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听得懂吗?
菲野2020-04-14 11:135,331

  忙碌而紧张的考试周终于过去了,校园里全是匆匆忙忙的人影,都忙于回家过新年,余桑家就在本市,她一点也不忙碌,并且还有点无聊,她不紧不慢的收拾好宿舍,把所有的衣物与铺盖全部打包好,等爸爸来接,看到那张合照,思绪又回到了三个月前,那段奇妙的旅程,那命运般的相遇!那个扰乱她心的男人。

  有人总说,不要相信一见钟情,不要为表象而迷惑!

  可是。

  为什么不能相信一见钟情呢?难道日久生情的就能永远?谁敢肯定?

  陈奕迅还唱: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所以必须要得到啊!

  余桑更相信自己的感觉!

  因为这世上,所有的事情都是你去做了,才知道结果!

  她不是轻易动心的人,十八年以来第一次!

  感情一朝萌芽,来势汹汹!

  现在见不到人,除了不停的想着关于他的一切,她找不到第二个安抚这感情的方法!

  只是,这种焦燥的,挠心挠肺的感觉太折磨!

  胸口,像塞了团绵花,又软,又堵,打不散,也掏不出!堵得慌!

  他离她一张机票的距离,想见也是可能,只是出师无名!

  从小到大被宠在手心的余桑,第一次遇到了难题,她不知如何走出这困局,也第一次不能找父母帮忙!束手无策!

  她拿出手机,打电话给燕子。

  “亲爱的!我失恋了,我没恋就失了,晚上回家,陪我喝酒吧!”

  “我的天,有这么严重吗?”

  “有,失恋的感觉太太太难受了,你不会懂!”

  “天爷诶!得,我八点来!”

  “好嘞!”

  晚上,两个人坐在余桑房间窗台上,对月当歌,把酒言苦。

  这个繁荣的南方小城市,随着经济越来越发达,各种污染也越来越严重,空气质量已濒临崩溃,窗外没有星星,只有乌朦朦的天空,和一轮惨白的月亮。

  余桑的心情就如天边这月亮,被雾霭和乌云缠绕掩埋得喘不过气!

  余桑在爸爸酒柜拿了两瓶红酒,她忘记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喝酒的,反正挺小的时候就开始了,但每次都是红酒,她喜欢喝到微微有点晕,然后整个人飘飘的,所有的感官像朦了层纱,混混沌沌,但轻轻一碰,所有意念又都蠢蠢欲动清楚明析,四散飘荡。

  先开了一瓶,倒了两杯。

  燕子看了她一眼:“你单相思也陷得这么深吗?”

  她抿了口酒,笑了笑:“有规定单相思不能陷深的吗?”

  “微信他啊!”

  “微过几次,都不理我,算了!就当失恋处理,捱过去就好!”

  “呃……桑,这是你的初恋,恋都没恋过,就失恋,你会遗憾终生的!去追吧!勇敢一点!我精神上支持你!”

  燕子立场很不坚定,之前还说一见钟情没好结果!余桑隔着酒杯斜过去一眼。

  “我不是追了吗?人不理我啊!”

  “可是你这么快就要放弃了!”

  “那我还能怎么样?”

  “嗯……我也不知道,我也没追过人!”

  余桑又喝了口酒,没有马上吞,舌尖轻轻挑起,酒滑到舌底,一阵酸涩激得舌尖颤抖,有点过瘾,她很喜欢这样子玩,这是红酒的魅力!

  “微信完全不回你吗?”燕也喝了一口酒,但一到嘴里就吞了。

  “嗯……偶尔会回,但也很冷淡,然后我都不知如何接话题。”

  “那你也不能要求人家一开始就很热情的和你聊吧,更何况人家也不知道你喜欢他啊,你又没有表白!”

  “我是女孩子诶,我都主动要加他微信,主动找他了,还不明显吗?”

  “那就算人家知道你有这心,但人家还没这心啊。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一见钟情的,像我就不可能!”

  “你哦,你不觉得你有点冷血的吗?每次有人要对你表示点好感,你马上就竖起你的刺!”

  “也没有很多人对我表示过好感吧!”

  “明明有,那个左维啊,人家每次想和你说说话,你总是语中带讽!高傲冰冷!”

  “吓?他和我说话就是对我有好感?”

  “那不然呢?”

  “每天那么多人和我说话,饭堂老刘还天天对我笑呢,那他得是爱上了我!”

  “你看你看,你就总是这样的语气和人家说话的,对你有好感也不敢行动!”

  “余桑,你简直和道明寺一样单细胞生物,你以为全世界像你,非得有兴趣的人才搭话,没兴趣的理都不理人家?就不能人家只是无聊想随便说说话?就不许人家只是想多交个朋友?哎,这样一说,你才是高傲冰冷那个诶!”

  “什么鬼?人家和我说话时,我有回应的,好吗?”

  “有是有,但就是一开口就能把天聊死那种咯!”

  “有这么夸张吗?我顶多是不会找话题吧!”

  “你有这本事,真的!相信我!”

