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见面咯!
菲野2020-04-13 21:485,460

  第二个行程是大理!

  10月底的大理,天空高而清,阳光柔软,清风温和。

   

  余桑开着电动车,驮着燕子开在环海公路上,风带着阳光扑在身上,心里舒爽得像灌了一大杯冰柠蜜茶!

  绕着洱海开了一会,海边有个小树林,乔乔建议下去休息一下,顺便拍拍照。

  她们把车停好,走到海边,海面宽阔平静,碧波荡漾,清澈见底。

  海浪很温柔,偶尔轻轻的荡上岸边,把紫色的水仙花带过来又扯过去,飘飘荡荡。

  大家不停的在拍照,不住赞叹。

   

  太美了!蓝色的天,白色的云,碧色的海,绿色的树,透明的风,帅气的人!

  稍远处,从岸边伸出一段窄小的泥路,像个小埠头,埠头尽处长着一丛墨绿的水杉,依着水杉是一排残败的树杆,干枯的,秃秃的枝桠,安静立于海中,倒影在水里,远远看去,画面安静略带颓唐,很适合拍照。

  嗯?

  那个站在埠头上拍照的帅气的人……有点眼熟啊!这感觉……

   

  突然一个激灵,余桑放下手机,睁大眼看过去,高瘦挺拔的身形,黑色的裤子,白色的短袖T恤,黑色的棒球帽。

   

  这是她拿过的那顶黑色的,后面红色带子很长还绣着两字母的棒球帽,这帽子印像非常深刻。倒不是因为有多特别,主要是因为它的主人!是个非常可恶的人!

  余桑盯着看了一会,又拿手机对准他,把镜头拉近,放大,画面粗糙模糊, 但不影响感觉,就是他!

  他说什么来着?

  这样!要是我们能再见面,就加!

  一字不差,记忆犹新!

  余桑有一瞬间的眩晕,闭了下眼,定了定心神,迈步走了过去!

  这小土路好窄啊,余桑有点担心自己会走歪掉海里!不过她有十几年的游泳经验,不怕!

  一步步的走过去。

  想起了菲的歌,《流年》里的一句歌词:有生之年,狭路相逢,终不能幸免!

  想起那天晚上两次被拒绝,心有余悸,可是眼下,再遇!势在必得!

  怎么开头呢?

  HI,又见面咯!

  怎样?还真再见了呢!

  你好!说话算话吗?

  ……

   

  他已经往岸边走过来了,不是很快,慢慢的,离余桑越来越近,终于看清楚了,帽子压得很低,露出鼻子,嘴唇,下颌骨。

  余桑停下来,目光灼灼,心中有如千万头小鹿在乱撞!脑中情绪涌动,以致全身热血沸腾!

  她知道自己现在不单单是脸红这么简单!

  昭昭白日之下,无所遁形,也就无所顾忌了!

   

   

  陈律正低头走过那窄小的泥路,抬头就看到余桑站在路的那一头,他没有停,迎着她走了过去。

  飞鸟掠过树稍,风清而柔,面前的女孩还是仰着头,满脸通红,红晕染到了脖子耳朵,却神色平静一眨不眨的看着他。

   

  他在路边停车下来时,远远的就看到她,还是那头凌乱自由卷曲的短发,在她的伙伴堆里,巧笑嫣然,明眸皓齿,清新得一如现在的洱海,和前两天的羞涩懵懂完全不一样,可一样的让人过目难忘!

   

  他也静静的看着她。

  小土路上,两边海浪轻扬,清风吹拂,发丝飘动,睫毛微颤,眸光灼灼!

  乔乔在哪边大喊:“桑桑,来拍个合照!”

  余桑依然没有动,只抬起左手对那边打了个OK的手势,眼睛低下来扫了下他手里的照相机,很专业的样子!

  “帮我们拍张合照吧!用你的照相机!”

  陈律顿了顿,没想到她会来这一出,嘴角忍不住动了动。

  余桑轻轻的假咳了一声:“专业!”

