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眼万年
菲野2020-04-13 13:365,210

  余桑第二次来丽江,但来这酒吧是第一次。

  酒吧很大,环境半新不旧,空气中有着酒吧自带特色的混浊味道,不太难闻,也算不上好闻,左边有一个长长的吧台,上方挂满了杯子,台内墙壁上放着琳琅满目的酒水,正中一个大舞台,下面是呈半圆型围着舞台的桌椅。

  全屋没有一株植物,负分!

  时间不早也不晚。

  八点半刚过。

  酒吧里大概有一半的桌子坐了人,余桑一行四人,选了张远离舞台在柱子傍边与吧台一路相隔的四人位桌子。

  坐下后,乔乔利落的叫了四支1664,余桑斜眼看着她:“我不要喝!胀肚子!”

  乔乔不搭理她,自顾喝了口啤酒,抬手对前面的服务员招了招,服务员屁癫癫走到跟前。

  “给这位大小姐调杯鸡尾酒来!”乔乔侧头对余桑抬了抬下巴。

  “好嘞,要哪一款?”服务员笑咪咪看着余桑。

  “最高级的那款!”乔乔笑说。

  “……?”服务员脑子不够用的样子看着乔乔。

  余桑没好气的笑了笑,指了指在吧台后忙碌的调酒师,对服务员说:“叫调酒师随意调,不要太烈就行!”

  “好嘞!”服务员得令而去。

   

  窗外夜色渐浓,酒吧里越来越热闹,三个小伙伴一直在玩骰子,余桑对一切游戏都没有兴趣,安静的一边啜着鸡尾酒,一边观察周围的人。

  她平时不太喜欢去注意别人,却喜欢在这种闹哄哄的,特定空间里,静静的去观察别人在做什么,然后脑补一下别人的故事!

  右前方那桌上,有两男两女,在玩猜拳,其中一个男的说话奶声奶气,脸也奶白奶白的,秀气得像个女孩,会是个同吗?不过同也不一定是秀气的,有很多同是很MAN的!

  傍边一桌,应该是情侣,两人傍若无人的卿卿我我,不时的亲一下,女生扭来扭去,恨不得贴在男生身上!一看就是热恋期!

  再远点的靠墙壁的桌子,是一对三四十岁的夫妇,对面而坐,慢慢的喝着酒,温情的对望着,男人一直低声说着,女人认真的听着,偶尔说到什么,女人笑得满脸阳光,男人抿唇挑眉,目光温柔,满足的看着女人笑!

  一种细水长流,含情脉脉的气氛萦绕着!余桑不禁想起自己的父母,余生余太结婚19年,恩爱如初,在家随时都能撒狗粮,每当这样,她和弟弟就会自动自觉扭头无视,或者走开!

  想着,她笑了起来!

  舞台上开始有人在扭动,多动症乔乔拉着笑笑就上了舞台!

  不爱动的燕子还坐在她傍边,这时推了推她:“独自偷笑,怎么回事?”

  余桑对着那对夫妇轻轻抬了抬下巴:“好恩爱,和我爸妈一样!”

  燕子看了半天,贴在她耳边说:“真的诶,哎,看,摸脸好温柔啊!”

  男人笑咪咪的抬起手,抚了抚女人的脸,然后又轻轻的捏住摇了摇,女人撒娇的皱了皱鼻子。

  哎……甜得掉牙!

  两人悄咪咪一边看,一边讨论了一会,燕起来去了洗手间。

   

  余桑看向舞台,社会姐乔乔在搞怪,张牙舞爪,毫无章法,哗众取宠,吸引了很多人围着她欢呼起哄。

  余桑跟着笑了一会!低头又啜了口酒,酒杯就空了,脸微微发热,兴致正好,她抬头想叫服务员再上一杯, 就看到右面长长的吧台边,一个高大的男人坐在高脚吧椅上,腿好长好长,深色长裤,深色的T恤,低着头,一缕头发垂下来,挡住了额头,他头顶上方正好是一盏射灯,余桑可以清晰的看到那头发一丝丝闪着光的轮廓,侧面立体,线条分明!整个人浸在灯光里,像镀了一层光!

  此时他正专注的看着手里的透明酒杯,手轻轻的晃动,酒在杯中荡漾,一闪一闪,他拿起来抿一口,又放下来晃着,密密的睫毛垂下,静谧淡然,仿佛这诺大的酒吧里,这人声鼎沸的空间中,只有他和他手中那杯酒而已……

   余桑看着他,一眨不眨!只觉得心中有什么在动,一松一紧的!

  男人沉迷在自己的世界里,余桑沉迷在这个画面中,她拿出手机,拍了一张照片,一个沉默的剪影,在浮光掠影之中,像一幅安静的油画,看了一会,再次举起手机,想换个角度再拍一张,可就在对好焦准备按下拍摄时,男人突然扭过头来,猝不及防的看进余桑的眼里,视线交错的瞬间,余桑心头一窒,他面无表情的扫了余桑一眼,带过一股萧杀之气!

