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在婚姻里吃的苦,大都是我们自找的
源堇堇2020-10-06 20:202,339

  傍晚,黑云压顶,狂风大作,天空轰隆隆连续滚过几声响雷,酝酿了一天的暴雨终于倾泻而下。

  偏偏这个时候又是下班高峰期,堵车的情况更严重了,一时间喇叭声此起彼伏。

  许诺的车卡在中间路段,透过车窗,望着雨幕中前前后后长得望不到头的车流,一种很微妙的喜悦在心头蔓延开,她不禁微叹,这可真是一场及时雨啊。

  许诺赶到酒店的时候,比约定时间足足迟了一个半小时。她拉开门栓,就听到台上的主持人在声情并茂地念着满月酒的祝福语。

  宴会厅上,宾客满堂,座无虚席,只有靠门的几张桌子还有空位,她悄悄找了一个距离主席台最远、最偏僻的角落坐下。那一桌的人,她一个都不认识,他们看到她,也只是冷漠地瞄了一眼,她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许诺坐在那里,眼睛望着台上,心却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

  今天满月酒的主人是她的闺蜜,她本来不想参加的,但耐不住闺蜜的撒泼耍赖,甚至不惜以绝交要挟,她只好妥协。

  被迫答应的那一刻,她不禁有一种交友不慎的无奈感,但心里明白闺蜜是一番好意,不愿意看着她一直沉溺在过去不能自拔,毕竟两年过去了,也是时候走出来了。

  最重要的是,她对闺蜜心存愧疚。

  她们曾经约定过做彼此的伴娘,让彼此的孩子认自己做干妈。当初她结婚的时候,闺蜜连夜从国外赶回来,一下飞机就往婚宴酒店赶,时差都没有倒过来,就为了做她的伴娘。

  可轮到闺蜜,却因为她的意外流产,害得闺蜜不得不临时更换伴娘,可以想象当时的场面有多混乱。

  许诺不想再错过闺蜜人生的重要时刻,即使心里再抗拒,她也会答应的。

  宴会一个环节接着一个环节,很快到了开席时间。

  闺蜜推着婴儿车,走到许诺这一桌,在她旁边的位置坐下。人一坐下来,就开始埋怨她:『你也忒不厚道了,给你安排的位置你不坐,偏坐到这里,要不是老娘眼睛好,鬼才看到你。』

  许诺笑:『我一向都这么低调,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我。』

  『屁咧,不要脸!』笑骂了一句后,将宝宝抱起来递给她,吓得她连连摆手,惹得闺蜜一阵嗔怪,『你以为你自己是谁啊,我儿子才不稀罕咬你咧。』

  见她还不接,顿时怒了,『许诺,你想累死老娘是不是?要是明天我这手抬不起来,你就死定了!』

  许诺无奈,只好伸出手将宝宝接了过来。她从来没有抱过这么小的宝宝,一时有些手足无措。闺蜜没有像往常一样取笑她,而是耐心的教她怎么抱宝宝。

  许诺低下头,看着襁褓中的宝宝,肉乎乎的小脸蛋,闭着眼睛,粉嘟嘟的小嘴儿砸吧砸吧的吐着小泡泡,稀稀疏疏的头发又黄又软地趴伏在头上,整个小模样白白软软的,散发着浓浓的奶香味,像刚刚蒸熟的牛奶馒头,让人恨不得咬上一口。

  『我儿子的小名叫米团子。』闺蜜轻捏了捏宝宝的小鼻子,想把他叫醒。

  宝宝一开始还没有什么反应,但在闺蜜锲而不舍的逗弄下,终于忍不住皱了皱眉头,鼻尖耸动了几下,睁开眼睛,醒了。被无良的妈妈吵醒,他也没有哭,只是瘪了瘪嘴表示自己的不满。

  宝宝一点也不怕生,睁着一双黑葡萄似的大眼睛,看到许诺,咧嘴就咯咯的笑。

  看着对自己笑的宝宝,许诺的心抑制不住剧烈抽痛起来,如果当年孩子能生下来,大概……也跟米团子一样可爱吧。

  这件事已经过去了两年,可对她来说依然历历在目,仿佛就在昨天。

  许诺记得,那段时间她的心情一直不好,睡眠质量也很差,经常失眠。

  当时,她被一个噩梦惊醒,醒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一点多了。

  她睁着眼睛躺在床上,看着窗外的阳光,人还是恍惚的。忽然,心脏狠狠一跳,重重往下沉,接着小腹就开始痛了起来,痛感越来越强烈,好像有一把又钝又锈的刀子在腹腔内来回剜挖绞割,她忍不住痛哼出声,额头冷汗涔涔而下。

  她突然意识到什么,颤巍巍地掀开被子,顿时一阵眩晕,天哪,床单上、睡裤上全都是殷红刺目的鲜血。

  血,好多的血啊……怎么办?怎么办?谁……谁能救救我的孩子?

  老公!对,老公!慌乱中,她抓起手机,拨打过去,还是跟往常一样没有人接。

  单调的忙音远远地传来,耳中的蜂鸣声越来越大、越来越大……房间里的空气开始变得沉闷起来,她张开嘴,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意识逐渐模糊,眼前一片漆黑,突然间炸开一道刺目的白光,她什么都看不到了,只觉得身体变成了一具躯壳,意识游离在外,似乎漂浮在半空中。

  眼泪簌簌往下流,绝望,只有绝望,好像整个人都泡在冰冷刺骨的海水里,不断的下沉,直到彻底溺毙在这片无望的深蓝里。

  不行,现在不能晕!孩子……是我所有的希望,我一定要保住他!绝望之后,反而让她冷静了下来。

  她努力睁大眼睛,深呼吸,再深呼吸,让自己保持清醒,然后凭着记忆按下「120」,很快就接通了。在接线员的引导下,她一字一句,慢慢将自己的情况告诉给对方。

  挂断电话后,她挣扎着滚下床,匍匐着向大门爬去……打开门的那一刻,她终于支撑不住,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

  许诺醒的时候,已经是第三天的早晨。

  她一睁开眼睛,就看到一个体形微胖的男人坐在床边,拿着一块浅灰色的眼镜布,正低着头专心地擦着手里的眼镜片。

  她眼睛一亮,伸手抓住他的手臂,『老公……』

  姜晏书抬起头,看到她醒了,马上起身往后退开一步,趁势挣开她的手。

  许诺看了看空荡荡的手心,又看了看站在一步之遥的姜晏书,眼神一点一点地黯下去。他在避她,不让她碰他,好像她是什么脏东西。但随即又想起他的性格本来就木讷古板,不懂得表达感情,从来都不是那种嘘寒问暖的暖男,顿时释然了。

  『老公,我们的孩子怎么样了?』她看着姜晏书,眼里充满了期盼。

  『……没了。』

  短短两个字如同晴天霹雳,瞬间将许诺打入十八层地狱,她脸色一白,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嘴唇微微颤抖着,半天才挤出一句话:『你……你说什么?』

  姜晏书微眯了眯眼睛,低下头,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姿势审视她。过了一会儿,他才语气冷淡地说:『连一个孩子都保不住,不知道娶你有什么用?』

  听到这句话,她只觉得心脏被一只手狠狠捏了一下,立刻疼得喘不过气来,再看姜晏书的眼睛,那里面除了不耐,还有深深的失望和厌恶,却没有一丝丈夫对妻子的关心,顿时浑身一阵阵发寒。

  姜晏书怪她,可他自己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觉醒的智慧:徐徐如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觉醒的智慧:徐徐如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