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闹到什么时候
菲野2020-04-24 20:075,965

  又一年的新年,余父是湖北人,今年余桑一家回了湖北过新年,湖北冬天的空气很好,冷冽清新,吸进去脑子都冷冷的,感觉特别精神爽利,余桑感觉心情好像也好点。

  一家人去爬武当山。

  爬到山顶,远远看去,一幅巨型墨笔丹青,跃然眼前,险峰层峦,鬼斧千壑,灰白色的山体高低起伏,墨色的树桠或浓或淡铺陈于上,隐隐约约的还有残雪未化净。低头看去,山峰之下是错落的寺庙,丹墙翠瓦,瓦上覆雪,别有一番景象。

  走过一处洼地,厚厚的雪白得灼眼,余桑跑下去就躺了下来,叫弟弟余槐给拍照,余槐恶作剧的用脚踢起雪就撒她身上,余桑跳起来,抓上两把雪反击。两姐弟玩得不亦乐乎!最后累得一起躺在雪地里喘气,几个月来最开心的时刻,余桑拿出手机拍下了和弟弟躺在雪地里挨在一起的两个大头,发了一个朋友圈。

  新年后回到家,呆了两天,余桑又伙同弟弟余槐,还有余槐的同学-徐彦辰,再一次去了长隆,两个大男孩都是学霸,聪明睿智,喜欢拿余桑开玩笑,余桑也习惯了,反而与他们这样打打闹闹的,也挺开心,起码可以暂时忘记一些事情。

  徐彦辰和余槐一样,15岁,身高差不多,都过了170,余桑娃娃脸,比他们矮一点,站一起倒看不出年长几年。

  三人还是开园就进门,一个个过山车去坐,完了又去坐大钟摆,余桑最怕的一项,坐过一次后一直不敢再坐,只是今天,再坐一次一吧!

  惊心动魂,灵魂出窍,余桑在一次次的失重中,心口像打开了一个缺口,一股无形的东西奔涌而出!

  尽情的哭泣吧,别让眼泪留下遗憾,直到难过得心身疲惫,再无力气!

  结束出来时,余桑眼睛红红的,徐彦辰盯着她看了下,问:“姐姐哭了?不是吧?吓的?”

  余桑推开他,“风吹的!”

  徐彦辰拉着她的手臂,凑近了看她,“有什么伤心事吗?”

  “小屁孩懂什么,就是风吹的!”

  “姐姐,我不是小屁孩,等我考上大学就要追你的!”少年稚气的一脸认真。

  这不是他第一次这样说,余桑只当他开玩笑,看到余槐从厕所出来,就说:“等你上大学再说吧!吃饭去!”

  三人玩到了天黑才尽兴的回家,而余桑的嗓子再一次哑了,她坐在回家的车上,想起上次某人给寄的润喉糖,鼻子一酸,眼框又红了。

  哎,早知道还是试试吧!万一成了呢!

   

  年后,余桑开始去舅舅的公司实习!在研发部!

  研发部十几个人,老大是个骚包得很的人,喜欢穿色彩鲜艳的裤子,每天不一样,黄的,红的,绿的,头发总是梳得油光流彩,传说中苍蝇站上面都能劈叉的那种,并且此人走路总是昂着一张脸,拽得像个二五八万似的!

  余桑听到同事私下都喊他“叼炸天”。挺搞笑的!

  还有两个男的,一个叫曾超,一个叫张鹏,衣着风格都差不多,英伦风,很绅士,天天出相入对,余桑一度以为他们是一对儿!

  直到半个月后,其中一个叫曾超的给她一些不一样的感觉。。

  曾超身高大概不超180公分,体型瘦长,脸白,架一副金属架子的眼镜,镜片后的眼睛总带着温温柔柔的笑容,说话轻声细语,彬彬有礼。

  他没有很明显的我要追你了这种动作,但他总是不经意的逗余桑开心,跟她开玩笑,给她买零食吃,早上会给她发微信说早上好,晚上会发晚安。

  中午下班,他总是来喊余桑:“余桑,走,吃饭去吧!”

  余桑家离这边开车要半小时,并且中午爸妈都不回家,所以余桑也不回,跟着他俩在食堂吃,吃饭时曾超还会把余桑喜欢的菜挑出来给她。

  这样的日子,过得不紧不慢,无波无浪。

   

  这天,三人吃完饭,从食堂走回办公楼,走到楼前的小鱼塘,看到打理花园的阿伯在喂锦鲤,哗哗啦啦的锦鲤全聚在塘边,热闹得很,三人就走过去,余桑蹲在塘边,拿了一把鱼食,一颗颗的丢,引得鱼儿们争前恐后,蹿上蹿下,余桑看得开心极了,哈哈大笑!

