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源
一条废瑄2020-07-18 20:324,279

  “对不起了!冷!”一声清冷的话语,从身后响起,沐冷回头只见一个黑洞洞的枪口指着自己。眼前的人是那么的熟悉:“为什么……”砰的一声,沐冷倒在了地上,血液缓缓的流出来。

  杀我的人!是谁?为什么那么熟悉,但是我为什么会想不起来!明明是那么重要的人啊!

  许久之后,沐冷从石床上缓缓坐起。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头上的纱布告诉他——这不是梦!

  “醒了!”一位老人,从后面缓缓走来。“小伙子,你感觉好点了吗?”沐冷摇了摇头:“我记得我不是被人爆头了吗?你又是谁!”沐冷警惕的看着眼前的人,而老人看了看沐冷缓缓的摇了摇头:“你运气不错,那颗子弹擦过了你的颅骨。虽然有残留的弹片但你的命算是保住了!你就叫我聂博士吧。这里是匹斯山裂谷研究所的地下室。”

  “地下室?”沐冷很疑惑,“我想起来,我是被派来暗杀研究员的!但是……杀我的人好像就是组织里的人!”沐冷手按住了脑袋:“为什么我们在地下室?”

  聂博士一脸愁容看着沐冷:“我们是康普尼的工作人员,而这次的实验是关于变异生物的。但因为实验保存的缘故,实验品暴走地上的实验室已经被控制住了。”

  “关于这次的事,我只有一些零碎的记忆……我本是组织派来暗杀研究人员的……我被一个我很熟悉的人杀了,但是我想不起来……我要炸了这里,解决暴走的实验体……”沐冷脑袋猛然剧痛起来。

  聂博士赶忙安抚住他的情绪:“小伙子,不要再去强行回忆了,这是身体的警告。不过你的话来说,你应该是康普尼地下杀手组织的人!那么杀你的人应该也是杀手组织的!那么我们可能都是被康普尼丢弃的旗子!”

  随即聂博士从旁边拿出了沐冷的东西,一把长刀和一把手枪:“小伙子,不管怎么样,我们应该先想办法离开这!其他的事再从长计议!”

  沐冷接过刀:“聂博士,我……叫沐冷!”沐冷看向聂博士,“如果真的如你所说,我们离开这里之后会有很多麻烦啊!”聂博士轻笑一声:“有麻烦也比在这窝囊的死掉好吧!”

  随即聂博士指出上去的路,沐冷在前开路,聂博士紧随其后。

  “小沐!前面是主控室,如果我们可以占领主控室会方便很多!”沐冷点了点头,随即便冲上去一刀砍死了一只变异的老鼠。

  “好家伙!就这么一只老鼠,最起码都有一米多高了吧!”看着眼前堪称巨大的小白鼠沐冷不禁感叹了一句:“这就是变异生物?无论是力量还是敏捷都堪比训练有素的人!太可怕了!”

  沐冷看向一旁的聂博士,后者缓缓开口:“这就是匹斯山下面那颗陨石碎片的威力!”沐冷一副黑人问号脸:“碎片?难道说……”聂博士点了点头:“嗯!这只是一块碎片就有如此强大的威力。甚至将匹斯山下常年冰封的远古生物复活了!”

  一阵哒哒哒的声音传来,沐冷警惕看向四周,而聂博士则迅速将沐冷拉进主控室:“这是变异的远古三叶虫!”

  进入了主控室,聂博士赶忙封闭了大门:“本身三叶虫只有三到十厘米左右,但这变异的远古三叶虫足足有数十厘米乃至一米多长。”沐冷打趣道:“三叶虫应该不吃人吧!为什么我们要躲起来?而且匹斯山下边应该是没有恐龙的吧!”

  聂博士一脸严肃回答:“这块陨石碎片,被称为血之石,受到其辐射的都会变得好食生肉!而且力量敏捷各方面都会有提升,我之所以躲在地下,不仅是因为这些变异生物,还有吃人的人!”

  “吃人的人?你是说有人被辐射到也会变成这样?”沐冷一脸惊讶,而聂博士则是长舒一口气:“小石就是那个吃人的人!我最后见他时,他足足有两米多高,完全就是一个大怪物!”

