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冰之王女
千笑2020-09-26 23:555,285

  “原来如此,终于开始动手了吗……?目标还是瞄准了我呢。”

  凌御站在一片白冰之上听完夙夜的回报,她并不惊讶,而是觉得果然如此。

  “告诉他们,我会出席。时间点来说刚刚好。只要那家伙在我手里,就等于得到了最大的砝码不是吗?”

  “但是,如果砝码不稳定,比如,自己长了脚,乱跑到别的地方怎么办?”

  “……看情况。”

  少女双手轻推了下看台,脚下的冰刀向后方移动。

  “还继续吗,公主?”

  夙夜站在看台上问道,回音扩散开来。空旷的冰场里,只有他们二人。

  “嗯,还有两圈。”

  凌御低声回答,在冰上滑出一道优美的弧线。

  “……我的话,不稳定的砝码,就直接把它去除了呢。”

  夙夜带着浅浅的笑容低喃。

  ---

  “好厉害!那是谁……?!”隔着二层走廊的玻璃,凌希惊叹。

  一个暗灰色的身影,在下面的冰场上流畅飞速地滑行,接连地完成数个跳跃。

  “看不出来吗?”

  “凌御?!”

  经和风的提醒,凌希才看清楚。

  “她到底是什么人!啊,不要只说是好人或者坏人!”

  这种暧昧过头的概括,会让人抓狂。

  “在家族以外的人看来的话……神秘的冰上少女。”

  “什……?”

  “她不上学,平常除了处理家族事务就是练习花样滑冰。从十四岁第一次参加青少年比赛开始,一直统治着冰场。尽管参赛次数不多,但从来没有得到过冠军之外的名次。”

  “……么……”

  凌希的话因为过于惊讶硬生生地分开了。她手扒在玻璃上,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冰上飞旋的身姿。

  “很多年前,在一次船难中公主的父母莫名身亡,公主也昏迷不醒。族里怀疑是有人想暗害继承人,于是就把公主的一切讯息都隐藏起来以便保护。但是,两年多前,凌御突然开始在花样滑冰的赛场上活跃。尽管族中一再否认冰场上的‘九黎凌御’跟九黎族有关,但知道公主名字的人还是心里有数的。”

  说着,和风也望向滑行中的凌御。

  “可她说,害怕有人会对她不利一直躲着不出来,参加比赛这种事不是很矛盾吗?”

  “不矛盾,”和风回答凌希的疑问,“一个无名少女消失,不会有任何人追查,但是如果一个世界知名选手消失,那就是大事一件,会有数不清的媒体追踪。她越有名,想对她下手的人就越要多想一想。”

  “听上去好像有点道理哦。那她现在有多有名?”

  听到凌希这么问,和风轻巧一笑。

  “有名到被报纸头条送花名的程度。”

  “花名?”

  “‘冰之王女’——虽然听上去有点中二,不过也确实很合适吧。”

   “冰之……”

  冰上,凌御再次跃起,飞速旋转——

  !

  凌希忽然想起她那让人脊背发冷的眼神,不禁打了个哆嗦。

  “合适……过头了。”

  她感叹了道。

  “你带我来,是为了看这个吗?”

  直到冰上的少女放缓了步伐,进入休息状态,凌希才把注意力转向和风。

  “不是,”和风眨眨眼,“只是因为你是被监视的对象才不得不带你来。”

  “为什么监视我?”

  “因为那是我的任务。”

  “那你来这里又是要做什么?”

  “有自己的事情,监视你也算一件。”

  “什么乱七八糟的,逻辑根本不成立!!”

  跟和风的对话驴唇不对马嘴,凌希抱住开始混乱的脑袋。

  “淡定,淡定,公共场合不要大声喧哗。”

  和风若无其事地继续引路。

  ——忽然,他停住了脚步。

  “又、又怎么了?”

  “音乐变了——”

  和风收敛目光,缓缓看向玻璃。

  “音乐?”

