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唯一的公主
千笑2020-09-05 12:173,797

  “从我八岁开始,那个女人就一直想要我的命,特别是小的时候,这样的事情简直就是家常便饭,不过这几年她倒是安分了不少,我还以为她真的转性了呢。”

  凌御的脸上难得浮现出表情,不过相当遗憾,那是一丝嘲讽的笑。

  “明白了吗,只要走出这个地方,你就会立刻成为目标。”

  美丽的少女倚在软椅上,抱着自己的双臂,用余光瞥向坐在一旁的凌希。

  “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凌希双手抱拳,将脑袋埋在双臂中,身体缩成一团微微颤抖。

  “什么要命,什么暗杀,你们还……”

  外表俊朗的夙夜,转眼间就轻巧的夺去了一条人命。不想去相信的超越常识的能力,也活生生的展示在她眼前。

  就像从一个雾蒙蒙的梦中醒了过来,她清楚的看到,凌御所说的九黎族的事,都是确实存在的。

  “……”

  “我只想知道我什么时候才能回家?!难道你的封印一辈子不解开,我就一辈子呆在这里吗?!”

  (不要,我不要和这些人在一起!)

  凌希心中重复着她自己的声音。像是一阵蜂鸣刺痛着神经。

  “……倒也不是绝对,只要能让阻碍我的最大问题消失,你随时可以离开。”

  短暂的沉默后,凌御静静说道。

  “?!”

  这回答让凌希心中一亮,不由得竖起耳朵。

  “那个任甄佳……和她的女儿,”凌御语调微沉,“甄姨之所以会这么不遗余力,是因为她有一个据说继承了王室和神殿两方血统的女儿,她想要通过女儿来得到九黎族的王位。”

  “让她的女儿……成为王吗?”

  “如果她自己有资格的话,我想她也不会让给女儿呢。”

  “……怎么回事……”

  凌御脸上再次浮现出冷笑,凌希感到其中或许有什么内情。

  “你看过资料了吧,因为没有足够灵力的人出现,神殿最高权力者——大祭司的位置已经空缺了四十年。”

  “啊,是,这页我还记得……”

  毕竟是第一页,凌希的印象还是很深刻的。

  “二十年前,她曾是副祭司之一,以灵力来看有可能成为神殿的最高人物。大祭司名义上是仅次于王的角色,但因为掌握着王的‘封印’和神殿,事实上完全可以制约王的力量,爬上这个位置和登上王座也没什么两样。”

  “只不过……任甄佳因为闹出了事情被取消资格——离梦寐以求的地位只有一步之遥,她大概相当不甘心,立刻就嫁给了现任王的外甥,也就是我的表叔,生下女儿后,又马上离开他,找了另一个更有财力的人依附。”

  “为什么……”凌希不明所以。

  “因为她想要蚩尤的血统。”

  “……”

  “神殿所属的人的祖先,跟战神蚩尤没有直接的血统关系。他们没有继承王位的资格。”

  “是说,她只想要个有王室血统,能继承王位的孩子……?拿结婚当跳板吗?真豁的出去啊。”

  “对醉心权利的人来说,这种事不奇怪吧。”

  “……”

  凌御的表情若无其事,而凌希对这做法却有种说不出的不适感。

  (导致无数的争权夺利,简直就是带有诅咒的血统……彻底摆脱关系,是最好的选择……)

  “?!”

  脑海中莫名浮起一个警告声,凌希禁不住捂住自己嘴巴。

  “怎么了?”

  注意到凌希的异常举动,凌御盯住她。

  “不,没有……”

  按下吸到喉咙的一股冷气,凌希摇摇头。

  “然后呢,任夫人的女儿得到继承资格了吗?”

  “事与愿违,”凌御继续道,“因为她的动作太快了,私生活也有问题,族中一直怀疑那个女儿不是她前夫的孩子,从来没有认可过她的继承权。被抛弃了的男人更是拒绝为她们做亲子鉴定。”

  “拒绝是当然的呢……嗯……这个是叫自食其果吗?

  “说的不错,”第一次,凌御爽快地肯定了凌希的说法,“于是她恼羞成怒,迁怒到我身上。我父母因为事故亡故,王族的直系血统成员只剩下我。她大概认为,只要除掉我,自己的女儿就会被认可为继承人吧。”

  “对大部份的九黎族人来说,王族的存在只会使他们得利。现任的王卧病之后,不安的族人都希望继承人能出面稳定人心,而不是杀掉王族取而代之。她们,是特例中的特例,也是我最大的麻烦。”

  “也就是说,只要这个解决了我就可以回家了吗?”

  没有多余的脑细胞去理解九黎族的内斗,目前凌希最关心的,仍是自己的自由。她下了决断似的点了下头。

  “好吧,我帮你解决!你说我能做什么,只要能解决这个问题我什么都帮你!但你要保证放我回去!”

  “帮我解决?”

  凌御挑起眼角,有些诧异的看着一脸认真的凌希。

  “还是算了,你根本做不到。”

  凌御撇过头站起身。

  “哎?!为什么!”

  刚刚看到的希望之光就要熄灭,凌希情急之下拍着桌子跳起来。

  “难道你根本不想放我回去?!”

  “笨蛋,你现在还没发现解决那个问题的方法吗?”

