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更有熏风暖人意
爱较真2019-10-28 16:123,288

  “呃?……呃!喏!某只是……只是有事需禀告阿郎知晓,某那脑袋瓜子一向较为鲁钝,远远不及二郎君与秦三,尤其是读书习字的时候最不灵光,某只怕……”

  “秦东,你怕的这些作甚,我兄弟三人曾多次与尔等讲起过头悬梁锥刺股的读书典故,只要尔等秉持一颗持之以恒的恒心,付出远超出他人的心血努力,阿郎以为尔等定能实现心中的志向。”

  “再者尔参加的乃是武举的考试,又不是进士与明经诸科的科考,只需认真学习兵书、兵法、军策、军论的典籍学识即可,小子你且把心放宽,兵法军策上面的学问你多多巴结巴结那白衣三郎便可!呵呵。”

  “喏!嘿嘿,某谨遵阿郎吩咐便是,嘿嘿,那小子便依着阿郎的吩咐多多巴结三郎数坛美酒……”

  训诫完了此三只或观之油滑精灵或貌似憨直鲁钝的猢狲,秦肃含笑环视着那等已是听得聚精会神的军头,殷殷的目光最终落在了陆五、陈奇与胡杰等人的身上。

  “秦某之所以如此这般对待家人子侄,正是不想就此放纵了他们,误了自家的学业前程乃是小事,若是在京畿之地天子脚下惹下了祸端,更会给秦家带来滔天的灾祸,此事需及早着手防微杜渐才好。”

  “而于列位壮士,秦某这一路行来经过二十余日的探查,已是颇为清楚你等的为人禀性,实话讲来,秦某自是非常欢喜你等这些率性洒脱的性情中人。”

  “秦某如今已是尚书省正四品下的尚书右丞,虽不愿族中家人子侄接受门荫特权的前程,然秦某既已居于朝堂高位,自也负有为朝廷社稷举贤荐能的职责担当,诸位壮士如若觉得秦某的为人品行尚属值得信任托付之人,依秦某之愚见何不如就此留在这东都洛阳城中?”

  “你等中人有意想留在军伍之中的,秦某自会向兵部郎中递出调职行文,编入南衙禁军左右武卫戍守东都洛阳,若是无意去到南衙禁军的秦某也可向兵部行文,编入洛州的折冲上府即可,无意留在军伍之中的,秦某亦可行文至洛州刺史衙门,即可脱了军籍补入衙署六曹之中,不知列位壮士觉得意下如何?”

  在座的众位军头就算是白日做梦也未曾敢如此梦想,只是一次宛如游玩嬉戏般好吃好喝一路好行的护卫差遣,他等竟然能有机会留在这物华天宝璀璨绚烂的东都洛阳城,就连差遣职分也能编入京畿之地的南衙禁军、折冲上府与刺史衙门。

  直娘贼!直娘贼的!!

  入他先人!……

  某等这不是在白日做梦吧?……

  唉哟!哟哟!……疼!疼!贼厮鸟的自掐自家的皮肉还真他娘的疼咧!

  如此看来眼前这一切皆不是在白日做梦,秦公方才所言更是句句为真!

  还未自莫名临身的惊喜之中清醒过来的壮汉们,至今依然沉浸在宛如梦境一般的甘甜美味之中,而那些已然回味过个中滋味的明白人,无一不是双目炯炯热血沸腾,鼻翼两侧不自觉间微微颤动,呼吸与心跳的速度明显开始加快,还未曾得以痛饮美酒的脸上已是一片的彤红。

  见此情景,心中窃笑的秦肃不动声色间捋着长须趁热打铁地言道:“自太原府启程之前秦某已命三郎与他东都洛阳的朋友书信一封,且遣人送来了足量的钱财绢帛,拜托三郎故友在秦某府邸的附近坊市购置了一些居所宅院,若是你等愿意留在这东都洛阳,秦某自会以一处居所相赠,虽是普通的民居院落却也足以遮风避雨居家生计。”

  “哇!……哗!……怎地如何?!”

  “甚的?!秦公还要赠与某等洛阳城中的院落?”

  “老天爷爷哟!难道说这便是某等为国为民戍边杀敌感动了上天这才赐予某等的功德?……”

  “燕老四,你个球囊的饭袋无事在那边瞎咧咧个甚的玩意?闭上你的鸟嘴认真仔细听从秦公的吩咐与嘱托!”

  “你等之中尚未娶妻成婚且已有意中之人的,秦某自会允他将中意女子一并接来完婚成亲,且会奉上一份成亲之礼聊表庆贺,至今仍是孑然一身光棍一个的浪荡子,到了东都洛阳之后,秦某亦会拜托府中的女眷多多留意左右坊市良善人家的适龄女子,为你等保媒说亲奉礼祝贺。”

  “只是你等之中可莫要有那行事乖张之人,明明已是娶妻成婚,却还想要瞒哄秦某不知内情借机出了原配另行再娶,嘿嘿!若是真有那等灭绝天良之恶行,可休要怪秦某绝情断义翻脸不认人,秦某必将那宵小之徒送交官府一律痛责六十棍棒,而后革除职位逐回原籍永不叙用!”

