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是什么?
菲野2020-04-14 11:104,780

  三天后,陈律到家。

  洗澡躺下准备休息一下,就被严浩直接上门拉了出去吃饭,理由是太想他了!

  他懒懒的坐在椅子里,对面是严浩和他的新任女友珊珊,第一次见,浓妆艳抹,与以往的没什么差别,有差距陈律也看不出来,严浩的女朋友像走马灯似的,他根本来不及认清就又换了。

  严浩坐下来就逗女友开心,两人卿卿我我,把陈律当成透明一样。

  这人还说想他,不知有什么阴谋!

  菜没有上来,他无聊的刷着微博,看一些感兴趣的资讯,他不喜欢用微信,觉得浪费时间,但是突然他有点想去看看。

  点开那个微信,头像是个背影,在洱海边,逆光拍的,名字是“又又又木”。

  看着像三条鱼在跳舞似的,眼前闪过那张脸,嘴角不自觉的动了动。

  点进朋友圈,一个个的往下看,全是吃喝玩乐,学校趣事,还有小女孩各种搞怪的照片,单人的,多人的,颇为精彩,照片中的女孩笑得古灵精怪,活泼开朗,很感染人。

  嘴角的笑容慢慢加深。

  对面人踢了下他,抬头看去,严浩疑惑的问他:“看什么好东西?自己偷笑?”

  他摸下额角,掩饰的轻咳一声。

  “没什么!”

  严浩不罢休,坐到他身边要看他手机,陈律马上把手机放入口袋,摆出一副懒得理你的表情,严浩伸手就去掏他手机。

  “哥,陈律!”一个女声连带一个秀气的女生来到面前!

  魏宁宁,严浩的表妹,在严浩父亲生日筵上见过陈律后,就念念不忘,而严浩也受了陈律妈妈所托,就做个顺水人情,想着掇合他俩,之前约过几次饭,陈律都是冷冷淡淡,也不置可否,这次陈律去丽江三个月,魏宁宁已经迫不待,一直缠着严浩帮忙,严浩无奈只好把陈律拉出来。

  此时陈律捂住口袋睥睨了严浩一眼,淡淡的“嗯”了声以示打招乎,严浩小心翼翼的看了他一眼,站起来让座:“来啦,坐!坐!”

  魏宁宁坐在陈律傍边的位置上,热烈的看着陈律说:“丽江的事情完了?”

  面无表情的男人出于礼貌稍稍看了她一下说:“嗯,完了!”

  “那后面都在上海,不用出差了吧?”女生兴奋往他身边靠了靠。

  “……”男人低头皱眉。

  “新项目都在上海,起码到新年前……”严某人不知死活。

  陈律看他一眼,喜怒难辨,他哆嗦了一下,终于闭了嘴。

  “那新年放假有什么按排吗?哥,要不我们一起去旅游吧,好吗?陈律?”

  “过年没什么时间,陪家人!”

  “来个短途游如何?只要三四天!”女生不达目的决不罢休的样子,又往陈律身边靠了靠,一只手抓住了陈律放在桌上的手臂。

  香水味脂粉味冲进鼻子,太过浓郁,陈律面无表情没有说话。

  “嗯?”女生疑问的摇了摇他的手臂。

  陈律慢慢的偏过头,目光静静的落在那只抓着他的手上,眉都不皱一下,但散发着一种迷之气场!让心生寒气!

  魏宁宁终于感受到气氛的诡异,尴尬的松开了手!

  严浩瞅了一眼陈律,打哈哈:“嘿嘿,三四天放松下也不错!我没问题!”

  陈律安静的喝水。

  魏宁宁心中委屈,吸了口气提起勇气又问:“那么新年我们去你家聚聚?我也想去看望阿姨她们!”

  严某人马上附和:“对,我新年也要去拜年!一起吧!”

  魏宁宁之前就跟过严浩去过陈律妈妈家,陈妈妈也挺喜欢她,陈律当然不好拒绝,低低的“嗯”了一声!

  一顿饭吃得不愉不快的,各怀心事,很快吃完就散了,陈律很不情愿,也要有绅士风度,送魏宁宁回家!

  路上,女生还是一直找话题和他说话,他都漫不经心的应付着!

  最后,停在她家路口,他打开了车锁,等她下车,可是很久,没有动静,侧头看过去,女生一脸委屈的看着他。

  女人真的很烦啊!

  “怎么?”他问。

  “陈律,我喜欢你,你不知道吗?”她带着哭腔说,眼眶也湿了!

  他沉默了一下,看着前方说:“不要喜欢我!”

