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 大佬上戏
千笑2020-09-05 12:172,607

  “今天的家族会议预定六大集团的首脑都会出席。既然王族决定搬回到这里,他们以后也要以这座城市为据点了。”

  在铺着绒毯的走廊里,凌御对身后的人吩咐道。

  “去看看人来全了没有。还有,神殿那边,我们带走了人,他们不会善罢甘休。”

  “公主你呢?好像是有出门的打算吧。放她一个人在这里?”

  “比起被动呆在这里的‘傀儡替身’,行动的‘主谋们’更引人注意。况且,还没有人会蠢到会硬闯公主的别墅。”

  “最重要的,今天的预约我不想取消。”

  立刻就明白了凌御所指的是什么,夙夜微笑着回复。

  “我明白了,本家的事情结束后,我就赶到那里去。”

  “随便你。”

  凌御简短的回答了一句,走出门去。

  ---

  九黎家从不悠闲度日。

  王室掌握权力,神殿掌握神力,而直接为这一族提供支撑的,是它所经营的“六大集团”的财力。

  “听说,蚩尤陛下的继承人开始行动了?”

  九黎本家的据点里,族母“容后”与“六大集团”的首脑围坐在会议桌旁。

  人无钱财寸步难行,六大集团的重要性非同小可,他们直接对王室报告,不经允许,神殿的长老和王室的辅臣也一概不得干预。

  自从族长长延王对外宣称“卧病”以来,都是由她来听取报告,并“决策”族内的事物。族中倒是有一位“宰相”,不过年近九十,基本是不参与日常事务的摆设性存在。虽然年纪没有八九十那么老,但这位年近花甲的老妇人并非善于权术的干练人物,实际的决策权,早已经落在面前这几个人手中。

  “不会像9年前一样吧,再闹出那样的事,谁都不好收拾。”

  “陛下您确定那个人可靠吗?那种身份不明的小丫头,真的能为我族信任?”

  “既然已经知道了‘钥匙’在哪里,就该尽快解开神力的封印!重新建立我族的权威!”

  “还是慎重点,先把他们隔绝起来仔细研究比较好,现在不是野蛮的时代,没必要锋芒毕露。”

  “隔绝起来仔细研究?难道还想重蹈覆辙吗?”

  “……这件事,就请各位不要再多过问了,这也是我王的意思。”

  面对这些族中“巨头”无休止样的争执,容后尽量保持镇定,希望能够压住局面。

  “又是王,王的病情到底怎么样了?”

  “王到底在干什么?对外称病不会是假的吧,或许……已经被什么人取代了也说不定。”

  “……”

  容后的搪塞没有任何的效用,反而将矛头转向了自己。不知如何应对的她只能在桌下握紧双拳。过去,丈夫长延王九黎重岁在场的时候,就算这些集团在社会上势力再大,也没有一个人敢对他的决定说半个不字……只不过,短短一年半的时间……

  不知这些人是因为失去拥有强大力量的蚩尤王的支持而焦躁不安,还是急着想把压抑了太久的欲望抒发实现。

  “可以了,你们,这是对我们的族母说话的态度吗?”

  六大集团中,最有实力的“义士”集团首脑——刘义峥的话暂时镇住了其他人,也给了容后喘息之机。

  “我们是来商讨族内大事的,不是来质问族母的。一切都会有个结果,就不能耐心等待吗?”

  这个刚满知天命之年的男人阅历丰富,相当有领导和经营才能,这从他所经营的“义士”集团雄厚的财力和影响力上就可见一斑。

  “要知道,我们隔了这么多年又聚集到这个地方不是为了争吵和猜忌的,是要为我九黎族而寻找一个更有力的支撑。”

  “在这个目的下,不管是什么,都应该可以被理解和接受。神力封印的事,自然会有神殿和王室协调解决,我们应该做的,是尽一切力量给予支持,以回报九黎族带给我们这些子嗣的财富和荣耀。”

  “确实,如果没有家族的帮助就没有我们六大集团的今天,但也正因为是这样,我们才更关注神力的解放。我们和家族是一体的,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幷非想要逼迫族母,只是现在的情况实在让人无法安心坐等。”

  在刘义峥如此漂亮的说法面前,其他人也只好采取缓和的态度。

  “那样的话,我有个建议,”刘义峥顺理成章地提出想法,“与其大家在这里争吵,让族母为难,不如请我们的公主,以继承人的身份和大家见面。”

  “!!”

  容后闻言,身体一缩。

  “就算没有完全解开封印,她到底还是蚩尤继承人,王无法直接传达意志的情况下,如果公主能够出来稳定人心,就再好不过了。”

  “可、可是,公主她……”

  “您是担心公主的安全吧。”

  “嗯,没错,之前发生了那样的事……我不想让公主也步她父母的后尘……”

  容后的手心渗出冷汗。

  “但也不能因为害怕意外,永远不让公主出来见人吧。”

  “请您不要忘了,作为继承人,公主也有安抚族人的义务。”

  “那以来已经有将近十年了,这么久都见不到继承人,不安是在所难免的。这不是胡说,有些年轻人已经开始怀疑九黎族的能力,产生脱离家族的想法了。”

  “……”

  以安全为借口,将公主藏起来已经有9年,终于到了这个理由失效的时候了吗……

  老妇人咬住自己的下唇,以沉默来应对。

  “大家,都说了不要给族母压力,”打圆场的又是刘义峥,“我认为,既然是事关公主,不如听听她本人的意见如何?要是她还没有准备而勉强为之,不是会弄巧成拙吗?”

  “换言之,如果是公主主动勇敢地站出来,那就会给族人们相当大的鼓励。”

  ---

  还没有结束吗?

  夙夜等候在走廊里,正当他感到有些无聊的时候,一个许久不见的身影转过拐角进入他的视线。

  “夙夜,好久不见了。”

  还离着两步远,男子就先一步跟他打招呼。

  “刘先生,不好意思,让您屈尊。”

  夙夜低头,对“义士”的首脑赔礼。

  “说的什么话,我们之间还用忌讳那么多吗?”刘义峥像位忠厚长者,豪爽的笑笑,“这次回本家来干什么?”

     “这个……”夙夜眼神偏到一边,像是有些迟疑。

  “啊,我忘了,你现在的身份是公主的护卫,任务要保密是应该的。”

  “诚如您所说,抱歉。”

  夙夜微笑着再次赔礼。

  “都说了不用忌讳那么多,有空别忘了回来看看啊,毕竟那是你曾经的‘家’。”

  刘义峥像位亲切的长辈,拍着夙夜的肩膀。

  “啊,对了,既然你来了,就事先通知你们一声——刚才会议上已经决定,邀请公主正式出面了,不知道我们的公主准备得如何,还是请你先带个话给她吧。”

  “明白了,我会切实传达给她的。”

  “……”

  夙夜静立了一会儿,迈开了脚步,不管那个人想要对他暗示什么,在这里要做的事已经完成了。他现在的目的地,是和这栋“王室”公务楼对面而立“神殿”公务楼。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败神公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败神公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