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真实之匙
千笑2020-09-05 12:172,510

  听到伏尘的话,除了疾雷和赫襄的三位护法少年,都露出“果然如此”的神情。赫襄双眼被蒙住,只看到他的嘴角动了动,疾雷虽然稍显惊讶,但很快也弄懂了什么一样沉下目光。

  “在人数不足的情况下,动用神器强行执行钥匙的唤醒仪式,而且,允许任甄佳母女加入……不管从哪方面看,都不是偶然吧。”

  尽管是很难相信的事,但现实让伏尘不得不下这个结论。

  “到底想要干什么啊,那些老头子……”

  方才还把矛头直指凌御的疾雷咬住下唇,眉头锁起。

  “大概是沉不住气了吧,距‘蚩尤冢’封闭的日期还有不到两年的时间了。”

  凌御不慌不忙地答道。

  “蚩尤冢?是那个据说藏有守护九黎族神力的圣地吗?如果失去了守护,九黎族就会遭受灾难?”

  “没错,”对深蓝头发少年的说法,夙夜点点头,接下去道,“据说,‘蚩尤冢’每隔十二年就需要大量的神力注入,否则‘入口’就会自动关闭,再想开启的话,如果没有获得了全部力量的继承人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了。但是现在想想看,上一个力量完全觉醒的继承人出现,已经是四百多年前的事了。万一这次入口封闭,什么时候能开启就成了未知数。”

  “但这和长老们让任甄佳她们拿走钥匙又有什么关系呢?神力的期限快到了话,赶快注入不就可以了吗?还是说有别的原因……”

  赫襄因为双眼看不见,比任何人都留神听着别人的讲话。

  “你说的没错,”夙夜给了赫襄一个微笑,尽管对方看不见,“那个别的原因,就是——只有蚩尤继承人的神力,才能维持‘蚩尤冢’入口的敞开。”

  “那不是很简单,不是说族里历来就有一把‘钥匙’,用它把你那个冰刀公主的封印解开不就可以了?而且,就算不解开封印,身为蚩尤继承人也有相当的力量吧。”

  疾雷瞧了眼凌御,“噗”地靠在沙发上。

  “没有。”

  凌御合上眼睛说道。

  “什么?”

  “我是说,我没有神力。”

  “哈?”

  面对凌御的发言,疾雷张大了嘴发出疑问。

  “别开玩笑,我可听说你是怎么杀都杀不死的怪物,还曾经把18层的楼给冰冻起来,要不是神力你怎么做到的?”

  “不过是正好走运而已。”

  凌御语气淡然得让疾雷禁不住想相信她说的的确是事实。原本在解释状况的夙夜两边看了看,没有发表意见。

     “别人的事不要管那么多了。”

  和风打断疾雷,把话题引回源头。

  “然后呢,因为公主没有神力,长老们没有办法,被迫要依靠任夫人或者她的女儿了吗?”他随即推测道,“大概是任夫人带着她得到的钥匙来交涉,要求护法立刻唤醒钥匙,交换条件是,她们会给蚩尤冢注入神力。”

  “你的脑袋一直转得这么快。”

  夙夜感叹似地称赞了一句。和风瞥了眼他像是在笑的表情,接着说下去。

  “如果长老们不答应,她立刻带着钥匙离开,让他们再也找不到。从长老们的角度看,好不容易到手的钥匙,绝对不能这样就放过,与其让钥匙消失,不如答应任夫人的要求。毕竟她还是九黎族的人,知道了钥匙在她手里,有的是机会拿回来。如果她们履行诺言,能给蚩尤冢注入神力当然最好,就算不做,与现在并没有什么区别,也没有损失。”

  “我们也是这么想的,条件对条件,完全符合任夫人的风格。”

  夙夜肯定和风的推测。

  “呵,那一家人,还真是都会谈条件呢。”

  和风嘴角翘了翘。

  “可是,等一下!”抢先发出疑问的又是疾雷,“不是说只有继承人才能给蚩尤冢注入神力?她们就算有钥匙也做不到吧?!”

  “你忘了吗?”夙夜反问,“任夫人一直想让族人承认的事情?”

  “……你说她的女儿有继承人资格?那不是从来没有被承认过吗?”

  “那可不一定哦,任夫人的前夫,也就是我们长延王的外甥先生,他从来没有说过刘非灵不是他的女儿不是吗?”

  “那倒是……”

  “而且,身为直接接触钥匙的神殿护法,你们应该知道,所谓的‘钥匙’,究竟是什么东西吧。”

  说到这里,夙夜的眼中透出一点亮光,少年们自然明白他的所指,都默不作声。

  短暂的犹豫过后,伏尘开口道出众人心中的“秘密”。

  “‘钥匙’——不管是嫡系还是旁系,只要有蚩尤的血统即可使用。与其说是钥匙,不如说是藏有力量的媒介,只将这力量授予拥有蚩尤血统的人。”

  “为了不让族中产生内斗,知道秘密的神殿的大祭司、长老、护法,王室的王,都守口如瓶,只说‘钥匙’是开启嫡系继承人封印用的,”蓟萁沉下语调接着伏尘的话说下去,“毕竟,强大的力量摆在眼前会引起血亲间的争夺,还有抱着侥幸心理,猜测自己也许有蚩尤血统的人也可能进来搅局……”

  “然后呢,这个秘密被曾经担任过神殿副祭司的任夫人知道了,”夙夜的微笑里,暗暗带着几分锐利,“也真亏她做得出来,想到生一个同时拥有神殿和王室血统的孩子。本来王室和神殿通婚,如果生下孩子,是都要被逐出九黎族的,她却能做到至今还在族里周旋,也不得不佩服。”

  “是啊,同时拥有神殿和王室血统的人如果爬到神殿的高位,就会知道‘钥匙’的秘密,很可能就让钥匙为他自己所用了。”

  蓟萁点头道。

  “但是,你们也不一般不是吗?能知道‘钥匙的秘密’。”

  伏尘褐色的眸子凝视着并肩而立的凌御和夙夜。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离开这里的时候,还没有正式成为护法,没有被告知这件事吧。”

  “……”

  “既然我们暴露了,你们要执行‘那个任务’了吗?”短短的沉默过后,夙夜扬起浅笑,“处决泄密者和不应该知道秘密的人。”

  !!

  一时间,六位少年全都语塞了。

  “……”

  “……”

  “……”

  “不,现在还没有那个打算。”伏尘眼光偏向别处。

  “也对,”夙夜摊手,“任夫人和她女儿都活的好好的,怎么好意思叫我们去死?”

  “前提也要看你们想要用这个秘密来做什么。”

  似乎不太喜欢夙夜带刺的说法,伏尘稍微坚定了语气。

  “……说了这么长的话做铺垫,你们也该说今天来这里的目的了吧。”

  “目的?”凌御抬眼反问。

  “也就是,对我们放跑了已经唤醒的钥匙的‘惩罚’。”

  “真不好意思,我没有那个空闲。”

  凌御收回自己的目光,不看任何人。

  “如果说我的目的,或者该说是要求你们做的事的话,只有一件——”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败神公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败神公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