  心花怒放的众人明知秦公这是在玩笑调侃着一众弟兄,然为了秦公想要谋求的诙谐欢闹气氛,哄笑连连声中已是有那胆大之人竞相呼应纷纷呼喝声起。

  “哈哈哈!……秦公且请安心,某等弟兄在一个锅灶里搅马勺搅了那么些年,哪个不知道哪个的根底究竟能有几分?莫说某等兄弟里面没有那样的球囊……啊呸呸!没有那样的鸟……呃!嗯!那样的混账东西!就算是真有那等不知羞耻的混账玩意,自也用不着脏了官府的院落,兄弟们自会为那厮奉上一顿折骨断筋的免费拳脚,而后一刀斩去那混账玩意的烦恼根,直接送入内廷做个宦官公公,哈哈哈……”

  “如此这般甚好……不过秦某并非强人所愿之人,今日所说之事至此为止,且等宴饮过后你等回去歇息之时思虑周全了明日再说与三郎知晓便可。”

  “哦!还有一件事情秦某需要告诫你等,秦某为人处世本着一颗公心决计不敢以公谋私,你等若是留在东都洛阳,不论身在军伍还是谋职于洛州刺史府衙,职位与品级都不会有所升迁,日后的前程全凭你等各自的手段本事,品行品评上良者自会遵从朝廷的制度提拔升迁,品评中等者你等即要留意自身的品行反省处之,若有那品评下品者,莫说是尔等的上官要依律开革了尔等,即使尔等的上官顾全秦某的脸面压下此事不作处置,然若是被秦某知晓了此事定也会亲自行书于尔等的上官,将品行不端者一律开革出府,但有触犯刑律之事更要秉公惩处绝不姑息!”

  “喏!某等谨遵秦公之命……”

  大事已了心情舒畅的秦肃捋着长须微笑着走向主位的食案,将要近前之时忽而又停了下来,回过身来再次环视着众人开口问道:“哦!秦某忽而想起了一件极为重要的事情,你等之中可否有哪些胸怀大志,想要以自己的真实本领参加武举考试以此博取远大前程之人?若是有秦某与三郎自会……”

  纷纷起身恭送秦公的赳赳武夫全然一副莫名奇妙的神情。

  这群夯货先是互相之间大眼瞪着小眼,小眼之中转着圈圈,而后则是一副匪夷所思的神情齐刷刷地看向了秦公,似乎听到了普天之下最为艰难晦涩最难以让人置信的言辞一般。

  武举?还考试?秦公所说这些都是些甚的东西?!

  若是单论骑术、箭法、角力、负重、摔跤、槊棒刀剑链子锤铁骨多这些武功技艺之类的比拼,某等虽不敢说是兵器技艺样样精通,至不济也应该算是烂熟于胸,整日里在草原戈壁上呼啸纵驰全然操练的都是此等玩意,就算是在睡梦之中某等也能时不时耍上个一套两套。

  若要说到武举考试,某等这些勉强方能辨认出自家姓名的厮杀粗汉,呵呵,也就只能在一旁听人分说跟着众人乐呵乐呵罢了!

  看着那一张张犹如青天白日撞了鬼似的神情,秦肃愣怔了片刻随即恍然顿悟,他一面用手轻抚着纱罗幞头软巾一面苦笑着言道:“呵呵!呵呵,罢了罢了!看来秦某是把简单之事想得过于复杂了些,对牛……呵呵,问道于盲问道于盲呀!哈哈哈……”

  “三郎,快些拉动响铃让闫超等人重新上一桌席面,眼见着案几上的这些美味已是凉了,呵呵,莫要说这些兼人之量的厮杀汉了,就连大兄这一贯对宴饮餐食不甚上心之人,此刻也已是有些饥火烧肠喽!”

  “哈哈哈,大兄!有道是‘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您是心有所思必然要仔细谋划这些琐碎之事,却要三郎无聊地坐在这里,只能一杯接一杯饮着此等俱已快要凉透了的茶汤,真真是毫无一点意思可言呐!”

  与自家大兄说笑逗趣间,稳坐于食案之后的白衣秦三郎颇为洒意地挥手屈指轻轻反弹,右手食指精准地弹在身后随风舞动的麻绳之上,须臾之间便听得楼下隐约响起了叮叮当当的清脆铃铛之声。

  楼梯口处很快便传来了众人噔噔噔疾步上楼的声响。

  闫超亲率着酒楼的一众仆役,提着一只只硕大的漆红食盒,如行云流水一般穿梭于三楼的厅堂之中,撤下食案上已然凉了的美味,重新布上了与之前全然相同的席面。

  闫超与酒楼的账房一人提着一只食盒,快步来到秦肃与三郎的食案前,两人熟练地打开食盒,亲手奉上一道道热气腾腾的精美菜肴。

  酒楼东家那微微抖动的白胖笑脸上已是咧开了一道道靓丽的褶子。

继续阅读:第十六章、寥寥此愿气自扬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唐风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