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念是一种很玄的东西
菲野2020-04-25 20:085,081

  周未的晚上,余桑参加了营销部的聚餐,吃着饭时陈律的电话打了进来,余桑和他说了几句就挂了。

  餐后又去了唱K,10点前,就和郑旭告辞,郑旭不让她走,说结束了送她回家。

  她很坚持,因为这个段时间密集接触下,她确定了郑旭对她有点不简单,而雷蕾对郑旭好像也有点不简单,她不想让关系变得复杂。

  不过走前,郑旭和她拍了个合照,她打着哈哈叫上了雷蕾。

  11点左右她把合照发上了朋友圈,没有发字。

  照片上她挨着陈旭坐着,还挺近,发的时候就想着陈律看了会有什么想法,会不会再给她打电话,但是半夜醒来看手机时,并没有!

   

  陈律打完电话就和严浩去打球了,和另一队人打了个比赛,赛完吃宵夜时已经一点多了,想着余桑时,妈妈打了电话过来,心猛的一跳,赶紧接通,妈妈有点疲惫的声音传来:“姥姥进医院了!”

  急急忙忙赶到医院,姥姥情况已经稳定下来,推进了普通病人房。

  两母子坐在病床前。

  “什么问题?”

  “可能水果吃多了点,医生说是急性肠胃炎,以后小吃生冷就是了,我是想借这次机会给她做个全面的检查,不然再让她来医院就难了!”

  “好,我陪着!”

  “你公司那边不忙?”

  “没事!”

  “嗯,姥姥今天晚饭时还说你来着!”

  “嗯?”

  “说你是不是要一直独身!”

  陈律看着姥姥安详的睡脸没有说话。

  妈妈又说:“不是催你,也不是要你怎么样,就讨论一下,你开心就好!”

  陈律沉默了很久,还是盯着姥姥,说:“你之前不是说想要有个能让我幸福的女孩吗?”

  妈妈看着他侧脸,轻轻说:“嗯!有吗?”

  陈律扭过头来,笑了笑:“也许有吧!”

  妈妈笑了,伸手抓住他的手摇了摇:“我等着!”

   

  余桑烦躁爆了,一早回到办公室就觉得口干舌燥,陈先生今早上也没有打电话来,照片看到了吗?是生气了?还是没看到?看到应该会有反应的吧!

  一边胡思乱想,一边拿水杯去茶水间倒水,走到门口听到有人提到了自己名字。

  “那个余桑真是很能装……”

  余桑停了下来,里面继续说着:“总是装高冷,其实私下不知道是怎色引郑旭的!”

  “不至于吧!”

  “你看她昨天那个样子,和郑旭贴那么近!”

  “我看郑旭就很喜欢她,我听说郑旭想让她做助理,都有你这个秘书了,还要个助理干嘛?”

  “呵呵,还能干嘛?”

  余桑冷笑了一声,直接走了进去,张云顿了一下,然后对着余桑翻了个白眼走了,另一个赶紧也跟着走了!

  余桑倒了一大杯水一口气灌了下去,气极了,反而平静,回到自己座位,认真工作起来!

   

  午饭时,极小在食堂吃饭的郑旭竟然来了,坐在余桑她们那一桌,斜角隔一桌坐着张云和几个女同事,余光可见,评头点足的窃窃私语,表情尽是厌恶看不起。

  其实余桑真的不是很在乎无关人士评论与看法,她只是不懂是什么让一个女人对她有这么大的恶意,忽然想到了东野圭唔的一篇小说《恶意》,是妒忌?哼!真搞笑!

  午饭后,几个人又在鱼塘边看鱼消食,看了一会几位男士先回了办公室,雷蕾突然问余桑:“你喜欢郑旭吗?”

  余桑想了想,郑旭这人,工作认真,对属下也好,业务能力强,有时候帮他处理一些客户问题,他也会耐心的教她,还是学到一些东西的。

  “作为同事来说挺喜欢的!”

  “那就不是男女间的喜欢喽?”

  “当然啊!”

  “那我告诉你,我喜欢他!我要追他!”

  “噢,好事啊,追吧!”

  雷蕾笑起来,狠狠的点了点头:“那就明天开始吧!”

  “啊?这么神速?”

  雷蕾举起手挥了挥,充满力量:“速战速决,打他个措手不及!”

  余桑笑得差点滚鱼塘里,笑了半天才收住,问:“什么战术?”

  雷蕾一瞪眼:“正面攻击!”

  余桑又笑得捂住肚子说:“我到时候给你助攻啊!”

  雷蕾突然看着她说:“我知道他喜欢你!”

  余桑收了笑容愕然的看着她,不知作何言语。

  “不过没有关系,只要你不喜欢他,我就有信心!”

