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桥上的女孩
菲野2020-04-27 15:295,364

  两人出了巷子,上车。

  余桑奇怪:“不用付款?”

  “我和他年结,没事!”

  还有人买衣服年结的?

  陈律发动车子,扭头看看呆头呆脑的姑娘,笑。伸手捏了捏她耳垂:“我和林森很小就认识了,他家后面那屋是我外婆老房子,我上小学前都住在这,每天和他一起玩!”

  “哦,那你外婆那房子谁在住?”

  “没有人住了,但是有安排人定期去整理!”

  “不住了为什么不卖掉?”

  “很有纪念价值的老房子,里面有很多老物件,不想卖掉!”

  “噢,那我想看看!”

  “改天吧,屋子的钥匙我没带来!”

  “好!”

  “想去哪?”

  “周庄,如何?”

  “好,先去买点零食路上吃!”

   

  两人先去了趟超市。

  陈律推着购物车走在后面,余桑在前面快速的走过去,几分钟走完一排,车里就一堆零食了,再到生活用品区花了几分钟,毛巾,牙刷什么的也买好了,还拿了双室内软拖鞋,陈律看着好了不免有点讶异,这与他认知里的女生买东西差太远了!

  超市出来,就直接向周庄进发了。

  陈律开着车,姿势依然懒散随意,眼神也依然认真,但是竟然没有一只手开车。

  专注的侧面好帅,戴着太阳镜,下颌线硬朗分明!

  余桑明目张胆的欣赏陈律开车,一边咬着块芒果干,一边花痴的笑!

  “别这样看着我!”陈律目不斜视。

  “为何?”余桑一眨不眨的!

  “影响我开车!”陈律喉结滚动了一下!

  “嘿嘿!”余桑坏坏的笑出声!

  陈律也笑了:“你这什么笑声?”

  余桑不答反问:“这次怎么不单手开车了?”

  陈律没好气的看看她:“这是在高速上!而且我手比你有力,你开车就得两只手,不准不服!”

  “原来你这人这么爱教训人!”

  “我这是教训吗?明明是关心!”

  “哦!”余桑甜笑。

  陈律不再理她,认真开车。

  余桑目光转移到他丢在一边的钱包和手机上,“我可以看你钱包和手机吗?”

  “有什么好看的?”陈律瞥了她一眼。

  “了解你啊!万一你是个坏人,我也可以趁早抽身!”

  陈律看她那司马昭之心,配合的挑了下眉说:“现在已经晚了!”

  “为何?”她瞪眼。

  “我决定要的人,逃不掉!”他轻轻的说。

  余桑脸红。

  咦?这听着……是句情话吗?

  看向窗外,偷笑!笑完拿起他钱包:“那你就更不怕我看啦!”

  先拿出他的身份证。

  “27岁,和我想的差不多嘛,老是有点老!幸好长得不赖,你得好好保养啊,别到时比我老太多!出门人以为我是你女儿,你是天津人啊?是不太像上海男人!天津,我没去过诶,主要吃麻花吗?离上海多少公里啊?”

  又拿出一张卡翻来翻去看:“这卡……可惜看不出来有多少钱,黑色的,应该不少!驾驶证上的照片没真人好看诶……”

  陈律听着她念念叨叨的在鬼扯,嘴角忍不住的一直上扬。

  “手机密码是什么呀?”她又拿起他手机!

  “和家大门密码一样!”

  “你可别让我发现你和女人骚聊啊!喂,我的备注为什么是个点啊!”她皱眉看他!

  “你不就小不点一个?”他若无其事的说。

  “我哪里小了?我166公分,快20岁了呢!”说完,觉得有点不对,耳朵发热!

  他看着前方的路,忍着笑说:“那都小!”

  “你……”她满脸通红!

  “放心,我不介意!”他笑得眼睛都弯了!

  余桑咬牙,基于他在开车,忍了!

