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不一样
菲野2020-04-25 13:595,113

  一整天,余桑都沉浸在甜得发腻的情绪里不能自拔,每位同事和她说话,她都笑咪咪的,晚上回家,一边帮妈妈做饭,一边还在哼着歌。

  吃饭时心情美美吃了不小,妈妈有点惊讶和爸爸打眼色,毕竟很久没有这么开胃的吃饭了,爸爸夹了块平时她不吃的胡萝卜放她碗里,她也皱了皱眉吞了下去。

  妈妈马上不淡定,问她:“有什么开心的事情吗?今天心情特别好呀!”

  余桑收起笑意,一脸惊讶:“何以见得?”

  “一边吃饭都还一边笑了呢!”

  “有吗?”余桑摸了摸自己脸蛋,“余太太你太敏感了!”

  “别给我演啊,什么好事给我们说说!”

  “天天都有好事啊,说得完吗?”

  余太太眯了眯眼:“别打岔,你是我身上掉下来的,你头发丝动一动我都能感觉得到!”

  “哟,妈你作为一个资深南方人学什么说打岔?”

  余爸突然插嘴:“你别欺负你妈啊!”

  余桑笑了起来:“爸,你这护妻护的,我这也叫欺负她?”

  “你就欺负了,你明知道她说不好普通话还硬要用普通话和她对话,你看她把岔都发成什么音了?”

  “噗!”余桑笑得差点喷饭。

  余太太甜蜜蜜的笑容僵在了脸上,硬是几十秒才反应过来,恶狠狠瞪了余生一眼:“你又取笑我,我再不和你讲普通话了!”

  余爸含着一口饭,拼命想忍笑,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放下筷子,摸了摸老婆的头,说:“你这态度就不对了,我这是提醒你,不然你到外面去还说错了,人家不得笑你啊!”

  “你纠正个屁,你就天天取笑我,有本事你都讲粤语!”

  “嗯,好,我以后都和你讲粤语,不过你笑得肚子疼时不许打我啊!”

  余爸眨眨眼,跟着就蹦了几句粤语出来,余桑首先笑得趴在了桌子上,余太太盯着他绷了一会,终于也忍不住一边掐了余爸一把一边笑了起来!

  余爸搓着被掐痛的地方,一脸宠溺的笑!

   

  饭后余桑在厨房洗碗,听着父母仍然就着刚刚的话题在打情骂俏!

  余妈心心不愤的和余爸讲道理:“我们家一直以普通话为官方语言是为了谁?还不是为了你这个捞佬?你还好意思天天取笑我!”

  余爸很卑微的说:“我不是取笑你,我这叫情趣,你刚不是笑得很开心吗?”

  “是你很开心,你把你的开心建在我的不开心上!”

  然后就听到余爸用粤语一个劲的说各种甜言蜜语,我爱你,你最可爱,你说什么话都好听……

  余桑哗啦啦的冲着碗,乐不可支,心里想的全是陈律,想着十几年后,她和陈律是否也能像父母这样,恩恩爱爱,打打闹闹,互相取悦的过着平凡的日子?

  会不会想太远了?就一个吻能代表什么?

  心一瞬间有点空洞洞,没底!

  把碗擦干放到消毒柜里,走出厨房,余生余太坐在沙发上一边看电视一边撒着狗粮,余桑叹了口气进了自己房间。

  有点无聊,有点心绪难平,一天了,陈先生除了早上的微信再没联系过她。

   

  拿出手机。

  又又又木:喂喂喂!

  XYZ:在在在!

  流浪的风:说说说!

  又又又木:初吻了呢。

  流浪的风:哟,终于……

  XYZ:昨晚上吧,我就知道

  又又又木:嗯?你怎知道?

  XYZ:感觉

  又又又木:你也有感觉这东西吗?

  XYZ:……

  流浪的风:恭喜脱单!

  又又又木:[委屈]可是他什么都没说……

  XYZ:需要说什么?

  又又又木:[羞涩]比如,今天开始,你是我女朋友啦,之类!

  XYZ:没谈过恋爱,不懂流程……

  流浪的风:他应该觉得无需多言了吧,大家都心知肚明的!

  又又又木:可是我内心不踏实!

  流浪的风:你这人……都这样了,还要说哦!

  又又又木:你和你历任男朋友都不说吗?

  流浪的风:嗯……我一般先问可以做我男朋友吗?

  又又又木:震惊!

  又又又木:他没问我可不可以做他女朋友。

  流浪的风:那你去问他吧!【抠火】

  XYZ:【大笑】体谅下第一次谈恋爱的人。

  又又又木:……

  商讨无果,莫名不安!

  只好去洗澡。

  洗完澡出来,手机上有两个未接来电,马上笑逐颜开!

  要回打过去吗?不打,哼!

  一等就是一个小时,耐心开始消失,烦躁又冒了头。

  在床上滚了几圈,又蹬了一通,手机及时响了起来!