  陈律眉一抬,看了看乔乔那边,抿了抿唇,拿着相机往那边抬了抬手。

  余桑又看了看他,转身向乔乔她们走过去!

  不同的角度,陈律给她们拍了好几张,过程中也给了取景与排列的意见!果然挺专业!

  拍完,他拿出手机,头微微偏着,盯着余桑,余桑回看他,眼神茫然,陈律眉尖动了下,心中好笑,打开自己的二维码递到她面前,余桑恍然大悟,手忙脚乱的掏出手机来。

  余桑想自己手肯定是抖得厉害,不然扫二维码不会扫那么久的。

  距离很近,她抬眼一瞄,他下巴上有淡青色的胡子痕迹,淡淡的香水味,很独特,不是常见的香味,清新,寡淡却轻易的就钻进鼻腔,沁入心脾。

  心中提着的一口气一下泄了,身子有点发软。

  只觉自己脑筋都不太清醒,有点混混噩噩,一直盯着手机,不敢抬头。

  他低低的声音在耳边:“我回去整理好发给你!”

   “哦,好的,谢谢!”她喃喃道,抬头时,他已经转身走向马路,帽子的红带子垂在他长长的脖子后面。

   

  没有问姓名!不过加了微信,不怕问不到!

  “桑,有点奇怪哦!”乔乔看着摄影师驱车离开,过来拍了下她的肩膀,眼神古怪的看她脸。

  “嗯?”

  “平时你不会主动和陌生人说话的哦,我们一起玩时,问路什么的,你是绝对不会做的,今天……你看上那个摄影帅哥了吧?还让他用相机给我们拍照,故意的吧?”

  余桑看了看她,以笑遮羞的笑了笑:“对啊,故意搭讪,并且成功了!”

  说完还得意的扬了扬手机。

  乔乔笑了:“想不到你会搭讪啊!”

  笑笑也笑着说:“佩服!他看起来好拽啊!要是我打死不敢!”

  “他开的车也好拽!”

  “嗯!什么车?”

  “奔驰的越野车。”

  “上海牌,上海人?”

  “也许……”

  燕子悄悄在余桑耳边问:“是那天晚上那个人吗?”

  余桑点头,燕子震惊:“这是什么缘分啊!”

  是挺缘分的,竟然真的再见面了!余桑偷偷的笑了笑!

   

  太阳越来越温柔,慢慢西沉,照得海面金光闪烁。

  回程大家一边慢慢开着一边说笑,后面开上来了几台电动车,目测是比她们大一点的男青年,看她们都是女的,也不知是想吓她们,还是逗她们玩,在她们左右穿插超车,乔乔回头看了看余桑,眼神传达:小心点!

  就在此时,一台车突然在余桑后面开上来,从右面贴着她们车子越过去,余桑吓了一大跳,车头猛然一拐,车就向左倒了,余桑一下子摔趴在马路上,燕子也跟着摔下,正正叠在了悲催的余桑身上!

  几个男生见出事,一窝蜂的开跑了,乔乔她们赶紧把车停在路边来扶起她俩。

  燕子倒是毫发未损。

   

  余桑疼得半天起不来,呲牙咧嘴,左手掌火辣辣的痛,摊开一看,蹭破了一大块,血肉模糊,还粘着沙子,泪水一下子涌了出来,燕子慌了,赶紧扶余桑到路边坐下,对着她一轮检查,左膝盖裤子破了,磨掉了一层皮,露出了粉色的肉带着血,幸好穿的是直筒运运裤,燕子帮她把裤腿卷了起来,一直卷到膝盖上。

  乔乔拿着手机查附近哪里有医院,查来查去也没查到。

   

  正是六神无主之际。

   

  一台高高的黑色越野车在对面马路停下,摄影师推门下车,戴着棒球帽和墨镜,没人看到他的眼睛,他大步走过来:“怎么了?”

