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 只剩鞭子
千笑2020-09-05 12:172,401

  大概过了5分钟,走过了一些台阶和地板,周围的空气瞬间冰冷了下来,凌希感到后背被人用力推了一下,整个人跌倒在地,胯骨和左肩撞到坚硬的石地上。

  眼睛上的黑布和嘴里的手帕被什么人撤去了,她张开模糊的眼睛用力地眨着,想要赶快看清周围的情况。

  “还真是费了一番工夫啊。”

  面前的凌御已然不是那个抓着她的手神情呼唤“姐姐”的温柔少女,现在的她,像一个冰雕的黑色影子。

  凌希战战兢兢打量着这个不知位于何处,看不到入口的黑暗房间。不足一个教室宽敞的屋子笼罩在微弱火苗的幽光之中。光的来源在她几步远的前方——一座木制台子上的三叉烛台,那三根蜡烛的柔光完全不能温暖这个黑硬石板铺成的房间。

  冰冷夜晚一样的美少女凌御在木台的正面逆光而立,身边是那个将凌希抓出车子的青年。男子身材修长,身高怎么看也超过180公分,大概二十出头,长发扎起顺垂在背后。虽然光线不足,但凭着刚刚的记忆,可以判断他有一张俊朗的脸。

  “陆凌希。”

  “!”

  凌御动听却让人脊背发凉的声音响起来。

  “生日:三月二十一日,年龄:十六岁,血型:B,身高:约159公分,体重……”

  哇啊,不要说啊!凌希不禁想叫出来。

  “没有准确的数值,等一下会测量。”

  呼,还好——什么还好,不好了啊!!

  凌希明显感到自己的精神在失常。

  “兴趣爱好:似乎没有什么特别的,擅长的科目:似乎是数学,不喜欢理论性和记忆性的东西,其中,历史奇差,背书不到15分钟就会进入呆滞状态。”

  “……”面对被揭短,凌希也没有反抗之力。

  “运动神经:中,艺术细胞:中下,礼仪教养:中,特技特长:目前没有发现,精神耐力:中上,外貌感官:中,协调能力:中上,行动能力:中,综合能力评定——中。”

  “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凌御单手拈住刚刚念完的纸单。

  “意味着,什么?”还坐在地上的凌希一头雾水。

  “你离我们的要求还差得远呢!”凌御松开手,那张纸飘落在凌希的鼻子上。

  “干什么?!什么意思,什么是你们的要求?!到底想把我怎么样!”

  委屈的喊声在暗房里回响。

  “你给我听好了——”

  凌御放慢语速,一字一句问道。

  “蚩尤与炎黄之战这件事你有概念吗?”

  “书上一句话而已……”

  “一句话,”凌御点点头,“那么,具体的细节之后会让你知道,现在简单的说——五千多年前,蚩尤的九黎部落以武力称雄,但也被视作是野蛮的民族,蚩尤倚仗强大的战力取代了炎帝。但是之后被炎黄部落和其他的一些部落联合起来打败。蚩尤战死,九黎部落也瓦解。

  传说蚩尤是战神,金刚之身强大无比,还能随意驱使风水和鬼怪的力量,死后仍赤气冲天。虽然身死斗气却不灭,继承他血统,拥有掌控那种奇异力量的人今天仍在。”

  “也就是说,过了这么多年还没有死干净吗……”

  对传说什么的没有丝毫兴趣的凌希嘟哝了一句,立刻遭来凌御的冷眼,她只有乖乖闭嘴。

   “残留的九黎部落演化成了九黎族,分为‘王室’和‘斗神神殿’两部分,王室改姓九黎作为标志。”

  “所谓王室,自然是指拥有最接近于战神蚩尤的血统、并且继承了他力量的血脉。现任的族长,既‘王’,是长延王,族母是容后,而王室的继承人——就是我,九黎凌御。”

  “……所以叫你公主吗?”

  这是什么时代的梦话啊……

  尽管不太相信,凌希却没有胆量说出怀疑。

  “只是内部的叫法而已,到外面的话当然要闭嘴,”凌御继续道,“这么多年的经营,再加上有特殊的力量帮忙,现在的九黎家还算得上是兴旺。”

  “……可是,跟我有什么关系,你们自己去兴旺就好了。”

  听了这莫名其妙的秘史,凌希无力地垂下了头。

  “当然有关系。”

  凌御走近断线木偶一般的女孩,居高临下看着地上的她。

  “其实,不管是家族内部还是外部的权利争夺一直都很厉害。你也看到了,今天胆敢和我抢人的,就是斗神神殿的家伙们。”

  抢的是我吧……别说得那么轻松……

  凌希再次慨叹自己的无辜。

  “他们自恃掌握自古流传的‘神器’,就培养自己的势力跟王室冷战。除了这些家伙,还有不少心怀不轨的人想要暗害公主来夺权。而我,虽然从小就一直被保护起来,从不公开露面,但两年后,也就是我18岁的时候会正式被认可为九黎族的继承人,现在也不得不到外面的世界来亲身体验——为此,我需要一个替身。”

  “替身……该不会……”

  凌希忽地张大了惺忪下垂的眼睛。

  “没错,”凌御翘起嘴角,“你是从三万个人中选出来,最适合当我替身的角色,既是我的影子。”

  ---

  不好的预感被印证,凌希的脸色几乎瞬间就变得苍白。

  “有什么值得惊讶的吗?”凌御不以为然地继续,“你不会也那么单纯地以为,自己是被认回来的千金小姐什么的吧。

  最近,幻想麻雀变凤凰的女孩子似乎变多了,是因为看了那些玛丽苏剧吧。

  别开玩笑了,凤凰本来就是凤凰,麻雀也只能作为麻雀生活,从一种生物变成另一种跟本就不可能,给我记住。”

  “为什么,会是我……”

  在凌御一点反驳余地都没有风凉话中,凌希鼓起力气,问出最大的疑惑。

  “你猜吧。猜对了就告诉你。”

  凌御看都不看发问的人一眼,似乎完全没有认真回答的意思。她转过身,手扶上三叉烛台的底座。

  随着石板摩擦的响声,光亮爆炸一样闯入暗房中。

  “你是没办法从这里逃开的,认命吧。”

  凌希眼前白光一闪,现出一个冷灰色调的昏暗房间,铁门紧闭,天花板上漂浮着薄薄的幽光,石板地上摆着一张带镣铐的硬床和各种不知名滴答作响的仪器,仿佛一个诡异的监牢——

  “不、不要……”

  “咦?”

  刚要为进入牢房而惨叫,凌希眼睛一眨,发现面前换了风景。

  “……哎?!”

  身处的地方不是监牢,而是个崭新布置的明亮卧室。

  刚才……难道是太害怕看错了……

  “从今天开始,这里就是你的房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败神公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败神公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