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急救室里的诡异事件
玩皮划艇的延陵骊艳2019-10-14 19:342,540

  秦知洲看了一下四周,是医院的急救室,她记得自己得了病,现在在医院也正常。可是自己应该在床上躺着,为什么会站在这里?

  有好几个医生在奋力抢救病床上的病人,抢救仪器发出嘟嘟嘟的长音,画面也变成了一条直线。秦知洲知道,床上的病人去世了。她凑过去想看床上的人是谁,谁料一个医院护工向她走过来,她躲闪不及,大叫,奇怪的事发生了。她被那人撞到那刻竟然没有碰到身体,而是“呼”的穿了过去,好像她是一个透明人。

  她看到了床上躺着的人,身上插满管子,一个白皙女人,秀丽的五官端正。

  这人不是她自己吗?

  旁边的护士小姐给她拔身上的管子,用白床单盖住她的脸。

  她大叫,没人看得见她,也没人听到她声音,喊破了嗓子也没有人回应。

  这时,病房进来了两个人,继母徐云香和叶雪依,秦知洲冲过去拉徐云香,“阿姨,阿姨,我是秦知洲,我在这里,为什么大家看不见我?”

  徐云香好像没有感觉一样,她又冲向叶雪依,“姐姐,我怎么了,你们怎么看不见我?发生什么了?”

  叶雪依也好像看不见她,也听不到她说话,她就像空气一样,没人能察觉到她的存在。

  主治医生一脸凝重地对徐云香说:“病人身体脆弱,碰到了过敏源,救治不及时导致昏迷,所以没能抢救过来,病人现在已经失去生命体征完全停止呼吸了。很抱歉,我们尽力了。”

  秦知洲大叫:“我没死,我就在这里,为什么你们看不到我!”

  叶雪依露出恐惧,大哭:“我杀人了!我杀人了!我杀了她!现在该怎么办?会不会坐牢……”

  徐云香一把将她女儿拉住,把门关上,对叶雪依说:“你给我小声点,被别人听见你就彻底完了!”

  叶雪依把泪水憋了回去,徐云香指着秦知洲,问她女儿:“说明白,是怎么回事?”

  秦知洲不再喊叫,安静听他们的话。

  叶雪依哭成花脸,啜泣答:“她今天跟人相亲,我不想让她相亲完,就给她喝了一杯掺了芒果汁的苹果汁,我只知道她不能吃太多芒果,我想让她不能相亲,我真没想让她死,我也没想到她居然真的会死!”

  秦知洲扑过去,用拳头拼命地打叶雪依,大哭:“你真恶毒!为什么要害我?我还年轻,平时当你是我的姐姐,又没有伤害你,你为什么要害我?”

  叶雪依既感受不到她的存在,也听不见她说话。

  秦知洲自知无用,目光越来越空洞,跌坐地上。

  徐云香用手指狠狠杵叶雪依的头,恨恨地说道:“她戒完毒戒完酒,身体虚弱,哪受得了这样,现在死了,闹出人命,还怎么收场?”

  叶雪依跪了下来抱住徐云香的大腿,恳求她:“妈,你一定要救救我!我绝对不能去坐牢的!她才识,能力,长相,没一样能比得过我,就是因为她是秦家人,而我不是,处处低她,金浩晨那么好的条件,应该给我啊,不应该给她啊,我一点都不甘心,我哪里差,凭什么她是最好的!”

  “你不甘心?”徐云香尖利阴冷地笑了一下,伸手一把掀开盖着秦知洲的被单,露出了她苍白面孔。

  在秦知洲的记忆里,继母都是慈祥温柔的,她今天看到她这样笑,不敢相信自己眼睛。

  徐云香指着床上的人,咬牙切齿地说:“要不是为了能在秦家立足,得到这丫头手里的股份,还有董事会那帮老头子的信任,你以为我会每天冲贱种笑?”

  “她是秦家小姐,董事会的老成员眷顾她,她在这里是我的眼中钉,现在她死了,她所有股份将会自动划到你和妹妹的名下,她死了,死得好!老天都帮我,这个贱种早该死了!这么多年我甘心?”

  秦知洲不相信自己耳朵,如遭雷劈,“徐云香,你不一直把我当亲生的对待吗?还一直感激你对我好,原来你为了我手里的股份?”

  叶雪依停止哭泣,惊魂未定地问徐云香:“一会爸爸来了我们怎么跟他交代?爸爸会不会怪我?”

  徐云香冷笑一声:“过敏死亡查不出来,就医生只能按照意外死亡处理。至于你爸爸,他不会把你交出去的,他现在和金家搭上了关系联姻,死了一个女儿,他还有另一个。他心中生意才是最重要的!”

  “可是他的亲生女儿,他会不管?”

  “你觉得叶如海是个重情重义之人?我早就看明白他了,重情重义就不会让秦之桃知道我和他一直在一起,还有了你。秦之桃伤心过度,精神状态不好车祸昏迷就是因为这!”

  母亲不是得病去世的吗?原来……母亲的死是这两人联手导致的!

  秦知洲悲愤,万念俱灰。

  叶如海走进来,脸色难看,看到床上的秦知洲,问徐云香:“怎么回事?你们刚刚不是说她晕倒了?怎么送到医院抢救死了?你们给我说明白!她是我的女儿!”

  徐云香把叶雪依拉到了身后,解释道:“就是小孩子不懂事恶作剧,玩过了火,就出了人命。雪依喜欢金浩晨,就给她吃了芒果让她身体不好,她没想让她死的。”

  叶如海拉出吓得不敢动弹的叶雪依,给了她一个耳光,叶雪依倒在地上,哭了起来。

  “你当姐姐的,为了一个金公子,竟然杀害你妹妹!出了人命,惹这么大的祸!”

  徐云香扑到叶如海的怀里,泪眼婆娑:“ 她是你女儿,难道雪依不是你女儿? 雪依这么好,没有一点比不过她,就因为不是秦家人,就处处低她,现在她死了,她所有股份会变成我们的,你当初让我告诉她妈不也是为了拿秦家的东西吗?你要因为她死了把我们雪依也搭进去?”

  叶如海叹气,把秦知洲脸上的白布重新盖上: “怎么会,雪依是我女儿,我不可能让她坐牢,金家夫妇都对她印象很好,金公子会和她继续发展。她一定要嫁到金家,当富太太。”

  叶雪依擦干了眼泪,两眼发光:“真的吗?他们真的喜欢我,想跟我继续发展?”

  叶如海笑了一下:“当然是真的,我还能骗你?但接下来就看你能不能夺取他的心了!”

  叶雪依站起身来,露出自信的笑:“还没有男人会拒绝我,他一定会彻底爱上我!”

  此时,她心里有深深恨意,她现在想杀了他们,简直人面兽心,虚伪,阴险,恶毒。为了得到自己想要就害死她,母亲也是含冤去世。这些年,没人觉得愧疚,她还一直把这些人当作自己的亲人,简直是天大的笑话。

  她想做点什么,现在她什么也做不了。

  徐云香看着病床上的秦知洲,遗憾道:“她死的太早,再晚死一会,她也能拿到股份了。”

  叶如海露出怜悯:“秦家人很短命,出身好,但命不长,真是悲哀。”

  三人得意的打开房门,走了出去,她追了过去。

  到了门口,突然被一面巨大无形的屏障挡住去路,巨大撞击下她失去意识。

继续阅读:第三章 秦家旧事(1)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2007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