  而后聂博士在主控室的电脑前狂敲键盘,之后貌似有了什么发现,连忙大声说:“小沐!研究所里还有活人!”沐冷走过来,聂博士继续讲:“主控室外面右边是实验区,那两个人就在那边,左边相对安全是通往住宿区和食堂。但两边都有出口!”

  沐冷想了一下:“既然如此,我们救人去吧。现在的情况来说,多一个人我们可能多一个负担但之后对抗康普尼我们可能多一分胜算!”聂博士愣了一下神:“现在在我面前的真的是曾经杀手组织的王牌杀手——M吗?”

  沐冷听完愣了一下但很快便笑了:“M已经死了!被组织的人杀死的!现在在你面前的,是沐冷而不是康普尼的提线木偶了!”

  其实沐冷有一点没有说出来,聂博士是他第一个真正的朋友,多希望不是唯一的朋友。这对忘年之交或许是对抗康普尼的主力,但现在的他们太弱小了,面对康普尼甚至可以说是蚂蚁撼树,但未来发生的事没有人可以说得准。

  随即两人规划了一下路线:“往右走会有点绕,第三个实验室里就是那两个人,但后面的实验室,分别是剑齿虎,泰坦和夜魔。”

  “这三个实验项目是目前最危险的,分别是老虎,黑猩猩和长臂猿猴。还有一些变异的科研人员。”聂博士一边解释一边设置什么东西。

  临走时,聂博士取下一个芯片插入一块平板中。“小沐,我们走吧。”主控室大门打开,沐冷手持长刀走出去:“枪声可能会吸引其他东西过来,不到万不得已尽量别开枪!”说罢将手枪递给聂博士。

  一个不明生物扑过来,蓝色的裤衩,修长的利爪捶于身下,眼球突出脸部骨头突出,嘴里发出嗬嗬的声音伴随着四处飞溅的唾液,浑身没有一处完好的皮肤。

  不明生物再次扑过来双脚缠住了沐冷的脖子张嘴便要撕咬沐冷腾空跳起,一击前空翻,后背着地将这个不明生物摔在地上挣脱开它的利爪,一记鲤鱼打挺站起了身子,抓起掉在地上的长刀,一刀砍向怪物的脖子。而沐冷的脸上溅上啦喷涌而出的鲜血。

  “这就是夜魔?”沐冷一脸不屑看着眼前尸首分离的不明生物:“就这?就这?”聂博士摇了摇头:“这是人变异的产物!”沐冷不解:“不是说人变异的是两米多高的巨人吗?”说着沐冷将手举高晃了晃。

  聂博士示意他继续向前走,随即便解释道:“人的变异也分很多,就目前我所知道的有四种,两米多高的巨人,总嘴里突出腐蚀性液体,以及这在地上爬行的怪物。还有最弱小的,便是与常人无异,但不知疲倦虽然没有人灵活但依旧十分的难缠。”

  两人边走边说,路上倒是有许多这样的小怪。

  “那,聂博士这些个小怪物怎么称呼?”沐冷打趣道,聂博士则一脸严肃:“他们曾经都是人!这我倒还没想过。”

  “就你告诉我的,这四个特征。我们就可以归类,你说的是你见过的,但肯定不止四个说明这是种类,对么?”沐冷摸了摸鼻子,“瘟疫,毒液,主宰,魅影!”聂博士回头一脸疑惑:“你这是?什么意思?”沐冷解释道:“如果这些怪物是各种不同的种类,那么每一种种类有个命名,不是更好?总不能逮着谁都大喊‘变异体来了~’吧。”

  聂博士轻轻的笑了起来,“你的脑洞还挺大。”说着拿出平板点了几下,一处实验室的大门打开了。里面是一男一女仅仅的相拥在一起。

  “小苏,小柳!是我啊,我是聂博士!”聂博士看着眼前吓坏的两人,安慰道,“没事了,我带人来救你们出去了。”

  而后,聂博士带着两人,跟在沐冷的身后。身后姓柳的年轻男子快步走向沐冷:“兄弟,我叫柳金庭。你叫什么?你是专程来救我们的吗?你看上去年纪也不大啊……”沐冷回过头冷声说道:“你是十万个为什么吗?我叫沐冷,是来杀你们的!”

  聂博士笑着拍了拍柳金庭的肩膀。而前面传来一阵沉闷的撞击声。“不好!是泰坦是实验室!”聂博士大喊一声,随即看向沐冷。后者已经做好防御姿态:“你们三个,帮帮忙,躲开点,一会我可能照顾不到你们!”