  “起码我没有语中带讽!”

  “反正效果一样!”

  “好吧,我不和你扯这个!我真的觉得,那个左维肯定是对你有意思,看神情语态就知道了!你考虑考虑他?”

  “不要说我了,你到底要不要表白!”

  “他那么冷淡,我还表白?”

  “让他一口回绝你,你好死心啊!”

  “这么狠,燕,你怎么能这样对我?”

  “我是想让你长痛不如短痛!”

  “不,不,不!”

  “那你就痛苦着吧!”

  “嗯!我享受痛苦,我痛并快乐着!时间是良药,总会好的!现在陪我喝酒,不醉无归!”

  “哎……我真是被你带坏了!我多清纯一女孩啊!”

  “去!喝酒怎么了?清纯的女孩就不能喝酒?喝酒的都不清纯?再说了,红酒多好喝呀!还补血软化血管!”

  “桑,你就是个矛盾体!长着一副清纯乖巧无公害的皮囊,包裹的却是不羁放纵爱自由的灵魂!”

  “矛盾存在于一切事物的发展过程中,你忘了吗?”

  “……”燕哑口无言。

  陈律收到微信时,正在书房绘图,叮的一声,他停顿下来,他猜到是谁发的,这些日子他已经习惯她不时的发个消息来,他不阻止,偶尔回复,他不想给她太多的期望,但也不想太决绝!

  拿起来看,是条语音,第一次听到她的语音,10几秒,有点大舌头,有点哭腔,说的什么话?用的什么语言?听不懂!

  十二点多了,这丫头还在喝酒?成年了吗?发错?

  放下手机继续绘图,顿了下,又拿起来。点开她朋友圈!这两个月很少发照片,一小时前发了段诗,

  想饮一些酒,让灵魂失重,好被风吹走。

  可一想到终将是你的路人,便觉得,沦为整个世界的路人。

  风虽大,都绕过我的灵魂。

                                          ---西贝《路人》

  往下看,还发了一些歌曲连接,全是王菲的!点开一首《矜持》!悠扬的音乐响起。

  ……

  生平第一次我放下矜持

  任凭自己幻想一切关于我和你

  ……

  相信自己真的可以深深去爱你

  深夜安静的空气里,幽远空灵的声音细细的吟唱,竟然非常的动人心魄。

  他第一次这样认真的听王菲的歌,以前总觉得王菲的歌就是哩哩啦啦,呜呜哇哇,不知唱的啥!

  可是这一刻,也许是夜太浓厚,也许是女孩难过的声音,他耐心的听了这首歌,王菲有点轻凉的声音,平淡的,娓娓而唱,却是何等的深情幽怨,无可奈何!

  心底涨起一片柔软!

  有一刻的失神!

  他把语音转化文字,可是转出来乱七八糟,看不懂!再听了几次,声调压抑,将哭未哭!

  三面之缘,女孩用情已如此之深?

  不至于吧!

  不过是挺可爱的!

  喜欢这个女孩吗?

  不讨厌!可是...

  丢下手机,仰头靠在椅子上。

  近来心情有点不平静,思潮起伏。

  以前的事又总在脑里出现,父母突然离婚,妈妈回到上海,留下他在忙碌的父亲身边,然后父亲很快的再婚,又很快的生了个女儿。

  曾经的幸福一瞬间分崩离析,毫无先兆,人与人间的关系是有多脆弱啊!

  不理解,不接受,但无人在乎!痛苦找不到出口,又遇上了叛逆的年纪,不管不顾,折磨别人也折磨自己。

  最后妈妈的坚持下,他来了上海。

  陌生的环境,陌生的人,一切都还是那么的不顺心。

  董秀茵是所有对他表示好感的女孩中最热烈最大胆的一个,长得柔柔弱弱,异常执著,本来一个三好学生,跟着他逃课,鬼混!

  他其实不懂也没想过什么是爱,什么是情,只是想做一些离经叛道的事,在折腾中排解一下内心的混乱与压抑。

  最终事情很糟糕,代价颇大,董秀茵身心受伤,被送出国,而他在悔恨与愧疚中终于幡然悔悟,心从此像一潭不流动的水,寂静,深沉!

  余桑,活泼开朗,像一朵裹满阳光的向日葵,灿烂而明媚!

  她很美好,很纯真,很年轻,年轻到不懂人情世故,不懂世间疾苦,不懂这世上最容易变的是人心!

  他怕被伤害,也怕伤害别人!

  感情之事,他一窍不通!

  多年来一个人自由自在!习惯了!

  对现下的生活,他很满意,不想蓦然去改变!

  他摇了下头,无法投入到工作中去!丢下一切,去了浴室!

  余桑被饿醒的,睁眼看手机,十一点,家里静悄悄,下床时燕子也醒过来了,开口就说:“你给人家发微信了!”

  “谁?哪个人家?”脑子空白了两秒,就想起来了,解锁看,没有回复!

  “救命!怎么办呀,你为何不阻止我!”余桑悔恨不已!