  凌御抬起眼睛,好像有冰蓝色的冷光在那对眸子中萦绕,凌希的身体一瞬间静止了。

  “杀了她们,就一切都解决了,你能做到吗?”

  王女的言语和眼神一样冰冷。

  凌希眼前,似乎又出现了术士死亡时的情景。

  那身体静止、倒地,白亮的刀刃从他脖颈抽出……从伤口流出的血本应是鲜红的,但她的记忆却没有任何的色彩。

  很简单的道理——杀掉,就一切都解决了……

   “可、可是,杀、杀人……太过头了……”

  “她们不是一样想要杀我?”

  无法反驳。

  “只要她们的命,算是很便宜的了。”

  (怎么办……

  她是知道我无法做到才说的……

  那种事,我根本做不到……)

  凌希一句话也说不出,低下头紧握拳头,任凌御走出客厅。

  对,只要她们的命,已经是很便宜的了。

  凌御在心里重复。

  想还回去,想还回去,想还回去……

  成百上千倍的还回去,成百上千倍还给她们,她们做过的那些事……

  ---

  “公主,扣子……”

  擦肩而过的一名女仆,见凌御袖口的一枚扣子松开了,便伸出手来,想要帮她扣好。

  啪!!

  ——

  凌御瞬间弹开了女仆的手。

  “啊……!对、对不……”

  女孩顿时慌了手脚。她在凌御的住宅里工作了有两年。虽然凌御看上去态度冰冷,但时间一久便发现,不管仆人们犯了什么错误,都不曾见过这位公主动怒,自然而然地,举止便放松了起来……可是,刚才一瞬间,凌御的眼神和手腕,像刀子一样凌厉,朝自己飞来……

  “没关系,我自己来。”

  凌御收起自己的手腕,看了眼惊慌的女孩。

  “没伤到吧。”

  “没、没有……”

  没有生气么?太好了……

  女仆在暗中松了一口气,赶忙从凌御身边离开了。

  ---

  托她们的福,我现在,还是讨厌被人碰到呢……

  凌御握着自己的手腕,将扣子扣好。

  讨厌和人接触。

  谁知道会发生什么……

  “亲戚们”送来的点心,会让人吐上三天三夜;远足的时候被吩咐去拾野炊用的柴火,不知被谁推下河;学校里同班的女孩扫除的时候“不慎”跌下楼梯,现在还没有醒过来,只是因为她和自己换了当班的顺序……

  十二岁的那年……现在想起来脊背还会隐隐发凉,任甄佳终于“成功了”……

  那个时候的自己,像一只被拔掉了所有爪牙的幼兽,每个夜晚,独自一个人抱着身体缩在过大的床上,警戒着周围那些注视自己的眼睛。

  无论如何,绝对不能让那种事再次发生。

  为了能在夜晚里活下去,我可以,做任何事……!

  “凌御?”

  !

  “夙夜?”

  “怎么没有开灯?”

  伴随着熟悉的声音,房间的照明被点亮,将凌御从黑暗中唤了回来。

  “我知道你这个时候会在房间里,就直接拿过来了。”

  夙夜微笑着将手中的一个文件袋交给了凌御。

  “……‘那一半’的‘义士’会膨胀得这么快,果然是因为吞并的原因呢。”

  读过文件的内容之后,凌御皱起眉头。

  “我都可以察觉到不对,刘义衍的动作未免太明显了,到底是沉不住气还是别有所图就不知道了……果然还是不太明白,经济运作什么的……”

  心有不甘地将文件扔在书桌上,凌御靠在椅背上轻叹一口气。

  “棘手的话,不如让其他人来做吧,这些事对你来说还是太早了点,当然搞不懂,太勉强也是要吃苦头的。”

  夙夜在一旁安慰她道。

  “真的,现在有其他人可以替我做,和以前不一样。”

  凌御从桌面上的书架里抽出一本墨绿封皮的书,放在面前,用手抚过。

   “但也许有一天,还会变成以前那样,我不认为自己还有再次死里逃生的运气。”

  “……”

  夙夜静静听着凌御的说话。

  “而且,我不想放过这个机会。就算其他的细节不能完全弄懂,但只要抓住这确实的一点,就能把刘义衍踢出去——”

  ——像她拔掉过我的爪牙一样,我也要把她的爪牙拔掉——

  “首先就要把她的‘金库’冻结起来。还有,要刘义衍知道,跟那个任甄佳站在一条线上有多愚蠢。”

  讲到这里,凌御轻咬了下嘴唇。

  “很棒的想法,”夙夜双手搭在椅背上,笑容又深了几分,“不去数有多少灵丹妙药,只要其中有一颗是毒药,就能把炼丹的道士斩首。对付敌人方面,你又成长了一步。”

  “当然了,我就是这样才活过来的。”

  对在这样的称赞凌御不以为然。

  “我知道。”

  夙夜弯下腰,轻吻上凌御夜晚颜色的发丝,发丝上凉爽的气息与温热的呼吸汇合在一起。

  “因为我也是这样才走过来的……”

  低沉又温柔的声音,像是咒语一般。

  “不用担心,‘义士’也好,任夫人和她的宝贝‘非儿’也好,都是赢不过你的。只有你,才是唯一的‘九黎公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败神公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败神公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