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 早晚
千笑2020-09-05 12:173,384

  有着夜一样颜色长发的少女微抬下颚,指尖扶上玻璃,目光注视着窗外的天空。

  “长久以来,辛苦你了。”

  她静静地开口,声音不带任何波动。

  “不敢,作为族中的一员,这是我应该做的。”

  在少女背后,是这所高中的校长,一个年过五十的男子。他恭敬地回话。

  “你是王室所属吧。”

  “是的,”校长再次低头,“祖上虽然地位卑微,但是从蜀中出发时就开始追随长延王陛下的。这么多年来,在下虽然不才,也一直跟族里保持联系,属于有明确九黎族概念的‘里族人’。”

  “那么,事情就简单了,”少女点了下头,“这所学校,就由我们接受了,之后该怎么做,听族里的安排吧。”

  “是的。”

  “不用担心,你会得到应有的褒奖。不但是因为你多年来经营这所学校,更重要的,这个学校为我收纳了一个最好的——‘替身’。”

  “……”

  “至于教职员那边,不想继续任教的话,可以辞职不干,愿意留下的人,付给现在三倍的薪水,根据教学班级成绩的提高,每半年月会有不低于百分之二十的加成——如果他有为我所用的能力的话。另外,辞职的人如果愿意,可以得到相当于现在薪水五年的补偿金额,但是不管想不想要都不能对外多嘴,留下的人也要签同样的保证书。有特别信不过的人的话,整理好资料交给神殿的联络人,让副祭司处理。”

  “我会妥善处置,请公主您放心。”

  校长的黑框眼镜有些下滑,镜片反射微薄的日光,掩盖了他眼角的抖动。

  不明白,我不明白……

  他表面上谦卑平静地回应凌御,暗中却不由得抓紧了右胸口,压抑着沉重跳动的心脏。

  不过是个十六岁的少女,怎么会给人如此的压迫感……因为她是流着蚩尤之血的公主吗?因为她继承了那特殊的力量吗?

  小时候不止一次听祖父说起过,现任的族长长延王并非族中嫡子,但他解开封印得到了强大的蚩尤之力,一人就镇杀了族中上百个反对他的异能者。从那以后没人再对长延王的决定说半个不字……

  难道,这个“公主”也有她的祖父一样的能力吗……

  可是,就算是她已故的父亲,解开了两道封印的前王子也没有这样的阴冷感。刚才抬头,不慎看到她那对眼睛,仿佛,冰做成的夜晚……

  难道,她获得了更多的蚩尤之力……?!

  想到传说中鬼怪般的力量,校长脊背又是一缩。

  不、不可能……

  他在心中极力否定自己的猜想。

  还有两把钥匙应该掌握在炎黄二帝手中才是……

  到这里来,挟持普通的高中生做为“影武者”……她,还有九黎族的高层究竟在想些什么呢……

  ---

  凌希将自己的头埋在丝绵枕头下,身体挤成一团——这真是和那张雪白大床不相称的姿势——她的脑袋里,都是凌御那些冷冰冰话语的回响。

  “说起来,你爸爸的研究所最近在为某个新项目的资金发愁吧,你可以把这个当做变相打工。”

  虽然他们出手就是三百万……

  “虽说是替身,但是你基本上不会有生命危险的。”

  “基本上”是什么意思?!

  “如果弄出了人命,我们也是会非常难办的。”

  那满不在乎的表情,像是会难办的样子吗……?

  “不要想逃或者对别人抱怨,胆量够大的话,你可以试试看报警去会有什么后果。”

  这是黑恶势力集团吗!

  “至于你家里和学校那边,事情由我们来做,你就安心地在这里享受‘公主’的生活吧。”

  这种情况,谁能安心地享受啊……

  “记住,从现在开始,你是九黎家从小走失又找回来的嫡系继承人‘九黎凌希’。”

  连姓都被改了……

  …………

  为什么,会是我……

  …………

  ---

  “妈妈……”

  “这种时候,您就只会喊娘吗?”

  “!!”

  被突然冒出的声音吓到,凌希弹簧一样直起腰来。

  “我喊妈妈关你什么事?!”她带着一脸委屈还击,“不对!关你们的事!都是因为你们!凭什么把我扣在这里不准外出不准打电话不准提问题!我不是你们三百万买回来的奴隶!不经过我同意就把我随便买卖,我不承认!你们要是还有良知就快把我放了!不要再继续犯罪!!”