  继续翻他微信,他还真的几乎不和人家讲微信,讲得最多的就是她了。

  “你都不看朋友圈的吗?”

  “别人的不看,只看你的!”

  嘻嘻!这听起来怎么这么甜?余桑喜上眉稍,咬着嘴唇笑。

  陈律看她安静下来,瞄她一眼,看她捧着他手机窃笑,问:“干嘛呢?”

  “你干嘛老看我朋友圈啊?”她不答反问,想引导一下他。

  “你朋友圈对我公开的,我不能看吗?”

  “别人对你也是公开的啊!”

  “我没兴趣!”

  “那你怎么对我朋友圈就有兴趣呢?”

  期待的眼神看着他,他淡定的扶着方向盘,半晌才说了句:“因为只有你发这么傻的朋友圈!比较有趣!”

  真可恶!这男人!你别后悔啊!

  “不管,你看我的朋友圈,我也要看你的朋友圈,我要给你开通朋友圈!”

  “卷毛的就是野蛮!”他哼笑一声,也任她由她去。

  下一分钟,陈律微信好友就刷到他有史以来的第一条朋友圈,图是一只女孩子的手拿着片芒果干,大拇指甲涂了暗橙色,配的文字是:芒果干真的很好吃!

  很快人们都在问是不是被盗号了!

  然后第二条朋友圈发出来了,本人开车照一张,配字:开车的我真帅!

  人们沸腾了!虽然这些人们只有二三十个,但是能让陈律加微信的,都是很熟络的,了解他的人。

  不说陈律从来不发朋友圈,就算发也不可能发这么装逼的啊!而且这照片很明显是别人拍的,这个别人是谁?大拇指的主人?

  于是微信消息啪啪的发来了!

  余桑一概不理,接着发了第三条朋友圈,图片是透过挡风玻璃拍的前路,字是:前路任我闯?

  第四条,图是路傍飞速而过的树林,字:谁伴我闯荡?

  第五条,图明显是在车上的自拍,但图中人把衣服的大帽子盖住了大部分的脸,只露出嘴角一抹狡黠笑容,帽沿露出一缕卷发,字是:当然是我啦啦啦啦!

  人们已经不能单用沸腾表达了,都乱套了,作案者看着不断增加的点赞留言,笑得前仰后翻!受害人依然淡定开着车,偶尔瞟一下傍边乐得闭不上嘴的丫头,只懒得理她的笑笑。

   

  到了周庄,陈律拿回手机时,微信都来了好几个,问他是否被盗号了,点开朋友圈看了看,搓着眉头笑了起来,只好在朋友圈回复大家:没被盗号,放心!

  到了客栈前台,余桑拉着他手臂羞涩的低声说:“开一间啊,我不敢一个人睡酒店!”

  陈律掀了下眉毛笑了:“我以为你胆子大得很呢!”

  余桑撇了下嘴!

   客栈是间古色古香的木瓦结构的楼房,从前台傍边的小木门进去,是个天井,种着打理得很整齐的各色植物,围着一圈房子,有点四合院的意味。他们的房间在木门正对面,穿过院子中的小石子路,再走一段游廊就到了,进门就闻到淡淡的木头的香味,迎面是一个很大的窗户,镂空的窗桕零零碎碎的透进来一些阳光,温柔铺在磨得光滑油亮的地板上,室内有两张床,也是木头的,靠墙边有道小门,推开走出去,是个小小的阳台,下面就是周庄的河,余桑趴在栏杆上看,外面一遍春和景明,小河春水荡漾,天空一碧万顷。阳光柔和的洒在身上,软绵绵的,余桑回到房间走到靠窗的床上,倒在雪白的床单上,伸展四肢,说:“真舒服!”陈律过来把窗子打开,放余桑扭头就看到窗外枝桠上的新绿,在明媚的阳光下鲜嫩得晃眼睛,她半眯着眼,静静的看着!

