堂之中是肃然一片鸦雀无声。

  秦亮微黄的脸色此时已是憋得几近紫红,疑惑不解的神情愣愣地望着眼前这位像是忽而得了失心疯一般的家主,手足无措一时之间竟不知该如何行事才好。

  安坐席间的一应军头脸上笑容登时消失的无影无踪。

  秦公对秦亮一家老小忽而如此决绝究竟是怎地一回事情?

  他们或是瞠目结舌傻愣愣地瞪着秦肃秦公,似乎想要瞪出来个所以然,或是滴溜溜的眼神在秦公、秦亮之间来回逡巡,似乎想要逡巡出来个所以然,陆五、陈奇二位军官则是将求助的眼神落在了白衣秦三郎的脸上……

  孰料帅气俊朗的秦三郎,此时此刻竟然稳稳地端坐于席间,右手端着茶盏脸上一副超凡脱俗的神情,瞧那模样似乎是在回味刚刚入口的茶汤滋味究竟会是何等的深长,而于厅堂之间突然发生的一幕却是充耳不闻视而不见,仿佛言辞凿凿义正辞严的大兄、诚惶诚恐惴惴不安的秦亮与悠然自得的三郎之间毫无任何瓜葛干系一般。

  楼梯口处秦东那双宛如鸽子蛋大小一般微微鼓起的眼珠儿,贪婪的神色不停地在前后左右的食案上来回逡巡着。

  这个应该就是日昇酒楼特有的闫记大个儿混沌,瞧瞧它们的个头便知道绝计是个顶个的管饱……吸溜……

  这个应该是酸汤汤饼,这是喷香羊肉馅外焦里嫩的胡饼……

  若是此刻能弄一个胡饼来尝尝那该有多好!

  吸溜!……

  某秦东只看这些能在楼下吃到的饭食,至于食案之上琳琅满目的美味佳肴某便是把眼珠子瞪出了眼眶,也是半分吃不到某的肚腹中去,看那些只会令某更加眼馋心热的鸟玩意有个甚的毛用!

  吸溜!……

  阿郎与阿爷对答之时提及到了秦东,这些秦东自然是知道,只是阿郎与阿爷之间的谈话作答,又与某小小的秦东有个甚的干系?

  真是搞不太懂阿郎与阿爷说那许多脱籍违逆之类的事情有个甚的意思?话一出口还把起始的年头说到了前朝之前前朝的前朝,嘿嘿,若是真有那么许多空闲时间,还莫如安坐下来一起乐乐呵呵地品尝那些美食来得爽快!

  呵呵,革除职分……强行驱逐出府……

  呵呵,忍耐不住还是看上一眼那些……

  不知那些酱烹牛肉是何等样的甘美滋味?……敢有半分迁延违逆之举立时便将其全家拿获并送交官府依律处分!

  呵呵,食案上摆放的青甜枣好像比大娘子买的那些还要大上一点,毛桃的颜色似乎还要更红上一些,呵呵……

  意犹未尽馋涎欲滴的秦东吸溜着喷涌而出的口水,恋恋不舍地收回了贪婪的逡巡眼神,扭脸抬头之际……

继续阅读:第十四章、春雨甘霖润无声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唐风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