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偶遇
灰瞳62020-04-20 16:093,197

  在阳阳依依不舍的目光中,在老妈喋喋不休的叮嘱声中,国达坐上了开往上京的大巴车。

  看着车窗外的景物由熟悉变陌生,想着自己的生活由平静到波澜,国达百感交集,下意识的伸手到包里去拿准备好的可乐,却意外的掏出了一本阿衰的漫画。

  这是阳阳最喜欢的漫画,阿衰的逗人事迹总能引来阳阳的欢声笑语。

  翻开封皮,一行歪歪扭扭的字迹落在了国达的眼里。

  “爸爸早点回来,爸爸要开心。”

  国达再也顾不上车上人异样的目光,掩面痛哭出声。

  到老爸住的地方已经下午一点多了,国达也早已调整好了自己的情绪。

  经历一整个夏天的风吹日晒的老爸,脸色看起来黑了几分还有点泛红,鬓角的几许斑白是国达以往不曾注意到的。

  热了热饭店打包的饭菜,趁吃饭功夫简单的问了问国达的工作,家里的情况,老爸又恢复了他的沉默寡言。

  弟弟国标悲催的一个月只有一天休息,国达终是没有见到。

  老爸不放心的把国达送到了车站,三十出头的儿子在他眼里也依然是个孩子。

  犹豫很久国达还是把还房贷的卡给了老爸,理由是这卡特殊丢了没法补,了解儿子丢三落四的老爸也没多想,痛快的收了起来。

  爸啊!你可知道这哪是一张银行卡啊!这是小三十万的银行贷款啊!做出这个坑爹的决定,国达的心里是多么的难受多么的无奈。

  也许是不想老爸在大太阳底下晒着,也许是回去也没什么事可做,国达鬼使神差的上了988路公交车,这条只需倒一次车的线路,却也需要绕很大一个圈的线路。

  上京的公交车一成不变是一盒移动的沙丁鱼罐头,摩肩接踵都不足以形容,比如你斜过身让人上下车,很大可能你就丧失了站正的机会,随着颠簸一路摇摆。

  国达不由想起了上班经过的359车站,每次看见都不亚于动作大片的震撼,一片黑压压的人头,潮水般裹向尚未停稳的公交车,总有那么几只强健的臂膀,顺着车门胶皮闭合处一扒而开,三两个幸运儿扣着门边借关门之力硬生生蠕进快要撑破的车厢,公交车擦着人群缓缓的落荒而逃。

  国达下车刚想看看换乘的站牌在哪,后脖领子就被人一把揪住,顿时心里一惊,难道刚才下车时手无意间碰了前面女的屁股一下的事东窗事发了?

  回过头看见那有几分熟悉的小雀斑,不由偷偷长出了口气。

  “看你哪跑,在车上就看见你不知道盯着哪个姑娘走神呢,还好我机灵下车就逮住了你。”党小娜充满胜利的趾高气昂。

  “你逮我干嘛啊,我欠你钱啊!”国达转过身没好气说道。

  “你不欠我,我欠你啊!”党小娜一本正经的说,那认真的小模样,让人颇感几分好笑。

  “呦!没少听说追债的,追还的还真破天荒头一回,你不会闲着没事,满世界找我呢吧!”国达倒被这丫头逗乐了,调侃着说。

  “切,别臭美了,我会找你这个邋里邋遢的半大老头子,想太多了吧你!”党小娜翻了个白眼说道。

  国达一阵气苦,遥想当年,哥们儿眼袋还没出现,眼角还是蹦的溜平那也是帅哥…帅哥就算了,多少得有点自知之明,不管怎么也得说五官端正吧。

  “怎么不说话,生气了?还是觉得我说的有道理。”

  党小娜歪着脑袋看着国达,好像想从国达的表情里捕获点欢乐。

  “我一个成熟的男人会跟你一个小丫头片子置气,想多了吧!”虽然没真生气,多少还是有点不太乐意,但气势不能弱啊!国达还是死鸭子嘴硬。

  说完国达看向身前的公交站牌。

  还没等国达看清,党小娜就拉着国达往路边走去。国达刚要挣扎一下,就发现人家根本就没有搭理自己的意思。

  “你拉我干嘛去啊?”站在路边看着四处乱看的党小娜问道。

  “吃饭啊,说好的请你吃饭啊!”党小娜不解的看着国达,眼神里一副你不是明知故问的神态。

  国达下意识的看了看手表,将近四点,也就是说吃完午饭满打满算也就两个多小时,让他往哪吃啊!

