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啦A梦&JERRY
菲野2020-04-24 21:404,774

  星期六的晚上,余桑和燕去看电影,结束出来9点,跑去甜品店吃东西,手机拿出来,有5个陈先生的未接来电,一小时前开始打,最后一个结束在10分钟前,余桑有点惊讶,回拨给他,响了一下就接通。

  他说:“在哪?”

  “干嘛?”

  “怎不接电话?”

  “有事?”

  “我明天回上海!”

  “回呗!”

  “在哪?”

  “干嘛?”

  “在外面吧?”

  “嗯,有事?”

  “见个面!”

  “为什么?”

  “别闹,发个定位!”

  “打着电话怎么发!”

  电话立马断线,余桑有点牙痒痒!燕疑问号脸看她!她一边发了定位,一边说:“陈先生要来找我!”

  “啊?那我要回避吗?”

  “不用啊!”

  “别,他来找你,说不定有话对你说呢,我还是走吧!”

  “吃完再走,你怕他啊?”

  “还真有点,上次见面时,他那面无表情的样子挺可怕的!”

  “达到可怕这么夸张?”

  “嗯……也不是可怕吧,就是那种气场有点强烈!在他面前觉得有点压迫感!”

  “余桑笑了,想了想:“还真有点,不过这样更显得他的笑容难得又好看!”

  “他会笑吗?”

  “当然啊!”

  “所以你们现在发展到什么程度了?”

  “不知道,有点暧昧吧!”

  “经常见面吗?”

  “几天没见了,不过他会主动给我打电话,但都是很简短的,他现在挺忙的!”

  “那不错啊,慢慢多了解一下挺好的!”

  “嗯,我就是太没耐性!沉不住气!”

   

  两人边吃边聊,20分钟后,甜品店外对面马路出现一个大高个,卡其色中长簿风衣,黑长裤,黑色运动鞋,站在风中,挺拔修长,衣袂翻扬,东张西望!

  “现在看来还是挺帅的!越看越帅,桑,你很有眼光哦!”燕伸手抓了抓余桑手臂。

  余桑抿嘴笑了起来,眼睛看着陈律在那左顾右盼,心里像一碗双皮奶,双甜又糯又香。

  陈律看了半天,掏出手机按了几下放到了耳边!

  燕又抓了抓余桑:“你真坏,让人在那急!”

  “嘿嘿,你不觉得他这样挺有趣吗?”

  燕笑着翻了翻白眼。

  手机响起来时,余桑拿着手机站起来,推门走到路边,扬手对他喊:“这呢!”

  陈律抬头,小丫头站在路基上,风吹一头乱发,白脸黑眸,笑意盈盈,正如初见之时,心里一动,大步走过人行道,正想伸手拉她,崔燕就在余桑后面和他打招呼:“又见面了!”

  他一边点了点头一边皱眉思考了一下,脑海里搜索了一圈,还是不认识,转念:应该是云南时的小伙伴。

  余桑为两人正式引见,“这陈先生,这崔小姐。”

  她说陈先生几个字,粤式发音,没有卷舌,调调特别,带点亲昵,带点暧昧,带点俏皮,陈律听得心里痒痒的,抿嘴笑了笑。

  “你好!我 陈律!”他对燕伸出手。

  “你好!我 崔燕!”燕笑着伸手和他握了握:“我就先走了,你们慢慢聊!”

  陈律点了点头:“再见!”

  燕又回头对余桑暧昧一笑:“我走啦!”

  余桑被他笑得脸上发热,打了她一下:“走吧!”

  看着燕走远,她回头问他:“你在哪来的?那么快!”

  “酒店来这不远!你一直在这?”他看着她,眼睛在霓虹灯下闪闪发亮。

  余桑避开他的目光,舔了下嘴唇:“看电影来着,手机调了静音!”

  “什么电影?”

  “流浪地球!”

  “好看?”

  “不评价!”

  “嗯?”

  “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喜欢哪一类?”

  “叙事,剧情,偏文艺的。”

  “嗯,下次有想看的,我陪你看!”

  余桑瞅了瞅他,没说话。

  “我不会一直这么忙!”

  余桑眼睛往天上瞪了瞪,撇了撇嘴。

  陈律好笑,忍不住用食指点了点她的嘴唇。

  余桑僵住。

  嘴唇的触感让陈律晃了下神,不太自然的咳了一下,说:“找个地方坐会!”

  余桑回头看了下,甜品店已经没有位子了,喝各种茶的地方倒是有不少,奶茶大多喝了会心悸,更不想喝各种化学物调配的什么水果茶,星巴克吧,虽然也不怎么样!