  余桑松了一口气,笑着抱了抱她:“我就喜欢你这样!直接坦然!我对他一点意思都没有,他对我呢也就刚有点意思,我们把它扼杀在胚胎里好了!”

  雷蕾“噗哧”笑了,也抱着她说:“你比我还狠啊,胚胎也不放过!”

  两个人傻傻的笑了半天。

   

  雷蕾确实是姓雷的,太雷厉风行了。

  余桑上班时,雷蕾已经到了,一切正常,见面微笑道早安!可是,五分钟后,曾超进来说:“有人送了一大束向日葵给郑旭,里面放了张卡片说要追求他!”

  余桑呆了一秒,懂了!给雷蕾发了个赞过去,又发了句话:真够正面的哈!

  雷蕾很快回她一个风骚跳舞表情。

  余桑对着手机笑了很久。

  去茶水间倒水时,余桑顺便进了郑旭房间。

  向日葵放在一桌上,郑旭看见她有点尴尬,余桑笑着说:“恭喜啊!郑总监。”

  郑旭目光闪缩:“哎,你别说了,你知道,我对她……就是。。”

  余桑打断他:“她很认真的,人也很好,你就从了吧!”

  “哎,她果然和你说过,对吧?”

  “嗯,她说要正面攻陷你!”余桑说着自己笑了起来!

  郑旭表情古怪的看着她。

  她对他挥挥手,转身走了!

  出来时看到张云有点嘲讽的看着她,余桑面无表情迎着她目光直到她讪讪的低下头去,回头看到雷蕾,相视会心一笑!

   

  陈律电话在晚上10后才打来,余桑正躺床上辗转反侧,虽然还很气,但还是第一时间接了。

  “睡觉没?”

  听到声音时,余桑觉得身上毛孔都张了张。

  “准备睡的!”

  “你……有话和我说吗?”陈律沉吟良久。

  说什么?那你又有话和我说吗?

  “没!”

  “嗯,那你早点睡吧,晚安!”

  唉……

  余桑叹了口气,觉得生气的力量都没有了。

  她觉得与陈律之前有一堵无形的墙,两人在墙的两边,互相观察,相对沉思,相对无言!

  这种尴尬的关系什么时候能结束?

  也许需要某个人先跨一步,但谁先跨?余桑当然希望是对方,但这一年多的接触,她觉得机会渺茫。

  她能够感觉到,陈律是喜欢她的,但此人可能生来沉稳,习惯不动声色。

  那么这一步自己来跨?

  主动的一方就一直被动?

  唉……

  余桑做了一晚上的梦,乱七八糟的人物轮翻登场,热闹,纠缠,凌乱!

  醒来时她只记得张云一直在嘲笑的看着她,头晕脑胀,忍不住骂了句:“TNNDT!”

   

  踏着最后一分钟走进办公室,就听到所有人都在讨论雷蕾要追求郑旭!

  终于全公司都知道了!

  泄漏者是门卫大叔!

  雷蕾也不羞涩,也许她从来没想过羞涩是什么!她光明正大的开始展开功势。

  端茶递水,吁寒问暖!

  郑旭很是无奈。

  但也没有正面拒绝!

  中午吃饭时,张旭没来!

  雷蕾坐在余桑对面,一点不受影响,愉快的大口吃菜!

  曾超说:“雷蕾,你真是太帅了!”

  她笑笑:“不好意思,你现在喜欢我也晚了!”

  曾超无奈的低下头吃饭,余桑笑着打击她:“人家躲你都不来吃饭了!”

  雷蕾得意的摇了摇头:“你错了!他是害羞!”

  几个人笑了起来。

  曾超突然轻轻的说:“余桑,我能问你个问题吗?”

  “问呗!”

  曾超看了看雷蕾和张鹏,又说:“当着他们面没关系吧!”

  余桑顿了顿,要问什么?表白?你觉得我当他们面拒绝你也没关系,我也就没关系啊!

  她看着曾超:“问吧!”

  “梁总是你舅舅?”

  余桑眼睛瞪了瞪,原来是这个问题!

  “听谁说的?”

  “偶尔听到别人说,是谁不重要吧!”

  余桑想了想,知道就知道吧,反正实习快结束了,她也没想过要长期在这工作下去!

  点点头:“是啊!”

  曾超和张鹏同时看了她一下!

  雷蕾惊讶的看着她:“竟然没告诉我们!”

  “这……我不可能特意说这个吧!”

  “好吧!”

  雷蕾很快把这个话题翻了过去。

  饭后依然看鱼嘻闹消食,两位男士走后,雷蕾小声的问:“曾超好像喜欢你!”

  “嗯,又怎样?”

  “你知道啊!”

  “能感觉到,不过他也没明显行为动作!”

  “嗯……桑桑,你有男朋友么?”

  余桑脑海里马上出现了陈律的样子,是男朋友吗?人家没说过你是她女朋友呢!