  燕子大概说了下情况,他墨镜上的眉头皱了起来,在余桑面前蹲下,拿起她的手看,修长的手指轻轻的托住余桑的手掌,大手握小手,余桑的手微微颤抖,他又转头看了看她的膝盖,抬起眉,问:“还有哪里摔到了?”

  他声音低低的,余桑收住的眼泪又滚了下来,哽着声音说:“没了!”

  “站起来看能不能走!”

  燕子扶着她慢慢站了起来,走了两步,膝盖撕扯的痛!还能忍!

  余桑抬起头,楚楚可怜。

  陈律头一软,语气平淡:“没伤到骨头,我知道医院在哪,带你去处理下吧,你住在古城里吗?处理完我送你回去!”

   

  大家有点疑虑的看向他,陈律好笑,扯了下嘴角,说:“你们把我车牌拍下来,放心,光天化日朗朗乾坤,拐不走她!你们是四个人吧,两个人把电动车开回去,跟个人来陪着吧!”

  乔乔连忙赔着笑说:“没有没有,这样太感谢你了!”不过她一边说还是一边拍了他的车。陈律也无所谓,走到车边开了锁,上了驾驶室。

   

  他的车底盘好高,余桑在燕的帮助下挺艰难的爬上了二排,坐在副驾后面,正好可以看到他开车的样子。

  他懒散靠坐着,右手漫不经心的扶着方向盘,左手肘搭在车窗上,余桑静静的看着他。

  哎,开个车也这么帅!

   

  燕子在傍边用手肘撞了撞她,她回过头,燕子笑得鬼鬼祟祟,她懵了下,脸不自觉的就红了。

  陈律眼尾扫过后视镜,刚好看到余桑脸红耳赤,皱着眉头对燕子使眼色,娇憨可掬,目光调回去,浅浅的笑了笑。

  到了医院,清洗伤口时,火辣辣的痛,余桑头冒冷汗,紧紧的咬着牙,眼泪噼噼啪啪的掉,医生看了她一眼,又看看她细皮嫩肉的小腿,放轻了动作。

  包扎好,燕扶她坐在陈律傍边,拿着药单去领药。

   

   

  陈律侧面看了看她,问了句:“没事吧?”

  “还好!”

  他又往她脸上看了看,暴雨梨花,眼红鼻青,也不知道要怎么安慰,他就从来没有安慰过人,闭了嘴,低头玩着手机。

  如果现在不是膝盖伤了,走一步都扯得痛,余桑大概会像热锅上的蚂蚁,必须来回走几圈才能才平息内心那种尴尬又躁动的不知所措。

   

  回客栈时有点波折,因为余桑和燕子都是路痴,指路指错了,弄得陈律有点烦躁,眉头拧在了一起。

  幸好后面乔乔回到客栈,发了定位过来!

  下车时,也许在医院看到余桑下车艰难,陈律也下了车,在余桑思考着怎么下车能降低痛感前用两手抓住她双臂,轻轻的把她拎了下来!

  这近距离面对面的接触,使得余桑脑子“嗡”的一声,仿佛置身梦里,身体不受控制,轻飘飘。脚落地时,重心不稳,往前扑了下,额头撞在了陈律的前胸上,骇得她全身一僵,脸又顿时红透!连忙说对不起!

  陈律被少女的体香扑了个满脸满怀,胸口一窒,面不改色,轻轻的说了声没事!扶她站稳,就告辞了!

   

  燕子看着他的车开走,手指摸着下巴,摆出一副未卜先知的表情说:“余桑,他肯定也喜欢你!”

  余桑没好气的睥了她一眼,默默转身一拐一拐向客栈走去。

  燕子扶着她,死心不息:“他主动送你到医院诶!没有好感能这样做吗?”

  “就不能因为人家心底善良助人为乐勿以善小而不为积德行善必有后福吗?”

  燕子瞪大眼看了她好一会:“喂,你说啥?你又给我说文言文?还一串!还不断句!你要我怎么理解!”

