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石中屋2020-07-17 21:171,678

  “喂,李老师在忙吗”

  沈轶清擦着哭得通红的双眼声音略微颤抖地小声问道。

  “不忙啊,怎么了轶清?”

  电话里传来了心理咨询处李慧琳老师熟悉的声音。

  “……”

  电话里的沈轶清没有给李老师任何回应。

  “怎么了轶清?听得见我说话吗?”

  电话里面还是没有任何声音。

  “喂,轶清,喂,听得到吗?”

  李老师有些焦急地问道,然而还是得不到对方任何回应。

  李老师心想也许是信号的原因,就挂断了微信电话。

  不一会儿沈轶清的微信响了一下,打开一看是李老师发过来的:

  “轶清,刚才没有在电话里听到你的声音,我想可能是信号的问题,你是有什么事情吗?”

  此刻的沈轶清正努力地张大嘴巴想要开口说话,几次三番的用尽全力,却什么也说不出来,只有眼泪像决堤的洪水不断地从眼眶里倾泄而出。

  胸膛无数的热浪翻滚也伴随着阵阵恶心,她已经不记得从何时开始,哭的时候总是会忍不住干呕。

  沈轶清是一名刚毕业两年的小学二年级的老师。

  今天她再一次因为工作和生活上的琐事而崩溃,这已经是开学一个多月以来的第三次了。

  早上7点沈轶清来到自己的办公室后回想着今天凌晨3点半突然惊醒过来然后睁着眼睛等天亮的场景。

  不记得梦见什么了,只是仍然能感觉到深深地绝望和无助。

  在醒过来之后的几个小时里,沈轶清不断地回想着自己最近的状态:

  越来越少地在社交软件上与别人交流,对所有的话题都提不起兴趣;

  排斥走出家门这件事,甚至害怕与周围的人接触,习惯性把自己封闭;

  焦虑失眠,抗压能力越来越差,面对事物总是用最消极的态度,总是把自己陷入绝望的境地循环往复……

  熟悉的人变得日益陌生,曾经交心的朋友也渐行渐远。

  沈轶清似乎是终于察觉到了自己的变化,这一切的一切都令她感到害怕。

  “我要怎么办?我的人生到底该何去何从?”

  想到这里,沈轶清痛苦地闭上了眼睛,脑袋不由得一阵眩晕,伴随而来的意识也变得些许模糊。

  “报告!”

  班上的学习委员来交昨天的家庭作业了,沈轶清努力地让自己从刚才的思绪中挣脱出来。

  “进来!作业都收齐了吗?”沈轶清努力地挤出一个微笑问道。

  相处快两年了,沈轶清很喜欢自己班上的小朋友,他们活泼的身影,天真的笑容和话语无一不令她感到开心和放松。

  “都收齐了老师,老师那我走啦!”说完,学习委员蹦蹦跳跳地出了办公室。

  沈轶清看着他小小的背影,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轻轻地舒了一口气,准备开始批改作业。

  她瞟了一眼办公桌, 办公桌的电脑上贴着本周的工作安排,身为班主任和课任老师的沈轶清要做的事情太多了。

  工作群里的负责人一遍一遍地催着大家赶快完成,仿佛在告诉大家:对于老师来说,教书育人并不是第一位的,那些永远也做不完的杂事才是。

  沈轶清是一个很热爱教育的老师。

  在教学的过程以及和小朋友的相处的中,她付出了全部的热忱,同时耶收获到了许多的快乐,这些快乐化成光亮,照亮了她平凡的生活。

  如今这些做不完的事让她感到无力:没有办法好好上课,也没有办法好好生活,她好像失去了某种动力。

  也许在其他老师看来,这些都是很正常的工作,毕竟这么多年都是这样过来的。

  但沈轶清看着这些工作,联想起凌晨想到的一幕幕,眼眶一下红了起来——她崩溃了。

  沈轶清不明白自己的心理承受力为什么这么差。几年了,早该习惯了不是吗?

  每次面对此类事情她下意识的反应都让自己感到无比厌烦,极力想要摆脱,但又陷入这种漩涡无法自拔。

  沈轶清太熟悉这种在四下无人的黑夜里绝望挣扎的感觉了。

  曾经很长一段时间里,她仿佛置身于荒野之中,日日夜夜走在满是泥泞的路上,路边杂草丛生,荆棘满布。头顶的天空永远是可怖的灰暗,压的人透不过气。

  几年的时间过去了,沈轶清以为自己已经从旋涡中挣扎出来,觉得起码能像一个人正常人那样去生活了。

  可如今的种种现象都让她觉得:一切都是假象,曾经的过往就像一头野兽蛰伏在自己的身体里,随时准备吞噬掉她好不容易才看到的光亮,然后再次把她拖回那片荒野中。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只身荒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只身荒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