  一把鱼食喂完,鱼儿散开,不禁的失落了起来,思绪飘到舅舅家的鱼池边,某人拥她入怀,温柔的亲她的额头,想着时,被亲过的地方就好像被什么烫着,热热的!不知不觉神思飘荡,浑然不知,不远处,那个某人正静静的注视着她!

  陈律站在大门,看着鱼塘边香樟树下的女孩,看到她低着的侧脸,随意卷曲的黑发,她身后站着两个男人,其中一个轻轻的迈前一步,俯身双手握住余桑的肩膀,恶作剧的往前一送,又拉回来,成功吓得余桑大声尖叫,起身回头就要打男人,男人笑着往大门跑,余桑追着他,然后就看到了他,笑容在脸上凝住,慢慢收回去。

  陈律淡淡的转开目光,看向曾超,轻轻的点了下头,曾超点头招呼:“陈总,这么早到?吃饭了吗?”

  “吃过了,两点钟开会吧,我先过来准备一下!”

  “好的,我叫他们准备!我先带你去会议室吧!”

   

  余桑绷着一张小脸,回到办公室,呼吸不畅,感觉这段日子好像一直在一望无际的大海里浮浮沉沉,奋力挣扎着,而就在刚才,在某人寡淡如水的目光下,一切努力瞬间崩溃,终于溺亡!

  还是很在乎他,被他无视的感觉非常难过,而且愤怒!

   

  曾超走到余桑办公桌前,,但她眼睛直直的看着电脑屏幕,一点反应都没有,从刚才开始,她就不对劲,他轻轻的敲了下她的桌子,问:“余桑?怎么了?不舒服?”

  “啊?……”她抬起头,眼睛一遍迷朦,浸着一层水汽。

  “发什么呆?不舒服?”

  “噢,没有!”她垂下头去,眨了下眼,一滴眼泪悄然落在手背上,她用另一只手搓掉。

  曾超放了一份资料给她,说:“复印一下,我们部门,营销部,还有设计公司的陈总和他助手,人手一份,一会开会要用!20份应该够了,你也要去哦!”

  余桑瞪大眼问:“什么会?我也要去?”

  “博览中心有几个店打算只卖新的几个系列,要重新装修,和设计公司商讨一下产品风格与装修方案。”

  “我可以不去吗?”

  “去吧,陈总和我们合作过好几次,虽然有点高冷但人很好,也很有才华,这是个很好的学习机会!你也不用发言,听着就行!”

  “……”

   

  会议在两点钟准时开始,余桑抱着资料去会议室。

  推开门进去,陈律就坐在对着门的坐位上,和傍边一个男人小声说着话,应该是他助手,陈律稍稍的抬了下眼,扫了余桑一眼,余桑心跳乱了拍,表面强作镇定,按顺序下发资料,到他身后,资料轻轻的放在他的桌上,没有说话,他头都没动一下,嘴里说:“谢谢!”而他助手侧转了下身,双手接住,微笑着说:“谢谢!”

  余桑扭头翻了翻白眼,不爽快的很!

  会议开始,大家认真讨论,余桑坐在角落里,心神不宁!

  这是第一次看到工作状态的陈律,不得不说,很专业,很帅!

  条理清晰,意简言骇,决策迅速。

  余桑默默的花痴!也默默的悲伤!会议一直开到下班前结束,余桑回到办公室收拾东西,准备回家,舅舅打来电话。

  “桑桑,晚上一起吃饭吧!和陈律一起!”

  “啊?不了吧!”

  “去吧,陈律说叫上你,你和他多沟通下,向他学习下嘛!”

  余桑本来是真的不想去,却一听是陈律要叫上她,她就有点火,他是什么意思?去就去,谁怕谁?

  余桑自己开车去,吃完饭就可以直接回家。

  到了饭店,她停好车,看到舅舅他们站在门口等她,研发部经理和营销部的总监都在。

  陈律站在舅舅后面,越过舅舅的头顶看着她,目光笔直,冷淡且疏远。

  余桑心里有点不自在,因为陈律,也因为公司的人,之前她和舅舅约定了在公司不公开她的身份。

  也许舅舅看出了她的不自在,发了条微信给她:就这两个经理知道,我和他们说好了,不和公司的人说,不必担心!