  ---

   “什么曲子……?感觉好压抑。”

  凌希皱起眉头,她的耳朵没有和风那么灵敏,直到进入冰场看台,才听清了旋律。

  “柴可夫斯基的——《夜曲》。”

  看着凌御的舞蹈,凌希感到仿佛所有的神经都被绷紧,低沉的弦音幽暗的身影带走了思绪,自己的脉搏跟着冰上的身影的起伏一同跳动。

  好美……

  “好冷……”

  忽地打了个冷颤,凌希才回过神来。

  她抱了抱自己的双臂,感到这里的寒气并非干冷,而是有着些微的潮湿,身上只穿着短袖的衬衫和牛仔短裤,皮肉似乎要被浸透。

  “和风,你刚才说这是什么曲——”

  “!!”

  “啊!!”

  一声尖叫在空旷的冰场内回荡。

  “你、你是——早晚!你什么时候……”

  “真对不起,我的名字是夙夜。”

  凌希再抬头的时候,猛然发现旁边已经换了人。

  “你们……为什么都是神出鬼没的!”

  “你不认为是您自己该多注意下周围的环境吗?”

  “我……”

  “之前和你说过吧,”夙夜忽然沉下声音,“要是没有能力就快点逃了,否则,不保证你的安全——现在,你还在这里做什么?”

  !!

  夙夜的眼中折射出的光亮,好像会刺痛人的神经。一副俊朗的脸孔居然让凌希害怕得不敢动弹。

  “你……”

  凌希好不容易挣扎着支吾出一个字。

  “够了。”

  另外的声音插入了两人当中。

  “凌御……”

  得救了——

  终于能呼出一口气,凌希赶忙站稳脚跟。

  “我是……你……他……刚才……”

  “闭嘴。”

  刚刚为凌希解冻的凌御,转眼又将她冻在原地。

  “没要你解释。”凌御眉心微蹙,看得出来,她有些不愉快。

  “走吧。”

  简单的几个字,便结束了对话。

  换回制服的凌御,脸上仍是冷淡得可以结霜,刚才冰上那优美的舞姿,真的是这个人的吗?凌希不禁怀疑自己的眼睛。

  刚才看到凌御的眸子,似乎透着些深蓝的色调,不像是一般东方人会有的颜色。

  她到底是什么人,想用自己做什么呢……

  “空气变了。”

  接近了体育场的出口,冷不丁,凌御低声说道。

  “空气?”

  “等一下,跟在我后面走,不要做多余的事。”

  “啊,是……”

  如同被下了命令一样,凌希谨记凌御的交代。

  ---

  与明白的自然光芒同时映入凌希眼帘的,是带着与光芒完全相反气息的不速之客。

  六个用青灰色长袍罩住全身的神秘人,仿佛等候了多时一样,伫立在三人面前。虽然看不到他们的面孔,但从身高和体格来判断,应该都是男子。同在学校袭击凌希的那些人一样,每个人的脖子和手腕上,也挂着复杂的古铜色链状装饰。

  凌希的第一反应,就是要后退跑回室内,但背后站着夙夜,她无路可逃。

  “这种问候方式还真是久违了。”

  凌御率先开口,视线却没有落在那些人的身上,而是看向远处。

  “这就是,过去神殿的副祭司,任甄佳夫人对九黎族丢失了九年的公主的欢迎方式吗?”

  “不愧是,王室的公主。”

  有些沙哑的中年男子声音,从其中的一个神秘人身上发出来。

  “就是个人平日消遣,也要把其他人都驱逐,自己包下整个场地吗?”

  凌希闻言不由得环顾四周,发现真的没有其他人站在看得见的范围内。

  怎么可能,就算包下了体育场,街上也该有人在走动才是啊……凌希不禁疑问。

  奇怪的事情不仅如此,在体育场栅栏围墙的底部,每隔几米就有几点灰色烟雾在徐徐上升。

   “我只不过是讨厌你们这些不分场合出来碍事的杂碎,不想让你们污了其他人的眼。”

  “……您个人的爱好,我们也不会过问……”

  不知道是不是在压抑因凌御的藐视而亢奋的情绪,中年男子的声音有些颤动。

  “不过,还请把‘钥匙’交出来,保管和使用‘钥匙’,是神殿的职责。”

  “钥匙?哪里有什么钥匙?”

  凌御冷淡地反问。

  “您背后的,那个‘钥匙’……”

  忽然间,凌希感到那些人的焦点聚到了自己身上。

  “钥匙……我?”

