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世界不一样
菲野2020-04-20 10:175,143

  陈律有点心烦意躁,突然发现自己的世界在变,一直安静平淡的矿泉水,变成一杯可口可乐,泡泡乱冒,刺激味觉,可是喝着又很爽,总忍不住的想喝上一口!

  他拿起手机,又拨过去。

  小丫头看来很气,不接!

  于是他打开微信,想了想发:声音都哑了,吃点润喉糖!

  又又又木:没有!

  回得倒是挺快!无奈笑!

  C。L:去买

  又又又木:懒得去!

  C。L:勤劳是中华儿女的传统美德

  又又又木:我有美貌足矣

  C。L:你是不是对自己有什么误会

  又又又木:你……真的很欠揍啊!

  C。L:没有被揍过

  余桑没有再回复他,脑补她气鼓鼓的样子,忍不住笑,笑了会,又有点忧心。

  认真的思索了一会。

  他打内线给小叶说:“帮我买些润喉糖,最好的,我一会把地址电话发给你,用最快的快递,要明天到!”

   

  小叶第一次接到这种任务,有点措手不及,正好看见助理李杰明走过,马上拉着他,压低声音问:“你知道小丫头吗?你知道余桑吗?”

  “什么小丫头余桑?”李杰明疑惑的问。

  “刚你们开会时,陈总手机一个备注小丫头的打电话来了,然后陈总出来我告诉他时,他神色有点紧张,你说什么时候见过他对别人紧张啊?”小叶眉飞色舞,整个八卦之心得到了充分满足的状态。

  李杰明皱了皱眉,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她又凑近了点,声音更小的说:“而且更神奇的是,老大让我买润喉糖快递给一个叫余桑的人,说要买最好的,地址是一个大学,你说余桑会不会就是小丫头?第六感告诉我肯定是!能让老大做出这种不乎合他人设的事的人,真不简单啊!老大这千年冰封的心是要打开了吗?”

  这个确实有点怪了,润喉糖这东西哪买不到啊?非要这么远的快递去,这种无聊中非要表明着我很关心紧张你的事,除了情侣之间,不会再有别人会这么做了吧!

  所以老大是恋爱了?恋爱了的画风也这么随大流?

  “去办就是了,别到处说,老大讨厌别人多嘴!”李杰明想了想。

  “我知道啊,我就和你一个人说说,可是这糖哪种才是最好的啊?”

  “你多买几种!”

  “好嘞!”小叶点了点头,马上去办。

   

  因为星期一第一节有课,余桑星期天的晚上独自坐地铁回学校,地铁出来还得走一小段路,天气有点冷,她只穿了件薄的外套,冷得有点头昏,匆匆半跑着回到宿舍,桌上放着一包散着的东西,翻了翻,全是润喉糖。

  这……什么鬼?

  余桑看了看周围,只有一个宿友甲在,六个人的宿舍,在一起住了快两年,余桑一直与她们不熟,余桑不知道是自己的原因还是别人的原因,但以以往的经验,她总结为是自己性格问题,但虽说不熟,两年来也免强相敬如宾,互不干扰,哦,除了宿友丙喜欢翻她东西,还喜欢不经她同意吃她零食,就算是这样,余桑也重来没有说过什么,吃就吃吧,无所谓!

  回到此时,好思考了一会,脑中小灯一亮,润喉糖?谁叫过她吃来着?迅速的翻了下,果然,单子上发件地是上海。

  这……不会吧,她又转过身子看着宿友甲,甲估计也知道逃避不了了,回头看着她,小心翼翼的说:“这包裹是我帮你拿回来的,但不是我打开的,是……那个。。哎,你应该知道是谁吧。我只吃了一颗啊!她给我的!”

  这也太有趣了,私自开了她的包裹,自己吃了,还分给别人吃?什么极品人物啊!

  余桑脸色沉了下来,真想把糖一堆的都撒到丙的床上,但想到发件人,心里实在舍不得,拿了个袋子把润喉糖装进去,然后把剩下的包装什么的卷在一起,很大力的甩到了丙的床上!

  舍友甲看着悻悻然的说:“我去取快递看到你的,顺便给你带回来了!我不是想要吃的!”

  “没事,谢谢你!”

  爬上床躺着,含了颗使立消在嘴里,喉咙真的舒服多了,赌在胸口的一股气也消散了些。

  发张照片到三人群。

  又又又木:收了一个包裹,润喉糖!猜谁发的?

  XYZ:一袋子这么多?不会是他吧!

  又又又木:对,就是他!

  XYZ:太浪漫了吧,你还说他像个木头?我明天来拿点吃吃!嗓子难受死了!

  又又又木:来吧!

  流浪的风:陈先生?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

  XYZ:人家是陈总!昨我们俩去坐过山车把嗓子都喊哑了,余桑和他通了电话,估计他听出来了,就快递润喉糖呗!