  陈律在她身边坐下问:“不饿?不吃午饭?”

  “不饿!”她都快把一袋零食吃光了,怎可能饿?

  陈律眯了下眼,说:“可我饿了!”

  “那就去吃吧!”人却没动!依然看着窗处,大眼睛亮晶晶的,嘴角微扬,一脸迷醉享受的样子!

  陈律低头看着她,心如湖水,宁静舒缓。

  余桑回过神来,对上他的眼睛,心旌摇荡,抬手扯住他的衣襟,脸向他靠过来,陈律嘴角一弯,主动吻住了她,舔了下她的小舌头,笑说:“芒果味的!”

  “下次给你个草莓味的!”她瓮声瓮气的说!

  陈律笑得眼睛都弯了!

  两人吃过饭,已经午后,周庄静谧而温婉。

  绵延的水慢慢的铺向远方,像一条闪光的飘落的丝带。

  依河成街,粉墙黛瓦,镂花的格子窗,轻轻划过的小船。

  太美了,余桑有点兴奋,一会悠悠的走在青石上,一会欢脱的穿过幽仄深远的小巷,一会又连走带跳的跑上凌波而卧的石拱桥,气喘吁吁,站在桥上对陈律招手,阳光下笑得无心无肺,天真烂漫。

  陈律抬头看着她,心中潮动,举起相机,取景器里石桥上的女孩更加的眉目清澈,身裹阳光,他连续的按了几下快门,把这美好的一刻保存了下来。

  余桑看到他在拍她,“噔噔噔”的跑回他身边,粘在他手臂上,仰着头撒娇:“你偷拍我?”

  脸蛋红扑扑,嘟着两片粉粉的嘴唇,怎么看怎么可口,陈律垂眼看着她,要不是周围还有游人,都想吻她了!

  余桑拉着他又跑上桥,举起手机:“我们拍张合照!”

  陈律还没来得及反应,她就拍好了,她打开看,陈律凑过去看了一眼,阳光下,女孩笑意盈盈倚着他,而他靠在桥栏上,稍侧着脸,低头看着她,手里还捧着照相机,背影是阳光下碧色的河水,两岸高低错落的黛瓦,中间不时伸出生机盎然的树木。

  余桑看着,嘴里念:“好想发朋友圈哦,可是爸妈会看到诶!”

  陈律笑,说“带你去坐船吧!”

  “好嘞!”

  小船慢慢悠悠的,在水面上滑行。

  “我想起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了!”余桑靠在陈律身上说。

  “那我们下次去秦淮河!”他温柔的说。

  “一言为定!”她双眼闪着小星星。

  “驷马难追!”他抿嘴微笑。

  船摇摇晃晃,余桑靠着陈律不知不觉睡着了,醒来时有点懵懂,四周昏暗,暮色四合,空气冰冷,身上却温热,鼻子闻到的全是陈律的气味,他把自己外套打开,把她包在怀里,河两边灯都亮了,水流和灯影悄然无息。水在动,灯在动,船在动,桥在动,人在动,心在动,到底是谁在动?竟然一时弄不清楚!

  她仰头问:“现在几点了?”

  “七点多!回去?”他在她耳边说。

  “嗯!有点饿!”

   

   

  两人找个很雅致的饭店吃饭,吃了一半,店里台上有人唱起了评弹。

  余桑第一次评弹,震惊了,世上还有这么好听的东西,抑扬顿挫,清脆轻缓,琤琤琮琮,声声悦耳!更重要的是这种东西韵味悠长,听着让人有一种特别的感官享受,仿佛穿越千年回到了那幽远的年代。

  余桑听得入了迷,一眨不眨看着台上的人。

  陈律终于伸手过来捏住她下巴扭过她的脸:“先吃饭,菜都凉了!”

  “好好听啊!”

  “喜欢我们听完再回去!”

