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扶星2020-04-11 13:441,821

  医院,外科。

  辜泽昏迷不醒,脸色惨白。

  急诊医生拿着刚照的片,对应着检查辜泽身上的伤势。

  辜泽的左腰侧已是青乌一片,医生细致地按着淤伤处,“这是钝器击打所致,脾脏看起来是挫伤,暂时不用手术。”

  他又快步走到辜泽右侧,轻抬辜泽的右手,上臂的伤口还有股股暗红血液渗出,医生对一旁护士道:“伤口长度4cm,深度3cm,立刻准备清创缝合。”

  缝合的时候我默默退出病房,楼道里,两名警察还在等着。

  一名中年警察问了我一些情况,另一名年轻警察作笔录。

  中年警察说,“这群人在老码巷一带混迹已久,他们平时会收取摊位和商铺的所谓保护费,更重要的是,他们在非法制作和贩卖黄色录像,警方已对这帮人头痛很久了。”

  临走时,年轻警察往病房里看了一眼,神色凝重,“今天伤你们的那三人目前还没找到,应该是有人来接应他们。我们会全力搜查,不过,你说有个人也被重伤,那帮暴徒可能不会善罢甘休,你们往后一定得小心,有什么不对劲立刻联系警方。

  听到那些混蛋已逃脱,我的四肢百骸已透凉。

  将他们送至医院门口,看见不远有个电话亭,我三两步跑过去,拨通电话。

  “嘟~嘟~”

  “喂。”一声苍老的沙哑。

  “辜叔,我是小唯,阿泽已经没事了,您就安心休息吧。”

  “是吗?阿泽没事了?”辜叔的声音颤抖不已。

  “嗯!”我对着电话筒拼命点头,“医生说手臂的伤口不深,简单缝合一下就行,钝器打得也不重,不用手术。”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辜叔在电话那头喃喃道,“那群混子…?”

  我心下一沉,迟疑片刻,“刚才警察告诉我,人已经抓到了,他们重伤人,会被关很久,您不用担心了。”

  辜叔明显松了口气,接下来便是无尽地自责,“都怪我,非要折腾着卖东西,害得阿泽这样,现在也只能待在家,还得麻烦小唯你照顾阿泽,我真是废人一个…”

  我急忙打断,“辜叔,这是意外,您千万别多想,您这样要是阿泽知道了,他得多难受啊~”

  辜叔沉默良久,哽咽不止。

  已是深夜。

  我拖着沉重的脚步回病房,悄悄端了跟凳子坐在床边。

  病房内,一室昏暗。

  窗外隐约的亮光映上辜泽沉睡的轮廓。

  这还是头一次,我看见了辜泽闭上眼睛安静睡熟的样子,干净美好。

  醒来时,趴伏的姿势让我以为此刻还在教室,要知道,语文老师酸绉绉的文言文朗读是很有效的催眠曲。不慌不忙地,我半眯着眼,用一只衣袖擦擦嘴边淌着的口水,咦,我的另一只手正死死地抓紧一只修长如玉的手,我一抬头,辜泽离我不过一米,正面无表情的注视着我。

  擦口水的动作一僵,慌忙松开紧抓他的手。他倒是没有半点嘲笑我的意思,平静地转头看向窗外纷扬的大雪。

  起身的时候,我发现身上多了一件辜泽的大衣,我一怔,一股暖意涌上心头。我将衣服小心叠好,提着床下的热水壶出去打开水了。

  回来的时候,隔壁一床的病人也醒了,正同辜泽眉飞色舞地说着什么。昨天没留意,他竟也是个与我们年纪相仿的高中生。

  “喏喏,兄弟,你女朋友回来了。”

  我脸一热,急忙摇头,“我,不是,不是那什么…”

  “嘿嘿,”他把我的解释当成了女儿家的娇羞,继续对辜泽说,“昨天她可是对着你哭了一整晚,肩膀一直在抖,我全看见了。”

  我尴尬极了,很不得扑上去将他的嘴缝上,忙不迭对辜泽摆手,“你别听他瞎猜,我,我那是冷得,对!昨晚太冷了,我一直发抖。”

  辜泽凝着我的双眼,眉头深锁。

  我心虚地别开眼。

  中午,医生巡房。

  辜泽问医生什么时候能出院。医生似乎愣了一下,毕竟,大多数病人首先关心的都是自己的病情,而辜泽开口第一句便问什么时候可以出院。医生回答,“先住院观察两三天,没有其他异样就可以出院。但是脾挫伤需要绝对静养,得卧床一个多月,期间还要定期到医院换药复查。”

  辜泽静默片刻,“明天可以出院吗?”

  医生在本子上记录着什么,说“病人如果坚持的话,可以。”

  医生望向我,“半小时后来我办公室,我开一些药还有在家静养的注意事项。”

  医生离开了,护士推着隔壁床的小子去检查,病房内只剩下我和辜泽两人。

  我斟酌开口,“阿泽,住院费的话,我…”

  他打断了我,“我卧室抽屉有张卡,你帮我拿来吧。”

  他的声音透着疲惫,我竟无法再多说一字。

  走出医院,风雪裹挟而来,我将五指曲于掌心,奈何还是一片冰冷。

  呼出一口气,白雾氤氲。

  从没觉得哪个冬天如此刺骨,什么时候,雪才会停?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将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将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