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我已经很努力了,为什么还是做不好?
源堇堇2020-10-02 20:202,810

  时间过得飞快,两天一夜的静心营结束了,徐徐跟许诺互留联系方式,依依惜别。

  对她们来说,静心营最大的收获,便是认识了彼此。

  第二天上班,在周例会上,主编李熹宣布上个月的绩效成绩。

  徐徐听到自己的分数又垫底,立刻整个人都不好了。

  根据公司的薪资制度,意味着这个月到手的工资只有底薪一千八百元,至于提成、补贴、绩效奖励这些统统都别想了。她好歹也在这家公司做了四年,没想到越活越回去,现在连应届毕业生都不如了。

  李熹警告她:『如果连续三个月你的绩效成绩都垫底的话,不好意思,请收拾包裹赶紧走人。这里是公司,不是慈善机构,我们不养闲人。』

  话刚说完,身后就传来一声轻嗤,『闲人?老大这词用得真好!你看我们天天出去跑,就她一个人呆在办公室里,你说不是闲人是什么?』

  『行了,别说了,一个傻逼,掉格!』那说话的语气,一样的鄙夷不屑。

  『你说得对,宁可跟聪明人争一时,也不要和傻逼吵一秒。不过说真的,蠢不可怕,可怕的是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蠢,这种人啊无药可救!你说老大什么时候把她处理掉,不会真的等三个月吧?』

  『呵,以她的傻逼指数,不用等三个月,最多一个月。要不要打赌?』

  『行啊,赌什么?』

  ……

  那两个同事说话的声音很轻,但刚好能让她听见,很明显,他们故意说给她听的。

  被领导当众点名批评,还被同事这样侮辱,她心里一阵羞愤,一阵懊恼,想骂人,最好把这些人狠狠揍一顿,但不行,现在在开会,只能咬牙微微垂下头,那只放在桌子底下的手用力握成了拳头,指尖掐进掌心里,传来一阵生疼,一如此刻的心一般。

  会议一结束,她立即逃似的快步走出会议室。

  徐徐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深深地低着头,恨不得把自己藏起来才好。她真的已经很努力了,可为什么到头来还是这样的结果?

  四年前,徐徐大学毕业,本来已经在学校所在的城市找好了工作,薪资待遇也不错,可妈妈不同意,认为家里就她一个女儿,迟早都要回到父母身边的,何必跑那么远呢?

  起初,她不答应,妈妈就劝她:『你一个应届毕业生,工资能有多高?在外面工作还要租房子,再加上日常开销,一个月算下来,别说存钱了,估计还要我们倒贴一笔。』

  『还有啊,你忙了一整天回到家自己要买菜做饭,工作可不比读书,你有低血糖的毛病,肚子饿起来你受得了?在家的话,你就可以省掉租房这一大笔开销,而且下班就可以吃到妈妈热乎乎的饭菜,你想想看,有多少人可以像你这样?』

  『还有啊,你每月的那几天要是在外面,肚子痛起来谁来照顾你?』

  在妈妈这么一番苦口婆心的劝说下,最后,她妥协了。

  其实,她想留在外地工作,不过是妈妈总是时不时的夸别人家的孩子多有出息,什么大学一毕业就跟某某大公司签了劳动合同,不到半年月薪就翻了多少倍……她当时听了都记在心里,卯足了劲想证明自己也可以跟「别人家的孩子」一样。

  可现在看来,这样做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她回到家,很快就应聘成为一名新媒体编辑。

  她的老家在三线城市,薪资待遇自然没法跟一线城市的比了。不过好在当时的主编林薰夏对她赏识有加,想培养她做自己的接班人。

  那段期间,她得到了极大的锻炼,成长速度惊人,不到一年就破格提升为副主编,主要负责平台内容的策划、采编、审核、推广。这些工作做起来繁杂而琐碎,但都是她擅长的,用「如鱼得水」这个词来形容她那时候的工作状态一点都没错。

  两年后,平台脱颖而出,成为同行翘楚,林薰夏却辞职北上,和她一起离开的还有团队的其他同事。

  临走前,她问徐徐,想不想跟她一起去?问完,又补充一句,除了五险一金,薪资待遇翻五倍,还提供食宿。

  说不动心是假的,但一听说工作地点在北京,徐徐犹豫了。

  回去跟父母商量,他们都不同意,特别是妈妈,更是竭力反对,认为现在工作做得好好的,忽然跟着林薰夏跑去北京,人生地不熟的,一切又要重新开始,再说了,她都25岁了,老大不小了,是该说说谈婚论嫁的事了,还瞎折腾什么?

