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袜袜2020-04-13 00:543,161

  白清穿书过来的第一件大事,就是好好保护他那位师兄。

  白清能在这个世界活下去是有任务的,他答应了濒死的原主,一定会照顾原主的师兄——沈俢琦。

  这位师兄大概就应了人们常说的那句话,这是我兄弟,十年前为了救我,被驴踢坏了脑子,所以我后半生一定要巴拉巴拉……

  沈俢琦也差不多,不过他是为了救原主,修为尽失了。

  以至于白清每一次看见沈俢琦都深觉愧疚万分。沈俢琦要是知道他散尽修为都没救回来的小师弟被人顶替了,说不定能气死。

  所以白清,无论如何都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

  白清撑着头,牙齿轻轻咬着笔杆。他手里拿着的是一只檀香木的笔杆,笔头镶了一块食指指尖大小的白玉,他从前高考刷题留下的坏毛病,一想问题就喜欢咬着点什么。但是那块玉咬起来实在不舒服,便咬那根笔杆。

  在原书的设定里,白清是个女的,也就是师妹。虽然他来了之后,设定也自然地变成了师弟。

  当然不是一般的师妹,是传说中令人闻风丧胆男人见了哆嗦女人见了上吊的女频文终极杀器——小师妹。

  白清大概看了一下,他觉得这人简直是开挂般的存在。书里但有的雄性生物,有一个算一个,就没有不为她倾倒的。见者无不为之癫狂,为之沉沦,为之心里小鹿都撞死了。

  就连白清一个铁骨铮铮的纯爷们儿看完了之后也忍不住打了个哆嗦,他委实觉得这种风格的人,不管是男是女,都太有杀伤力了。

  而且原主还不是传统意义上作天作地的小妖精,而是温柔体贴善解人意貌美如花的小可爱。

  俗称,白月光。

  白清看见原主白月光临死前死死握着那张招他过来的符箓,濒死之际一边吐血一边哀求他去救自己师兄的时候,几乎是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

  如此重情重义,简直是完人。

  白清下意识地摸了摸口袋,他忽然很想抽根烟,冷静一下。否则他觉得自己根本难以胜任这样的任务。

  “咳,咳咳。”白清听到帷幕里传来病人微弱的咳嗽声,连忙放下那根让他咬的乱七八糟的笔,几步走过去。

  白清打开床帐。

  床上躺着的男人看起来情况非常的不好,胸口像个破风箱一样剧烈地起伏着,面色因为严重缺血而显得灰白。他刚刚似乎是咳出了血,黑红的血滴在落在脸颊和枕边。

  白清赶紧挽起袖子,打了盆热水给他擦脸。

  他正擦着,忽然听沈俢琦低低地念了一句什么。白清大喜,他还以为沈俢琦已经醒了,赶紧俯下身叫他。

  “师兄。师兄。你醒了吗?”白清轻声叫他。

  “白清……”

  白清俯下身,于是听清了沈俢琦念叨的话。

  是原主啊。

  白清叹了口气,他盯着床上的男人看,神情复杂。他也不知道等沈俢琦醒了,要是看见他,他该做一个什么样的表情比较好。

  白清将沾血的手巾放回水盆里,端着水盆出去换水。

  “师弟。白师弟。”

  白清端着水盆到了水井前,就有人替他打水。

  白清端庄地站在一边,得体礼貌地冲他颔首致谢,道一声:“谢谢师兄。”

  他已经习惯了,自从来了这个世界,除了吃饭睡觉上厕所等一系列必要活动,他几乎就没自己动过手。

  白清一开始还感慨道,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美女的待遇啊。怪不得那么多人削脸开骨不惜重金砸上去,就为了得一张好皮相。

  要是什么都不用做只要笑一笑,大半世界都有人捧到你眼前。

  白清想,他也愿意试一试。

  但是白清后来就越来越不习惯了。白清从小就是三好学生,长大了是优秀青年,实在不能习惯这种什么都有人替他做了的生活。更重要的是,这群人真的太无微不至了。白清有时候简直觉得如果他同意,他上厕所都会有人帮他扶着。

  白清哭笑不得,这不是脑子有病么。

  而且最最重要的一个原因是,他可是混凝土都拉不弯的钢铁直男。

  要是一堆美女轮番投怀送抱他或许还真的会挑一个,但是要是一群大老爷们儿……对不起。白清发誓,他们就是脱光了躺在他的床上,他也不会有一点点心动的。

  “白师弟。”

