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若花燃燃2020-07-20 09:123,293

  很快,苏筱就将美国黑帮大反派范儿的夏明撇在脑后。

  占据她生活的是一个又一个项目,她很忙,忙到有时候停下来,想起一局停车场宝马X5里那幕,久远得就像是前世前生,怎么拨拉,都看不分明。到A项目完成最后结算,她从工地返回B市,B市也迎来它最美的季节,蔚蓝高远的天空、金灿灿的银杏树和漫山遍野的红色枫叶。

  她的心境也如天空般,散去层层堆积的雾霾,听闻行政部组织单身员工周末去香山烧烤,也去杜娟那里报了名。

  杜娟愣了愣:“苏筱,你不去参加集团培训了?”

  “什么培训?”

  “预算合约部经理和主任经济师的培训,就是这个周末,每年都有的。”

  苏筱诧异地说:“我不知道呀。”

  “不对呀,前几天我才将通知书递给陈主任……”杜娟嘟囔着,忽然间福至心灵,眼神闪烁一下,满脸堆笑地说,“那我给你报上名了。”

  “好。”苏筱点点头,转身回了预算合约部。

  等她的背影消失了,杜娟忍不住扇自己一下,真是太多嘴了。

  每年秋天,振华集团都会组织各分公司、子公司的主任经济师和预算合约部经理做统一的短期培训。天成的预算合约部经理位置自前任辞职后,一直悬空,由主任经济师陈思民兼任。公司里早有风声传出,说苏筱深得汪洋的喜爱,将来要做预算合约部经理的。所以她才想当然地认为,这次培训陈思民会带苏筱去。既然苏筱一无所知,那肯定是陈思民另外安排人了,而那人不用说,就是他的爱将陆争鸣。

  苏筱有点生气,不是生气陈思民不带自己去,而是气他煞费苦心地隐瞒。不就是个培训吗?多大的事,至于要搞成谍中谍吗?如果让她选择,培训和烧烤,她倒更愿意去烧烤。但是他不想让她知道,她就非捅破不可。

  想了想,她敲开陈思民办公室的门。

  “领导,杜娟跟我说周末集团有个预算培训,我能报名吗?”

  陈思民盯着她的脸好一阵子,琢磨着她那么白净的脸皮怎么就跟城墙的拐角一样厚。“小苏,这是预算合约部经理和主任经济师的培训……”

  苏筱诧异地说:“呀,杜娟搞错了。”

  陈思民血压又开始飙升了。汪洋说要按预算合约部经理方向栽培她,照理说,这次培训应该是带她一起去的。但她先是搞定A项目,而后又大幅减少各个项目的建筑成本,风头太健,让他的血压跟建完仓的妖股一样进入井喷期。他原本想着静悄悄地带着陆争鸣去,等培训完,木已成舟,让她吃个哑巴亏,同时再杀杀她的势头。没想到她跟剪径大盗般地直接打上门了,无耻,无赖,无法无天,而他还得跟被绑的人质一样乖乖地献上保险柜密码。“也没搞错……这几天我忙过头了,忘记这事了,你跟我一起去,否则名额就浪费了。”

  苏筱粲然一笑:“行呀,领导。”

  出门,直奔前台,跟杜娟说:“周末的烧烤我不去了。”

  杜娟心里咯噔一声:“去参加集团培训?”

  “是呀,陈主任刚告诉我。”想起陈思民那一脸便秘的表情,苏筱忍不住笑了。

  杜娟看着她的眼神里只有佩服,怪不得财务部的梅大姐说苏筱有一套。她想了想,凑上前,讨好地说:“苏筱,能拜托你个事吗?”

  “什么事?”

  “帮我拍一张夏明的照片呀。”

  “呃……”

  “三盒鸭脖子。”

  “呃……”

  “五盒鸭脖子,拜托了。”杜娟伸出五个指头晃动着,目光虔诚,丝毫不输于麦加朝圣者。

  培训在近郊一个著名的温泉度假村里,一如苏筱所料,无论流程还是内容都跟搁在冰箱里几个月的猪肉一样,不新鲜。第一天的培训,她就在找各种角度,想着怎么完成杜娟的拜托。大家的位置都是固定的,夏明的位置跟她几乎平行,得斜视才能看到他轮廓分明的侧脸。她频繁地斜视,引起了陈思民的注意,他顺着她的视线看到了夏明,就像发现凶手的柯南一样歪嘴笑着,眼中的鄙夷犹如落在白纸上的墨汁,无遮无拦。

  下课时,她终于找到机会,趁着大家离开的那一刹那混乱,迅速地按下藏在笔记本里的手机。没开闪光灯,又是静音,一秒钟完成,她深深佩服自己的机智,一抬头,却看到夏明的视线穿过重重人头,直直地射过来,像灯塔上的探照灯。她暗叫不好,立刻放空视线,面无表情地移开,拎包走人。

  出了门,先到墙角里躲了起来,给杜娟打了个电话:“吓死我了,差点让他逮着了。”

  “拍到了?”