  两人又过了马路,星巴克在广声傍边。

  推开玻璃门,仿佛进了充满咖啡味的菜市场,嘈嘈杂杂,闹闹哄哄,刚好角落里有两个位,余桑一屁股坐了下去,指了指柜台方向,说了句:“我要星冰乐,抹茶味!”

  陈律点点头走了过去。

  排队的人挺多,他那身高在队伍里有点显得鹤立鸡群,余桑看着他的后脑勺,有点沾沾自喜。

  嘴角刚刚扯起,就看到两个排在他前面的女孩频频回头看他,两个人挤眉弄眼,窃窃私语。最终其中一个向陈律递了手机,扭扭捏捏的说着话,余桑看不到陈律的表情,但是脑补了一下,应该是冷漠而不屑一顾的。

  可实情有点出乎意料,很明显陈律说话了,余桑看到女孩尴尴尬尬的点了点头,收回举着的手机,然后向她看了过来。

  余桑很大幅度的斜靠在椅子上,目光直接带着不悦的对上女孩的目光,然后眯了眯眼,抿了抿唇,女孩有点狼狈转过了身去。

  接着陈律也回了头,看了她一眼,似笑非笑的!余桑瞪了瞪他,他又转了回去。

   

  他回来递给她一杯是热的东西,余桑撇嘴,她觉得星巴克热饮里就没有好喝的!

  不过在她说出星冰乐时不知为何就想到,陈律大概是不会让她喝冷饮的,果然!

  所以她没有说什么,拿着就喝了一口。

  桌子很小,很矮,陈律坐在着,膝盖差不多与桌子同高,只能歪着坐,扭着身子与余桑面对面,离得好近好近,独特的香水味淡淡的漫散鼻端,余桑俯头去喝东西时,感觉就在他的眼皮底下!心又扑通扑通的跳开了!

  “找我有事?”余桑问。

  没人回答,真讨厌,总是这样,皱着眉抬眼,陈先生正目光深深的看着她!

  嘴撇了撇,心想:“又不说话,演什么心理活动嘛!”

  陈律看着她丰富的脸部表情,笑!又抬手去捏她的耳垂,痒!

  她马上打开他的手,抓着自己耳朵揉了揉!

  不爽,被别人捏时怎么没打开他手?

  他干脆握住她的右手,包在掌心,软软的手,小小的,有点凉,心一下子软乎乎!

  余桑先是一惊,想抽回手,抽不动,脑子反应过来时,人有点懵,抬眼对上陈律的眼睛,很近的距离,他对她勾着唇笑,目光柔软,余桑被撩得失了语,只呆呆的看着他!

  陈律曲着手指敲了敲她额头:“你这脑袋里一天到晚胡思乱想啥呢?”

  余桑摸摸被敲痛的地方:“敲我干嘛?”

  “我回上海,可能要过一段时间才能再来!”

  “那又怎样?”

  “……就给你说一声!”

  这么郑重其事的交待,我是你什么人呢?余桑在心里翻白眼,嘴角不自觉的撇了撇,鼻子皱了皱!

  陈律看得发笑,食指在她鼻梁上搓了搓!

  余桑怒,不是摸耳朵就是搓鼻子,把我当小狗逗啊!

  她瞪着他,他继续笑,余桑败,没好气低头喝东西!

  陈律摊开手看她的手,捏住她的指头,一个个拉直,放在手心里,灯光下粉白的手指,细长,指甲圆润盈光,指甲的颜色换了,两只灰黑色,三只复古粉,两色竟然出奇的配,很好看!

  印象中女生的手指都又尖又细,指甲锋利,张牙舞爪样。这小丫头真是奇妙,手指也这么可爱,短短的圆圆的指甲盖配圆圆的指头,特别特别可爱。

  陈律看得入迷,余桑被他捏得心尖颤颤!不行,得说点什么,不然呼吸不畅!

  “这边工作你都完成了吗?”

  “设计图都画好了,软装也定好,现在等撤场,才开始施工!”

  “……嗯……”

  “是这只手吗?”他把她手翻过来,手掌向上。

  余桑反应不过来,他抬眼看她,温温柔柔:“在云南时弄伤的手,是这只?”

  “噢,不是!是这只。”她举起另一只手给他看,他伸手拉过来,把她两只手并排的放在桌上,轻轻的抚了抚她的掌心,余桑怕痒,低呼了一声,想抽回手,被他用力拉住,在她受过伤的地方摸了摸,低声说:“不要骑电动车,危险!”然后把手翻过来看,然后笑了,余桑左手的大拇指指甲上画了只机器猫,无名指上画了只可爱的JERRY,其他三只也是复古粉。

  奇奇怪怪的女孩子小心思!很有趣!

