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存活者的证言
千笑2020-09-05 12:172,468

  “清醒过来了吗?你不会也想要自杀吧。”

  “……”

  阳华扶上自己的脖颈,那是被夙夜击中的地方,才刚刚从麻木中恢复,传来阵阵刺痛。

  !!

  让人联想到夜晚的冰冷少女和她的护卫,就站在他面前。

  “你……”

  “我也不喜欢这种让人窒息的地方,不过这栋宅子还不能被打探得太清楚,就忍耐一下吧。”

  凌御的声音在窄小的石板房中产生微弱的共鸣。

  烛火发出的光明飘忽不定,无法看清少女的脸孔,不过阳华知道,这个给人夜晚一般感觉的少女,就是九黎族的“公主”殿下。

  身体下并不是冰凉黑硬的石板,而是一张铺了毯子的窄床,阳华稍微动了动,很快恢复了些热量。

  “您,想知道什么?”

  因凌御的身份,他的语气称得上恭敬。

  “要看你能说什么,我不喜欢无谓的逼迫,有那种和别人纠缠的时间我还不如自己动手。”

  自我意识强大的“公主”……身上仿佛散发着让人无法抵触的威严和凌厉感……

  仅仅几句话,阳华便对凌御的性格有了个大致的描绘。

  “我如果知无不言呢?”

  他试探性地回答道。

  “随便你。”

  ---

  “确实,在我执行抢夺‘钥匙’的任务之前,任夫人对我实行了一种‘仪式’,据她的说法,是用副祭司的力量帮我提高灵力的释放。不过,我似乎没有感到任何的不同。”

  “其他人呢?据你所知,有没有过相同的‘仪式’?”

  “不知道,我并不清楚他们的情况。”

  阳华如实回答凌御的问题。

  “一旦被俘虏就自杀,也许跟那个‘仪式’有关。”

  夙夜说出自己的推断,并看了看身边的凌御,夜晚的王女像是在思索着什么。

  凌御轻抿了下嘴唇,开口道。

  “我想,如果是听命于她的术士的话,应该是很早就被进行过这种仪式了,也许,在最开始培养他们的时候……以她的个性,是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能为她所用的人的。”

  真是,麻烦的能力——

  少女在心中抱怨。

  如果,我也有那种力量……

  (……不可能的……)

  (我永远都不会有那种“力量”。)

  一转念头,她又打消了方才的想法。

  就算有,我也不会去用吧。那种下三滥的手段……

  “阳华是被她临时借来的,才会被临时实行‘仪式’也说不定,不过好像没有生效。”

  否则,他也不能在这里活着说话了。虽然受了点伤,但青年还好好地活着。

  “还是喜欢借别人的刀呢,任夫人。”

  听到这里,夙夜忍不住笑了两声。

  “应该说,”阳华不改表情地插嘴,“虽然她是暗示过想要借人,但很早之前刘义峥就有让我为她效命的意向。”

  “!”

  “那位的眼睛里应该放不进任夫人才对。”

  短暂的静默过后,夙夜说道。

  “到现在为止,他都没有给过她什么‘实质’上的援助,不过是因为他弟弟和那女人缠在一起,才不得不做做样子。”

  “……”凌御点了下头,她的想法和夙夜一致。

  刘义峥对任甄佳的态度非是“默许”,而是暧昧的拖延。

  “刘义峥让你去她身边……是为了监视她的动向?”

  这是最简单的解释。

  然而,从阳华说起刘义峥时的语气,凌御还想到了另外一种可能。

  “是的,任夫人是想要得到神殿术士以外的‘助力’才拜托刘义峥。但刘义峥的意思,是让我监视她的动向。”

  阳华点头。

  “任夫人大概也意识到这一点了,如果像你们所说,她通过那种‘仪式’可以控制他人,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她会这么快就让我参与行动了。”

  “以提高你的灵力为名义,光明正大地进行那种仪式吗?就算你不是真心效命,也可以被她掌控。”

  对夙夜的解释阳华点头表示赞同。

   “……为什么你会告诉我这些?刘义峥还有其他的交代?还是说,虽然你是刘义峥派去的,但你也并非为他工作?”

  稍微整理了下思绪,凌御说出她刚才想到的另一种可能——因为阳华并非自己人,刘义峥才会把她送到任甄佳身边。

  “你不怀疑我吗,公主殿下?”阳华抬眼反问道,“我也许会是他们之中谁派来的,装作出卖主人,事实上是想要刺探你的消息。”

  “没有怀疑的必要。”

  凌御干脆地回答。

  “就算怀疑你,该问的我还是会问,至于确认答案的真假是我的事,跟你的目的没有关系。”

  “也就是说,从一开始,我说的一切,在您眼里都是‘未定’的答案咯?有意义的只有说了什么,而说话的人,完全没有任何价值,也就谈不上信任或者怀疑?”

  “没错,可以这么说。而且,我也没有什么可以被刺探的消息或者秘密。”

  凌御颔首。

  “……”阳华暗暗勾起嘴角。

  这个“公主”……

  她的话,也许可以让那位不至于白等一场……

  “既然您这么说,我也就承认吧,确实,您猜的没错,我既不是刘义峥的人也不是任甄佳的人,我效命的另有其人。”

  “这个人我是问不出来的吧。”

  “您不必着急,如果不出意外很快您就会知道。”

  “……我明白了,那么,之后你会怎么做?”

  凌御将没有着落的问题搁置。

  “请不要担心,任务之外,我不会成为您的敌人。如果您有对我的希望和要求,只要和任务不冲突,我很乐意接受。”

  “只要和任务不冲突,任何人的要求也接受吗?”

  如果只是闲得无聊又无关痛痒,选择谁作为临时的“主人”都是可以的。他很可能会同时在几个人中周旋,看着局势混乱,然后从中渔利,或者是干脆当做笑话看。

  “不,这话目前为止只对您一个人说过。”

  看出了凌御的疑惑,阳华解释道。

  “为什么是我?不是刘义峥或者任甄佳?”

  只有这点想不明白,凌御眉心挤出一道细纹。

  “因为您的身份,是九黎族的‘公主’,对身在九黎族的我来说,是不可违抗的存在。”

  而且,这个身份对“那位大人”而言,有着特殊的意义。

  “……”

  “那么,我的希望只有一个——”

  思索过后,凌御抬起眼睛。

  “从现在开始,将‘她’当做 ‘九黎公主’,那个所谓不可违抗的存在。”

  ---

  “火种埋在灰土下,等待有一天会燃烧。”

  “比起持续不断半吊子的燃烧,我还是更喜欢沉默后的爆发。”

  一点幽火的光晕中,龙座上的少年自言自语。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败神公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败神公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