  她想了想说:“有暧昧对像!”

  “啊!真的啊,谁啊?”

  “成了告诉你!”

  暧昧对像今天还没打电话来呢!唉……

   

  四月里,春雨绵绵,万物生长!

  情窦初开,有如水春,迢迢不断,愁越渐深!

  余桑的心情像这天气一样,湿漉漉,粘糊糊,混身不自在!

  学校有事要处理,她请假回了趟学校。

  事情结束顺便收拾宿舍,音箱开着,王菲婉转的唱着,

   

  思念是一种很玄的东西

  无声又无息出没在心底

  转眼 吞没我在寂寞里

  我无力抗拒 特别是夜里 

  想你到无法呼吸

  恨不能立即 朝你狂奔去……

  单曲循环,一次又一次!

  越听越难受,泪珠子噼噼啪啪的掉。

  陈某人知道我这么想他吗?他也会这么想我吗?

  问问他!

  手机拿出来拔过去,等了一会,接通。

  “余桑?有事?”

  问不出口,怎么问?

  想我吗?

  我们现在算是什么?

  “怎么不说话?”

  说什么?

  我好想你!

  我想见你!

  说不出口!

  “余桑?说话!”

  “没事就不能打电话给你吗?”

  “不是……!”

  “……”

  “怎么了?不开心?”

  不开心又能怎么样?哼!

  余桑叹气,觉得自己好怂!

  “没什么,无聊打的!”

  “嗯,我现在有点忙,我晚上打给你!”

  “……好吧!”

   

  余桑由痛苦开始演变成生气,生气中又想着自己会不会是小题大做。

  也许还要点耐性,不要太过于急躁!

  只是性格这是这样,她很难控制自己的情绪。

  晚上,陈律打电话来时,她没有接,他打了几次无果,就发了微信:怎么又不接电话?

  余桑气愤的复:没空!

  本来以为他会说几句话哄哄,但人家根本不知道你在生气,竟然回:嗯,那忙完打给我!

  小宇宙都要炸了!根本不在一个频道上,变成了自已的独角戏!

  遇上这么个钢铁直男也是命苦!余桑无语凝咽,欲哭无泪!

   

  到第二天晚上为止,余桑都没有打电话,陈某人倒准时的打电话来,余桑照样不接,就要看看这直男到底有没有感觉到她生气了!

  然而他又发微信:还在忙?有空了给我打电话!

  哈,我打给你,打你个无敌大猪头啊我!

  这是很多异地恋的通病,其实这个时候如果两人是在一起的,一个拥抱,一个吻就能解决。偏偏陈律又是个话少,没恋爱经验直男,他根本不懂女孩的心事!工作也忙,他有感觉余桑可能闹脾气,但他除了打个电话暂时也想不到解决方法。只想着快点完成手头的工作,抽出时间去看她!

   

  冷战成了一个人的战争,也忒无趣了!火都只能向空气发!每天食不知味的,还不如吻前,还以为吻过了就甜甜蜜蜜呢?

  杨丞琳怎么唱的,暧昧让人受尽委屈,找不到相爱的证据,何时该前进,何时该放弃……

  对!余桑觉得自己与陈律的关系就是处于这种暧昧中!

  不行,得把这局面打破!

  得摆脱这种一会确定一会否定的状况!

  豁出去吧!他不向前走,只能自己向前走了!谁叫自己沉不住气呢?

  打开携程,查了一下去上海的机票,五点,有一班,赶得上!可是没有一个人坐过飞机,没有一个人出过远门,心里有点怯!

  去了,他会怎样?会来接人吗?要是不接咋办?

  那么远,除了他没有认识的人!放下手机,继续收拾!

  两分钟后,重新拿起了手机,输入了身份证,确定,付款!

  就要给他个措手不及,最恨他总是淡定自若,胸有成足,掌控一切的样子,倒想看看他是什么反应!

  在三人群里发:我要去上海!

  XYZ:几个意思?

  XYZ:你要干嘛?去找他吗?

  又又又木:嗯!我得和他谈谈,面对面的。

  流浪的风:你知道他在哪?

  又又又木:不知道,到了机场让他来接!

  XYZ:不要吧,危险,你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孩!

  又又又木:我失联超过三小时,你们报警呗!

  流浪的风:胡说,小心点就是,那有那么容易失联!

  又又又木:放心,一个机场飞到另一个机场而已,不会有事!

  XYZ:哎,人家千里追凶,你是千里追爱!

  流浪的风:你手机有足够的电吗?你把陈先生手机号发给我们,以防万一!

  又又又木:好!

  冲动激烈,义无反顾,都是年轻的本色!既然年轻,不就该有年轻人的态度!

  不想在这边一个人想,一个人生气,一个人难过!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又又又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又又又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