  伴随着砰的一声巨响,实验室的大门被撞开,里面冲出来一个足足五米高的巨大黑猩猩。

  “这就是泰坦?有意思!”沐冷手执长刀冲向泰坦,后者一巴掌拍过来,沐冷灵巧躲过从泰坦身下穿过并捅了它的下盘。

  后者哪受过这种委屈,拍空了一巴掌还被人划一刀。愤怒的泰坦仰天怒吼一声,沐冷在其身后,猛的一跃跳到了它的背上。一刀刺进了泰坦的后颈,泰坦原地疯狂的蹦跶试图将沐冷甩出去。

  沐冷拔刀猛的往后方一跃,泰坦转身沐冷手持手枪,对准泰坦的左眼连开数枪。伴随着泰坦的哀嚎,黑红色的血液从眼眶流了出来。沐冷丝毫没有松懈,手持长刀猛的冲向摇摇欲坠的泰坦,一刀刺入其右眼,刀刃乃至右手直直的刺入泰坦的大脑,鲜血与脑浆一同流了出来。

  泰坦倒地后沐冷干脆利落拔出了手臂。并示意另外三人可以走了。

  一路上柳金庭倒是安静了,因为他相信了沐冷真的随时可以杀了他们。

  一旁的苏念挺着大肚子艰难的走着。柳金庭开口了:“聂博士,念念她怀胎不到三月,这肚子就大的像是怀胎九月似的。这……”聂博士摇了摇头,直到后一秒,苏念腿间流出了黄褐色的液体——羊水破了!

  聂博士和柳金庭赶忙将苏念带进就近的实验室里。实验室中一切进行的很顺利,一声婴儿啼哭,一下子温暖了门外守候的沐冷的心。是啊,这时才明白生命的可贵,而曾经,无数鲜活的生命死在自己手上。

  随着一声男性的大叫,沐冷冲了进去。面前的婴儿,没有耳朵,取而代之的是头顶橘黄的猫儿,手上出生就带着锋利的指甲,与其说是手更像是一对爪子。

  “这孩子!是天生的变异者!”沐冷惊讶道:“那他会伤人吗?”沐冷看向聂博士。后者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随后便拿出一个培养皿将孩子放了进去。依然是沐冷走在最前面柳金庭背着苏念走在中间聂博士走在最后面带着新生儿的培养皿。

  四人平安的走出了裂谷研究所,眼前的正是裂谷的全貌。荒芜的裂谷,冷风在头顶刮过。

  “这匹斯山上终年不化的雪和极低的气温,孩子有培养皿保护,但是这大人怎么办?”沐冷皱了皱眉头,“况且就算是我们几个体质好点的人也未必抗的过去啊!”

  此时,研究所里传来一阵虎啸。“遭了!剑齿虎!”聂博士脸上流露出惊慌的表情。而比剑齿虎更早出现的,是一只浑身没有皮肤的怪物。“好家伙这是夜魔了吧!果然丑不拉几的,浑身上下皮肤都没有,不仅如此连眼睛都没有。”沐冷手持长刀,缓缓靠近。这站立行走的灵长类动物,被称为夜魔的变异生物。

  夜魔向沐冷袭来,沐冷侧身躲过,一刀试探性砍向夜魔的脖子,被后者灵敏的躲开,而后夜魔扑向聂博士以及聂博士手中的培养皿。

  众人心悬了起来,“小心!”沐冷大吼着冲过去。但来不及了,夜魔已经快到聂博士身前,千钧一发之际,一只巨大的虎爪拍下,按住了夜魔。

  “剑齿虎!”沐冷警惕看着眼前的巨大老虎,但剑齿虎并没有什么敌意,反倒看了看聂博士手中的培养皿。

  嗷呜嗷呜的叫着,眼神中满是喜爱。“这是一只母老虎?”沐冷又是一副黑人问号脸看着聂博士。后者终于不再摇头,缓缓点了点头。

  之后剑齿虎将几人带到了半山腰时,聂博士开启了实验室的自毁程序,匹斯山裂谷研究所和里面罪恶的一切顷刻间化为灰烬。

  就在此时,沐冷突然头痛欲裂,昏倒了一头栽在雪地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