   余桑耳朵一瞬发热,惊谎失措的放下手机,低头咬着没了酒的杯子,脑中万马奔腾。

  好尴尬!好羞人!

   他要求她删掉吗?

  转眼,他站起来,向她走过来,一步步的,很快,他快到身边时,余桑干脆豁出去,仰头坦荡的看向他的脸,心想:来吧,删就删呗,有什么了不起的?

  然而人家看都没有看她,也没有停住脚步的意思,直接掠过她身傍,走向门口!

   余桑扭头看着他背影消失在门口,心里怅然若失,拿起手机看,原来那一刻她还是按下拍摄,拍到了他的正面!

  阴暗的场景里,光在头顶洒下,显得轮廓尤其深刻,太有个性,在现今流行花美男的审美里,不算很帅。

  可是,这气质。

  有点嚣张,有点深沉,有点疏离,又有点矜贵之气。

   

  “哎!”吧台里调酒师突然一喊,吓得余桑一个激灵!

  调酒师拿着一顶黑色的棒球帽,身体拼命的伸到台外,往门口看去!

  余桑的脑子可能这辈子也就这会转得最快了!

  嗯!还有跑得最快也是此时了!

  调酒师都没听清她说什么,手上的帽子就被扯走,嘴巴来不及合上,人也消失在了门口!

   

  陈律大步走出门口,丽江温柔的风挟带着细细的雨飘落下来,洒在脸上,冰冰的,极其舒爽!

  有什么不对?他停下来,手在头上摸了摸,叹了口气!

  被小姑娘偷拍了下,竟然连帽子都忘了!

  转身往回走!

  走了几步,前方一个火急火缭的身影扑了过来,手里拎着他的帽子!

  陈律停下来,低头看着面前的女孩。

  第一次这么认真的去观察一个人,尤其是一个女孩。

  浓黑乌发及耳,卷着很不听话的大波浪,有点凌乱,却又浑然天成,上面缀满了细碎的水珠。

  一张带婴儿肥的脸仰着,双颊微红。嘴巴微张喘着气,羞涩,惊惶,期待,懵圈全在瞪大的眼里。

  表情非常丰富!

  陈律伸出手:“谢谢!”

  余桑懵懵的抬手把帽子递给他,在帽子快碰到陈律手指时,她又“嗖”收了回去。

  “嗯?”陈律眉头皱了皱。

  “能加个微信吗?”

  “不能!”

  “为什么?”

  “我不用微信?”

  “有微信吗?”

  “有,但我不……”

  “加!”余桑把迅调出二维码举到他面前。

  陈律莫明其妙的点了点头,没有再看她,扭头就走!

  余桑有点恼羞成怒,喊:“给你!”

  陈律像没听到一样,大踏步径直往前,一刻不停,眨眼间拐了个弯,消失了。

  要不要这么拽啊!

  余桑抬脚追了过去,这会路上人有点多,都打着伞,他又腿长,走得很快,余桑只能盯着他的后脑勺,左穿右插的跑着!

  还隔着几个人时,看着他又快要拐弯了,余桑奋力大喊了一声:“你站住!”

  陈律顿了顿,站住转过身,余桑气喘吁吁走到他面前,一扬手,帽子飞到了他胸前,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转身就走,一直走,然后转进了一个与酒吧相反的路口!

  这丫头!不认识路了?夜有点深,雨有点冷,人有点杂!

  唉……

  余桑一拐过弯就懵了,这条条石路一个样的,哪条是通酒吧的啊?

  真是丢脸,人生第一次搭讪失败,失败了还走丢!默默的拿出手机准备给燕打电话,看到燕发了几条微信,都是问她去哪了?

  垂头丧气准备回复,一双黑色的鞋子站在了傍边,目光从鞋子开始上移,经过挺漫长的一段时间,才看到了脸,帽子已经戴上,压得很低,露出的下颌在店铺灯光映照下,线条凌厉!

  “走这边!”

  余桑心情复杂的跟着他,左拐右拐走了一段,回到了酒吧那条路上,他向前一指:“酒吧的灯箱,看到了吧!”

  他转过身准备要走,余桑一伸手扯住了他腰侧的衣服,衣服下摆本来掖了一截在裤腰里,这样一扯就出来了,余桑耳朵迅速的红了,但倔强的没有放手!

  陈律还是往前走的姿势,脑袋侧扭看着余桑扯住的地方,觉得有点不可理喻之余又有点想笑。

  这丫头是怎么回事啊?是太单纯了还是太不检点?

  “能。。不能留个联系方式啊?”

  陈律真的要笑出来了,他摸了摸眉毛:“这样!要是我们能再见面,就加!”

  再见?用头发丝想想都知道机会很渺茫!

  很好,又被拒绝了!今天晚上脸皮真的是厚了点!

  余桑松开了手!

  很难受,很难受!

  除了难受,还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心塞。羞耻,委屈,挫败,恼怒!

  眼泪就这样滑了出来,她赶紧的扭过了头,往酒吧走去!连手机在响都没有注意!