  “我哪里不好嘛?你就不能给我一个机会?”她开始哭泣。

  男人最怕女人在自己面前哭泣,特别是不喜欢的女人!陈律眉头紧皱!看来得决绝一点!

  “你好不好,我不想知道!不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

  “你怎么这么冷血!”魏宁宁盯着他看了一会,怨忿的打开车门下车,跑进了巷子!

  我这叫冷血吗?不喜欢还能装喜欢吗?

  陈律拿起电话打给严浩:“你表妹哭了,你打个电话确定下她到家没!”

  在严浩在电话那头大呼小叫,激情澎湃的想要教训他时,他果断的挂了电话。

  回到家,九点多,手机响了一下,是微信。

  那个丫头给他发了张图,是个相框,一张大合照!

  又又又木:成品发给你看下!(得意的表情)

  C。L:挺好

  又又又木:你还在大理吗?我回家了!

  C。L:我也回家了

  又又又木:你自己开车回去吗?一个人?

  C。L:是

  又又又木:要开多久?不累?一个人开车,不会有点危险吗?你不会瞌睡吗?

  C。L:不累我不会疲劳驾驶

  又又又木:哦。我妈妈一开高速就会瞌睡,没法开!所以我爸爸不会让我妈开高速!

  陈律对灯发誓,他现在还挺想和这个丫头聊几句的,但想来想去,不知要如何接话。

  过了好久,然后看到她又在输入。

  又又又木:emmmm……你睡了?

  C。L:没有

  又又又木:我打扰你吗?

  陈律想:还好,只是他不知道聊什么!

  余桑又等了好久,黑暗中一次次的打开手机看,都没有新的信息,睡着了还是不想理她?她在心中猜测着,忐忑不安。

  第一次喜欢男生,第一次搭讪男生,第一次主动去和男生聊天,她不善长,可是她没法不去做,总是情由心动,情不自己的想起他,酒吧里的,洱海边上的;还有他说话的声音,他指尖的温度,他开车的样子,额头撞上的触感,鼻端的香味,一遍遍的,一幕幕在脑中过去又过来,时而甜蜜,时而酸涩!却乐此不疲,生怕不去想就要忘掉!

  她静静的躺着,睁着眼,漆黑中什么都看不见,又仿佛看见他就在眼前,心里有双冰冷的小手,一下下的,一下下的,揉捏着,捏得她有点喘不过气。

  又又又木:既然打扰了你,那对不起!晚安!

  陈律迷迷糊糊,听到手机响,不想理,翻了个身,沉沉的睡去!只是可怜的余小桑椹儿,寤寐思服,辗转反侧了一晚上!

  第二天,陈律回到办公室,助手把新项目的资料给他,正看着,严浩慢悠悠的闪进来!他抬眼看他一下,依然看资料!

  严浩没好气的说:“你真想一辈子当和尚吗?”

  “你没正事就出去,我忙!”

  “你的终身大事不是正事吗?”

  “你少操心!”

  “嘿,不是阿姨叫我多关心你,我都懒得理你!”

  “请你懒得理我!”

  “宁宁不好吗?漂亮,温柔,懂事!而且是我表妹,咱们亲上加亲!”

  埋头看资料的人,理都不理他!他上前一把拿走他的资料,

  “你说,你真的要一辈子单身吗?”

  陈律无奈抬头看着他,想说:是的!

  可是脑中忽然闪过了一个脸庞,阳光下,热烈的仰着头,满脸通红,眼眸清澈。

  他顿了一下,叹了口气:“我对你表妹没有感觉!”

  “你需要什么感觉?性冲动的感觉吗?”

  “滚!”

  “难不成你喜欢性感点的?”严浩奸奸的笑。

  “……”

  “我安排下,性感的我手头上可是有不少!”

  “你是想激怒我吗?”

  “不敢不敢?”

  “资料拿来,别阻碍我给你挣钱!”

  “说得好像净给我挣,你没挣到似的!”

  “我不挣也可以!”

  严浩哑口无言!

  确实,面前这个人13岁就学做投资,早就财务自由,但他说要开公司叫他来时,他什么都没问就来了!和他一起从零开始,一步步的走到今天,公司虽然不大,但在业内小有名气,业务稳定,每月都有可观的盈利!他心中很感激他,可是嘴上不饶人的说:“哼!你命好!”

  陈律伸手拿过资料,埋下头不再理他。

  严浩自讨无趣的站了会,终于走了,可是下班时,他又晃了进来,说:“好久没去打球了,晚上约了兄弟们,打一场怎么样?”