  “真会说笑,你们看清楚了,这位是九黎族失踪了九年的公主殿下。”

  凌御否定神秘人的说法。

  “那不过是您的借口吧……是不是因为有些什么不得已的原因,让您不得不把‘钥匙’藏起来让神殿无法使用呢?如果这钥匙被神殿用来解开封印,您却没有得到力量,到底是钥匙出了差错,还是您本身的血统有问题……”

  “我没时间听你们唠叨。”

  凌御微微眯了下眼睛。

  “和神殿的术士打交道,向来是王室护卫的职责。”

  “恐怕不会给您叫人来的时间。”

  “是吗?”

  抬起眼睑,凌御回头瞥了眼凌希。

  “跟我走。”

  “……哦!”

  从楞神中清醒过来,凌希快步跟上凌御。

  “夙夜,如果可能,留下一两个能说话的。”

  “如果可能的话,是吧……”

  嘴角带着上翘的弧度,夙夜重复凌御的交代。

  ---

  !!

  一个神秘人正想去拦两个少女的去路,却不想夙夜已经站在了他面前。

  “虽然跟神殿已经没关系了,但把这个留在身边还真是方便呢。”

  夙夜的左手中握着一个模型似的短细刀鞘,他右手贴近刀鞘,做出抽刀的动作。

  “什……”

  “闪开!”

  沙哑的男声提醒迟疑的同伴。

  一道黑影刹那间从夙夜手腕间飞出,直冲神秘人的头顶。

  “哈……!”

  神秘人慌忙挥手,某种东西便弹开了夙夜的攻击,让他得以后退。

  ---

  “那是……!”

  忍不住回头的凌希正好看到这一幕。

  “看到什么了?”

  凌御却并不回顾。

  “青光!刚才那个人头顶发出一道青光,挡开了夙夜的……哎?那是长刀吗?可是,从哪里……”

  凌希定眼时才发现,夙夜手中握着的,是一把真实尺寸的白亮长刀。

  “还有呢?”

  “那些人,全身都笼罩着灰色的光雾!——早晚!”

  凌希惊叫——数个灰白的光球从神秘人身上跃起,从不同方向袭击夙夜。

  “哎……没、没有……?”

  凌希眼中,夙夜像是凭空消失在了刚才站立的地方。

  !!

  刚才败退的神秘人,被突然出现在他背后的夙夜擒住双手,强行转了方向,迎面撞上一个尚未消失的光球。那人全身瞬间被闪电样的光丝缠绕,发出痛苦的喊叫,双腿弯曲下去。几乎是同时,夙夜手上的刀鞘击中他的太阳穴,那个神秘人就此趴在地上动弹不得。

  “……”凌希还来不及喘气,一连串的动作已经结束了。

  “包围他们全身的,叫做‘斗气’,低能的术士要将灵力转化为攻击,必须要会引出‘斗气’,那些青光和白光,是他们所使用的法术——能看到真是方便。夙夜用的,是神殿特制的,方便携带的武器。”

  凌御一边解说,头也不回的朝着外围的栅栏走去。

  凌希则扭着头,关注着那边的对战。

  不,根本称不上什么对战,完全是一边倒的游戏。

  尽管那些神秘人——术士,不断放出看上去十分危险的光球和烟雾,但打不中目标,什么样的法术都没有任何意义。术士的眼睛还在寻找消失了的目标时,就已经被夙夜的刀鞘击中头部,转眼间,一半的术士已经倒地不起。

  忽然,一个术士料中了夙夜的落点,手中放出红色的雾霭,扑上青年的右臂。夙夜立刻将刀换手,在空中挥过,切断了攻击法术,回手顺便又重击了一个对手——术士们完全没有任何转机。

  与目瞪口呆的凌希完全不同,凌御如同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无言地走到黑色的铁栅栏边,她沿着围墙走了几步,然后停在一处灰色烟雾升起的地方。

  当。

  一个青灰色的小瓷瓶被她踢倒,凌希看到烟雾正从瓶中流泻而出。

  “把瓶口堵起来。”

  “哦……”

  凌希抱着因刚才的对战还在砰砰跳的心脏,按照凌御的吩咐,用手捂住瓶口。

  “啊!”