  她听父母的话,拒绝林薰夏的邀请,选择留了下来。

  林薰夏走后,公司新调来一位主编,那个人就是李熹。他为人不苟言笑,对下属是出了名的严苛。

  他一来,就找徐徐谈话,开口第一句话便是:『林薰夏离开的时候把整个团队都带走了,你为什么不跟她一起走?听说她在的时候,挺看重你的。』

  徐徐一愣,这问题也太犀利了吧,但又不能说实话,她斟酌了一会,才答道:『这三年来看着平台从无到有,并取得今天这样的成绩,我很自豪。』

  『这个平台,对我来说就跟是自己的孩子,我对它有很深的感情,我舍不得离开它,我想陪它一起成长。』

  李熹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她,似笑非笑,目光犀利如刀。在他的逼视下,她垂下头,心里惴惴不安。

  『你现在的职位是副主编,那你平时的工作是什么?』太好了,他终于开口说话了,徐徐不由松了口气,正准备回答,却被他打断,『我大概了解了一下,简单的说,就是每天到各个平台蹲点,把别人发布的信息复制粘贴到自己的平台上,然后改改标题,再调整一下段落结构、遣词用句,就变成了所谓的「原创」,对吧?』

  『我在这里工作的两年,所有写我名字的稿子全部都是我自己写的。为了写好一篇稿子,我跑现场、采访人物,在写之前还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我不会做出‘洗稿’这种无耻的事情,因为我的职业操守不允许我这么做!』

  『你有没有「洗稿」这个无所谓,也不是今天找你来谈话的重点,我对这个不敢感兴趣。』

  徐徐的这些话,在他看来不过是在为自己辩驳,他没有兴趣、也不愿意浪费时间听她说这些废话,便干脆把话挑明了,『我这样跟你说吧,你现在负责的那些栏目全部都要砍掉。你的工作,我会重新安排。我们的平台不需要什么「副主编」,需要的是那些能踏踏实实做事情,为公司创造效益的人。』

  徐徐心里猛地一沉,他这么说,不过是在拐着弯骂她是一个混吃等死的蛀虫,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就把她所有的努力全盘否定了,太过分了!

  她一想到这里,大脑一发热,开始不管不顾为自己据理力争了起来,『可我负责的那些栏目,阅读量、访问量、粉丝增长量都是平台最高的,而且在我负责的那段时间粉丝增长量的速度也很大,最高一个星期增长了八百多人。现在全部砍掉,不合理!』

  『那是过去。我们的平台在改版,这些数据已经参考价值了。你自己去后台看看,现在每天都在两位数、两位数的掉粉,最多的时候一次就掉了五百多个粉丝,你说现在还剩下多少个?按现在这个速度,还有多久会掉光?』

  李熹的话,犀利而直接,她找不到理由反驳。

  到最后,她还是没有办法改变李熹的决定,工作全部被架空,职位也被撤掉,重新降回到小编。当然了,薪资待遇也是按照小编这个职位来算的。

  李熹上任的第一件事,便对平台大刀阔斧的整改,要不是Logo还在,徐徐还以为自己点错了地方。

  他还对人事、薪酬等多项制度进行改革,其中便把日阅读量、粉丝增长量、转化率、每天出稿篇数等等这些可量化的指标作为内容质量的考核标准,并把开拓业界人脉资源和为平台拉活动赞助商作为薪资考核的重点。

  可偏偏这些都是她不擅长的,至少就做不到每天一个人高速、高质地完成他定的推送文章的量。

  一篇文章从构思、找素材、落笔到排版,几个小时就没有了,何况她还有其他工作要做。一个月下来,她感觉自己被掏空了。

  真的,想达到他定的那个KPI绩效考核标准,太难了,她根本就做不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觉醒的智慧:徐徐如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觉醒的智慧:徐徐如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