  余桑抬头看过去,舅舅微笑:“桑桑最爱吃鱼,所以啊,我订菜时特意订了条大鱼,一会多吃点!”

  余桑笑了笑:“好嘞!”余光就瞥见傍边某人低了低头,嘴角弯了弯。

  余桑心里恨得牙痒痒。

  之前装不认识我,这会又要喊我一起吃饭,不知装哪款大尾巴狼?

  男人们一边吃一边聊,陈律很少发言,余桑没有发言,很认真的吃鱼,余桑爱鱼的程度大概和猫一样!只要是鱼,做得不太难吃,她都能吃得不亦乐乎!

  餐后大家走出门口,公司的车已经停在了门前,余桑对大家挥手再见。

  舅舅拉住她:“陈律就住在你家附近的酒店,方便去博览,你带上他吧!李助要先回上海,我让司机送他去机场!这样时间不用太赶!”

  余桑瞪大眼,张了下嘴,拒绝的话不知如何说出口,陈律已经走到她傍边说:“那就有劳余小姐了!”

  余小姐?这人……

  愤怒!无可奈何!也真想载他!

  余桑心不在焉的开着车,靠在椅子上,单手扶着方向盘,另一手抓着手刹杆,一边开一边不停的按着上面的按钮,显得有点吊而郎当!

  陈律看不过眼,脸色沉沉:“你能不能好好开车?”

  余桑扭头看一眼他,嘴巴一撇:“怕?怕你下车!”

  “万一有突发状况一只手控制不好!单手开车这习惯要改!”他很严肃的说。

  “这关你什么事?你下次不要坐我车,你要现在想下车也可以!”余桑咬着下嘴唇斜眼看了看他,“而且上次我看到你不也是单手开的车吗?”

  陈律有点冒火,发觉这丫头忒任性,还犟!现在她在开车,又不敢太刺激她!

  到了他酒店门口,余桑停车,开锁,面无表情,直视前方,一言不发!

  陈律静静的看了会她的侧脸,突然伸手捉住她的手,余桑吓了一跳,回头看他,“干什么?放开!”

  陈律不放,凑近她沉着声问:“你要闹到什么时候?”

  “说什么呢?我听不懂!”

  余桑微微昂着头,直视他的眼睛,里面黑沉沉的,像个深渊,她眨眨眼,调开目光,冷冷的说:“你下不下车?”

  陈律静静的盯着她,不说话也不动!

  余桑用力抽回手,推档,踩油门,车内寂静而沉闷,车外车流繁忙,灯光闪烁!余桑直接就开到了自家小区的停车场,她下车时,陈律也跟着下了车,站在车傍边看着她大摇大摆的背影,叹了口气:“再见!”

  余桑头也不回,直直走向电梯,在电梯壁上看着自己,泪流满面!

  陈律看着她走进楼里,心里烦躁,小丫头太棘手了,他又不会哄人!

  打车回到酒店,打开电脑看资料,一点灵感都没有,又打开余桑的朋友圈,这丫头好像又恢复了多彩多姿的生活,各种玩,各种吃!他看着一张三人合照,眉头皱紧。

  照片中,余桑笑得很欢脱,眼睛弯弯,嘴咧得大大,露出一排白白的小牙齿,一左一右是两个大男孩,一个他见过,是她弟弟,另一个手肘搭在余桑肩上,手指抬起来捏着余桑的耳垂,余桑怕痒的歪着头,看着很亲密!

  这张照片陈律打开看了很多遍,每次看到,心里都难受,有一种心爱之物不想被别人碰触的心情。他一次次打开,一次次的确定这种陌生的感觉。

  真实存在!蔓延滋生,不知如何形容!就想伸手打开这讨厌的手!

  不是,应该推开这个人!

   

  第二天下班,余桑开着她的小小车,在下沉隧道上来,前面赌车。

  今晚上跑男在博览中心录制,门口聚集了很多人,所以赌车!余桑慢慢的跟随车流开着,到了博览中心正门前赌得更严重,动都动不了,远远的看过去,门口很多保安人员和工作人员,余桑不追星,对这些漠不关心,只是弄得赌车,她有点烦躁!

  打开车窗去瞄,大楼前的空地放了很多东西,来来往往是工作人员,突然人群欢呼雀跃,玻璃幕内走过一串人,隐约看到李晨他们的身影!