  烟雾散去的同时,凌希发出小小的惊叫。

  往来的行人瞬间出现在了街道上。

  “你刚才,没有看到任何人对吧。”

  “啊,是……”

  “把手放开。”

  “哦……”

  机械地遵照凌御的指示,凌希又放开手,让烟雾冒出。

  “!!”

  行人瞬间又消失在了她面前,街道空空如也。

  “这是怎么回事?!”

  “令人产生幻觉的魔烟,隔断人对生命体的感知。他们用这些烟雾形成了一道屏障,在行人们看来,我们所在的方向也是没有任何人在。效果大小因人而异,如果是完全没有抵抗意识的人,效果可以达到最大。我就知道又是用了这种无聊的手段。”

  “可是,至少会看到有烟吧,这不是很奇怪?”

  觉得有些新鲜,凌希不断重复着堵上、放出、堵上、放出的动作,可是没有出现行人全部消失的的情况,只不过放出烟雾时眼中的人影有些模糊。

  “没有足够的灵力,是看不到他们这么弱的法术的。”

  “是这样吗……”凌希向倒下的术士们看去,“你要拿那些家伙怎么办?”

  !!

  突然间,刺眼的白光在凌希面前乍现,一股凉气逼上她的脖子。

  ——

  噗。

  不等凌希反应过来究竟发生了什么,袭击就静止在了有东西被刺穿的声音里。她的视线,被凌御的背影遮挡了大部。

  骤然现身的第七个术士残留着锐气的手,在距凌御脖子分毫之差的地方停止了,连同他的身体一并僵直。

  一道细细的亮光从术士脖颈后跃起,回到它主人的刀鞘中,重新成为一个方便携带的模型。

  凌御默默将凌希向一旁拉开,让开一块空地,那个术士的身体撞上地面,发出沉闷的声响。粗壮脖颈的后面,有道两根手指宽的伤痕,正慢慢地渗出血来。

  “他、他怎么了……不会,死……”

  凌希的话只说了一半,就忽然失去了声音,她意识到有什么东西,刚刚就在眼前,永远静止了,她瞳孔中的光芒,散落开来。

  ---

   “处理完现场之前,这个还是需要用的。”

  凌御从一动不动的凌希手中,取下小瓷瓶,不慌不忙放回地上。

  “还真的是有点麻烦呢。”

  夙夜看了一眼地上的人,将刀鞘系回腰间说道。

  他将凌御引到倒地的术士们跟前,揭开其中一个术士的斗篷。

  “……他是?”

  露出的,是一个有着暗红头发的年轻男子的脸孔。凌御对他还有些微薄的印象。

  “嗯,刚才觉得他使用的法术有点不一样。我在刘义峥的身边见过他几次,名字好像是……阳华——不知道为什么会跟任夫人的术士在一起。”

  “难道说……”

  凌御左手攥拳,抵上自己的下巴。

  !

  空旷的广场上,脆亮的掌声响起,打断了凌御的猜测。

  “做的真好,连刚才的滑冰表演,一起给你鼓掌了哟。”

  一身休闲装的浅金色头发少年,正在体育场二层的露天走道上拍着手,表情像是在赏风景。

  “你还在啊。”

  凌御淡淡地回应。

  “我只是想知道,你找回来的那个到底是什么,这样不清不楚的,我实在没办法工作。”

  凌希还一脸茫然的站在原地,全然没有意识到和风说的“那个”是指自己。

  “你脑袋里还有工作两个字吗?”

  夙夜冷笑。

  “不管是什么,都和你没有关系。”

  凌御冷淡回绝了和风的询问,转身走向还楞在那里的少女。

  “和你有关系不就好了?”

  和风露出一个他名字一般的笑容,纵身从二楼跳下,轻松着地,正好落在夙夜旁边。

  “夙夜,告诉凌御,别太宠那位小姐姐了,有用处的话,还是快点使用为妙呢。”

  他握了握手中的一枚银色怀表,在夙夜耳边说道。

  “用不着你来说。”

  对方语气并不柔软地回答。

  “你也一样。”

  凌御所乘的车影远去,和风一个人站在体育场的阴凉下。吹着夏季的微风,他嗅到了一丝天气变化的气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败神公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败神公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