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灵魂契约
风的童谣2020-07-26 19:133,663

  你相信这个世界有鬼嘛!

  你相信这个世界有死灵嘛!

  或者!你真的了解我们生存在怎样的世界嘛!

  “唰

  当剑星河用尽力气睁开眼睛。

  “我在哪里?”

  他嗓子发干,眼神充满了疑惑。

  夜色下的空间堆积着阴郁如黑夜一般漆黑,一层厚重的阴云遮蔽在天地之间。

  “你醒了。”

  清脆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剑星河楞了一下,转过头看见一位曼妙女子穿着黑色斗篷,手持着巨大镰刀矗立在靠近窗门的墙角上。

  剑星河呆立,来不及有任何多余的动作,惊慌开口。

  “你…你是?”

  “死神——镜。”

  宛若从无尽深渊传荡回来的声音,冷漠中夹带着一丝心悸。

  “你…你是死神!”

  惊吓中,剑星河面色发白,指着身前的女子,说不出话来。

  死神?

  剑星河轻唤几声,下意识看着自己。

  他终于发现了自己的不同,原来他…他不知什么原因竟飘起来,平躺在离床铺一尺高的半空上,就这样一直平躺着悬在空中。

  而在他身下,却有着一具尸首。

  他发誓,他看到了,

  他真的看到了一具年轻的尸首。

  那尸首的脸上漂浮着苍白,紧紧闭合着双眼,安逸躺在床上,那脚底板还泛着惨白,沾着油光显得特别光滑

  。

  看模样有十八、九岁的样子,裸…露着赤条条的上半身。

  在近距离观察下,

  也许,这尸体唯一能让剑星河惊悚的便是…

  这尸体竟和他长的一样,

  长得一模一样。

  他好像意识到了什么,开始惊恐,不断打量着。

  他看着自己透明的身体,脸上布满苦涩和不甘。

  我死了?

  一番惊天之问。

  剑星河呆滞,惊骇,再之后是满满的不甘。

  不可能!

  我不会死的,

  他颤抖着,眼中赤红,更不知道自己如何死的。

  他记忆一直停留在,黑夜下的睡梦,

  没错,他记忆的最后时刻,就是在睡觉。

  在梦中死去了吗?

  他不相信,更不想死,毕竟他太年轻了,年轻到还没来得及在这个世界绽放精彩,就要面临死亡。

  死亡会是什么感觉呢,沉寂、痛苦、哀伤、还是别的。

  他不清楚,但他知道,这辈子兴许再也回不去了!

  冷,

  无尽的冷!

  这一刻,剑星河浑身都感觉到一抹冷意,宛若在侵蚀着他的灵魂,那冷意,如附在骨骼之上,让他逐渐僵硬起来。

  不会的!

  我不会死的!

  这肯定是在做梦!

  我要回去!

  我要回去!!

  我要回去!!!

  他哆嗦着嘴唇,身子不自觉的晃荡起来。

  “既然醒了,那字签了吧!”

  突兀的声音再一次响起,打断了剑星河的思绪。

  他转过头看着名叫境的死神,原本房间空无一物,可死神·境白净的手上忽然浮现着一页纸张。

  那纸张白净,上面书写着整洁的字迹。

  剑星河停止哭闹,纸张飘来,其上四个大字出现在视线里。

  灵魂契约!

  剑星河瞳孔一缩,顿时陷入进去。

  文书上,大致的意思是,在今古历650年,也就是二十年前,一位名叫剑无名的老头,为了偿还圣魂殿的债务,逼不得已,将剑星河尚未出世的灵魂卖给了圣魂殿,抵做偿还。

  一看之后,剑星河嘴唇颤抖,气的七窍生烟,搞不好他会死就是因为这个契约才死的。

  奶奶个熊,这什么爷爷啊,还没出世,就这么迫不及待把我的灵魂给卖了,这绝对不能承认啊,一承认还得了? 我连你长什么样都不清楚,凭什么擅自卖我的灵魂啊!”

  “镜,你搞错了吧,我爷爷都走20年了,叫什么名早忘记了,凭什么断定是我啊,你肯定弄错了,这字等你搞清楚,签也不迟,就这样了。”

  剑星河随手松开纸张,本以为纸张会从身前轻易掉下来,哪知道等他松开手,那文书就好似要粘着他一样,任他无论转到哪个方向,纸张始终保持原样。

  我……

  剑星河崩溃。

  “哼哼”镜冷笑一声,一转身走到窗口,打开窗门。

  剑星河顿时惊喜,有戏啊!

  哪知道接下来,镜说的话如是一盆冷水,浇在头顶。

  “字签了还能活,不签只有死路一条,你自己决定。”

  镜依然冷漠,整个瞳孔泛着妖异红色。

  那不像在说假话吧,剑星河额头飙着冷汗。

  来自死神的威胁,浓浓危机密布周身之列,宛若随时会被那股凶狠气机杀死。

  “爷爷,你真是个坑货,死了都要坑你孙子一把。”他内心狠狠吐槽一番。

  “我还有别的选择吗?”