  懒洋洋的:“喂!”

  陈先生在电话里轻轻的用气音笑了下:“睡着了?”

  “没!”

  “刚干嘛去了?怎不接电话?”

  “洗澡!”

  “没脱皮吧,洗了一个多小时?”

  “女人洗澡就是要这么长时间的,你不知道吗?”

  “我又没看过女人洗澡,当然不知道!”

  这话有耍流氓嫌疑!余桑一下没接住,想了想后耳根都热,更不好接了!

  陈律也意识到这话说得有点暖昧,轻轻咳了咳没有说话。

  两人在电话里互相听着对方的呼吸,暗涌流动。

  过了一会,陈律说:“早点睡吧,晚安!”

  余桑有点委屈,等一天就说句晚安!没哼声,挂了电话!

  又无聊的在床上滚来滚去,胡思乱想。

  哎,不能再想了,起来拿过IPAD,打开找个剧看看吧,今年怎么就没有一部好看的韩剧呢?编剧不行了啊!

  最喜欢的玄彬的新剧也看了几集就看不下去,虽然玄大帅哥还是那么帅得让人晕眩,演技还是那么自然流畅,可是敌不过编剧质量与故事的魅力都不高。

  妈妈叩了叩房门进来,端着碗大补汤。

  余桑自动自觉接过来一口闷掉,妈妈看着她,又摸了摸她脸颊:“怎么还这么瘦呢?”

  “瘦还不好吗?多少人在减肥的道路上挣扎扑腾坚持放弃摇摆不定啊!我就没这烦恼!”

  妈妈拍了拍她额头:“你现在是太瘦了,又不愿意去运动,医生说多少次了,要加强身体素质!”

  “哎呀,慢慢来嘛,这样大病过了肯定有消耗,不是一日两日能恢复的嘛!”

  “你倒是说得好听,你现在吧吃得也不小,是不是吸收不好啊,要不去找刘院长开点中药喝喝?”

  刘院长!!!几十年资深老中医!!!!开的中药色香味超浓郁超难喝超难闻!!!!!

  余桑一下子瞪大眼看着妈妈:“妈,妈你别啊,人刘院长都退休了,不要打扰人家了好吗?”

  “什么打扰,人家愿意的,提前约好就行!”

  “不不不不不,妈,我好好吃饭,你熬什么汤我都乐意喝,但就是不要让我喝中药,我求你了,好吗?”

  “你这家伙,让你喝中药像让你吃屎似的!”

  “嗯,刘院长的中药就和屎一样一样的!”

  妈妈笑了,做了个谈话总结:“夸张!再给你一个月吧,再不长胖就捉去开中药!”

  说完拿着碗走了!

  余桑去称了称体重,87斤,哎……比病前瘦了差不多10斤。

  垂头丧气去刷牙,挤了牙膏,突然又丢下来,跑到厨柜一阵翻找。

  妈妈在客厅喊:“你干嘛呢?饿了?”

  “增肥啊!”

  “不许吃垃食品啊!”

  余桑不管她,拿了包泡面一把撕开!

   

  第二天,上班时有点无精打彩,昨晚睡前吃得太饱,又想得太多。

  不过她工作比较不用动脑筋,一会就把工作完成了,把东西整理好,拿给曾超,准备去车间溜哒一下,和裁皮大姐聊聊天,还没来得及走,营销部老大郑旭打到她内线来,说让她去帮个忙。

  帮就帮吧,以前也帮过,闲着也是闲着。

  一进营销部,雷蕾就扯着大嗓门喊她,雷蕾来了不到一个月,比余桑大两年,性格大大咧咧,说话直接,余桑挺喜欢她,相处起来没压力。

  她和雷蕾打了个招呼,直接走去郑旭的办公室,刚想敲门进去,里面有人推门而出,是郑旭的秘书张云,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女人一开始就对她充满敌意,看她的眼光里总是带着不屑和严恶,余桑记得自己并没有得罪她,甚至话都没说过几句。

  她一推门看见余桑,翻了翻白眼,余桑往傍边让了让,莫明其妙面无表情的看着她,不想与这种人生气,浪费表情。

  走进办公室,郑旭正埋头在电脑里,余桑敲了敲他桌子,他抬头笑了笑:“来了,坐!”

  余桑坐在他办公桌前的转椅上,扭了扭,问他:“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

  “就是一个文员要休一星期假,她手头上的事情想让你帮忙接一下,反正不是很忙,我和你们老大说过了,他说你没问题就可以!”

  “没问题,多一个学习的机会,挺好!”

  郑旭笑着说:“没错,我听她们说你还经常跑到车间去,学习态度非常好啊!”

  “我就是无聊嘛!”

  “晚上一起吃饭吧,感谢你的帮忙!”

  突如其来的约饭,余桑顿了顿,摇摇头:“不用客气了,小事!”