                                                                 

  吃完饭,陈律叫服务员把盘子撤掉,上了壶茶,一直听到了人家打烊,才在夜色里,踏着青石路回客栈!

  陈律牵着她,并肩而行,就着昏暗的路灯,两个人影被拉得长长的印在久历风霜的石路上,在灯影里竟然美得像幅画,余桑用手肘撞了下陈律,陈律扭头看她,她笑咪咪的用下巴示意她看地上那人影,说:“拍下来!”

  陈律好笑,只好拿出相机对焦拍了几张!

  回到客栈洗了澡,余桑缩在被子里,只露出眼睛,侧着脸看着隔壁床上的人,心想,为何是两张床,不是一张呢?

  哎呀,想啥呢?脸热!

  陈律在看邮件,严浩电话打进来,接通前先看了眼余桑,趴在被子里,露出张小脸,正拿眼睛看他,满脸通红,不禁笑了,走她床边伸手捏了下她耳朵,问:“干嘛脸红?”

  “没……没有呀,你快接电话吧!”都结巴了!

  电话接通,严浩问:“在哪呢?”

  “周庄!”

  “和小姑娘?”

  “嗯!”

  “你这是开荤了?”笑得贱兮兮。

  “你有正事吗?没我挂了!”很冷淡。

  “正事回来说,但,得请我吃个饭吧,带上小姑娘 ,兄弟?”

  严浩确实是陈律这么多年的好兄弟,初二时他转学到严浩的学校,严浩是他同桌。

  他对谁都没有一个好脸色,冷酷冷酷的,包括严浩,可是严浩不怕他,总是死皮赖脸的跟着他。

  上了高中,严浩开始认真读书,也天天拉着陈律一起,后来陈律幡然醒悟,到高三时就拼了命似的学习,两人考了同一所大学,同一个系!

  到后来,严浩要开公司,叫陈律一起,陈律没有多想就答应了!

  既是十几年的兄弟,也是密不可分的合伙人。

  有女朋友了,是应该介绍他认识认识!

  所以,严律想了下,说:“明天晚上吧!”

  “那你什么时候回公司?有个项目!就等你!”

  “这两天带丫头玩,后天我回公司!一些准备工作我会叫许杰明先做!”

  “好!哎,你这是玩真的吧?”

  “不然呢?你以为我是你啊?我可没时间,更没心情玩这些!”

  “你不独身主义吗?现在突然180度,我有点接受不了啊!”

  “你干嘛要接受呢?还有事吗?没事我挂了!”

  “看你急的?时间还早着呢!”严浩不正经的笑。

  陈律懒得理她,掐了电话!

  谁知又一个电话进来了,是妈妈!回头看余桑,已经睡着了!

  接通,轻声喊:“妈。”

  电话另一头,传来温暖明快的声音:“儿子,朋友圈怎么回事?”

  “小丫头发的!”一边说一边低头笑。

  “哪个小丫头?”

  “之前和你提过的!”

  “儿子!真的有女朋友了啊?”陈母惊喜。

  “嗯!”

  “怎样的姑娘啊?竟然收服了我儿子?”

  “一个可爱的女孩,刚定下来。”

  “你终于开窍了,我得把这好消息告诉你外婆!你现在和她在一起吗?”陈母笑呵呵的说。

  “嗯,她睡着了!”

  陈母稍静默了几秒,然后笑着问:“儿子,那我很快会有孙子吗?”

  “没有,她法定年龄都没到。”陈律失笑。

  “这么年轻?不是未成年少女吧?”

  “19岁!”

  “那快了,明年就可以!”

  “妈……”

  “哦哦,慢慢来,不急的,你什么时候带回来见见?”

  “她愿意的话,周未吧!”

  “那太好,回来再说。我挂了!”

  “嗯!”

  放下手机,陈律扭头看着那张熟睡的脸,心头一动,俯下身,在她脸上亲了一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又又又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又又又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