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你相信一见钟情吗
酒栖客2020-09-19 13:461,573

  叶楚悠坐在外圈的木椅子上,朝着擂台上看。

  黎茨带着白愁,走到叶楚悠面前,在她耳边小声嘀咕,“白少公子今天是到我这来找人了,你要是给他伤着了,我这店还开不开了!”

  “那就看好你的客人,他能办到的事,我未必不能办到,别挡着我看比赛,一边儿去。”

  黎茨深吐一口气,总算是平定了大佬的脾气。

  “第9局,黑鸣风对战狂野!”场上的裁判宣布着。

  看到两个选手站在擂台上后,黎茨三人都警惕了起来。场上已经开始了对战,双方都不分伯仲,久久僵持着。狂野的拳头大而坚硬,每一拳都重重地击在黑鸣风的身上。黑鸣风动作迅捷,但却在回击上没什么力道,他满身是血,迷糊地站在场上,像是快要被打死的样子。

  叶楚悠突然站起,一步踏上围观其中一人的肩膀,一个踏一个,迅速跳到场上,狂野正向着黑鸣风出最后一拳,她伸出手,包住了狂野的拳头,霎那间,整个场子都被二人镇压。

  瘦弱的叶楚悠居然抵过了狂野的拳头,自以为是的狂野以为叶楚悠早已被自己碾成肉饼,却没来得及反应,叶楚悠拉过狂野,跳过他的身体,用脚猛地一踢狂野的颈部,又一脚踢中了他的腹部,狂野立刻,躺倒在地。

  此时的白愁居然也想叶楚悠一样到达了擂台上,他从裤腰上掏出一把手枪,向着倒在地上的狂野腿部分别开了两枪。观战的人群停了枪声立即开始逃窜,不久,酒吧地下二楼就只剩下叶楚悠、白愁、黎茨和地上的狂野。

  叶楚悠的面具因为刚刚机打狂野时,用力过猛,面具瞬间滑落。而她的面容,也被白愁看得一干二净。

  白愁惊讶地合不拢嘴,居然是叶楚悠,脑子里满是问号,随即调戏叶楚悠。

  “没想到叶教授文武双全啊,狂野那一拳可是能把骨头都震碎的。”

  “彼此彼此,不务正业的白少公子不也出来干正事了吗?”

  “你认识狂野?”

  “不认识。”

  “那你为什么打他?”

  “我说你这个人怎么那么多问题?人得到了就赶紧滚!”

  叶楚悠越发地不耐烦,说完就转头走了。叶楚悠这一说,白愁脑子里又多了不少问号,叶楚悠又是怎们知道他是来找狂野的?白愁联系梦香中的唐峙,让他把狂野处理了。

  白愁追上前去,他总觉得叶楚悠身上有很多有趣的事。白愁到了叶楚悠面前笑个不停,叶楚悠根本不想理睬他,可他呢,依旧跟着叶楚悠。

  “我看你根本就不是不务正业。”

  “哦?那我是什么?”

  “你就是个神经病!傻笑着跟着我干嘛?”

  “你相信一见钟情吗?”

  “我当然相信了!我当然相信你有病!”

  叶楚悠骂完就走了,白愁也没有继续跟着了,自己开车会别墅了。叶楚悠到一楼找到黎茨,告诉他以后不要找神经病合作,便走了。黎茨站在吧台擦着玻璃杯,一脸懵还收了一肚子怨气。

  叶楚悠坐在自己车的驾驶座上,满脑子都是白愁的那句,“你相信一见钟情吗?”,忽然,叶楚悠嘴角上扬,笑了两声,她想像白愁那样的富家子弟,随随便便就可以对别人一见钟情,只不过是玩笑之意,仅此而已,自己没有必要在想着白愁的那句话了。

  叶楚悠将车起火,她并未向着哪所小公寓开去,而是到了普义江,她把车停在了路边,自己下车到普义江的围栏边,她望向普义江的中心,那儿建了一座小木亭,小木亭里原本什么都没有。

  在叶楚悠小的时候,她的母亲很喜欢普义江,江水清澈,毫无混杂,普义江周边经常没有人来,她也告诉过叶楚悠,如果心里有什么烦心事占据了你的心,就到普义江来散散心。

  在很久以前有两个兄弟,十分的要好,却因所生在的国家不同,而且是敌国,双方兵里都十分雄厚,两国争斗数百年,有一日,两人分别带领自己的军队,来到普义江,准备打最后一仗,可在这之前,他们都知道,自己的家人,百姓,都被敌国所杀,只剩他们与所带领的军队,他们到了那是依旧不忍心向对方大打出手。最后,在双方士兵都战亡了以后,两兄弟也是伤痕累累,他们原本可以隐姓埋名地独子生活下去。带他们觉得对不起自己的国家,便纷纷自刎,都倒在了普义江里,他们的血液在普义江里向前流淌着。从此人们便把这跳江称为“普义江”。也因如此,人们觉得这条江里的血太多了,不吉利,也就没什么来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悠悠怎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悠悠怎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