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纵马狂飙平地风
爱较真2019-10-10 13:083,226

  “二郎君!二郎君!还有某……还有某秦东呀!您可莫要忘记了还有某秦东啊!”

  几乎与此同时,一位十二三岁模样绾了一只独发髻素衣短打扮,长得犹如半截铁塔一般的半大小子也从后面蹦跳着窜了过来,宛如炸雷般的声音一路上喊叫的是隆隆作响。

  “秦东!秦三!当着阿郎与大娘子的面,你等两个竖子怎敢如此的无礼放肆,还不赶紧给某快些滚将回来!”

  骑马随行在车队队尾处的秦府管家秦亮,眼见着自家的两个臭小子,竟然如此狂呼大叫着便窜了出来,心中恼怒之际不禁是连连催驰着坐骑赶了过来,驻马之时已然高高扬起了手中的马鞭,眼见着就要冲着年龄稍大一些的秦东肩背处抽将过去。

  “秦亮!住手!万万不可行此恶虐之事!秦东、秦三自小便与铮儿一起玩耍,感情自然是要好得紧,正如你我当年一般无二,其实在我与大娘子的眼中,秦东、秦三他们此二子就如同自家的子侄一般。”

  “孩童们在一起嬉戏玩耍根本算不得甚的无礼放肆的事情,万万不可对他们行此狠辣的手段,待到了东都洛阳安顿下来,我还要为铮儿请得一位饱学之士,专门教授铮儿经史子集学业课程,秦东与秦三便做个伴当陪着铮儿多读一些经典的书籍,待他等学有所成之时我自也会为他两人谋得个差事,也好让秦东与秦三有个更好的出身。”

  闻听此言秦亮已是顾不得胯下骏马的马蹄尚未站稳,立时便自马背之上滚鞍下马,伏跪于地激动的声音颤抖着回道:“某……某多谢阿郎的恩典!多谢阿郎与大娘子的恩典!如此大恩大德秦亮一家真的是无以为报,唯有以全家老小的性命报效本家家主!秦东、秦三!你等两个小子还傻呆呆地戳在那里做甚?!还不赶紧与某跪下叩谢阿郎与大娘子的再造之恩!”

  “某秦东(秦三)叩谢阿郎与大娘子的大恩大德!”

  “秦亮,此等际遇乃是你全家应得的福分,何来大恩大德叩谢之言,你等快快起身,要知道大好的男儿双膝之下只跪得天地君师及祖宗先人!非是必要之时断不可再行此等大礼,”

  “喏!某等谨遵阿郎之命。”

  “秦东,我与你家阿爷均不擅长弓马骑射之术,然陆五、陈奇的坐骑也仅能再容下一人骑坐,你在你们三人之中是年龄最大的一个,玩耍游戏的事情自然要让着秦铮、秦三他们,此等道理你还是懂得的吧?……甚好!秦东确也有那副兄长的做派,秦东,我答允于你,明日早时前往东都洛阳的路上,便由家中三郎带你纵马驰骋一番,如此可好?”

  “喏!秦东谨遵阿郎之命,嗯……小子敢求阿郎一件事情还望阿郎恩准,小子不愿跟着那些夫子们读劳什子的书籍典故,小子只想随着三郎习练些马术剑法枪槊武功,待小子成人之时也好投身于军伍立下泼天的功绩来。”

  “住口秦东!你这竖子安敢造次行事违逆了阿郎的心意,看某不……看某不……”

  因被阿郎严令不得再施展往日里顺心顺意顺手便来的管教方式,一时之间被禁锢住了手脚的秦亮,面对着这个胆敢公然违逆阿郎好意的竖子,竟不知该用何等的方式来惩戒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秦东小子。

  “哈哈哈!秦亮,休得再要无故动怒切莫吓到了孩子……好!好!没想到秦东你小小年纪竟然有如此之大的胸怀气度,想我大唐于乱世烽火之中以武功强盛尽灭了七十二路诸侯烟尘,一举夺得了四海天下奠定了大好基业,数十年来东征西讨翦灭不臣,大唐军功威名赫赫勇武铁骑所到之处,东西突厥、薛延陀、百济、高句丽哪个不是顷刻间灰飞烟灭,高昌、龟兹、吐谷浑等大小数十国无不肤粟股栗瑟瑟臣服,汝既有如此远大的心胸,阿郎自然会一概应允……”

  闻听此言黑小子秦东黑红的脸上已是彻底地绽放了开来,笑容满面的他冲着阿郎拱手作揖连连行礼。

  “如此说来阿郎便是答允了小子之事?嚯嚯嚯,太好了!小子谢过阿郎的恩典!”

  “慢来慢来,呵呵,秦东你且慢如此之快拜谢于我,我还有话未及说完,马术剑法枪槊武功我自会让三郎教授与你等,只是这书籍经典嘛,哈哈!你等还是要用心研读的,自古至今凡是有大功绩大伟业的英雄将帅,哪个不是上有智谋韬略下有绝世武功的文武全才,你既有立下滔天功业的心胸大志,自也少不得修习六韬谋略兵书兵法的坚韧决心,怎样小子?我既已答允了你的请求,想来你也不会令阿郎失望吧?!”