  正想看看清楚杨颖的样子,有人敲她副驾的玻璃,余桑扭头一看,陈律脑袋探在她的车窗前,示意她开门,来不及想什么,她就把车锁打开了,陈律躬身坐了上来,带着一身清新的味道。天在下毛毛雨,他头发上粘满了细细的晶莹的水珠,眉毛上也是,那一刹那,竟有种回到去年古城那石路上的感觉。

  余桑微张着嘴,说不出一句话,只是定定的盯着他看。

  陈律脸上带着笑意,抬手弹了弹她额头:“发什么呆?”余桑醒过来,抓了抓头,扫了他一眼。

  那天晚上赌气没太注意,现在发现她的车子太小,副驾位的空间艰难的装下了一个接近190公份的男人,他长手长脚的坐在那,椅子退到最后,膝盖还是顶到了抽届盖。

  余桑瞅着他,满头疑问号!

  他挑了挑眉,说:“请我吃饭吧!”

  “凭什么?”她皱了皱鼻子,颇不屑!

  “我请过你,到你请我!”

  “你那次不是要感谢我吗?”

  “一顿饭不足以感谢你!”

  “那你还叫我请你?”

  “这是你地头,我是客!”

  逻辑好像不对,可一下也不知如何争辩。

  余桑瞪眼看他,他也看她,目光交缠,余桑脸热心跳,抵挡不住,先移开了视线。

  “想吃什么?”

  “都可以!”

   

  余桑带他去了回转寿司,两人坐在高高的椅子上,陈律拿两个杯子两双筷子两个小碟用开水仔细的洗了一遍,再打开两个茶包泡入开水,余桑两手撑着下巴,看着他长长的手指慢慢的做着这些,他的指甲修得很干净,弧度非常的好看,余桑伸出自己一只手看了下,手指也算修长,但是指头圆圆的,指甲也圆圆的,不怎么像一个女孩子的手,她好玩的涂了两只手指甲,食指涂了绿色,无名指涂的浅浅的复古橙,她嫌弃的瘪了下嘴,陈律推了杯茶给她,眼睛瞟了瞟,说了句:“小孩子的手!”

  余桑收起手,瞪了他一眼!陈律很假的呲了呲牙:“可爱的!”

  他难得搞笑一回,余桑有点移不开眼,感到耳朵沸热才扭头去看输送带上的寿司,随手拿了盘馒鱼的!

  陈律看着她红红的耳朵,突然想起那张照片上,那个男孩捏住她的耳垂,她笑得花枝乱颤的样子,鬼使神差的抬手就捏住她的耳垂,余桑怕痒体质,马上脖子一缩,头一歪,瞪他:“干什么?”

  陈律气定神闲的放开她耳朵,回过头去看着面前滑过的寿司说:“你耳朵好红!”

  余桑心里真想骂粗口,红不都是因为你吗?你这样一摸得红到明天天亮!

  兵慌马乱的吃了一堆盘子,傍边的男人一直不紧不慢,不声不响,一举一动都显示出极好的家教与修养,余桑一边吃一边气呼呼,气他总是操全局的气势,气自己毛躁不淡定。

  最后还是陈律提前去结了账,余桑没好气的说:“不是要我请吗?”

  “不习惯让女人付钱!”

  “切,经常和女人吃饭吗?”余桑问完,就后悔了,尴尬的低头喝了口水。

  陈律在心底笑一声,慢吞吞的回她:“有时候吧……”

  余桑翻了翻眼皮,没好气的呼了口气,陈律看见忍不住笑出来:“明天晚上还陪我吃饭吧!”

  凭什么?

  余桑气鼓鼓的看着他!

  他好整以暇的回看她!

  目光交战!余桑又败下阵来!

   

  吃饭的地方就在陈律住的酒店傍边,陈律陪她到停车场拿车,看着她发动车子,俯身趴在车窗交待:“不要单手开车,到家给我微信!”

  “哦!”余桑看着近在眼前的脸,迷迷登登,乖乖的答应。

  陈律嘴角慢慢的弯起,抬手放在她头顶按了按:“乖!”

  余桑开出了停车场,心还是扑通扑通的,哎呀,真会撩!这个男人!

  然而接下来的几天,男人并未出现,只给她发微信说忙,吃饭要改天。

  余桑知道他很忙,几个店一起重装,得争分夺秒,这种高级卖场,时间就是很多很多很多的金钱!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又又又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又又又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