  “不是客气,请你吃个饭很正常!”

  和一个半生不熟的男人一起吃饭,想想就尴尬,余桑又摇了摇头:“不了,谢谢!”

  郑旭看着她,脸上似笑非笑,过了一会说:“叫上雷蕾一起,当是陪我吃饭吧!”

  说到这份上,余桑觉得再推就有点小气,只好点了点头:“好吧……那我出去了!”

  “嗯,下班一起走吧!”

  “好!”

   

  吃的是韩国烤肉,韩国人开的,挺地道,余桑话少,也不懂接话题,幸好有雷蕾,全程就她在吱吱喳喳讲个不停。

  余桑看了好几次手机,又过了一天,没有陈先生的消息!

  吃完饭,八点多,回家路上,陈先生电话终于来了,余桑没戴耳机所以没接。

  不过她到家停好车,他又打了进来,第一句话是:“又洗澡去了?”

  余桑没什么心情,淡淡说:“没,刚在开车!”

  “干嘛去?”

  “和同事吃饭!”

  “还没回家?”

  “在停车场了!”

  “那回家吧!我晚点再给你打?”

  “不了,我一会睡了!”

  “好吧!”

  “嗯!”

  陈律看着手机,直到自动黑屏。

  小丫头情绪有点不对,一个字都不想多说的样子!又怎么了?

  叹了口气,谈恋爱真难啊!特别是异地。

  在面前的话,按着吻一下就好了!

   

  之后的几天,余桑比平时忙多了,大部分时间都在营销呆着,不过也挺充实,没那么多时间去悲风画扇子了。

  不过陈先生倒是开了点窍,虽然依然很不屑于用微信,但每天早上和中午也会打电话。

  只是交谈内容非常的没什么营养!

  这种不冷不热的关系,让余桑很是惆怅,一切都没说开,关系有点不明不白,不知要用什么态度来面对陈律。

  过于热情也不好意思,太冷淡她又不好控制,毕竟她那么喜欢他,就算是这样打电话还是很期待。

  但是她又坚持着也不给他发微信,这种心绪她自己也说不清。想他时只能一次次的看与他的对话框。

  最罪该万死的是这男人没有朋友圈,想通过看朋友圈了解下他也不行!

   

  其实陈律也很惊讶余桑为何现在不给他发微信,在他对她做了这么重要的举动后。

  虽然他觉得发微信非常的浪费时间,但他愿意余桑给他发,他也认为这样的转折后余桑会给他发的,但人生真的处处是意外,余桑竟然一次也没发!

   

  这晚上陈先生打电话来时说:“你现在怎么不给我发微信呢?”

  “不发!”

  “嗯哼?”

  “你不是不喜欢看微信吗?我发来干嘛?”

  “我看啊,有空我就看!”

  “那你以前干嘛不看?”

  陈律叹了口气:“那是以前,现在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

  陈律语塞,有点不太理解余桑意思。在他的理解里,两人关系已经更进一步。

  余桑看他不说话,有点火:“我也很忙的,没空给你发!”

  他在电话里轻笑,明显的不信!

  他继续笑,余桑就想说明自已真的忙。

  “我这几天真的忙,郑旭让我去顶一个文员的班,有时候我还去跟开模师傅学开模,我还去看了床垫的生产过程!

  “那学会开模了?”

  “……也没有,哪有这么容易!”

  底气不足,想想又说:“可是我哄得客户可开心了,在郑旭那赞我了,然后郑旭说要调我去做他助理!不过我没答应!”

  陈律这下认真的想了想,他记得那一次吃饭,那个营销总监郑旭就坐在余桑傍边,整顿饭对余桑的照顾可用无微不至形容!

  “这么忙就别去营销部帮忙了嘛!”

  余桑说:“反正也有时间,我觉得挺有意思,我还去了床品车间,看工人栽布!”余桑越说越投入,“不过我最喜欢去栽皮车间,看工人在不规则的皮上排模板,那个栽皮的姐姐是四川的,皮肤白里透红,好得不得了,她说她每月喝三次四物汤,不过中药这东西我是无法接受的,喝了长成天仙我也不要喝!”

  又想起有趣的事来,未说先笑:“营销来了个新人,叫雷蕾的,我和她挺谈得来的,还有还有,原来郑旭喜欢擦那个风油精,难怪我总闻到他身上有怪怪的气味!”

  这思维跳跃得有点快。

  但听到这,陈律沉声问:“你怎么总闻到他身上的味道呢?”

  “风油精哎,味道很刺激的,你没闻过吗,我反正见面总闻到,我上次还看见他擦了,一个小绿瓶子,他还像以前的人吸鼻烟样的放在鼻子下吸了几下,简直像吸毒上瘾!”

  陈律有点气恼,忙忙碌碌,抽点时间陪小丫头聊天,还得听她叨叨别的男人!

  抚额叹气!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又又又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又又又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