  党小娜很快被路边的牛肉板面小店吸引,拉着国达就走了过去,压根就没问国达想吃什么的想法。

  毕竟不是饭点,店里只有一对年轻情侣边吃边说说笑笑,估计多半是逛荡累了在这歇歇脚。

  国达进到店里找个凳子坐下,党小娜也跟老板比划完了走了进来。

  “吃啥啊?”国达漫不经心的问了句,本来也不饿,吃什么也提不起兴致。

  “板面啊!我给你要了个大碗的。”党小娜顺着国达的话头说道。

  国达看着她真有点无语,党小娜没注意国达,拿起桌上的餐巾纸认真的擦拭起桌面,一副爱干净的样子。看着她的动作,国达不由想起了把她从臭水河里拔出来的样子,心里又是一阵好笑。

  不多时老板把做好的面端了上来,党小娜搓了搓手拿起筷子就吃了起来,国达看着面前满满的一大碗面,这姑娘实在啊!能加的都加了,鸡蛋豆皮火腿肠一样不少。可让自己把它干掉,臣妾真心做不到啊!

  看着党小娜大块朵颐的样子,国达心里默默的想,这是请人吃饭吗?这是请人陪吃饭。

  直到不得不用手扇辣到的舌头的时候,党小娜才发现国达只吃了个鸡蛋就放下了筷子,不由问道:“怎么不吃啊?”

  “我中午吃过饭,往哪吃啊!”国达看着她渗出细小汗珠的小脸,笑着道。还别说,这丫头傻乎乎的样子还真有几分可爱。

  国达起身到门口的冰柜拿了两瓶饮料,顺便把面钱也给结了。专心致志消灭面条的党小娜倒也没有注意到。

  喝完饮料眯着眼睛享受着吃饱喝足幸福感的党小娜突然起身向店外颠去,国达一句你干嘛都没来的及问出口就看她出了门口,国达看了看对面连汤都已经见底的面碗,摇了摇头拿起两人的包跟了出去。

  “诺!草莓味甜筒,可好吃了,咱俩一人一个!”

  国达正在路边搜寻党小娜的身影,就看这家伙蹦跳着从边上的超市出来,从板面店根本没可能看到卖甜筒的机器,看来是早有预谋,还别说这丫头看着傻乎乎的,吃心眼着实不少。

  也许是逛街缺个拎包的,也许是真心想还国达的衣服,在党小娜强硬的态度下,两人来到了附近的商场,被逼无奈下国达试了个半袖又试了条裤子,中不中意也就别说了,还好算比较合身。唉,谁叫他这边刚进试衣间那边党小娜就付完了账,能决定的也就大小号的问题了。

  国达其实挺喜欢逛街的,没事自己还跑到商场溜达溜达,可今天从早晨到现在几乎都在坐车,多少有几分疲惫。可党小娜那叫一个兴致盎然啊!看看这看看那溜溜逛了大半天,问题是还啥都没买。

  老狼大盘鸡,国达研究了半天黄鼠狼怎么被老狼偷偷抢了生意也没个头绪,大盘鸡倒是货真价实,盘子足够大。

  一改下午吃面的绅士风度,国达吃的那叫一个酣畅淋漓啊!应该也意识到了下午忘了结账,党小娜早早就麻溜儿的买了单。

  饭后的两人溜达到了公交站,加了微信也给了党小娜自己的电话号码,不同线路的公交车带着两人分道扬镳。

  繁华都市的夜晚到处都是灯红酒绿的迷人景象,但公交车堵的走走停停却实在让人难有好心情。

  坐在车上的国达,百无聊赖的扒拉着手机,一个头条引起了国达的注意。

  武夷山九龙窼的大红袍母树,有350年的悠久历史,被称为乌龙之祖,生于悬崖峭壁之上。三天前负责照料的人员发现异常,在这个已经即将深秋的季节竟新发了数十新枝,更让人不敢置信的是,在原本的三棵六株附近,又发现了两个新芽,尚不确认是否属于同一根系,引得相关部门高度重视,将成立专家组实地考察。

  看着那特写的图片,新枝老枝国达是分辨不出来,不过大红袍母树多少还是听说过的。茶叶论克,价钱更是用十万为单位,还时刻专人看守,当然这些都是道听途说来的,对国达这样的升斗小民也确实有点遥远。

  国达平时也喜欢喝茶,不过仅限于大茶缸子加水一泡,没事端起来吸溜吸溜。

  上好的茶叶,上好的茶具,上好的美女一泡,喝一半倒一半,这就是国达对茶道的印象,完全是一窍不通。

  国达浏览着乱七八糟的新闻信息,没有察觉和党小娜相处的短暂时光,让他暂时放下了萦绕心中多日的沉重。更没有察觉到分别时党小娜眼中丝丝的不舍,还有那莫名的困扰。

  国达万万想不到的是,大红袍母树的异变,他是真正的罪魁祸首,而这,也仅仅是个开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山海之癌变扬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山海之癌变扬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