  流浪的风:那还挺紧张你的嘛,你还天天喊什么郁闷呢?

  又又又木:我是真搞不懂他,可能有代沟吧!

  余桑叹了口气!

  吃下五颗使立消时,有人回到宿舍,然后用气声低低的交谈着,还有细碎的收拾东西的声响,余桑没有动,她不想见到那个人火压不住,不是怕吵架,而是不想吵,懒得吵,对这种人多说一句都是浪费!

  拿起手机,给发件人发微信。

  又又又木:收到了,谢谢!

  C。L:嗯!

  看,就嗯一声,又没了,真想抽他!抽他个四分五裂的!

  又又又木:真想抽你!

  C。L:这么彪悍

  又又又木:我要见你!

  陈律顿了下,看了下工作安排,挤得满满当当的,叹了口气。

  C。L:真要抽我?

  又又又木:你说呢?

  C。L:要等一段时间,你先忍忍

  又又又木:

  C。L:OK。

  OK?竟然OK!!!

  余桑气得差点把手机摔天花板上!

   

  就这样郁闷的过了两天,星期三晚上,她正在图书馆美其名曰看书,其实是在发呆,燕子在对面是真的看书。她在胡思乱想!然后戴上耳机,打开了网易云,吸下王菲吧,治渝!

  《胡思乱想》响起!

  想哭,想笑,也想跳

  想呼,想叫,我想要

  无端想某人

  想得天昏地暗

  ……

  电话突然打了进来,是某人!

  拿起电话跑出图书馆,深呼吸,装平淡的问:“干嘛?”

  “听下嗓子好了没?”

  装得粗声粗气:“所以,好了吗?”

  陈律轻笑:“好了,但心情好像不好!”

  气呼呼:“切,谁说的,我心情可好了,没事我挂了!”

  “好!”

  好?竟然好?

  这个男人不拿出去揍死,还留着干嘛?

  余桑放下手机,小火苗呼呼呼的住脑袋窜。

  正想发火,手机就被人拿走,一个班里最喜欢恶作剧的男同学,还在他耳边吼了一声:“桑桑!”

  余桑怒火中烧,大吼一声:“你干嘛!还给我!”

  “靠,要不要这么凶?桑桑?”

  她走过去,一把抢过手机,凶狠的瞪他一眼:“不要随便拿我手机!”

  “怎么了,亲戚来了?”

  “你才亲戚来了,你全家亲戚来了!”

  “啧,吃火药了!”

  “对!马上爆了,你还不滚就炸死你!”

  “切,你以为你四条二啊?”

  “我王炸!”

  电话被掐断!

  陈律在另一头,隔着电话线听着余桑发火的气势,好烈的性子,看来以后要少惹她,那个男生是谁?桑桑?这么亲密?

  有点不爽啊!

  电话又打过去!

  “怎么了?”

  “什么怎么了?”

  “怎么挂电话?”

  “不是说聊天结束吗?”

  “刚那谁?”

  “与你无关啊!”

  “OK!”

  又OK!会英语了不起是不是?Bye-bye!!我也会啊,谁不会啊!

  余桑气不打一处来!胸口越来越闷!深呼吸了一口气,又挂断了电话!

  眼泪啪嗒啪嗒的!哎……不知道为什么就掉眼泪了!

  她真的不知道陈律心里是怎么想的,是逗她玩吗?

  她想了想,拿起手机!

  又又又木:陈律,你是不是觉得我喜欢你这件事很好玩?看着我好像看个笑话?你喜欢猫捉老鼠的游戏?可是,我累了!到此为止吧!

  发完,她把他的微信删除,把手机关掉!

  泪水汩汩而下!

  陈律看着她最后的那条微信,不解,小丫头这脑瓜子想啥呢?他怎么会当笑话看?正是因为他看重两人之间的关系,才慎重的想了又想,才花时间和精神去了解她!和她聊微信,给她打电话,去见她,请她吃饭。

  他发:你怎么会这样想?

  可是信息发不出去,还给他一个感叹号和一段话,告诉他对方还不是好友。陈律懵了,这丫头删了他?

  真是风云变幻,一刹那!

  他拔她手机号,关机了!

  他发信息:怎么删了我,闹什么脾气?开机复我!

   

  第二天早上,余桑醒来,头痛欲裂!

  开机看到陈律的信息,心里冰冷!他只是认为她在发脾气?无法沟通!她一咬牙把信息删除,把他的号码拉黑!躺在床上动都不想动!

  在她快二十年的人生里,这些日子是最难过的,她是从小被宠大的,虽然她不是特别聪明,没有三岁就会背唐诗,没有五岁就弹一手好钢琴,甚至读书成绩不太好,可是父母却很宠她,从来不强迫她做任何她不想做的事情,在合理的情况下也尽量满足她的要求。

  她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难过过,委屈过!

