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合租式婚姻,如何把女人拖入深渊的?
源堇堇2020-10-07 20:202,180

  许诺刚刚怀孕的时候,姜晏书对她还是挺好的,在外面会主动跟她联系,见她心情不好也会讲笑话逗她开心,平时在家的时间也比以前多了。

  就在她高兴的以为,他们的夫妻感情会越来越好的时候,婆婆来了。

  婆婆看到儿子这样特别生气,当着她的面大骂他没出息,还厉声质问他:『难道妈妈辛辛苦苦把你拉扯大,就为了让你做一个只会围着老婆团团转的「窝囊废」吗?』

  他对婆婆十分孝顺,用「愚孝」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好不容易缓解的夫妻关系又重新降回冰点。

  产检的时候,姜晏书一次都没有陪她去过,可旁边的都有老公小心翼翼地照顾着,只有她永远都自己一个人。

  她孕吐严重,吃啥吐啥,甚至连闻到油烟味都能吐个昏天暗地,到后来没有东西可以吐了,就开始吐胆汁。想吃点清淡的吧,偏偏婆婆口味重,做的饭菜都是重油重盐,单是闻那个味就已经反胃了,勉强吃一口,还没下肚,就已经开始吐了。

  那段时间,她的体重直线下降,比怀孕前整整掉了二十斤。

  婆婆却觉得她矫情,还恶人先告状,跟儿子哭诉媳妇给她脸色看把她当保姆使唤。

  她知道后委屈极了,就跟姜晏书抱怨了几句,反倒被他指责不知感恩,还说妈妈辛辛苦苦跑来照顾她,被说两句会死啊。

  是,被说两句是不会死,但她会抑郁。

  她越来越不开心,开始整夜整夜的失眠,头发大把大把的掉,脾气也变得急躁易怒。有一次失眠,情绪失控,忍不住坐起来大哭,把睡在旁边的姜晏书吵醒了。

  他二话不说,抱起枕头就出去。关门的时候,他故意用了很大的力气,把房间震得好像要塌了一般。

  从那以后,他就跟她分房睡,一直到现在。

  想到这里,泪水瞬间湿了眼眶,如果……她怀孕的时候,他可以给她哪怕一丁点的温暖,她的身体也不会垮得这么厉害,孩子就不会走了,可他居然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她身上,他怎么可以这么过分?

  看到许诺又哭了,姜晏书只觉得心里一阵烦躁,顿时不耐地背过身,望着窗外的蓝天白云,长吐了一口浊气后,才开口说道:『今天是妈妈叫我来的。』

  『……所以,没有你家太后的懿旨,你就不会来了?我还要对你家太后谢主隆恩是不是?』她说得咬牙切齿。

  沉默,死一般的沉默。

  望着他的背影,她的手指慢慢用力握成拳头。她很想问他一句,姜晏书,你为什么要娶我?

  可话到嘴边,又被她咽了回去。

  她一声不吭地缩进被子里,翻身用背对他。

  不一会儿,就听到拎起公文包的声音,还有渐行渐远的脚步声,他……他走了?

  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连忙转过身去,此时,病房里哪里还有他的身影啊,他真的就这样走了……在她刚刚失去孩子,最需要丈夫安慰和关心的时候,他冷嘲热讽也就算了,竟然还不声不响丢下她一个人走了。

  他对她真的好冷漠啊,可偏偏这样的男人是她丈夫,很讽刺,对不对?他们本该是这个世界上最亲密的两个人啊,现在反而成了关系最疏远的陌生人。

  眼泪渐渐浸湿了枕巾,原来,他真的没有爱过她。

  姜晏书,你既然不爱我,为什么还要娶我?可这个问题,她不敢问。因为她怕,如果问了,会让他们本来就岌岌可危的夫妻关系分崩瓦解,这个家也会随之而散。

  『……许诺、许诺,』是闺蜜的惊呼声,把她拉回了现实,『你怎么哭了?』

  许诺愕然地抹了一下脸,看到自己的手指上都是水花。她胡乱抹掉脸上的泪痕,然后把宝宝递给闺蜜,随口问一句:『几点了?』

  闺蜜张了张嘴,最终什么都没有说。她叹了一下,伸手把孩子接了过来。

  迎上闺蜜那双满是担心和愧疚的眼眸,许诺深吸了口气,勉强勾起唇角,张开手,将她,连同宝宝一起抱在怀里,低声安慰道:『放心吧,我是打不死的小强,没事的。』

  是的,她不会有事的。当年的许诺死不了,现在的许诺更加死不了。说完这句话,她立刻站起来,掉头就走,连头也不敢回。

  转身的那一刻,眼泪再也控制不住,肆意横流。

  许诺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家的,一路上,满脑子都是当年失去孩子的情景,眼前的视线也一片模糊,她几乎是凭着本能在开车。

  雨势渐小,但地面积水严重,天黑路滑,好几次差点追尾,幸好刹车及时,才避免了一场车祸。

  回到家,屋子里黑灯瞎火的,跟往常一样。许诺抿紧嘴角,但随即自嘲地笑了笑,呵,姜晏书当然不在了,她真傻,居然到现在还在奢望可以一回到家就看到他。

  姜晏书是一个工作狂,对他来说工作第一,一忙起来就忘了家里还有她这么一个人。

  以前刚结婚的时候,他早出晚归,对家里的事不管不问,一回到家就钻进书房里,再加上年龄比她整整大了十岁,两人没有共同语言,也没有好好坐下来沟通过,不是她不想,而是他不愿意。

  他一直都认为,老婆好吃、好喝、好住的能有什么问题,不过是无聊闲出来的毛病。

  最让许诺受不了的是,他经常喝得醉醺醺的回来,身上还总是带着女人的香水味,可她没有抹香水的习惯。她不知道他在外面干什么,每次一问就被他大吼了回去。

  特别是流产之后,他更加变本加厉,干脆把家当成旅馆,经常十天半个月的不回家也不联系。

  这一次时间更久,她已经两个多月没有见到人了。

  许诺怕黑,一个人在家的时候总是喜欢把家里所有的灯都打开,好像只有这样才能让她有安全感一样。可当她打开衣帽间的灯时,顿时整个人都傻住了。

  平时,她和姜晏书的衣物是分开放的。她的衣物比较多,三个衣柜里有两个是她的,现在基本放满了。

  可是,他的那一个衣柜却空荡荡的,一件衣物也没有。如此明显的对比,让她没有办法忽视。

  她眨了眨眼睛,再眨了眨眼睛,有些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是真的。

  忽然,她想到了什么,连忙转身跑去书房,果然,属于他的物品也不见了。

  这下子她彻底慌了,在她不在的时候,姜晏书回来过,还把他的东西都搬走了。

  他……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觉醒的智慧:徐徐如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觉醒的智慧:徐徐如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