  剑星河无奈走下床,默默走到镜身边。

  “算你聪明。”

  镜低沉声音传来,眼神从未正视看过他,就好似看一只蚂蚁毫不在乎,她右手牢牢抓住巨大的死神镰刀,一股魂力充斥在其中,异常凶厉。

  “唰”

  巨大镰刀,划向窗口外,顿时一道裂缝出现在半空中,接着一座黑漆门户浮现在眼前。

  剑星河骇然失色,眼眶吓得快凸出来。

  一座门户凭空浮现在夜色下,还好是夜间,要是白日,看到上空出现一座门户,还不活活吓死啊。

  “跟我来。”

  镜,一把拉住剑星河,身子从窗台一跳就钻进黑布隆冬的门户中。

  “不要啊,求求你放过我吧!我还不想死。”

  “啊……”

  剑星河拼命挣扎着,当整个身体被拖进黑暗,吓得直昏过去。

  “别叫了,再叫杀了你。”镜拿着镰刀,象征性抹了一下脖子,威胁道。

  “呃!”

  剑星河睁开眼睛,才发现自己已经从繁华的都市,来到了一座诡异的院落,寂寥无声,在夜色下还有诡异的阳光,呈现黄沙色,而周边尽是古代建筑。

  “我在哪儿,穿越到古代,还是地狱?”

  “圣魂村。”

  镜解答后,笔直向前走去。

  “你去哪。”

  剑星河来不及思索,连忙追上去。

  这座院落很大,有假山,有人工瀑布,有池塘,还有拱形石桥。

  “镜,我们要去哪?”剑星河耐不住性子,又问了一遍。

  镜,泛着红光的瞳孔看过来,渗人之极,这一次剑星河终于看清了她的脸,美轮美奂,如半边红月,照亮了半边星空。

  “到了。”

  等剑星河回过神来,自己已穿过石桥,来到院落一棵巨大愧树下。

  眼前,剑星河看到在巨大愧树下,出现三样物品,一块磨剑石,一把倒插在地面的黑剑和一碗清水。

  “这是……”

  剑星河转过头等着镜的答复。

  “遗物,你爷爷留给你的遗物。”镜这样说道。

  “遗物,呃,难道他死了。”剑星河说完,也觉得这话说出来挺别扭,毕竟老爷子都走了整整20年了,不过这一次,‘死’的意义却不一样。

  “嗯!死了,魂飞魄散。”

  镜道。

  “嘶,老爷子还真走了啊!我还想见一见你呢,哎!”

  剑星河走上前,蹲下身子,抚摸着黑剑。

  “老爷子到死,也没忘记剑氏的老本行啊,可惜剑氏从今天起已经断子绝孙了。”

  毕竟他家三代单传,到他这一代算彻底玩完了。

  剑星河有些伤感,顺手拿起立在地面的黑剑,右手紧握着剑柄,想拔出剑来看看成色如何,毕竟这是老头子留下唯一一个像样的物品,怎么着也歹看看吧。

  “不自量力。”

  镜冷漠,当她看清剑星河下一步动作后,嘴角裂开,露出了洁白牙齿。

  在她看来,想拔出这把剑,没有两三年的修行,不可能拔的出来。

  “唰”

  可下一刻,剑星河从剑鞘中拔出了黑剑,料想中的绝世宝剑变成了锈迹斑斑的模样。

  “切,害我期待老半天,以为什么贵重物品,拔出来就这么一柄破剑,也对,您都穷的典当孙子了,还能留下什么好玩意。”

  剑星河目视着锈透黑剑,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可是看着看着,他又看出不同来。

  不会这么巧吧!偏偏留下了这三样,一块磨剑石,看模样也算一块极品,一柄锈迹斑斑的剑,还有一碗清水,老头子到底打什么注意呢!

  “得,算我欠您的。”

  剑星河哀嚎一声,顺着磨剑石,用手舀了一些水,浇在磨剑石上。

  “沙沙沙”竟当着死神的面,轻飘飘磨起剑来。

  “嗯!”镜蹙着眉头,发觉剑氏一家子都是怪人。

  这柄剑什么时候那么好拔了,还锈迹斑斑?一切都透着那么一抹不可思议。

  巧合,绝对是巧合。

  “沙沙沙”

  剑星河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死亡后第一天依然逃不过磨剑的宿命。

  近二十年来,磨剑、锻剑、祭剑,几乎成了日常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项业务,自从父母离开,自己正式成为了一个孤儿后,剑氏的业务便落在他一个人身上,直到今天。

  想罢以后再也不用磨剑了,一时想来不舍居多。

  一连磨了几下,剑星河整个灵魂都发着淡蓝色莹光。

  身体暖洋洋,充斥着一股温和能量。

  灵力?

  镜头皮发麻,灵力只有经过多年的修行才会拥有的力量,怎么这小子不声不响无师自通,学会了引动灵力的方法,而且看这股灵力的波动量还不少。

  难道,他刚才…

  施展的是…是磨剑术?

  怎么可能!

  磨剑术…除非是自小修行的家伙才能运转这种术,基础炼体术要达到某种界限。

  他!

  他一个新人,如何能施展的出来!

  镜心惊了。

  一柄剑磨完,剑星河整体光芒更甚,体内一股力量好似觉醒般从体内冒出来。

  黑剑,剑身锈迹脱落,显露出真正形态,剑身印着一头魔龙,整个龙躯一圈圈盘在剑身上,龇牙咧嘴。

  “是…是斩魂剑,剑氏一族流传已久的镇宅之宝,不失踪了嘛,怎么会出现在此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开局拥有一双剑形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开局拥有一双剑形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