  白清回过头。

  眼前和他打招呼的这位他认识,是门下的周师兄,为人和蔼坦坦荡荡,唯一的秘密大概就是偷偷暗恋同门的小师弟白清。

  白清面上一派平和,心里平静地想道,没关系,已经不是秘密了。

  “白师弟。”周延走过来,神情颇有几份凝重,“我和你有些话说。”

  看来不是告白……白清松了一口气,他这几日维持白月光的身份,维持得已经快哭了。

  他活了这么多年,从来没有接收到过如此密集铺天盖地的表白。

  白清还要维持人设,保持白月光人设不倒,微笑到麻木。

  “你最近要小心一点。听说迟夜来盯上你了。”周延抿了抿嘴,郑重其事道,“他很可能会偷袭你。师尊已经在加强结界防御了,你自己也小心一些。”

  “为什么?”白清不解。

  “他好像是听说你比他……好看。”周延一个大男人,说这种话似乎也有些难为情,便道,“有些不服气。问师尊能不能见见你。你知道迟夜来那个魔头,简直是个疯子。师尊就没同意。但是你还是小心点。”

  白清听得脑子有点发晕。

  这几日因为喜欢他而发信过来的掌门也有,家主也有。但是这位是个什么情况。脑子抽了?

  白清微微皱眉,他忽然觉得,这个故事的版本似乎有点熟悉。

  “白……”周延见他似乎真的紧张了,赶紧问道。

  白雪公主!

  这一个字的提醒,让白清一下子就想起来了。这不就是那个白雪公主的后妈问镜子里谁最美,最后害死白雪公主的故事吗!

  上帝啊……白清扶眉叹息。

  他这一低头一扶额的样子,在周延眼里,着实是清雅到了极致。

  “没事。你不用太担心。”周延咳了一下,飞快道,“大家都在。”他也在。

  白清敷衍地点点头,但还是要维护个人形象,勉力笑道:“我知道了,多谢师兄。”

  白清一边往回走,一边想这个事儿。他倒是没怎么放在心上,这几天什么稀奇古怪的事儿也见过了。

  迟……迟什么来着。没记住。算了。

  白清轻手轻脚地推开门,他见床帐安稳地放着,便放下水盆,从黄杨的架子上取下来一块新枕巾。

  他动作极轻地一层层撩开纱帘,然而越撩动作越快。

  等到白清一把打开所有帘子的时候,白清感觉血从头凉到脚。

  人不见了……

  我靠!白清长这么大,真的是为数不多的几句脏话,就这么贡献了。

  人居然不见了!他出门倒个水的功夫,人居然就不见了?这可不是要凉么?

  白清冷静了一下,然后床上床下疯狂地翻了一个遍。

  什么都没有。

  白清颓然松开手的时候,从床帐顶上,悠悠地落下来一朵浅金色的花。

  白清眼疾手快地抓住。

  一朵花就这么落在他的掌心。花瓣纤长,花生五瓣。

  这是什么花?梅花?海棠?还是什么?

  白清不认得,连忙带着花就去找师尊了。

  可惜师尊已经闭关了。师尊忙过结界修护的事情,就去闭关了。

  白清在门前等了很久,最后出来的只有周延和大师兄鹿橙。

  周延看到那朵花脸色就变了。

  白清还等着问这是什么花呢。鹿橙淡淡道:“夜来香。”

  白清转过头,廊下不甚明亮的光线让他看不清鹿橙的面目神情。

  “迟夜来的东西。”鹿橙走过来,接过白清手里的花,轻声道,“他可能把沈师弟带走了,所以留下这朵花,让你去找他。”

  他带走……算了。白清神色凝重,还问什么,不就是为了见他。

  “现在怎么办?”白清抬起头。鹿橙太高,他不得不抬起头才能看着他说话。

  “没什么好办法。”鹿橙看起来很淡然,似乎不是什么大事,“迟夜来修魔,根本就找不到他人。”

  “可要是找不到,他怎么会留花瓣下来?”白清质疑道。

  鹿橙沉默了一下,道:“等着吧。他一定会再来的,那时候问就是了。”

  “可是沈师兄伤重……”白清担忧,心里又有几分烦躁。他若是真的没能照顾好沈俢琦,就算是违背承诺,大概当场就会死。何况平心而论,他也不愿意这人出什么问题。

  鹿橙沉默不言,只是静静站着。

  三人正沉默的时候,白清手里的花忽然亮了起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才不要跟你拜把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才不要跟你拜把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