  陈律抬头伸了下腿,想想确实好久没打了,就站起来收拾东西!

  打了两个多小时的篮球,满身大汗,淋漓尽致。

  在球馆洗了澡,和其他球友一起去了相熟的小私房菜吃饭,刚到门口,有个细细的女声喊:“陈律!”

  陈律扭头看过去,几个女人在一辆车边往他们这边看着,其中一个瘦高的,长发的,穿白色裙子的女人已经向他走过来,陈律目光闪了一下,沉默的看着走过来的女人。

  严浩难得严肃的看他,手扯了下他的手臂,眼中疑虑。

  陈律轻轻对他说:“你和他们先进去!”

  严浩看了女人一眼,就领着其他人走进饭馆。

  女人站在陈律面前,低着眼轻轻说:“好久不见!”

  陈律看着面前的女人,是好久了,十年了吧,记忆中的她还是少女时的模样。想起自己年少时的荒唐,神思恍惚,一时没有说话。

  女人变得有点紧张,两只手握在一起,抬起眼看他,说:“不认得我了吗?我可是一眼就认出你来了。”

  说完她低下了头!记忆中的男生变成了男人,但气质没变,冷淡得有点嚣张。

  陈律目光扫过她左手腕处,一条细细的疤痕,几不可闻的吸了吸气,淡淡的说:“认得,董秀茵!”

  “嗯,可以聊几句吗?”董秀茵轻轻的笑了。

  他点了下头,走向饭馆院子,董秀茵对她的朋友们远远的挥了下手,跟在他后面到了一棵桂花树下的户外椅上坐下。

  一椅一人坐一头,一段时间里,谁都没有开口说话。

  11月的上海,气温很低,空气冷得像凝固住,所有物事都冻住一样,只有桂花散发着冷冷的香气。

  “过得好吗?”陈律终于主动问了一句。

  “挺好的!你呢?”

  “我也挺好的!”他停了一下,又问:“什么时候回国的?”

  “有一阵子了,”她也停了一下,“我问温泽要了你的电话号码,挺想打给你的!”

  “……”

  “我可以打电话给你吗?要不我加你微信吧!”

  “我不用微信!”

  “哦……”

  相对无言,静默了一会,陈律站了起来说:“我要进去了!”

  董秀茵静了两秒,蓦然也站起来,走到他面前,仰头看他,嘴唇有点抖,颤着声音说:“陈律,当年我……”

  “对不起,这句话本来当年要对你说的!”他打断她。

  “我不是想听对不起!”

  陈律扭头看着别的地方,沉默不语。

  “当年不是我的意愿,是我爸妈……”

  “他们是为了你好!这也是最好的处理方法!”

  “如果当年我们的……”

  “当年我们都不懂事,希望你忘了我,幸福的生活!”他再次打断她。

  她盯着他看了好大一会,然后用力的点了下头,悲凉的说:“好!你也不用说对不起,我不怪你!一直以来我都知道,是我一厢情愿,你从来没有对我动过情,就算我如此卑微,就算我……”

  她哽咽,低下头喘了下气,又扬起脸看着他:“我不会再像以前那样纠缠你,我不是那个小女孩了!你放心吧!”

  “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忘了吧,对大家都好!”他回过头来看着她。

  董秀茵哭了起来:“我怎么可能忘了你?当然了,你是可以忘了我!”

  陈律有点烦躁!

  平淡的日子真是过久了,老天爷都眼红,近来怎么总有女人在面前晃啊?

  最后他叹了口气:“我是真心希望你幸福!而我不是那个能给你幸福的人!”

  董秀茵盯着他看了一会,低头在包里掏出纸巾擦了擦眼泪,又抬头看着他,好大一会才说:“陈律,你知道幸福是什么吗?人要学会爱与被爱才会幸福!”

  董秀茵走了,陈律还站在桂花树下,天空默黑,城市喧嚣,他突然觉得好冷!

  心中浮起难堪的情绪,想着她说的话,动情?爱与被爱?幸福?怎样才算幸福?他现在挺幸福啊,不念过往,不惧将来,不为钱而工作,不为生活而发愁!平静,安然的活着!这还不够吗?

  “叮”微信提示,打开看,

  又又又木:【搞怪表情一个】

  他看着那个表情,脑中浮现小丫头乱乱的卷发,心中掠过一丝奇怪的情绪,心头扑扑的猛跳了两下!

  他捋了下额前的头发,把手机放回裤兜,大步走进菜馆!

  女人都滚边去,现在要吃饭,饿死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又又又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又又又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