  “他们俩怎么在一起了?”

  “这样JERRY就不用天天逃了!”

  “它天天逗TOM玩,多开心!”

  “可是TOM被整得很惨啊!”

  “那你是可怜TOM,还是JERRY呢?”

  “两都可怜啊!”

  “可是现在多拉哎梦惨啊!”

  “它有很多法宝,随时可以把JERRY放到另一个时空!”

  “这样JERRY多孤独啊!”

  接不下了。

  余桑抬头看着他还低着的脑袋,浓密的头发,在灯光下显出一种柔和的栗子色,好想好想摸一摸!不敢,舔了舔嘴唇。

  陈律也抬头看她:“我说这样JERRY多孤独啊!”

  哎,这话题还要继续啊!

  余桑瞪了瞪眼:“那你去陪它好了!”

  陈律很快的接:“你舍得?”

  额……这话说的,怎这么撩人啊!

  当然舍不得啊,但我也不能告诉你我舍不得,就不告诉你!

   

  抽回一只手,戳了下手机看了看:“我要回去了!”

  陈律抬手看了下表,10点半,确实要让她回去了!

  他把两人的杯子放到垃圾箱,跟在余桑后面走出星巴克,余桑往左指了指说:“我走这边,BYE!”然后看着陈律。

  陈律没说话,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她一咬牙转身就走,走了一段,有点纳闷,回头看了眼。

  陈先生在后面相隔两三步,双手插袋,休闲的踱着步跟着她。

  “你干嘛?”

  “我也走这边啊!”他耸耸肩。

  余桑脑子突然又火了,这个人真的好奇怪,大晚上来找她演深情,演暧昧,现在又不冷不热的,让人捉摸不透!

  去TM的,她鼓着腮帮子深呼吸了口气,回过头大步住家的方向走去。

  虽然已经10点多,但地处商圈的中心,到处还是灯火通明,人来人往,只是陈律还是不放心,要送她回家!

  本来想逗逗她的,结果又适得其反!

  丫头气鼓鼓的走着,又生气了!陈律无奈,想来想去,也许应该是这个原因吧!

  想起严浩那方法,按着一通吻?这么耍流氓的事没做过,心有点虚。

  此时已进入小区范围,四周非常安静,路的两边树木婆娑。

  不管了!

  陈律快走几步,拉住她,把她转过来面对自己。

  余桑面带凶相仰头看他,路灯的光透过枝叶洒在她脸上,眼睛里有浅浅的水光,睫毛浓密,根根清晰,一眨眼间,眼底光影点点!

  身上麻麻的,是心动的感觉!应该要做点什么了!

  陈律垂下眼皮,喟然轻叹,一手把她拉近,一手握住她的后脖子,低头吻住她的嘴唇,温热软糯!少女馨香的气息,让他心神俱荡,怀中的丫头越来越软,紧紧的贴在他身上,他紧紧搂住她,温柔的吻吮辗转,最后伸出舌头准备去撬她的牙齿时,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余桑一个激灵,推开他,慌里慌张的接电话:“妈,我……我就在小区,马上回来!”

  陈律还松松的抱着她,垂眸看着她两片略肿的,水光潋滟的嘴唇,眼角眉稍都是笑!

  余桑收好手机,羞答答的不敢看他:“我要回去了!”

  “嗯!”

  他并没有放开她,余桑只好抬头看他,通红的脸,疑问的眼睛!

  陈律还在笑,此时更是笑出了声音,余桑羞赧,捏着拳头捶他胸口,娇羞的撒娇:“放开,我要回去了!”

  陈律把她抱紧,俯身凑到她耳边:“回去早点睡,不要胡思乱想啊!”

  说完侧过头亲了亲她的耳垂。

  余桑意识迷糊:“哦!”

  “真乖!”

  三月的天,不冷不热,三月的风,特别的温柔!三月的心情,霁月清风!

  不要胡思乱想!是不可能的!

  余桑迷迷糊糊,一晚上,零零碎碎的全是陈律!时而冷淡寡情,时而脸沉如夜,时而扬眉而笑,感觉没睡着过,天就亮了!

  摸出手机看,收到某先生发自5点50分的微信:我到上海了!

  这时间就回去了,看来是有急事!

  心中泛起丝丝甜蜜,摸摸嘴唇,身上仿佛又有电流窜过,四体百骸,麻麻酥酥,Amazing!拉过被子朦住脑袋,一通甜笑!一阵乱蹬!

  房门敲响:“桑桑,起床了!”

  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神清气爽:“好嘞!”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又又又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又又又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