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胡同•驴打滚儿(一)
乐舒2021-07-16 09:371,726

  几次回头都看见了自家妹子在狂追自己,二堂是连气儿都不敢喘就跑到了家门口。

  “林二堂,你,你等会儿我。”二喜老远就开嗓儿,二堂听见扭头扮了个鬼脸,立马溜进院子,关上门。

  好不容易二喜跑到了自家门口,却见二堂早已将门给关上了,心中别提多恼了。嘿,可别说这二喜吃素,闹腾起来搁哪家都是一躁。这不,开始使劲叩门了,总怕她把那扣环儿给扒拉下来。

  二喜性子本急躁,敲门那二堂又不开,于是抬腿往门上就是一踢,这一踢可不得了,完了,自个儿搁门槛上坐着,揉着脚。说到底二喜这是被二堂将了一军,心中自是不快。

  太阳依旧是高挂着,午后的阳光不似正午刺眼,又不像清晨微弱,给人感觉很暖和儿。二喜虽脾气是躁了点,但也放得开。晒着太阳,倚靠在门上,慢悠悠享受着。

  “二喜,咋不进家呢?靠门上晒太阳不硌骨头啊?快进院儿,院子里仰椅多的是。”身穿的衣服很朴素,干净清爽,带着淡淡香皂香。那面前的人对着二喜笑着说。

  “二姨,你咋又来了?我被臭二堂给关在门外,进不去…”二喜开始使用惯用伎俩—恶人先告状。

  “什么叫又来啊?你俩成天闹腾,我可管不了。我呀,买了一些做驴打滚儿的材料,和你妈她一起做给你们吃儿。咋?还有意见吗?”原来眼前之人便是喜堂兄妹的二姨。这二姨才刚说完,二喜视线就抓住重点,直盯二姨手中的大大小小的袋子。

  二姨自然是发现了二喜的眼神,无奈地说着,“小馋猫,快,帮我拎拎。”二喜听着二姨那无奈的语气,立马从二姨手中接过大小袋子。

  而里边儿的二堂也是听到动静,就算准了二喜动不了手,便开了门。展现给二姨和二喜的是一脸无畜的模样,嘿呦,这可把二喜气的。只瞧见二喜两手拎着袋子,腾不出手,憋屈的要命。

  “好啦好啦,你俩也别别扭了。我呀,要去找你们妈去。二喜,带我去趟厨房。二堂啊,去给我买半斤糖回来。快点儿!”二姨嘴角不住地上扬,笑着,心中想是觉得格外热闹。

  二堂听了,立马跑出门,心里可感谢二姨给自己找的开溜儿机会。但二喜可不这么想,反正找那丫的算账是迟早的事,也就蹦着带二姨去了厨房。

  二堂攥着毛皱的票子,走在街上,漫无目的地东瞧西望。明晓得答应了帮二姨买糖,却还是东拉西扯地耗着时间。

  “唉,哪来的欢脱气儿。二姨回来了,二喜净知道欺负我,现在还要去买糖。”二堂嘀嘀咕咕了一路。也踢了一路的小石子。布鞋变得灰灰的,像是铺盖了好几层灰尘。

  这时,“小小少年,烦恼多多……”一首歌谣随着风儿吹来,与空气中扬起的尘土相当,土灰土灰地撞进了二堂的自我哀愁里,激起一层鸡皮疙瘩。

  踢了一路的石子儿,终到了卖糖铺子前。二堂微微喘了口气,窄窄的心里却像是满满的白气充斥着的暖腾腾的雾境。整一身像是轻飘着,可一趄咧,脚下打滑,倒直跌下了。

  “嗬,真够倒霉的,磕到我下巴壳子了。”二堂一个激灵儿爬了起来,拍了拍身上所沾到的灰尘,轻斥了几声。

  再多的灰尘也迷蒙不了这时的脸,红扑扑的。二堂“唉”了一声,赶忙对着卖糖的婶子喊着,“婶儿,给我来一斤糖。麻烦您咯!”坐在柜台上的黝黑女人,咧了咧嘴,看着了二堂一脸的丧气样,啧啧了一阵子,回道,“我咋瞧你这么半熟脸儿呢?”二堂这时来了精神,“婶子,你说笑呢,咋就熟了!我可是第一回来这买糖哩。”

  “哎哟,瞧我这记性儿,你是我大女儿的同学不是!”黝黑的女店主嘿嘿笑了起来,走到二堂的边上,拍了拍他的肩膀背,继续说着,“你是叫林二堂吧,我大女儿,叫王燕妮哦。我呢,是在你们班会活动的照片上看到的。我家妮子说啊,你给她的印象就是……焉不唧。哎哎哎,今天一见倒也不假,咳咳,开个玩笑了。”

  这话是出乎意料的,自个儿笑得那叫一个仰天长啸的畅快。林二堂心里是个郁闷了得,可碍着旁人这脸又是顶撞不得。所谓王燕妮,不就是班里最闹腾的那一个假小子。想到这里,他不得不身颤了颤,紧结束了寒暄,挑了半斤糖,赔着笑脸从铺子里出来。慢踱几步,竟就碰上了王燕妮子,这真是冤家路窄哟。

  王燕妮留着很短的头发,常穿裤子,人又瘦又驼像骆驼。反正一句话说,二堂不喜欢王燕妮这样儿的女孩子。可,似乎人家王燕妮不这么觉得。

  “诶嘿,这不是林二堂嘛。在学校里也没见你说过啥话,今儿个咋就来找我了?真是稀客。”王燕妮一脸自来熟的样子,还把手搭在二堂肩上,笑咪嘻嘻地对着一脸茫然无措的二堂。

  “你……”二堂还未开口说话,便被一声尖叫给拦腰截住。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老北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老北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