  “下周一记得给我带五盒鸭脖子。”

  杜娟兴奋得哇哇大叫:“苏筱,你就是我亲姐,来,亲一个,法式的。”

  隔着电话,都能感觉到她变态的狂热,苏筱周身一阵恶寒:“行了,姐姐,我有鸭脖子就行了,你的法式长吻还是留给夏明吧。”收了电话,走出墙角,顿时浑身一僵。

  夏明跟天科预算合约部经理就站在三步外,目光中的微妙神情让她一辈子难忘。

  苏筱的脸腾地红了,硬着头皮打招呼:“夏主任好。”

  夏明冲她微微颔首,继续往前走。

  苏筱尴尬地目送他,等他们走出丈外,她才呼出一口气。就在这时,夏明回过头来,看着她,嘴角勾起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苏筱吓得那口气又抽了回去,不知道是否因为心虚的缘故,这笑容让她心里发毛,脑海里自动联想到诅咒怨念之类的词语。

  果然,接下去两天,她诸多不顺。先是啃鸭脖子的时候将舌头咬到了,长了一个很大的水泡,搞得她每天只能喝稀饭,那五盒鸭脖子也只能便宜邻居家的汪星人。然后是新买的手机丢了,她心疼得还没有缓过劲,静水河项目又出问题了。

  项目组的施工材料是由公司统一配送。正常流程是苏筱出物资清单,送交陈思民签字,再送物资部配送到项目组。一旦断材料,项目组就得停工,耽误进度,增加成本,因此,苏筱一向是慎之又慎。所以当静水河项目经理董宏打来电话,说水泥和钢筋还没有送到,她一下子蒙了。“怎么可能,上周五我就将物资清单交上去了。”

  董宏的口气很不善:“老潘说根本就没有收到清单。”

  老潘是物资部经理。

  苏筱认真地回想了一下说:“我确实交了……”

  董宏不耐烦地打断她:“行了行了,你们一个两个都推来推去,我懒得听你们废话。反正今晚没送过来,明天就得停工,你们看着办吧。”

  董宏的电话撂下没一会儿,陈思民的脑袋就从办公室里伸出来了:“苏筱,你进来。”

  苏筱走进办公室,门都还没有关拢,就听他劈头劈脑一顿骂:“董宏刚给我打电话了,老潘也给我电话了。你怎么回事呀?这么重要的事情都能忘?你搞成本的,你知道停工得烧多少钱。”

  苏筱也急眼了:“我真的交了,上周五给你的,你还记得不?当时你跟我说一会儿要和潘经理开会,清单你直接给他。”

  陈思民瞪着她:“你的意思是我弄丢了?”

  苏筱还真是这么想的,因此,不吭声只看着他。

  陈思民被她看得心里光火:“还愣着干吗?赶紧重新出清单,叫物资部快点送过去。”

  苏筱按捺下心里的火气,转身走了出去。

  她刚走,电话又响了,陈思民接起来,听到汪洋洪亮的声音响起:“老陈,怎么回事?董宏刚才给我打电话了,说材料没送过去,明天可能停工。”

  “是苏筱忘记了。我已经让她重新出清单了,动作快点,应该能在明天上午送到。大概停一两小时左右,不是特别严重。”

  “苏筱居然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小姑娘嘛,做出一点成绩,有点飘了。”

  “飘了?”

  “最近你不常在公司,很多事情不了解……”陈思民顿了顿,装出一副大度包容的口气,“不过,没事,她还年轻,敲打敲打就好。”

  短暂的沉默后,汪洋严肃地说:“嗯,我这段时间老在外面,公司里的事情,你盯紧一点。该敲打就敲打,等我回来,我会找她好好谈谈。”

  “汪总……”陈思民欲言又止。

  “老陈,别吞吞吐吐,有啥说啥,咱们什么交情,你还跟我玩这一套。”

  “那我就直说了。”

  “说。”

  “我觉得她飘呀,跟你有点关系。”

  汪洋不是傻子,自然一点就明。“行了,我明白了,这事情你处理吧。”

  放下电话,陈思民松了口气,从抽屉里拿出物资清单看了一眼,撕个粉碎扔进垃圾筒。没有错处,他就给她制造错处,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丫头片子,他不信拿捏不住。

  当天下午,部门会议上,他点名批评苏筱:“咱们建筑业跟别的行业不一样,要是停工一天,光人工费、机械租赁费就是一大笔钱,苏筱,你本身就是搞成本的,应该非常清楚,今天这样的错误我希望只有一次……”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理想之城(孙俪主演 原著《苏筱的战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理想之城(孙俪主演 原著《苏筱的战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