  到酒吧门口就看到燕子急慌急忙的冲出来,看见她时,表情才松下来,伸手拍了她一下。

  “你去哪了啊?我找遍酒吧都没看见你,又不听电话!嗯?怎么了?哭了?被人欺负了?”燕子有点大惊失色,一把搂住她肩膀。

  余桑看了看喧嚣的酒吧,看着燕子说:“我不想进去了!”

  燕子盯了她一下,点头:“好,我去和乔乔她们说一声,我们先回去!”

   

  客栈离酒吧并不远。

  燕拉着余桑回到了她俩的房间,去洗了条热毛巾丢给她。

  “擦擦!然后给我说说怎么回事!”

   

  眼下余桑这种情况,燕子觉得有点严重,两人是高中同学,到现在大二,认识五年,别说哭,就是不开心也没见过!

  余桑对陌生人很冷淡,给人感觉高冷,话少,难亲近,但一但亲近了,就会发现,她是一个随意不拘小节的人,爱开玩笑,爱闹,一旦被她认定是朋友,她会对你极好!

  余桑躺在床上,热毛巾压在眼睛上,一动不动!

  燕子推她一下:“喂,到底怎么了?刚干嘛去了?”

  等了好大一会,余桑终于坐了起来,叹了口气:“我刚做了件好丢人的事!”

  “什么事?”

  “我搭讪失败了!”

  “啊?”燕子张大嘴巴。

   这有点不可思异,余桑去搭讪?还失败?还为此哭鼻子?

  余桑幽幽的看她一眼,打开手机相册,点开刚拍的照片,递给了燕子!

  燕子看了看,惊讶的看她:“刚拍的?这是搭讪对像?”

  “嗯!”

  燕子歪着头看了一会,皱眉:“这……长得也就一般般啊!你至于吗?你看上他什么?”

  竟然说长得一般般?说看上颜会被骂吗?不行,太肤浅!

  感觉?什么感觉?解释不清啊!

  余桑只好无奈的看着她。

  燕子笑了起来:“我真没想到啊!你竟然会为一个萍水相逢的人这样!诶!你的高冷人设呢?”

  “感觉,懂吗?”余桑只好这样说。

  “不太懂,我读书少!”

  “你欠不欠,你读的本科,我才专科!”

  “但你看书多啊!我连四大名著都没读过!”

  “四大名著我也没全读,只读了《红楼梦》!不过读了有三四次罢了!”

  “这就对咯,红楼梦就是讲的情情塌塌,这就造就了你对爱情的浪漫幻想!这一见钟情的事啊,就是够浪漫,但并不能长久,懂吗?”

  “你这什么歪理,难道日久情深的就一定能长久?”

  “起码成功率更高!”

  “你统计过?”

  “这还要统吗?这是真理啊!”

  “实践出真知,你实践过了吗?”

  “我这不是实践对像还没有吗!”燕子搞怪的眨了眨眼。

  余桑扭头与她对望了一眼,同时笑了起来,笑得在床上滚了半天。

  余桑呼了口气,好吧,不会再见的人,忘了吧!

   

   

  陈律回到客栈,身上已经有点濡湿,准备去洗个澡。

  手机响起,是严浩。

  一接通,聒噪的男人吱吱喳喳:“你什么时候回来啊?这边有两个项目等着你,还有宁宁说打你电话也不接,加你微信也不通过!你干嘛呢?哎?你说话呀!喂,说话,陈律!你在听吗?”

  此时此刻,陈律突然有点不明白自己是怎样和严浩这个婆婆妈妈的男人做了十几年的兄弟!“我明天离开丽江,先到大理住两天,五天后到上海!”他简明扼要的说。

  “为什么要五天啊?大理你去过几次啦,还要住两天?你回复下宁宁吧!”

  “我连续工作了三个月,休息两天不行?”

  “呃……行行行,那宁宁她……”

  “我对她没兴趣,你要我说多少次!”

  “你都没好好和她来往过,怎么就知道没兴趣呢,你起码得来往沟通了解一下啊,除非你对女人没兴趣,是不是啊?因为当年那件事刺激的吗?你是不是对女人没兴趣?都那么多年了,身边也没个人,这严重不利于身心健康啊!或者说你喜欢男的?要不我给你介绍一男?男的我也认识几个呢,身材,长相都不错....”

  严浩越说越起劲,叨叨个没完没了!

  陈律不哼不响把电话挂断!

  想到严浩问是不是对女人没兴趣,他自己也曾经稍稍的想了一下,毕竟是个正常成熟男,这么多年清心寡欲有点说不过去!

  但这些年身边也有不少狂风浪蝶,不乏死缠烂打者,就像魏宁宁,是严浩表妹,长得很秀气,文静有礼。认识后就一直坚持不懈的想尽办法接近他,但他依然心如止水,不为所动!

  难道真的不喜欢女人了?

  也不是啊,之前也有男的示过好!也没兴趣啊!

  推开木窗,看着窗外夜雨中的古城,脑中突然闪过了刚才的一幕,细雨如丝,灯影晃动,女孩头发上,脸上,睫毛上,全是晶莹的细细的水珠,一双眸子清澈灵动!

  心轻轻的动了一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又又又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又又又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