  她主动去找他,示好他,表达自己喜欢他,可是他呢?她另愿他一开始就决绝的不理她,不要总是若即若离,不要总是让她猜猜猜,她想去抓住他时,他总是退后,让她够不着,可是她收手了,他又走到她面前,然后她一伸手,他又走远!

  余桑心灰意冷,在宿舍躺了一天,全身乏力,昏昏沉沉,爬起来准备回家,家永远是最温暖安全的所在。

  可是燕子来了,不由分说要拉她去参加一个同学的生日会。

  她说不开心的时候,就要到热闹的地方做热闹的事。

  余桑想了想,姑且一试吧!

  傍晚六点,暮色四合,天空翻云弄墨,山雨欲来的感觉!温度到了入冬以来最低,余桑找出最厚的羽绒服穿上,跟燕子下楼,寒风吹来,冷得两条腿都打颤!

  她站着不动,不想去了,只想快点回家,好好睡一觉,忘掉这一切。

  燕看了看她:“怎么?很不舒服?”

  “嗯!应该是感冒了,我还是直接回家吧!”

  “那好吧,送你去地铁站!要不直接打车吧!”

  两人往门口走去,迎面来了个人,高,冷,淡的男人,面无表情的看着余桑,燕子拉了下余桑,余桑抬头看见他,只觉本来就晕乎乎的脑子冻住了一样,一片空白!她皱了皱眉,转脸,没看见一样,继续往前走。

  “余桑!我们聊聊!”

  不想理他!擦肩而过!

  陈律有点生气,他重来没有为人做过这些,更加没有哄过人。大老远的坐飞机,又打车来这,却看见一张冷冰冰的小脸!

  他低头想了想,转身大踏步上来,一把拉住余桑的手臂,一用力,余桑被扯得转了个身,更加的晕头转向。

  燕子惊讶的看着陈律,陈律看了她一眼:“我和余桑有话说。”

  余桑对她挥挥手:“你去吧,我一会自己打车回!”

  燕一脸担心的走了。

  陈律低头看她,小脸阴沉憔悴,眼睛有点肿,这两天他完全联系不到她,很恼火,也很无奈,他想过,随她去,可是不行!她认为他在玩什么猫捉老鼠,完全想不透她为何有这种想法!

  他没有!他像这么闲的人吗?他有这么无聊吗?

  此刻,看着她我见犹怜的样子,他本来想要说的教训的话一句也说不出来,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他没有在意过女生,他更没有遇见过这样的女孩!一言不合就发火!他有点不知所措。

  先从哪说起呢?

  怎么说呢?

  有些话说出来有点难为情!

  余桑等了一会,耐性有限:“有话快说!我还有事!”

  “把我微信加回来!”

  “没有必要!”

  “你真的希望这样?”

  “我希望怎样?我能希望怎样?”余桑抬头冷冷的看着他。

  “余桑,你这有点莫明其妙!”

  “对,这在你眼里莫明其妙,但在我这里是莫明难受,所以我们的世界不一样,我现在懂了!”

  陈律一时无言,天气越来越冷,天空墨黑,看样子要下雨,余桑开始有点发抖。他拉住她手,冷得像冰渣,心重重的缩了下!

  余桑想甩开他,他紧紧攥住,拉着她就走。

  “放开!”

  “这里太冷,跟我到酒店去!”

  “我不去!”她尖声大喊,经过的几个人侧目看他们。

  陈律头大如斗,也火了!深呼吸,盯着她沉着声音说:“余桑,我最后给你一次机会,你现在要么跟我走,要么你再也见不到我!”

  说完他放开了她。

  威胁吗?竟然威胁我?

  这犯了余桑的大忌,余桑生平最受不了的一件事是人家威胁她,陈律说完这句话,她心中瞬间爆炸,怒火攻心,眼睛发红,像只受伤,抵死一拼的小兽。

  她大声的喊:“笑话,谁要你的机会,你以为你是谁?见不到你难道我会死吗?这世界还有谁没了谁不能活的吗?你最好永远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

  说完,她扭头就走!

  陈律看着她这样子,有点心惊胆颤,又一把拉住她,张了张嘴,可是又不知该说什么!

  余桑扭头盯着他的手:“放开!”

  陈律放开了她,眼下这种情况他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处理,束手策!心中被一种从没有过的情绪缠绕着,让他无所适从。

   

  余桑漫无目的的在校园里走,她想去地铁站,可是她走了相反的方向,脑子混沌,混身乏力,走了一大圈,还在校园里,拿手机想叫个车,天开始下雨,密集的雨点,簌簌落下,打在脸上,冰冷刺痛,身体冷得像没了温度,脑中空白,麻木,如此,竟然,心也没有那么难受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又又又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又又又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