  秦东刚刚绽放开来的的黑红小脸立时便皱成了一副苦瓜模样。

  话未听全的黑壮小子显然高兴得有些过早了,只是这厮知道阿郎此言既已出口更是再无任何转圜的可能,心中叫苦不迭的秦东却也不敢再行那违逆之事,只得嗫喏着应承下了此事。

  “呃?呃!……喏!秦东谨遵阿郎之命!”

  “哈哈哈!孺子可教也……”

  “陆壮士、陈壮士,小子敢问二位壮士可否能让某与秦三与你共乘一骑前往那古城集镇?”

  “哈哈哈,此事更有何难?小郎君既是相信某等的骑术,某等两个靠此技艺过活的厮杀汉何来不愿应允之事,还请小郎君与秦三上得马来!”

  拱手谢过了陆五与陈奇,两个仅有半只马腿高低的孩童,仰望着端坐于马背之上的陆五与陈奇一时之间又犯了难,如此之高的马背某等究竟要用何样的办法方能爬得上去?

  找块巨石垫脚还是踩踏着舆车的厢板爬上马背?

  还未等此二子做出决断,陆五与陈奇四目相视哈哈一笑,两个汉子抖动着马缰策马围着两个小子略转了半个马身,当两个小子刚刚进入了陆五与陈奇臂膀所控范围之时,两位骑术极为高明的军官倏然间微侧身形疾伸右臂,一人一个直不楞腾地便将两个发呆充楞的小子生生给拎了起来,稳稳地安放于身前的马鞍桥上。

  恰在此时,深绯色厢布的舆车之中再次响起了秦家大娘子温婉贤淑的声音。

  “铮儿、小三,你两个顽皮的孩童千万切记莫要肆意胡为生出了事端,陆壮士、陈壮士,这两个顽皮小子就托付于你二人了,还请二位壮士照顾好他们两个,切莫让他二人受了甚的惊吓伤害!”

  “阿娘,孩儿晓得了。”

  “喏!秦三听得大娘子的吩咐。”

  “喏!夫人且请放心,只要有某等两个在此,安敢让小郎君与秦东受到任何的惊吓伤害!”

  “驾!……”

  随着秦公这一声号令,舆车马队向着古城集镇的方向缓缓前行。

  虽是满口应承下了秦家大娘子所嘱之事,陆五与陈奇此两位马术高超身手了得的军官,自也不会扫了二郎君与秦东两个顽童呼号嘶叫胡乱挥指的雅兴。

  两个惯会在马背马颈马腹马股之处辗转腾挪的壮士,纵马疾驰之际已是彻底放开了手脚尽兴地展示着各式各样了得高明的骑术,一时之间引得两个顽童是呼喝连连叫嚣不停。

  可惜了的是秦铮与秦三两个小子却从曾有并辔疾驰狂飙而行的机会,但凡陆五拥着二郎君一路之上呼啸奔驰之时,陈奇必然会载着秦三安然策马逡巡在车队的左右,尽心竭力地守护好秦公及眷属的安全。

  就在两个顽童叽叽喳喳叽哩哇啦的欢喝叫嚣声中,秦公一行车马很快便抵达了古城集镇西面的入口戍楼之处。

  位于京畿重地交通东西的古城集镇,冲要之处自是少不得值守于此查验过往客商行人文牒过所的武侯。

  几位自觉乃是天子脚下良民往日里骄横惯了的武侯,已然见识过之前十数位彪悍军汉桀骜不驯的凛凛风采,唯唯诺诺缩手缩脚不敢近前查验之际,却被白衣白马玉树临风的青年贵人给唤了过去,拿出文牒过所验看无误之后又如此这般交代了一番,临了之时自也少不得两百文铜子的赏赐,此刻早已是咧嘴谄笑整齐列队恭候着贵人的到来。

  远远望见了秦公一行人等的舆车马队,一位看似武侯头目的家伙飞也似地奔跑而至,距离车马行列约有四五步之远的时候便来了个双脚蹬地带起了一溜的青烟,堪堪刹定身形之后一脸谄媚的笑容抱拳拱手一揖到地。

  “某与贵人见礼了,呵呵,敢问您可是新近到任的尚书省尚书右丞秦公?”

  “哦?京畿之地的差官倒是消息灵通得紧!这般迅捷便已经知晓了秦某的身份,哈哈,这位差官不必多礼,秦某便是新近接受差遣然还未到任的尚书省尚书右丞。”

  武侯头目眼见着就是个一肚皮消息机灵透顶的明白人,确认了眼前贵人的贵重身份之后,紧接着便是一番溢美奉承之词冲口而出。

  “秦公携眷属护从一路之上晓行夜宿急行赴任真真可谓是鞍马劳顿,如此勤于王事的风范做派实乃是某等敬仰遵循的楷模!”

继续阅读:第五章、波诡云谲忧思处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盛唐风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