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春雨甘霖润无声
爱较真2019-10-28 16:123,352

  唉哟娘哟!你等两个这副嘴脸难道是要吓死某吗?!

  一面狂咽着口水一面扭头抬脸的秦东迎面便碰上了四道齐刷刷劈过来的怒目寒光。

  一点也不错!两道劈面而来的怒目寒光来自于二郎君秦铮,另外两道则是来自于自家弟弟秦三。

  这是怎地个意思?你们两个作甚要用如此恨恨的眼神看向秦东?

  是啊!某方才于兴丰山岗之上确实跟阿郎说了些某不愿读那些典籍书籍,只想跟着三郎学习些武功身法马术箭法之类的事情,却被阿郎三言两语诱导之下极为不情愿地做出了承诺,只是阿郎与某分说此事之时你等两个小子不是也在场么?

  难不成这里面还有甚的不对之处么?

  思来想去也没觉得有甚的不对地方。

  等等!且稍等等,某好像觉得有哪个地方不大对头?!

  革除职分……强行驱逐出府,敢有半分迁延违逆之举立时便将其全家拿获并送交官府依律处分!

  阿郎这些话的意思好像是在说阿爷、阿娘、阿姊、某与秦三就要被……

  哦!阿郎所言之中应是没有包括某家阿姊,呵呵,家中阿姊早于两年前便已嫁了出去,想来此时也不会牵连到家中阿姊……

  冤枉啊!绝对是冤枉的啊!阿郎,您怎么能说是自某这个傻大黑粗的憨小子这里得到的万全之策?!

  您这也太……冤枉啊!……呜呜……

  这下秦东绝计是死定了!

  除籍、革职、驱逐出府、送交官府还要依律处分发落?

  若依着某家阿爷那执拗的扁担脾气,待会儿秦东绝计是要被阿爷给活活打死的呀!……

  阿郎快救救某!……秦东还不想死啊!……呜呜……

  “如何秦亮?难不成你是没有听明白我的意思?还是说你想要再次违逆我的心意决断?”

  秦亮诚惶诚恐手足无措嗫喏了好一阵子,终于哆哆嗦嗦佝偻着身子冲着秦肃躬身一礼。

  “阿郎,您这是要……某……某明白……您的意思,某……遵从您的……心意决断便是,只是某……某真的不愿意……呜呜……”

  说到悲伤动情之处,一贯诚孝仁义忠厚老实性格却有些过于执拗的秦亮,不禁是悲音连连呜咽不已。

  “好!我等的就是你这句话!”

  “秦亮且莫为此悲伤,你且听好了,自即刻起还由你代行管家一职,你妻齐氏依旧掌管府中内院,负责夫人、内眷们的一应衣食起居所需,秦东、秦三次二子便随着二郎君秦铮做个伴当,也好一起读书习武玩耍嬉戏。”

  说到这里秦肃停了下来,侧身看着悠悠哉仿似置身于事外的三郎笑着问道:“三郎可曾收到你那两位朋友的回信?也不知你我兄弟所托之事托付办得如何?”

  直至此时飘然事外的秦霄方才重又置身于此事之中。

  “大兄且请安心,某虽未曾收到朋友的回信,然三郎那两个兄弟却是洛阳城中生于斯长于斯的头面之人,正经的田产卖售交割事宜应是没有办不成的,即便是承褔坊中没有待售的合适院落,他二人亦会在玉鸡坊或是铜驼坊为某等置办好中意的宅院,至不济自新中桥过了洛水还有安众与道德二坊,只是……呵呵,只是这两个坊市距大兄府邸所在的承褔坊路途稍远了一些而已。”

  “大兄,想那耿茂与孙惠兄弟已是算准了大兄与三郎抵达东都洛阳的时日,今明两日之间二人定会在定鼎门外候着某家兄弟,待明日到了定鼎门外见面之时大兄一问便知。”

  “如此甚好!秦亮,在你还未办理完除籍文书之前,秦某人不得不如此谨慎行事,待你将除籍的一应文书办理妥帖,我便即刻恢复你全家的职分月例。”

  “秦亮,你难道还不明白我因何要如此这般行事么?!”

  “呵呵,你且把心放宽些,我也是被你逼到无计可施之时,方才想起这般以毒攻毒以狠治狠的手段伎俩,其实早在此行启程前来东都洛阳之前,我便与三郎商议好了要在东都洛阳城中为族中家人置办些院落田产,其中便有属于你家的一所院落,待一切安顿好了之后,你自可带上你妻齐氏一同前去瞧瞧那处宅院究竟如何?”