  余桑又睥她一眼,看到她稽的样子,“噗”的笑了起来,不理她,继续往房间走去。

  “哎,我和你讨论问题时,你能不能认真点啊,起码你们很有缘,对不对?三次了,遇到三次,还来了次英雄救美,你们后面要不发生点什么,都对不起上天的一片良苦用心!”

   

  晚饭时间余桑自己呆在客栈。

  终于可以暂时脱离话唠燕,安静的做点什么了!

  首先要看他的微信。

  头像是个抽象的图,看不懂,名字是: C。L。

  C。L?有点儿眼熟!

  噢!帽子上的两个英文就是这两个!

  果真是名字简写?两个字?

  点开他的对话框,想说点什么,又不知说什么好!思来想去,好像没有说过感谢的话!

  又又又木:你好!今天真的谢谢你!

  等了好久,没有回复,看下他朋友圈,竟然没有显示朋友圈这东西,所以,他没有开通朋友圈?余桑第一次看到有人没有朋友圈的,很是稀奇!点进他的资料页面,真没有朋友圈这一项!

  翻个白眼!真是个古人,看着也不老啊!衣着也挺时尚。

  在余桑半睡不睡时,手机响了一下。她一骨碌爬起来,手不自觉的撑了下床,痛得呲牙咧嘴。

  C。 L:没事

  然后要怎么接?

  又又又木:幸好遇上你!

  C。L:嗯

  有点尴尬!

  又又又木:我叫余桑,你呢?

  C。L:陈律

  果然是名字简写。

  又又又木:哦!

  又又又木:不打拢你吧?

  C。L:照片晚点发给你

  又又又木:噢,不急!

  他没有再回她,天已聊死!天很冤!

   

  乔乔她们回来时给她打包了食物,她随便吃了点,在燕子帮助下洗漱好,九点多,躺床上一边和她们闲扯一边等待他发照片,一直11点多,也没有动静。

  乔乔很心急的问了她两遍收到照片没,然后又扯起了帅哥摄影师的话题。

  “他叫什么名字啊?桑?”

  “陈律!”

  “是上海人吗?”

  “没问!”

  “他是自驾游吗?”

  “没问!”

  “他真的是个摄影师吗?”

  “没问!”

  “喂,那你问了什么?”

  “名字!”

  “……”

   

  陈律坐在桌子前,看严浩发给他的资料,准备下一个工作,在丽江的工作已完成,三个月,这两天来洱海看看,就回上海,想不到,这最后的一天,又遇上了她,这女孩几岁?有18吗?脸红成这样还装镇定,手都抖了!小女孩子开什么电动车?好痛吧,摔成那样,不知道会不会留疤?

  哎,怎么想这么多?

  他摸了下眉毛,笑了笑。

   

  十二点多,找出那几张合照,放大她的脸看,眼睛瞪很大,神情有点拘谨!给她发照片吗?睡了吧!想了下,他还是发了过去!

  回复很快!

  又又又木:拍得真好!这么晚还没睡?谢谢啊!

  C。L:嗯!你也没睡

  又又又木:我睡不着!(可怜的表情)

  C。L:伤口痛

  又又又木:有点!(撇嘴表情)

  陈律不知如何安慰小女孩,手指停在屏幕上!

  又又又木:你也住在古城吗?

  C。L:在喜洲

  又又又木:真好,我也想去下喜洲,不过小伙伴们不想去!

  又又又木:你是自驾游吗?

  C。L:工作!

  又又又木:哦,你是摄影师?

  C。L:不,爱好

  又又又木:哦,可以问下你是做什么工作的吗?

  D。 L:设计

  又又又木:来大理有工作?

  C。L:在丽江 顺道来大理走走

  又又又木:你好像对大理很熟悉!

  C。L:来过几次

  又又又木:喜洲美吗?

  C。L:还行!

  又又又木:哦……

  哎,这天真尬,算了!

  又又又木:不打扰你了,晚安!

  C。L:晚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又又又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又又又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