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丟失
千笑2020-09-05 12:172,489

  “你是谁?”

  很久没有听到这个问题了。

  在坐上现在的这个位置之前,会这样问我的,也只有一个人而已。

  对他们有意义的,不过是“公主”。

  (我不知道我是谁……)

  (但是,我想要活下去……)

  (我需要知道我是谁……)

  ---

  “我当然会接受。”

  少女干脆地回答。

  “可是,他们或许会要你拿出继承人的证明!还没有准备好之前……”

  “需要准备的,不是我,是‘她’,容后陛下。”

  老妇人哑然面对凌御冰冷的言语,她的身体僵直在沙发上,手上的丝帕早就被捏成一团。

  “而且比起我这边的事,更让人担心的,是您那边吧,”丝毫没有怜悯她的意思,凌御继续放话,“能不能恳请您向我说明一下,昨天晚上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任甄佳她们会带着‘钥匙’前往神殿,是在什么情况下允许他们进行‘钥匙’的唤醒仪式,之后又是怎么样让她们带着‘钥匙’离开的呢?”

  “这是……”

  容后的脖颈颤抖着,半天才发出声音来。

  “‘钥匙’的事情,决定权都在神殿,除了王和正式的继承人,是没有权力干涉的……”

  她自觉惭愧,却也实在是无能为力,只好避开凌御冰一般的眼光。

  “真是愚蠢,”凌御叹气,“在蚩尤王无法发号施令,也没有正式继承人的情况下,你理所当然应该干预族里任何的事情,不然自诩王的‘代理人’还有什么意义?”

  这几句话的音量不大,但明显是对族母的无情责难。

  “我是为了什么才把‘九黎凌希’抢过来放在身边的,您不会不知道吧。现在需要准备什么的不是我,我也不保证你们之后会变成什么样子,我能保证的,只有我自己而已。”

  “我……”

  容后双手落在膝盖上,失去了力气,又过了良久,她才开口。

  “如果,是你的话……”

  “的确,如果是我,您就可以省去不少力气。”

  凌御合上眼睑。

  “我,也希望是你,你就是……”

  “不过,您也知道这是不行的,从一开始您就知道。”

  凌御冷淡地打断了她的话,老妇人更加无言以对。

  “我明白,你比任何人都合适这个位置,比其他人做的都要好……”

  容后低着头喃喃地说。

  花纹深沉的红木门外,夙夜靠在墙上,通过门缝关注着屋内的情况。

   “我也希望就是你啊……”

  容后双手掩面,看不出她是在哭泣还是整理纠缠在一起的皱纹。

  “很遗憾,我不是你的孙女。”

  ---

  “只有在这种时候,才会希望我是她的孙女吗。”

  “别人会以为你欺负她的,公主。”

  夙夜笑着调侃,丝毫没有同情族母的意思。

  “如果告诫算是欺负的话,多少我都愿意被欺负呢。”

  凌御快节奏地迈着步子,走在通往神殿公务楼的长廊里,夙夜凭借身高的优势,轻松地跟在她后面。

  “让开。”

  来到神殿专属的公务楼的大门前,完全没有把守卫在入口的两个术士看在眼里一般,不等拦住自己去路的他们说话,凌御便下了命令。

  “即便您是公主,无直接关系也不可以擅自干涉神殿的事,这是神殿的公务楼,没有王或者长老的允许,您不能……”

  “‘钥匙’都出现了问题,我身为王室继承人,还能叫做无直接关系的擅自干涉吗?”

  今天的凌御,心情相当不好,总是拦腰截断他人的话。

  “我也不想来这种死气沉沉的地方,不过你们自己的无能却偏偏要别人来承担,你们成天守在这里真的有作用的话,‘钥匙’还会丢掉吗?”

  “……”

  “……”

  被凌御说的哑口无言,两个术士只得憋着闷气让路。

  ---

  在夙夜的指路下,凌御径直来到属于护法们的办公室。

  虽然名义上被称为“办公室”,但对这些少年来说,这里不过是个平常用来扯笑话兼发牢骚的场所,几乎没有安静的时候。但现在,房间里的气氛沉闷至极。

  “看上去都还活着呢。”

  眼光扫过那六个坐在自己位置上一言不发的人,凌御叹息似地说了一句。

  “什么话?我们当然活的好好的!”

  疾累禁不住跳出来反驳。

  “是吗?”凌御侧眼看了下一脸不忿的疾雷,把眼光转向了别处,“活着是还活着,但是不见得怎么好吧。”

  深蓝发色和漆黑发色的两个少年靠在沙发上。前者整条左臂缠着绷带,小臂平放在双腿上,后者则是眼睛被包了好几圈,右手上也缠有绷带。

  “你……”

  “够了,疾雷,她也不是吵架来的。”

  伏尘走上来阻止还要和凌御争辩的红发少年。

  “回来吧,”和风在座位上淡笑着招呼疾雷道,“就算有精神也不应该浪费在这里吧。”

  “怎么样?神器的威力有多大?”凌御走到受伤的二人面前,静静问道。

  “没有预想到的状况,威力是有一些,不过伤势处理过已经没有大碍了。”

  回答她的,是从旁走来的墨绿发色少年——蓟萁。

  “用珠镜发动了攻击是没错,但毕竟不是原主人——如果是和风要暴走的话,赫襄的眼睛这辈子都见不到光了吧。”

  讲到这不幸中的万幸,蓟萁苦笑。

  “真对不起啊,我暴走也不会仗着珠镜呢,”和风用鼻子哼了一声,然后连着叹气,“啊啊,说起来珠镜要消毒多少次啊……”

  “那么,公主,你到这里来应该不只是‘探望’吧。”

  伏尘催她切入正题。

  “这次,确实是我们的责任,必须要向你道歉。”

  “不需要。”凌御冷淡地回绝,“既然已经成为事实,道歉也于事无补。”

  “喂,你到底想怎么样?!难道还想让我们帮你抢回来?!”

  对凌御的“目中无人”,疾雷实在是忍受不住了。

  “如果能那么做的话,我求之不得。而且,这本来就是你们的失误才造成的,去拿回来有什么不对吗?”

  “!!”

  被说到理亏的地方,疾雷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反驳。

  “可以了,公主,不要再耍他了。”

  一直跟在凌御身后没有做声的夙夜终于开口了。

  “不是开玩笑,如果他真的能帮我把钥匙拿回来,要我说谢谢也可以。”

  凌御用眼光略扫过室内的六人。

  “不过,他们都是神殿忠实的侍者,是不可能做出违背长老们意思的事来的,没错吧。”

  “长老的意思?什么意思?”

  疾雷没有听明白其中的含义,一旁的伏尘再次把他拦回。

  “公主说的没错,这次钥匙被拿走,大概……的确是长老们的意思。”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败神公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败神公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