  “…………”

  “气话说完了吗?”年轻男子站在床边,有礼貌地等着凌希讲完话。

  “……反正这是你们的地盘……”

  抗议无效,凌希又钻进枕头下面。

  “二楼的风景真不错,走上阳台就能看到藤萝花架和喷水池,朦胧灯光笼罩的夜景很美不是吗?还有,这房间里的摆设,缀花边的缀花边,精雕细刻的精雕细刻,个个都粉粉嫩嫩,白得流光发亮的,一般少女应该是喜欢得不得了吧。”  

  夙夜在房间里踱了几步,斜眼看了下趴在床上一动不动的凌希,从鼻子中发出一声轻笑。

  “不过真是遗憾,只能用来养鸵鸟真是糟蹋了呢。”

  “哪里有鸵鸟?”

  听到费解的话,凌希终于开口。

  “您不知道吗?鸵鸟在逃不了的时候就会把头埋进沙子里。”

  “!!!”

  意识到自己被耍弄了,凌希再次“弹”起脑袋来,她要看清是谁讽刺自己。

  !

  那人身着简单的条纹衬衫和西裤,身材修长——尽管装束和之前不同,凌希还是认得那张脸,他就是那个将自己拖出车子的男人!

  仔细打量,青年脸形和鼻梁的轮廓很清楚,眉毛锐利,让眼睛看起来更明亮有神。他正带着淡淡的微笑注视着凌希。

  “你是谁?”本来想发火,却对上这样的笑容,凌希一时有点发呆。

  男子绕过床脚,走近少女,托起她的左手。

  近看他的脸,帅气中多了一分温和,凌希又不禁心跳了一下。

  “夙夜。”

  说话的同时在凌希的手上写下了相应的两个字。

  “早晚?”

  叫夙夜的男子脸上的微笑瞬间僵化。

  “……”

  “虽然也有那个意思……我的名字不重要。还是来看看您到底该做些什么吧。”

  夙夜尽量维持表情的自然。

  “做什么……”

  !!

  话刚问出口,一个厚实得跟砖块一样的方形物体就砸到了凌希身上。

  “那是九黎家相关的历史资料。”

  “……”

  !!

  正想动手去翻那本足有手掌长度一般厚的砖块书,又有一迭东西扔了过来,正把凌希的手背压在下面。

  “这是近十年九黎家重要的人物和事件资料。啊,对不起,手滑了一下。”

  此地无银三百两,凌希明知他是故意的,但面对夙夜“友善”的道歉,她只能把抱怨咽进肚子里。

  生着闷气,凌希翻开那厚厚的资料,扉页是一张图表。

  看着什么“长延王”,“容后”,“大祭司”,“长老”,“护法”等乱七八糟的名词跟介绍这堆萝卜白菜的关系的树状图,凌希只觉得一阵头晕。

  “当然,还有您今后一个月的日程安排。”

  不等她再翻一页,夙夜在她面前展开一个卷轴,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字。

  “日程安排……是……”

  “教您怎么做一个合格的公主——替身。”

  “……”

  就知道会来这一套……就没有新鲜的了吗……

  这种手段倒是在司空见惯的,凌希毫不稀奇。

  “顺便说一句,这些日程和注意事项,还有那本资料,限您明天晚上十点之前记牢。”

  凌希拉着卷轴的尾部,试着抽了一下,看来还有下文,她又抽了下——再抽——继续抽——动作越来越快,终于在把整张床都盖满之前,卷轴到了尽头。

  她又试着翻开那叠资料,除了那刚才看到的一页……确定没有和辞海弄混吗?

  “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这么多的东西谁记得住啊!给我一年还差不多!”

  “那是您个人的问题,反正该传达的事情我已经传达到了。做不完,倒楣的是您自己。”

  夙夜袖手旁观。

  “你们太不负责任了!我要……我要……”

  “呵,”看到凌希咬牙切齿却又无计可施的窘迫样子,夙夜又禁不住一笑,“对了,还有句话,想要奉劝您——要是只有喊娘的本事的话,我劝你还是快点想办法逃了吧,不然小命不保也说不定呢。”

  ---

  有其主,必有其仆…… …… !

  朝着夙夜出去的那扇门,凌希狠狠地扔出了枕头。

  “说得好像是我赖在你们这里一样!!我就逃给你们看!!”

  从床上跳起来,凌希在屋子里来回转圈,想着如何逃跑。

  她冲到房门口,拉开乳白色的门板,四处张望。

  “!!”

  一个人……都没有!!

  刚进来的时候,明明有许多女仆和保镖模样的家伙在铺着驼色绒毯的走廊里逛来逛去,现在,一个都没有了!

  怎么回事,这么早就都去睡觉了吗?!

  管不了那么多,就算逃不了,先打探地形也好!

  凌希按着砰砰跳的心,轻迈着步子,做贼一样在幽暗中摸索着道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败神公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败神公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