  “我上了个厕所回来。你说,我给他发微信了,我问你发啥?你头摇得像拨浪鼓。让你给我看下,你抱着手机死活不给,我有啥办法?”

  真是欲哭无泪啊,他应该听不懂吧,他不会拿去让人翻译吧?

  疯了!

  她抓了抓乱篷篷的头发!倒在床上翻了几个滚。

  燕子神奇的看她:“你到底发啥了?”

  “我发的粤语的,你说他听得懂吗?”

  “啊?……”

  “说了什么?”

  “你不说叫我表白吗?”

  “真的?回你没?”

  “没有!”

  “那……”

  “唉,怎么这么没礼貌哦,复都不复!不管了,随便吧!”

  燕看着她皱在一起的脸,幽幽的说:“……要不你接受那个师兄试试吧!忘记一段感情的最好方法是开始一段新的!”

  余桑捶她:“你乱说啥?我要接受他,早都接受了,我可是另缺勿滥的!”

  “可是,我不懂,师兄也挺帅的,对人也好,你为何就是要喜欢那个几面之缘的人呢?你都不知道他是什么人?难道你要吊死在一棵树上?重点你要吊,还得找到这棵树!难道他一直不理你,你也不找别人了?”

  “感觉,你懂吗?感觉!哎,你不懂!那一眼万年的感觉,你永远不会懂!”

  “我看你是小说和文艺片看多了!

  余桑用孺子不可教的眼神看了她一眼!突然又心念一动,掏出手机发:昨晚喝多了,乱发的,不好意思啊!

  发完把燕子拉起来,“吃饭去,好饿!”

  洗漱,穿衣,下楼,去厨房找吃,余桑都带着手机,耳朵听着,可是微信没有响过!直到她填饱肚子,还是没有响过!

  下午两人出了门闲逛,余桑心不在焉,不停的跟着燕子走过一间又一间的商铺,听着燕子说着各种无聊的事情!商场里人头攒动,嘻闹扰攘。

  余桑心里却是空空洞洞,仿佛有什么在飘落,可总是不着陆!

  最后她已经放弃,忘记了手机了,但去买奶茶,掏出手机付款时,微信里却有了他的回复,

  C。L:没事

  又又又木:以为你永远不会回复!

  C。L:刚好有空

  又又又木:那我很荣幸!

  C。L:我听了

  余桑心沉了沉。

  又又又木:所以……?

  C。L:你才多大 就喝酒

  又又又木:18

  C。L:看着16

  又又又木:你……你听得懂吗?

  C。L:我有朋友懂粤语

  又又又木:……?

  C。L:酒后吐真言

  又又又木:对!是真言!你可以叫人翻译!

  C。L:我猜得出来

  !!!!

  又又又木:所以……懂了?

  C。L:你猜

  这天没法聊了,虽然难得他愿意这么有意思的聊了这么多!

  “燕,我觉得只有风能救我了,约她,约她!我要和她喝一杯!”余桑抱着燕子的肩膀撒娇。

  “谁也救不了你,你只能自救!”

  “……”

  “你再这样下去,会染上酗酒的恶习的!”

  “不会,我都控制量的好吗?喝点酒,聊聊天,很过瘾,你不觉得吗?你不喜欢吗?”

  “你这状况,就离酒鬼不远了!”

  “乱讲,我都没喝过白酒呢!”

  “……”

   

  陈律看着手机,嘴角弯起,眉梢轻扬!四周安静得有点过份,他慢慢抬起头,严浩满脸怪异,左手还拿着叉子,叉子上一块带着血丝的牛肉!

  陈律一瞬变脸,若无其事的放下手机,开始吃东西。

  “哐”严浩突然叉子一丢,差点把盘子都砸裂,他迅速的伸手就拿起陈律的手机,起身就跑,跑两步发觉没动静,回头看某人正慢条斯里的放了块牛肉到嘴里,低头开手机锁,开不了!

  “靠!换密码?”

  他又跑回来,拿手机去想刷陈律的脸,被陈律一把抢回了手机!

  他指了指陈律:“你这人……竟然到了换密码防我的地步!再不交待我和你绝交!”

  “绝吧!不用犹豫!”

  “你……”

  “你听得懂粤语吗?”

  “不懂啊?怎么?”

  “听得懂,密码告诉你!”陈律笑了笑。

  “操!你肯定有情况,有女人了?讲粤语的?认识你十几年,出现这笑容第二次,都是近来,嗯...正确来说是丽江回来后!在丽江艳遇了?”

  陈律一顿,严浩这粗神经什么时候这么敏捷的?

  严浩眼睛跟着一瞪:“还真是!啊?什么样的女人?漂亮吗?有照片吗?怎么认识的?”

  陈律不吭声,快速的消灭了面前的食物,拿起水杯,一口气喝完,看了下严浩那半盘肉,眉毛一抬:“我吃完了,我先回去!”

  说话间人已经站起来,拿起外套就走,严浩气得吹须碌眼,肉也不吃了,跳起来喊:“我没开车!”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又又又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又又又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