  “某先行谢过阿郎了,只是……只是阿郎,某不想搬出府邸住在外间,您看您说的这所宅院能不能……”

  “哈哈哈,此事简单得紧,你若不想搬出去那就还住在府上,另拨出一处独院与你便是,至于坊间的那处宅院嘛!如今既是属你秦亮所有自是任由你来做主,是租是售还是怎地全凭你与你妻齐氏之意,其他甚的与秦某人却是再无半分干系,休得为了此等小事再来聒噪于我,哈哈哈!……”

  听闻此言,感恩莫名的秦亮禁不住已是潸然泪下,只是老实汉子心底始终惦念着其祖父子五代人盟约誓言,如若此事不能分说清楚,那无影无形却又重若万钧的重物将永远压在秦亮的胸腹之中使其透不得气来。

  “阿郎!……某知道您今日如此决断全然是为了某全家着想,只是……如此一来某却要违逆了先祖、阿爷与某曾经做出的盟约誓言,某只恐祖宗先人在天之灵要咒骂某乃是不忠不诚不孝不义的不肖子孙,待某百年之后……”

  “秦亮!你与你家父祖对秦家族人的深情厚谊我代秦家一众老幼心领了,只是依我看来这百年的誓约也已到了自该终结的时机。”

  说到此处,秦肃双目炯炯抱拳拱手冲着京城长安的方向遥遥一躬,继而朗声说道:“自前隋大业十三年始,我大唐兴兵举旗扫平海内一统江山以来,至今已历高祖、太宗武德、贞观两朝清明政治,及至当今二圣更是诚孝宽仁轻徭薄赋励精图治,天威武功更是威震四面功盖八方,天下承平时日已久百姓仁孝持家安居乐业,想来无需更多时日天下必将大治盛世必将来临。”

  “秦亮,我素知你家世代子嗣艰难,四代单传传至你处方才有了些光大门楣兴盛发达的征候,值此四海清平万物生机勃发之时,你即便不为自己着想,也要为秦东、秦三的前程多多谋划一番。”

  “诚然,就算他二人没有除籍留在府里或是做个管家,或是跟着大郎君、二郎君做个贴身的随从,依然可以娶妻生子衣食无忧终此一生,不过想要建功立业博取功名前程甚的的却是无有任何的可能,若是因为贱籍出身而埋没了两个孩子的大好前程,此固非吾所愿尔!”

  “呵呵,你家大儿秦东既有报国从军立下泼天战功的远大志向,秦某人为何不全力助他博得一个花团锦簇的前程?!”

  “二十年前我参加科举于常庆殿殿试进士科考试,蒙当今圣上雨露恩典赐进士及第得以鱼跃龙门,又蒙英公老相公的青睐赏识,方才吏部顺利铨选授官关内道渭州襄武县尉,赴任之前秦某人拜别辞谢英公老相公之时,与老相公谈起书生苦读经史典籍科举考试踏入仕途是何等样的一个艰难,也曾十分豪气地说过一旦他日秦某人得以封侯拜相有了荫及子孙的资历,秦某人定会让秦家宗族的儿孙享受朝廷门荫子孙的恩泽。”

  “听罢了我的豪言壮语,英公他老人家只是淡然一笑随口送给秦某人一句‘君子之泽五世而斩,子若聪慧要它何干?子若鲁钝有它何用?’”

  “呵呵,时年秦某人正值年轻气盛之时,面上虽是唯唯称是心中却是大不以为然,总觉英公老相公此言有些太过于超凡淡然了,然如今想起英公老相公的谆谆教诲,眼前便会浮现出英公老相公当年的伟岸雄姿,心中不禁感慨连连……唉!……”

  说到动情之处秦肃不禁是唏嘘不已,片刻之后,秦公回首看向楼梯口处正在互相做着鬼脸的三个顽童,猛然之间大喝一声:“秦铮!秦东!秦三!”

  突兀响起的断喝声,却把那心思全然不在家中侃侃言语之上的三个小子吓得是浑身一激灵,正用双手冲大兄秦东胡乱比划着甚的秦三更是吓得一个趔趄差点跪在了那里。

  愣怔了片刻,三个心中有鬼的家伙这才明白过来此乃家主有请之声,小子们嘴上一面应和着,一面忙不迭一溜小跑窝手窝脚垂首立于秦肃的面前。

  “尔等与我听好了!自今日起始,凡我秦家子孙一概不得动用我与二郎官位职权上的门荫特权,正房子侄也无例外,不论常科制科的进士、明经、明法、明算诸科或是武举的科考,但凡尔等有参加科举考试的意愿,我全然应承下来竭尽所能为尔等提供助力,凭借尔等的真才实学获取尔等的锦绣前程。”

  “若是尔等无有此意或是无有参加科考的学识才能,那么便与我老老实实地待在府中,尽一份人子应尽之责,断不能借着我与二郎的官威官势成为那等游手好闲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更不要想借助长辈的门荫特权混得一个前程,到头来既害了尔等的性命又祸及家门。”

  “秦东!休要在那里暗暗偷笑,小子需要牢记你今日所承诺之事,想要从军报国获取战功也要多多读书苦练武功,切莫想要以府兵低等军士的身份进入军伍之中。”

  闻听此言,正在垂首暗暗窃笑秦铮、秦三活该如此的秦东,满都是幸灾乐祸神情的憨憨笑脸立时便化作了一只坑坑洼洼疙里疙瘩的苦瓜。

继续阅读:第十五章、更有熏风暖人意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唐风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